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而顺服

 

读经:罗马书六章十一至十四节

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其;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我没有讲道以先,让我把今天所读的罗马书六章十一至十四节的翻译说一下。我所要说的,只限于今天我所要讲的。这一段圣经按希腊文可译作: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算自己是活的。所以不要让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降服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降服神;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降服神。

      今天我是要讲到基督徒生活的原则。全新约给我们看见,基督徒生活的原则只有两个,其余都是从这两个原则生出的果子。无论是忍耐,是温柔,是信实,是节制,是什么别的,都不是基督徒生活的原则。基督徒生活的原则只有两个,一是信心,一是顺服。无论什么好的果子,都是从这两个原则结出的。我们和主来往,天天需要信而顺服。

      在新约中,有好多地方说到信而顺服,我今天只提出罗马书六章十一节和十三节也就够了。十一节说算,这是信心;十三节说降服,这是顺服。十一节说信心,是对于基督所成功的;十三节是说将肢体降服神,能保守我们从信心所得的地位。信心与顺服这两个原则,能保守平均,就所有属灵的经历都摆在面前,很可以自由进去。

 

【主{\Section:TopicID=406}观与客观的真理】信而顺服到底怎么讲呢?一切客观的真理,都是在基督里的;一切在基督里的,都已经成功了。一切主观的真理,都是在圣灵里的;一切在圣灵里的,都是圣灵所将要成功的。我不知道大家懂不懂救赎和救恩的分别。救赎是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已经成功的,救恩是在我信主的那一天才成功的。所以救赎这件东西是客观的,是在基督里已经成功的。救恩这件东西是主观的,是圣灵在我里头成功的。这两件东西是不能掉头的。主耶稣在一千九百多年前,没有成功救恩;今天在里头,也没有成功救赎。一个是老早成功的,一个是等着要成功的。假定说,我这个人还没有信主,你们对我传福音,只能说救赎已成,不能说救恩已成,因我这个人还没有得救。救恩是等我信了主才成功的,在我没有信主以前,救赎是早已成功了。所有救赎的工作,都是以往的。所有客观的工作,都是以往的、绝对的、无限的。所有主观的工作,都是现在和将来要成功的。一个是已成的,一个是将要成的。一方面不只是已经死,也是已经埋葬,已经复活,已经升天。一方面是圣灵把死放在你里头,是等你信了才成功。基督复活,是在一千九百多年前,但彰显在你的身上,是在你信的那天。凡是客观的,都是以往的、绝对的、完全的、无以复加的。凡是主观的,都是现在和将来所要成功的。接受客观的,和接受主观的,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原则。因客观的是已成的,所以应当相信。因主观的是现在和将来要成功的,所以需要顺服。若只注意一方面,就若不是失于理想,就是失于苦修。客观的死,需要相信;复活,需要相信;升天,需要相信。但是,单单相信还不够。一天过一天,还需要你顺服,同死的方面,需要你顺服;复活的能力,需要你顺服;升天的地位,需要你顺服。

      弟兄姊妹们,我们需要外面的救主,也需要里面的救主。需要道显现在肉身里,也需要道显现在圣灵里。需要在各各他的基督,也需要在灵里的基督。外面的救主,需要相信;里面的圣灵,需要顺服。现在我要提起一点经历,叫我们知道什么叫信而顺服。

 

{\Section:TopicID=407}相信】什么叫作相信呢?像这些事,没有一天可以放松的。客观的真理,需要相信,并非人说我要死,要复活,要升天;乃是我已经死,已经复活,已经升天。什么叫作信心呢?信心就是知道了,看见了,认识了。人不能相信他所没有看见的事。无论是死,是复活,是升天,必须有圣灵的启示,才能有信心。道理是把事情对你说,真理是在话的背后有事情。多少时候,许多道理并不是真理。真有一切在那里,就不只是道理,也是真理。主耶稣为我们死,不只是道理,也是真理。神学上所讲的是道理,换一句话说,道理就是神学。客观的真理,需要你和我相信,我们必须知道它是真的。按希腊文,真理意即实在。主的死是真理,就是说主的死是实在的。主的复活是真理,就是说主的复活是实在的。主的升天是真理,就是说主的升天是实在的。这就叫作真理。

