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两种祭

 

读经: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创三721)

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15)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1~8)

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罗八6~8)

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其实我也可以靠肉体;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我更可以靠着了。(腓三3~4)

 

      创世记二至四章是我们很熟的几章圣经。许多时候,我们用这几章圣经来传福音。但是,神在这几章圣经里对祂的儿女说话,实在比对不信的人说话更多。神在这几章圣经里要给我们看见,祂自己所定规给我们走的路到底是什么路。

 

人的办法不能讨神喜欢】亚当犯了罪之后,他自己立刻有一条路,有一个方法来拯救他自己,就是他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无花果树叶子是地里所长的,是亚当和夏娃修理伊甸园的结果。换句话说,他们是用他们自己所产生的东西来遮盖他们的羞耻。人在神面前知道了自己是堕落的,知道了自己是犯罪的,就很快的自己想办法来补救。人犯罪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人自己要有行为。

      当我们才信主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看见行为所包括的有多大,行为所包括的有多深。我们以为行为不过是人盼望作好来拯救他自己而已。实在行为在神面前的意思是说,人犯了罪之后,人要凭着他自己产生出最好的来满足神的心。他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的,他知道自己是羞耻的,他知道自己在神面前是不蒙悦纳的,他就自己想出方法来遮盖他自己,他想自己作好来满足神的心。

      当人自己想办法的时候,神就给人一个启示。神的启示就是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神在这里不只给人看见,人的救赎是需要血,人的救赎是需要另外一个为他死,神并且给人看见,人的行为不能遮盖他在神面前的羞耻,人的行为不能满足神的心。人犯了罪,只有一个方法能得着拯救,就是十字架,就是死。

      皮子作的衣服,不只给我们看见救主的死,也给我们看见罪人的死。哥林多后书五章十四节明显的告诉我们: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这里并不是说,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不必死了;这里乃是说: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神用皮子作衣服给亚当、夏娃穿,就是说,在他们身上有一个死。在逾越节的时候,羊羔的血涂在门楣门框上,神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十二13)。在这里,神用皮子作衣服给亚当、夏娃穿,就给我们看见,问题不只是救主的死,我们的罪得着赦免,并且是罪人的死,罪人得救。

      得救,不只是我们的罪得着解决,并且是我们这一个人也得着解决。神不只对付罪,神也对付我们这一个人。亚当和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那个叫作罪;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作裙子,那个叫作他们的好行为。我们要知道,吃果子是被神弃绝的,照样,编裙子也是被神弃绝的。人犯罪,不能讨神的喜欢;人凭着自己而有的好行为,也不能讨神的喜欢。人所需要的不只是血,人所需要的是死。

 

奉献人的东西不蒙神悦纳】我们如果领会了创世记第三章,就自然而然能领会创世记第四章。亚当犯罪之后,就用他工作所得的结果──无花果树的叶子──编作裙子,来遮盖他自己。亚当的儿子该隐所作的,和亚当所作的是同样的原则。该隐把他种地的结果──地里的出产──拿来献给神。该隐所作的,就是亚当所作的。不过一个是摆在自己身上,一个是奉献给神;一个是想要藉着自己的行为来遮盖自己,叫自己变作好人,一个是将种地所得的出产拿来献给神,想讨神的喜欢。从原则上来看,亚当和该隐两个人所作的是一样的。

      另一面,在创世记第三章里,神用皮子作衣服给亚当和夏娃穿,这意思是说,十字架要在他身上,死要作工在他身上。这是神所启示给亚当的。在创世记第四章,亚伯就往这一条路上去。亚伯是将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给神。亚伯的特点,就是他认识十字架的需要。他认识:人犯了罪,人应当死;人若没有死,人在神面前就不能讨神的喜欢。

      该隐和亚伯献祭的结果怎样呢?圣经告诉我们说: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神为什么悦纳亚伯和他的供物,而不悦纳该隐和他的供物呢?这是因为一个是照着神所设立的救法来讨神的喜悦,一个是靠自己的肉体来讨神的喜悦。

      该隐献祭的意思就是说:人虽然有罪,有堕落,但是用不着死;我凭着我自己来作,我凭着我自己作的结果来讨神的喜欢。人的思想是人所培植生长的树叶子能遮盖自己的羞耻,人种地所出产的东西能献给神来得着神的喜欢。该隐是靠自己的行为到神的面前,他没有经过死。该隐以为凭我这一个行为能讨神喜欢。但是神看不中这一个,神不接受这一个。

      亚伯所献的祭就是说:我的神阿,你所定规的皮子,叫我能作一个人;今天我把皮子底下的脂油拿来讨你喜欢;皮子为着我,脂油为着你。皮子和脂油都是死的结果,只有死叫亚伯能得着皮子作衣服穿,也只有死叫亚伯能得着脂油来献给神。

