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心

 

读经: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节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这节圣经的应许非常包罗。这是圣经中最大的经节之一。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有一切的,指所有人;这里有凡的,指所有事。约翰福音说,一切相信祂的都得永生;这里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就必得着。所以这是非常包罗的经节:凡包括一切事。但这节有一个条件:我们必须相信。我们若没有信心,就得不着所祈求的。这一节不仅告诉我们信心的必须,也告诉我们信心的性质。就看我所记得的,圣经惟有此处告诉我们信心的性质。

信心的性质是什么?我们该相信什么?当我看见属灵的事,并追求要得着的时候,我该如何相信?我在这里不是请到信心的必须──那是显而易见的。但问题乃是如何相信,这是回答这问题唯一的经节。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我们要怎样信?信是得着的,这句话该译作:信是已经得着的。这是原文里的意思。相信的路不是相信我要得着,或我将要得着,乃是我已经得着。这就是信心──我已经得着了,不是我有一天将要得着。我用全心相信,说我能得着,或我将要得着,这是最错误不过的事了。那只是盼望,不是信心。信心指向过去,它与将来没有关系。将来的事总是盼望,不是信心。我们的主不是说,你必须相信你要得着,乃是你必须相信你已经得着了。这是神已经作成的,是神赐给我的。每当我们的信心放在将来,这就不是信心,而是盼望。

让我们来看一些例子,来说明这种正确的信心──信是已经得着的──是什么意思。

救恩

假若我是个传福音的人,一个罪人来了,要我告诉他得救的路。我尽所能的对他说清楚。我告诉他关于血、十字架、赎罪和救赎的事,也告诉他主已经作了一切。然后他说他要得救;我们就一同跪下来。我祷告了几句,就请他祷告。他说,主,我知道你的儿子基督的血洁净了我一切的罪,所以请你赦免我的罪。然后又说,阿们。他起来之前我问他说,你的罪如何?你的罪得赦免了么?你自己如何?你得救了么?假如他回答说,我相信我将要得救,我相信神要赦免我的罪,我全心相信神能赦免我的罪。那个人得救了么?不!他的罪得赦免了么?不。他该怎么说呢?他该仅仅往上看,并说,赞美主,我一切的罪都得赦免了;我一切的罪已经得赦免了;赞美主,我得救了。只有一种信心──我已经得着了。这原则也应用在别的事上。许多所谓的信心,其实只是盼望而已。许多人说他们有信心,但全是在将来,他们说有一天他们将要得着。但信心不是说我有一天将要得着,乃是说我已经得着了!

{\Section:TopicID=233}医治

以往常常有人叫我去为病人祷告,祷告之后我立即知道那人是否得着医治。怎么知道的呢?我进到房间后就用油抹他,或者不用油抹,视情况而定;祷告之后我会问他说,你的病怎么了?他的答复会立刻显明那人有没有信心。他如果说,赞美主,一切都好了。他可能仍然觉得软弱,仍然有高烧,但他能赞美主。我问他说,我需要再来为你祷告么?他说不需要了,事情都成了。所以,无论他的情况看来如何严重,我都很有把握的离开;因为他不是相信神将要医治,乃是相信神已经医治了他。有时当我问那个人如何时,答案却不一样。他说,我相信主要医治我。我很确定神要医治我,我全心相信我将要得着医治。他可能看起来有世上全部的信心,相信他要得着医治,我却失望的回家。我知道他不会得着医治。他没有神圣的一摸,没有神所赐的信心。那人说他相信,但他完全没有相信,只是盼望而已。

你看见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节的重要么?神说,我们必须相信是已经得着了。有一次,主奇妙的医治了我,我就在少数信徒中间作见证。当时一位姊妹,眼睛有非常严重的毛病。每一周她必须坐渡轮到远处去看医生;在这位医生的照顾下,她渐渐好转。医生给她擦药膏,也给她配戴眼镜。她听到我的见证,就想说,虽然医生说我会好转,但他却说我绝不会再像正常一样。所以她祷告,也信主会医治她。但她与医生约好,必须去看他。医生给了她一副眼镜和一瓶药膏;之后,她上了渡轮就再祷告说,主阿,你真的要医治我么?她相信主已经听了她的祷告,事情已经成了。所以她说,主阿,我要这眼镜和药膏作什么呢?但撒但说,不要太快,不要作得太过,不要盲目的相信,等等看这是否可行,如果不行,你仍然有眼镜可戴,有药膏可涂。这样你两面都顾到了。但她说:祷告蒙垂听了,事就成了。我已经得了医治,不需要眼镜或药膏了。然后撒但说,眼镜花了三十块钱,你若将它丢掉,就浪费三十块了。如果你的祷告和信心没有用,你就得再花王十块钱去买。但她说,我已经得医治了,我要药膏和眼镜作什么呢?所以她把眼镜和药膏都丢到船外。(我不是提议你们把眼镜丢掉,也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医生的帮助;但我们若有信心,就能作任何事。)她就这样回来,眼睛也真的得了医治。