      怎样能知道这些真理是实在的呢?每一次我们接受真理,并非因传道人怎样讲。全世界只有一位能带人进入真理的,就是圣灵。传道人只能把道理讲给人听,必须有圣灵的启示,人才能有信心。弟兄姊妹们,你们看见了这个没有呢?我不说同死,同复活,同升天的事,我只说到主替我们死这件事。你从前不知道什么就是罪,也不知道神,也不知道基督。或者有一天,你听见人讲到主耶稣替死的事,就是有一句话摸着了你的心,你说,哦,就是这么回事。你看见了罪,你看见了神,你也看见了基督,你也看见了救恩。你看见了你的罪得了赦免,你也敢说你的罪得了赦免。有人问你怎知道你的罪得了赦免呢?但是,你顶清楚,因为你看见了。

      什么叫圣灵的启示呢?就是圣灵在讲道人话语的背后,好像把幔子开了,叫你看见了内容。你看见了什么叫赦免,什么叫作重生。这一个看见,是最有价值的。你看见耶稣基督这样死,你才能信。你到乡下,有一老友,你对他讲道,他点头,但一下子他忘了你所讲的,他差了一个东西,就是没有得着启示。眼瞎的不能信。没有启示,没有信心。你必须求神叫他看见罪,看见救主。本来你对他讲三条五条道理,叫他看见,就用不着讲多少话。既然死是需要看见,就是复活、升天,以及任何的真理,也都需要看见。

      弟兄们,你到乡下去传福音给五十人听,告诉他们说,人怎样有罪,主怎样为人死,信怎样就得救。五十人听了都点头,是不是五十人都得救了呢?虽然他们都点头,但是,他们走出去,一点不觉得谎言是罪,一点不觉得骄傲是罪。他们听见了罪,却没有看见罪;听见了救主,却没有看见救主,就没有信的可能了。我们每次向人传福音,必须求神开起人的眼睛,叫人看见罪,不能不流泪;看见主,不能不接受。这样的人,等一等,就是有一神学博士对他说,你的罪不算罪,主的死不过是牺牲,但是,一点摇不动他,因为他看见了,所以他能信。

      死,是客观的真理,需要信,其余客观的真理也需要信。我们顶注重慱主的死,但是,为什么不生效力呢?在信心方面出了事,就是在启示方面出了事。有一次,我讲同死的真理。有一位弟兄说,好了,从今以后,我必定得胜了。得胜的方法我现在知道了。我说,过几天就要不灵,因为你并没有看见。你问一人怎样得救的,他说,我听见道理了。但过几天就要不行。头脑里明白,并非信心。当你打开圣经读,或者在聚会中听见,说,你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你不该说,我回头看自己,一点没有复活,一点没有升天。你也不该随便说,我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你应该求主说,求主叫我看见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你这样祷告,主就把你带到客观里去,就是到祂里头去,叫你看见,你在基督里是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因为祂死了,所以你也死了;祂复活了,所以你也复活了;祂升天了,所以你也升天了。这样,你就会说,主,我感谢你,我在你里面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你是因信说这话。这信心,是因话语背后有事实。

      戴德生先生,从前一直失败,一直软弱。他有一次写信给他的姊妹说,他的心思十分受磨难,觉得里面缺乏更多的圣洁、生命和能力。他想,他若能住在基督里就什么都好了。他的姊妹当然为他祷告。他大约有几个月之久,祷告、挣扎、禁食、立志、读经,用更多的工夫安静默想,但都没有效力。他巴不得永远住在基督里。但是好像住了一下子,又出来了,他说,只要知道我能住在基督里,就什么都好了,可是我不能。从他的日记中,读他记的这段故事:他说,有一天,我又在那里祷告,我想,我如果住在基督里,得着祂的汁水,得着祂的滋养,得着祂的供给,就有能力胜过罪了,他再祷告。他又去读圣经。他读到约翰福音十五章五节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的时候,他就说,我是全世界一个最傻的人!我一直祷告说,我要作枝子,我要住在基督里。但是,主是说,你已经是枝子,已经是在我里面了。哦,弟兄们,如果你们懂得这个就要说,阿利路亚!我们不必进去了,因我们是在里头了,不是勉强作枝子,不是胜罪了才作枝子,是因你已经是枝子,已经在里头了。约翰福音十五章五节的目的,是说你已经在里头,不过请你不要出来。你是枝子。汁水、滋养、爱,都是你的。戴先生说,自从我明白这件事情以后,我变成了一个新的戴德生了。这是他一生的大转机。