 

人最大的奉献是在祭坛上】罗马书八章七节说: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体贴肉体的人,就是那一个天然的人,那一个本来的人,生下来的就是那一个人,是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的。可是,神的话不只告诉我们说,属肉体的人犯罪,也告诉我们说,属肉体的人要行善,因为第八节还有一句话,就是: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这很明显的说出,属肉体的人也是在那里要讨神的喜欢。不过属肉体的人虽然在那里要讨神的喜欢,结果却是不能讨神的喜欢。无论人如何凭着肉体来事奉神,结果总是不能讨神的喜欢。像该隐那样的献祭,神总是不悦纳。只有一个祭是神所悦纳的,就是你的十字架,就是你的死,这在神面前像脂油一样,是馨香的祭。

      所以,我们对于神最大的事奉,不是我们能为着神作多少,不是我们能为着神成功多少,乃是我们能死多少。但这是许多自义的人所不能接受的。人常常用自己的工作来测量一切,以为我如果有果子,我如果能帮助许多人悔改相信主,我把这些东西拿来献给神就好了。但是要知道一件事:我们不能凭着自己的工作来事奉神。人在神面前最大的奉献是在祭坛上,在祭坛上就是死。那里有一个奉献是神所接受的,而不是经过祭坛的呢?那里有一个经过了祭坛仍是活的呢?我们要知道,献给神的牺牲都是经过死的。

      弟兄姊妹们,也许我们所看重的是复兴,是许多人的悔改,是许多大的工作,我们承认这是要紧的事,但是,这些不是第一的,这些是其次的,是第二的。第一应当是我在神面前真的说:主,我知道我自己是无用的,我知道我自己是软弱的,我知道我自己是污秽的,我知道我这一个人是充满了血气的活动的;所以,主,只有你是我所仰望的,我在你面前所要讨你喜欢的,就是愿意我这一个人摆在你的祭坛上,作一个焚烧的祭。

      把成功和果子拿来代替对于十字架的认识,这就是该隐。该隐的的确确是成功的,的的确确有果子,但是神所接受的祭,唯一的条件是死,该隐却没有这一个。神的话是说,属肉体的人不能讨神的喜欢。你可以试试看去讨,但是结果总是讨不着。该隐可以献上那个祭,但是不蒙神的悦纳。多少人所说的寻求神的喜悦,不过都是肉体,里头没有十字架的记号,没有死的伤痕。但是,还有一些弟兄姊妹是真的认识十字架的,你接触他的时候,你能发现在这里有一个人是被打碎的,在这里有一个人是被打伤的,在这里有一个人是有十字架的创口的,有一个主观的经历在他身上,有一个击打的结果在他身上,这样的人,这一个记号,是神所要的。所以,蒙神悦纳的不是工作,不是热心,也不是工作的结果,乃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圣灵来的。神不能接受人所替祂作的,神只能接受祂自己作的;神不能接受人替祂努力的结果,神只能接受人倚靠祂而有的结果。所以我们只有俯伏在祂面前说:我不过是一根管子,主,我盼望你从我经过。你如果这样,就要看见在这里有祝福,在这里有神所接受的。

      保罗说: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这就给我们看见,当时有许多人是在那里用肉体来敬拜。肉体的敬拜是可能的,该隐就是一个用肉体敬拜的人。但是神不能接受人肉体的敬拜,神只能接受人在圣灵里的敬拜。

      我们的错误是以事情的好不好来断定神接受不接受。但是,神不是问好不好,神是问是不是从神来的。不错,许多神的儿女目的是为着神,但是,能力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有一个属天的目的,但是他们用属地的能力来达到那一个目的。该隐献祭的目的是对的,他像亚伯一样是要讨神的喜悦。该隐和亚伯的不同,是在乎所献上的是什么。我们如果以为只要目的是事奉神,只要目的是讨神的喜悦,只要目的是作神的工,只要目的是叫神的儿女得着复兴,就什么方法都能用──话也许没有这样说,但是事实是这样──这是极大的错误。我们用自己的能力来事奉神,这一个叫作肉体。肉体是人自己的能力,是人本来所有的能力。我们如果用这一个能力来事奉神,这就与该隐的献祭一样。

      我们不要以为亚伯的目的比该隐更高。我们要知道,亚伯的目的与该隐一样,都是献祭。亚伯的蒙悦纳不是因为他的目的比该隐更好,而是因为他所献上的好。亚伯的祭就是说出,人在神面前没有地位,人不能作什么,人应该死,人不应该活着,人在神面前应当战竞,人在神面前应当没有把握。亚伯的祭是对神说:神,我知道一切出乎我自己的都是不行的,我不能事奉你,我只能倚靠你的生命,我只能倚靠你的灵,我只能倚靠生命和灵的律。亚伯是在这一种的情形之下献祭,这是神所能接受的馨香的祭。

