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意志的降服

 

我们与神的联合有二:一是生命上的联合,一是意志上的联合。我们生命上的与神联合,就是我们在重生的时候,接受神自己的生命。神如何藉着圣灵活着,我们从今之后也如何藉着圣灵活着。这是生命的联合,意思就是我们与神只有一个生命。这是在里面的。但是,发表一个生命的,就是意志,所以,在外面还有意志的联合。意志与神联合的意思,就是与神只有一个意思。这两个的联合是互相关系的,是不会独立的。但是,我们此时只能专门说到意志的联合;因为别的是在我们范围之外的。新生命的联合是自然的,因为新生命就是神的生命。但是,意志的联合有点困难,因为意志明是我们自己的。

神在我们重生之后,是一天过一天寻求我们的意志与祂的旨意联合。意志如果尚未与神有完全的联合,就是说,救恩还未完全成功,因为人的自己还是与神不浃洽的。神不特要我们得着祂的生命,并且要我们自己与祂联合。意志是绝对属我们的。如果意志没有联合,就我们的自己还未与神联合。

我们如果谨慎读过圣经,我们就知道在我们所有的罪里,有一个普通的原则,就是悖逆。亚当是藉这罪使他们沉沦,基督是藉顺服,使我们得救。我们本来是悖逆之子,神要我们作顺命的儿女。其实,悖逆不过就是随从己意;顺服就是随从神旨。神所有救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舍弃自己的意志,而与祂的旨意联合。现今的信徒在此常有一个大错误。他们以为属灵的生命不过就是感觉上的快乐,和心思里的知识而已。他们用工夫去追求各种的感觉和圣经的知识,以为这些是最美好的了。同时,他们照着他们的感觉和思想去作出许多美好、伟大、紧要的工作,以为这些必定是神所喜悦的了。岂知神所要求的,并非信徒觉得怎样,或者想出什么,祂乃是要信徒的意志与祂联合。祂喜悦信徒全心要祂所要的,愿意遵行祂所说的一切。除了信徒无条件降服神,愿意接受神所有的旨意之外,别的、所谓的属灵生活,不管会叫信徒觉得如何圣洁快乐,会叫信徒想出何种希奇道理,都不过是属乎表面的。就是各种的异象、奇梦、声音、预兆、火热、工作、活动、劳苦,也是属乎外面的。如果信徒没有在意志里定规,走尽神的道路,就无论什么都是没有用处的。

我们如果与神有意志上的联合,我们就要立刻停止一切从自己出来的行动。意思就是说,再没有单独的行动。对于自己是灭绝了,对于神是活泼的。这并非说,我们照着自己的冲动、方法,而为神活动;乃是说,因着受神的感动而后动,脱离一切属己的活动。这样的联合,换一句话说,就是换一个中心,换一个起头。本来所有的作为都是以自己为中心,所有的活动都是以自己为起头;现在什么都是归于神。神并不问我们自己所起首的事是什么性质,神只问是谁起头。一切脱离不了自己的,无论其好到什么地步,神是不顾的。──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