      相信,不是把神的话变成实在的,乃是信神的话已经是实在的。去年特别聚会的时候,我曾讲到神的恩典包含三件事,就是应许、事实、文约。应许是将要成功的,事实是已经成功的。所有客观的真理,都是已经成功的,都是是了。你只需对神说,你的话说我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所以,我也说我已经死了,已经复活了,已经升天了。是的,就是这样站牢,神说了,就是了。

      维白布鲁先生,在开西聚会(The Keswick Convention)中,是很有名的一位。他一生的转机,是因为一件事。有一次,他拣选了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九节,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为题。他把段落都预备好了,就跪下去祷告,对神说,我恭敬的把这篇讲稿摆在你面前,神阿,求你祝福。他祷告完了以后,就说,这篇道不能讲。我明天是告诉人说,神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但是,若有人问我说,神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么?我必定说,不。因为我还是有脾气,还是有骄傲。神的恩典,先不够我用,我怎能对人说,神的恩典是够他用的呢?我必定不讲。今天已经是礼拜六了,预备已经来不及,不讲又不可以,真是有点难。他就又跪下祷告,求神说,神阿,今天就叫你的恩典够我用,叫这句话成为我的经历。我一直骄傲,一直嫉妒,一直有情欲,一直有污秽的思想,如果你的恩典真是够我用的,就求你使我胜过这些。他祷告了一个下午,好像越祷告,神离开他越远。后来他累了,就从书桌走到火炉架旁。他在那里靠一靠。就是在那架旁壁上挂有一节圣经,正是我的恩典够你用的这句话。他立刻领悟到神的恩典不是要够我用的,也不是等一等够我用的,乃是是够我用的。我不必求神叫祂的恩典够我用,神的恩典已经是够我用的。就跳起来说,神的恩典是够我用的,就何必祷告呢?这是信心,这是一个启示。维白布鲁先生说,我感谢神,我几十年都是盼望神的恩典够我的,就是那天神把这件事给我看见了,祂的恩典是够我用的,我就有了一个大转机。他第二天特别有能力。后来也在开西餐会中,讲道多次,帮助了多少人。有人问他怎样到这地步的?他回答说就是够给他看见了。

      顶多人求死,但是神说在主里你已经死了。顶多人求复活,求升天,但是,神说在主里你已经复活,已经升天了。顶多人求胜过世界,但是,神的话是说,叫我们胜过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在基督里都有了,必定看见了才能信。如果在这里,有一位弟兄,或者有一位姊妹,你看见了客观的真理,不在乎多,只要有一节,你真的信了,你就能走前面的道路。有顶多的人在神的面前瞎求。你们听见过罪人求主替他死的事么?有一次我传福音,听见一个人祷告说,主阿,我是罪人,求你替我死。这真是错误的祷告。今天有许多人求主替他死,求与主同死,这真是笑话。头脑真没有用处。我们必须信神的话过于我们的环境,过于我们的感觉,过于我们的试炼,过于我们的罪恶,过于我们的情欲,过于我们污秽的思想。你能这样,你就必定两样。你听一听不够,必须有信心。让我们看见神在基督里是成功了一切。

 

{\Section:TopicID=408}顺服】但是,我们要知道,光有这样的信,还是不够。底下还有一件,就是顺服。我们一方面应当相信,一方面还当顺服。我们的己意必须打倒,必须把一肢一体献给神。弟兄姊妹们,你有活的信以后,一天过一天,远得学习顺服神。什么时候,神摸着你那一点,你要神让你一下,这就不是顺服神。凡意志没有降服,就不能信神。一个罪人不肯悔改,他就不能信。一个信徒如果存心不顺服,也不能信。