      所以,弟兄们,事奉神不是在乎我们作多少工,你作工不一定都是为着事奉神,事奉神也不一定需要像你那样的作工。事奉神最需要的是十字架。所有的问题是在这里: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不靠着肉体的。这是保罗说的话。这些话,也许你听都听熟了,但是,弟兄们,你今天到底是站在什么地位上?你是在什么情形之下?你所献上的祭是什么?不是问你献祭不献祭,是问你献的祭是什么祭。蒙神悦纳的祭都要经过死。没有经过死的不能算作祭。没有经过死的祭,永远不能得着神的悦纳。

 

十字架的经历】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来到神的面前,只要抱着一种仰望的态度就算了,只要抱着一种相信的态度就算了,只要抱着一种等候的态度、倚靠的态度就算了。我们要知道,我们的态度不能代替神的作为。很可能有的弟兄姊妹听见了十字架的道,就改变了他们的态度,就是说,下一次我在神面前要学习谦卑一点,柔软一点;下一次在作工的时候,我要学习倚靠神一点。但是这并不能说他就是一个有死的记号的人。我们要知道,十字架是神在我们身上的一个工作。总得有一天,主怜悯我们,给我们光照一下。因为有那一个光照,我们就爬不起来;因为有那一个光照,就有一个永远的记号留在我们身上。此后,虽然我们自己有时好像还爬得动,但是每一次动的时候,要觉得痛,要觉得没有能力。总得有一天,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作了这一个工作,才叫我们没有方法再像从前那样想靠肉体来讨神的喜悦。

      所以,态度的改变并没有用处,必须真有十字架的经历才有用处。许多人打算改变他的态度,但是,那一个改变不会长久,他不久就忘记了。事情来的时候,他胆子又大了;人多称赞他几句,他脸上的荣光又来了;他作工作得好一点,他又在云雾里走路了。你看见么?态度改变一下,有什么用!有十字架的态度,而没有十字架的经历,这没有用处。我们要知道,是先有十字架的经历,然后产生那个态度。保罗说:我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二3)。他是一个认识十字架的人,所以也能有这一个态度。如果我们装作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的话,过三天五天就没有了,连自己都忘记了。我们很容易落到一个地步,就是有那一个态度,甚至也讲那一个道理,却没有十字架的经历,所以,过些日子,连那一个题目都忘记了。有一个弟兄说:我从前也传十字架的道,不知道为什么缘故,十几个月来,我不传这一个题目了。奇怪么?不奇怪。如果是一个题目的话,当然过些日子就忘记了。如果神在我身上作了一次工,神把我摸了一下,结果我就自然而然变作一个软弱的人。不是我去作一个软弱的人,乃是我是一个软弱的人。不是我今天效法保罗,作一个战兢恐惧的人,乃是我是战兢的,我是恐惧的。有一个十字架的记号留在我身上,我已经变作另外一个人。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有祭,这一个人就能讨神的喜悦。

      像雅各那一次在毘努伊勒的经历,他的大腿一次瘸了就终身瘸了。但是,有许多基督徒虽然跌跤,却没有伤痕。他们一直跌,但是爬起来还会跑。跌下去的时候是那一个人,爬起来的时候还是那一个人。直等到十字架有一次真实的在他身上作过工,他跌下去就爬不起来;当他爬起来的时候,怎么作都不能像从前那样了,有一个不可磨灭的记号在他身上了。他以后要大也大不起来了。一个基督徒真的被神摸着之后,他就是要自作主张,却提不起精神来;他就是要骄傲,却提不起精神来。神有一个工作在他身上,他是藉着那一个来献祭。这一个叫作死,这一个叫作十字架。

      我们末了再说,十字架不是一个道理,十字架不是一个教训,十字架乃是神的光照。神给你看见的时候,你就活不了,那一个叫作十字架。新约里如彼得、约翰、保罗,旧约里如约伯、雅各、但以理、以赛亚、以西结,都有一次神厉害的光照他们。他们看见了,他们就活不了,此后活着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了。这一个叫作十字架。你因着看见神的光而认识了你的自己,你再不能像从前那样作人了。这一个叫作十字架。你看见出乎你自己的没有一样能讨神的喜欢,你只能俯伏在地上。这一个叫作十字架。我们是用这一个来事奉神。不是出乎肉体,不是倚靠自己的行为;乃是出乎圣灵,乃是倚靠神的生命。盼望我们能蒙神拯救脱离道理,真让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作工,献上神所能悦纳的祭,作一个蒙神悦纳的人。――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