请记得主的话说,信是已经得着的,就必得着。信心总是过去式,虽然经历可能是将来的。我们若因着经历是将来的,而使信心成为将来的,那么信心就只是盼望而已。这位姊妹回来之后,见证主为她所作的;一位与她从前病况相同的弟兄,听到她的见证。(我见证主为我所作的事时,他也在场。)这位弟兄的疾病与她完全一样,也是看同一位医生,医生也给他同样的处方。他对自己说,如果神能医好那位姊妹的眼晴,难道祂不能医好我的眼睛么?所以他祷告了。有一位同工来告诉我说,倪弟兄,你知道么?某某弟兄正信靠主医治也的眼睛,那不是很好么?我说,不,等等看到底这是信心还是盼望。他也与医生约好了,也要配戴眼镜并涂药膏。他拿到以后,上了同一艘渡轮,然后挣扎说,如果我得了医治,难道不该把眼镜和药膏丢掉么?他记得那位姊妹把眼镜和药膏丢到河里,所以他也照样作了。他说,我要单单信靠主,我不要信靠医生或药物。他回来以后来看我。我对他说,你为什么把眼镜和药膏丢掉呢?哦,我信靠神。从今天起,我不信靠人,我单单信靠神。我问说,你的眼睛怎么了?我可以信靠神。但你只有这两只眼睛;眼睛是很宝贵的,眼睛若有毛病,你永远无法换掉。他说,我信神要医治我的眼睛。我问:你真的相信神要医治你的眼睛么?是的,我若不相信神医治我的眼睛,你想我会这样愚昧,把眼镜和药膏丢掉么?我对他说,对不起,我要说你的信心太大,以致神无法作事。恐怕你要回到医生那里,再买一副眼镜。他说,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回答说,你是在盼望神,不是相信神。他有点受刺激,就离开,对另一位弟兄说,有一天倪弟兄会看见他是错的。他要得着证明,我已经有信心了。我知道神要医治我。我的同工来告诉我,又问我说,为什么你说他没有信心呢?为什么你不相信神要医治他呢?我回答说,因为他完全没有信心,他只有盼望。他问说,你的意思是什么?我说,你记得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节如何解释信心的性质么?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人冒着瞎眼的危险,还没有真实的信心么?如果那不是信心,那怎样才是呢?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因着信丢掉三十块钱,又丢掉已过所花总数近一百块的钱,他还是没有真实的信心么?那怎样才是呢?我说,这都是行为,不是信心。这些是他所作的,不是相信神所已经作的。当然,我很盼望他能得着医治。我不愿意他得不到医治,来证明我是对的!一个月过去,没有事发生。两个月过去,我再看到他,他的眼睛变得更红,流脓流得更厉害。有一天他来对我说,你仍然相信我没有信心么?我说,恐怕是的。他回答说,我相信神要医治我。我知道一件事,神指示我要到河上游传福音。我要住两个月,然后回来,那时我就会得着医治了。我说,尽你所能的相信你要得着医治吧。我没有说什么使他灰心;但我对我的同工说,他相信他若为神作事,神就要为他作事。他的相信是将来的,不是过去的。他回来的时候,仍然没有得着医治,他还得依赖眼镜,今天他仍然戴着眼镜。

这两个事例是完全平行的。一个得着医治,另一个没有。为什么?因为一个有信心,另一个没有。一个相信,另一个只是盼望。我们以为人若冒一些风险,就是有信心,但这些是人的行为,不是人的信心。我们若相信,我们就说,赞美主,事已经成了。

