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一件美事

 

读经:

耶稣在伯大尼长大痳疯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有几个人心中很不喜悦,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这香膏可以卖三十多两银子赒济穷人。他们就向那女人生气。耶稣说:由她吧!为什么难为她呢?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要向他们行善,随时都可以,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青预先浇在我身上。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可十四3~9)

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有一个门徒,就是那将要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说:这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赒济穷人呢?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常取其中所存的。耶稣说:由她吧,她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约十二1~8)

 

      这段故事,照着主耶稣在这里所说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可见无论在什么地方传了福音之后,就也必须述说这段故事。如果传了福音,却没有述说这段故事,在主看来,是一个大缺欠。所以我们在这里要讲到这段故事。

      这故事最要紧的意思是什么呢?可用彼得前书三章十五节的话来表明它,就是心里尊主基督为圣。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们要在你们里面尊基督为圣,像尊祂为主一样。这故事只引起人作一件事──尊主基督为圣。主所以说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就是教训我们,传了福音以后,必须结此果子。这故事就是表明这果子的意义。

      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真哪哒香膏,已经是很好的了;至贵的真哪哒香膏,那是好得无可再好了。这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是盛在玉瓶里。玉瓶,也是很宝贵的。马利亚所奉献给主的,不但香膏是至贵的,而且盛香膏的王瓶也是很宝贵的。所以,凡是献给主的,都得是最宝贵的。

      打破玉瓶;玉瓶只能用一次,不能用第二次。这一个玉瓶在马利亚只有一个用处,就是膏主耶稣。一给了主,从今以后,再没有别的用处了。

      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她这样一作,屋里就满了香气。不但在当时屋里是满了香气,就是当我们读这段圣经的时候,好像也满了香气。她起先不过使人看见,现在并且使人闻到了。这样的爱主,这样的奉献给主,真是香气四溢,会一直存留到永远的。

      约翰福音记载她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头发原是女人的荣耀(林前十一15),她把荣耀放在主的脚下了!

      她这样作,不但引起了人的批评,也引起了人向她生气。但是,她不顾一切,她不理一切。她没有想到是在一个长大痲疯的家里,她没有想到她现在的家境和前途的难处,她没有顾到众人会批评,会生气,她就是这样作了。她奉献给主,就是这样不顾一切。这是完全的奉献。奉献不只是把东西献给主,奉献并且是专一的对主,不分心的对主。

      抹膏的意思是分别为圣。会幕以及会幕中一切的器具,都是抹了膏的。基督就是弥赛亚,意思就是受膏者。对于这受膏的基督,我们要在心里面尊祂为圣,用膏涂抹祂,承认祂是我的主,将一切都放在祂的身上。我们不怕对基督太尽忠了,不怕对基督太热爱了。有一个青年的基督徒向一位老人作别时,那老人对他说:我对你只有一个盼望,就是盼望你作主耶稣的一个热爱的情人!爱主,事奉主,顺服主,对主忠心,是不能有限度的,是不怕太多的。主喜欢我们不顾一切的爱祂,不讲理由的爱祂,出乎常情的爱祂。祂以为传福音的结果,就是应当有人肯因祂死的缘故而受激励,而爱祂,奉献给祂,完全顺服祂,直到别人以为是太过的地步。主是在信的人就显为宝贵的(彼前二7)。彼得懂得这个,所以在他的书信里,就多说到宝贵;他说到血、信心、石头、应许等等,都加上宝贵的字样。我们把多少献给主,就是表明我们看主值得多少。

      马利亚如此行,门徒们以为如何呢?他们有几个人心中很不喜悦,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他们以为这是枉费。但是,这香膏是浇在谁的身上呢?是受膏的人不配吗?这香膏是浇在主的身上,如果说是枉费,就是说主无此价值了。真的主就值不得涂这香膏吗?用在主的身上,还是枉费吗?没有专心爱主的人,都要以为这样的奉献乃是枉费的。按人的看法,顺服主,爱主,为主舍弃一切,有时候是会太过的,是会枉费的。但是这样的批评,不过表明他自己爱主的程度而已。