      有的人在家庭中,有顶多留下来的。有的人对于儿女,舍不得奉献。有的人对于她的丈夫,无正当的态度。有的人对于金钱,无正当的支配。你有没有把你自己献给神?无论神差你往那里去,你肯不肯?神要你作顶低微的事,你肯不肯?弟兄姊妹们,光相信,不能保守你走前面的道路。也许你一信,神就要你顺服。也许你信了,等一等神才要你顺服。有的人,主要你先顺服祂,然后才给你信心。有的人神先给他信心,然后才要求他顺服。有的人,神给他信心,同时也要求他顺服。

      主对个人的要求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光有一面,还是缺欠很多的。凡没有把身体献给神,以为只要信,一信就够了的人,就如同一块没有翻过的饼。让我们看见,我们必须顺服神。这专一的一步,是要过去的,这是一个关。一个人去作神的管家,必有一专一的起点。必须对神有一从今天起,我把自己献给你的起点。总得有一专一的过关。我们必须有一次对神说,从今以后,我的时间、我的脑力、我的金钱、我的家庭、我的一切,我都奉献给你。有的人,神对他必特别有所摸。有的人神摸他这一点,有的人神摸他那一点。多少时候,好像神的要求,有些严密,有些苛刻。但是,神向我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就必须顺服。神要证明你是听祂。没有以撒比祂更宝贝。不是口里说把以撒献上就完了,必须在实际上把以撒献上,你才能看见神所预备的羔羊。必须等到你完全顺服,神才满意。我们必须有一专一的过关。

      我们有一个朋友,是美国人,曾到中国来过。他的信心真是大。他得主领他进步的故事是这样:他已经是一位硕士,他又在大学读书,打算得一哲学博士。他一面作牧师,一面学哲学。他感觉到他的生命不好,就在那里祷告。他对神说,我有顶多的不信;有的罪没有胜过;我也没有能力作工。他两个礼拜之久,特别祷告,求神用圣灵充满他,他要得着圣经所说的得胜生命和能力。神就对他说,你真是要么?如果你真要的话,就两个月以后,你不要去考哲学博士;我用不着一个哲学博士。他觉得这件事真有点难。他哲学博士是最稳当要得着的,若是不去,真有点可惜。他就跪下祷告,同主商量,问主为什么不让他一面得哲学博士,一面作牧师。有一件事顶希奇,神从来不和人商量,神要求了,就是要求了。神说了,神命令了,是不能更改的。他那两个月是最痛苦的。到末了的一个礼拜六,他真是交战。是要哲学博士呢?是要圣灵的充满呢?是哲学博士好呢?是得胜的生命好呢?别人可以得哲学博士为神所用,我怎么不能呢?他一直挣扎,一直同神商量,他真是没有办法。哲学博士可爱,圣灵的充满也可爱。但是,神不肯让步。要得哲学博士,就不能有属灵的生活;要有属灵的生活,就不能得哲学博士。末了,他流泪说,我顺服。虽然我二年之久学哲学,从小孩起,一直这三十多年,都盼望得一哲学博士;但是,今天为顺服神的缘故,只好不去。他就写信通知学校当局,他礼拜一不去应试,从此永远不要哲学博士了。他一夜顶累,第二天上讲台,他无道可讲,他就简简单单把顺服主这段事讲给大家听。那一天,在那里,有四分之三的人流泪得了复兴。他自己也有了力量了。他说,我若早知结果是如此,我就早顺服了。

      没有一个被主用的人,不经过这关的。如果盼望不经这关,就不能盼望有属灵的进步。人必须相信,人也必须顺服。不只一次顺服,底下还需一直顺服下去。不然就是偏颇的。专顺服没有信心,就没有能力。专相信,不肯顺服,就都是理想。专顺服,没有信心,是顶苦的事。请大家记得。圣经中生活的原则,一是相信,一是顺服。不能信而不顺服,也不能顺服而不信。信而不顺服是假信,顺服而不信是禁欲。今天在主的教会中,不是信心出毛病,就是顺服出毛病。若有失败,也必是这两者中之一出了毛病,或者是两者都出了毛病。不是信而不顺服,就是顺服而不信,或者不信也不顺服。

      如果我们肯信而顺服,就只有长久的春天,永久的白昼。义人的路,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的。盼望神祝福我们,叫我们在祂面前作一个完全的人,就是信而顺服的人。――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