得自由

对于救恩,我们必须相信是已经作成的。对于医治,也可应用同样的原则。得自由是在同样的基础上。我们必须认识这是已经完成的。

某个大城市之教会的长老,对主非常热心。他开了三、四家相当大的店,也资助自己教会的牧师,与他轮流讲道。他的脾气很急,非常暴躁。有一天清早他来看我,流着泪说,今天早上我要负责在教会讲道,但我怕我不能讲。我问说,你有什么难处呢?他说,你知道我的脾气很坏。我知道这事,也恨这个。我知道我不该发脾气。我认错,但之后我又发脾气了。我对我的员工说到主耶稣,然后却发脾气,他们就说,作基督徒有什么用?我在所有的店里都发过脾气,也失去我的见证。昨天我对一些员工非常不满。虽然我非常受刺激,但我克制住自己。我想:明天轮到我讲道,我不敢发怒,所以我把怒气压下去,直到我回家,但我全身因着压下去的怒气而发抖。我因着家里发生的事又受刺激,但我再想说:明天轮到我讲道,所以我不敢发怒,我就把怒气又压下去了。今早起来,我记起昨天所发生的事,就不禁全身发抖。然后我的女儿作了一些事使我不高兴;更坏的是,我太太把食物烧焦了。我就说,这已经过了忍耐的限度;即使今天不轮到我讲道,我也无法再忍受了,我无法控制自己,我无法讲道了,因为我必须爆发出来了!现在怎么办呢?我只是笑笑,他就说,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说,我很高兴。为什么呢?我高兴主又有大工要作了。不要以为我是容易办的;我的脾气是不受控制的。对你来说可能太过,但对主这不是太过。我相信实际的救恩,不是理论的救恩。我翻到罗马书八章二节,读出来说,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我就说,你在基督耶稣里么?他回答说,我当然在。那好,神的话怎样说呢?圣灵的律释放了我。这句话是什么时态?过去式。不错,神说赐生命圣灵的律已经使你得自由,你自由了么?当然没有。我说,我不是问你今天有没有发脾气;我是问你另一个问题:你自由了么?按照这一节神的话,你是自由的,因为这里说,已经释放了我?他回答说,按照罗马书八章二节,我是自由的;但按照我的经历,我不是自由的。你要相信自己的经历呢,还是相信神的话?那一个更可靠,是神的话呢,还是你的经历?他回答说,我是基督徒,当然必须说是神的话更可靠,但我无法说我自由的。我说,神不是那么在意你的脾气,祂却非常在意你不信的恶心。神的话说,赐生命圣灵的律释放了我。你却说圣灵没有释放你,那你就是说神在罗马书八章二节的话不是真的。我不那么在意你的坏脾气,但我却在意你不信的恶心。他流着泪说,我自知我是不信,因为我盼望得着自由,但我无法相信我是自由的。我无法相信神的话,说我已经自由了。我说,这次主日早上我要讲道,我必须去预备。对不起,我不能再逗留了,但我可以让你留在我的客厅;关于这不信的罪,你去跟神对付吧。半个小时之后我回来,那位弟兄抓住我的手说,赞美主,阿利路亚。我问说,发生什么事了?赞美主,我得自由了。你的脾气怎么样呢?我只知道这件事,我得自由了,我不在意别的事,因为我得自由了。我问说,你将要得着自由,还是你如今是自由的?他回答说,我如今是自由的了。他走出门时又再说,赞美主,我如今自由了。两个月之后我遇到也就问说,现在你怎么了?他回答说,赞美主,我是自由的。四个月之后,我遇到他,又问同样的问题,他又回答说,赞美主,我是自由的。六个月之后,对于我的问题,他的答案仍是一样。这就是信心。信心不是说,我将要得着自由,或神能使我得自由。信心乃是站在神的话上,并说,我是自由的。

那么我如何能得着信心呢?我的眼睛必须得开启。这是对于信心最重要的点。我们不能单单坐下来说,我得救了,我得救了,所以我就是得救的,或者说,我得医治了,我得医治了,我得医治了,所以我就得着医治了;或者说,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所以我就是自由的。那是自己的提议,不是信心。不,我们需要眼睛被开启;我们需要从神的话而来的启示,使我们能说,神已经听了我的祷告,我知道了!我们可能不明白,但我们知道。我们可能无法解释是否听到一个声音,或看见一个异象等等,我们就是知道了。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们知道就是了。你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呢?你就是知道了。你不需要到户籍登记处来查对,或者过一阵子去看你的证照一下才能确定。你就是知道了。譬如有人会说,神的话如此如此说。那很好,但可能没有意义。不错,神的话如此说,但你知道么?我们若理论说,现在我有一个启示,我得着了信心,我下一步该作什么?那就是没有信心!信心是自然的。信心是:主,我赞美你的名;事已经成了。赞美是信心自然的结果,是从信心自然产生出来的;我们不必作出来。什么时候我们有信心,神就尊重这信心;什么时候有信心,就会有赞美,祷告就停止了。我们要说,谢谢你,我们就不会恳求了。不需要人催促我们赞美,因为我们无法不赞美。愿神教导我们信心真实的性质。一切祷告都是在那根基上蒙垂听的。──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