      这香青可以女三十多两银子赒济穷人;他们以为有更好的用法,就是赒济穷人。人对于基督若是没有爱,他就要把为主作工来代替他所应当奉献给主的爱。人若以为把最宝贵的献给主是枉费,他就要将这宝贵的用在人的身上。许多时候,我们就像当日的门徒一样,对于基督没有专一的心,没有贞洁,没有热爱,却打算用外面的工作来补满这个缺欠。

      他们就向那女人生气。起先他们不过是批评,后来他们就向那女人生气了。但是,马利亚不能因着他们生气,就把香膏留些起来。玉瓶是已经打破了,香膏是已经流出了。从来没有把牺牲献上了又从坛上取下来的。马利亚因为爱主,就有胆量如此行,她并不理会人对她的批评和生气。

      马利亚如此行,在人看是枉费,是太过了。照着普通一般人的意思,用香膏好了,何必用真哪哒香膏呢;用真哪哒香膏好了,何必盛之以王瓶呢;用玉瓶好了,又何必花到三十多两银子呢!他们就不免批评,甚至于向她生气了。但是,在主看来,这件事是不应当批评的。主说:由她吧!为什么难为她呢?主的意思是:她太爱主,不要紧,你们不必批评,更不必生气;你们这样批评,这样生气,就是难为她了。你们若会爱我像马利亚一样,那是最好的:若不能,就请你们不要拦阻别人这样的爱我。主看这件事是对的,是好的,所以说: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哦!马利亚这样作,是一件美事,是无可批评的。每一个马利亚,每一个爱主的人,都只要有主这句话就够了。我们应当以主的称许为满足。我们如果盼望得到人的称许,我们就得随着人的意思去生活,而不能体贴救主的心意去奉献了。

      照着当时的情形,三十多两银子是三百多天的工价(参阅太廿2),如果加上五十二个不作工的安息日,那就差不多是一年的工价了。我们知道主到伯大尼住在马利亚家里的时候,马大伺候事多,并没有仆人帮忙,可见她的家并非富有之家。但是,马利亚不求自己的舒适,尽其所有的用在主的身上了。爱主,事奉主是不怕太过的。把一切用在主的身上是不会枉费的。

      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主耶稣反对门徒的想法。他们以为这样的膏祂,这样的奉献给祂,是一种枉费。主却说,这是一件美事,不是任费。爱祂到忘记了好像是在主里先进者的批评,乃是一件美事,不是枉费。爱祂到肯花费一切在祂身上,乃是一件美事,不是枉费。我们待主永远不会太好的,爱主永远不会太多的,顺服主永远不会太过的。无论人如何看法,无论一同事奉主的人如何批评,主是说,这样作,是一件美事。传福音所要得的果子,并不只叫罪人上天堂而已,乃是要叫蒙恩者成为基督的情人。所以经上记着说: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林前十六22)

      主并不反对他们睭济穷人,主却反对他们说作在主的身上是枉费。主对他们说: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要向他们行善,随时都可以,只是你们不常有我。主的意思是:你们要睭济穷人,还有很多的机会,但是服事我的机会是为日甚暂了。

      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在这里,不是说为主用了多少,乃是问还剩下多少。富足的人多拿一点给主,在他并不为难,惟独贫穷的人,要尽其所有的奉献给主,就真有点难了。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她没有剩下什么为着自己。主的称赞,是从这尽字来的。没有尽就没有爱。爱神,是应当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的爱的。可是多少时候,我们待主竟还不如待一个普通的朋友!

      马利亚为何如此行呢?我们看主怎么说: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过几天主要受死了。她懂得主是为她死,为救她脱离罪的刑罚而死。因此她爱主,因此她不能不膏主。爱主的动力,惟独在乎主的死。不懂得主的死,也就不会真爱主。

      膏主,是要及时而作的,等到主复活以后,就是想膏主也来不及了!像那几个妇女,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晨,要去膏主耶稣的身体,却已经膏不着了。主已经复活了,时候已经太迟了。今天就是我们应当奉献给主的时候,再迟,恐怕来不及了!等到主耶稣复活之后,要来膏祂是太迟了;等到我们复活之后,要来奉献给祂,要来专心爱祂,也是太迟了。当复活的时候,我们如果有千万个世界,我们也会很乐意完全撇弃了来爱主;但是,主要我们现在对祂就有完全的奉献,现在就是我们爱主的时候。但愿我们都能趁着今天,将自己完全献给主,爱主,事奉主,顺服主。――倪柝声《碎饼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