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九讲 神的呼召

 

  请翻阅使徒行传第十六章,我把这章圣经称为救恩章。因为这里记载三个在腓立比城的人,如何接受救恩。第一个是职业妇女吕底亚;第二个是被污鬼附身的使女,第三个是一名普通禁卒。这三人在未接受福音之前,神向保罗已作了一个特别的呼召,往一个特别的地方,做一件特别的工作。这也就是马其顿的呼声。对保罗来说,这马其顿的呼召是要他往那地方作宣教工作。可能今天晚上,神会向我们在坐当中某些人,作同样的呼召;对其他一些人却要他们在职位上为主作证。可能今天晚上,神会向我们在坐当中某些人,作同样的呼召;对其他一些人却要他们在职位上为主作证。只是我们很容易会混淆不清,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做何事,是否神呼召我们做的。其实神向我们作出特殊的呼召,必定有三个基本呼召之后。

  (一)是救恩的呼召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是一个对全世界的男女老少的呼召,是一个很个人性的呼召。很多时,我们将这个人性的救恩呼召,与国家宗教混淆一起。在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都有国教,提起日本,我们会想起佛教;提到北非,我们会想起回教;提到印度,会想起印度教,当提到加拿大和某些国家时,我们会想起基督教。因为大部份加拿大人,都称自己为基督徒;而这个情形却带来很大的混乱,有些人以为自己在一个基督教国家出生,便顺理成章的成为基督徒。这当然是错的,因为我可以在日本出生,在印度等地方出生;却不可能是佛教徒,或印度教徒。如果我们将国家宗教与我们的个人救恩混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又假如我是在一个基督他家庭里长大,我的父母是基督徒,他们从少便带我来到教会,但这却不会自动使我成为基督徒的。到父亲做了一个很敬虔的基督徒,有九十年以上;但他的敬虔,决不可以自然地使我敬虔。我母亲是一位新祈祷伟人,但她的祈祷生活亦不会自动地使我成为基督徒的。除非我在一生里的某一个时刻,回应神的呼召;接受主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否则我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

  我十八岁进入大学,在大学里规定每一个学生,必要选修演讲这一个科目。教我的老师说,演讲最艰难的地方,是要站在群众面前说话。解决的方法,是找三位我所认识的同学,然后有力地指着他们说,现在要与他们三位说话,我要他们坐好留心听我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当时的第一次尝试,我望着屋顶,窗门和皮鞋说:我现在对你说话。那一次,没有人留心听我说话。老师要我们一直的练习,直至我们可以办得到在人前演讲。事隔很久,我站在这一类聚会的讲台已经有很多次,但每一次,当我知道再过数分钟,我要站在讲台上向大家讲解圣经的时候,我心里总是这样祷告:亲爱的主!请让大家忘记在这聚会里面,有其它人存在;求神使他们亡记邻座有人;求你帮助他们忘记是我站在讲台上,让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是与你面对面。求你让他们知道,现在是你指着他们说话,是主要他们挺直身儿听主的说话。

  (二)成圣的呼召 当我们对神救恩的呼召,作了回应之后,神会向我们发出成圣的呼召。这呼召只会临到基督徒的身上。关于这一点,在圣经里有很多地方也有记载。譬如在罗马书第十二章第一节: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神说如果我们答应神救恩之呼召的话,我们的新生命便要成圣,生命的每一部份都要交给神。当我们接受救恩呼召,我主耶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之后;我们便好像把一所房屋的大门钥匙交给神,其实这还是不够的,我们应要将这屋内的其它门匙也交给神。对于做父母的,成圣便是把孩子的睡房门匙交给耶稣基督。你们是否这样祷告:神呀!我谢谢,将儿女赐给我,我要尽我所能的看顾他们,让他们不受伤害,训练他们成为有用的人,我会尽心的爱他们。但亲爱的神呀!我现在将他们奉献给,因为他们是属于的人,我就让塑造他们。若是要他们长大后,差他们到别的地方作宣教工作,我们此生再没有机会相见,我是愿意的。又若只把他们让我看管五、六年,然后把他们送回到那里去,我也是情愿的。各位做父母的,你们有没有将这一条钥匙交给神呢?你要明白,这才是真正奉献的意义。

  很多时候,我们会在类此这种聚会里面,将自己奉献给神,这是一件好事,但只是开始而已。我们要将一生的每一部份献给神。以经商的基督徒来说,成圣的意思是我们把生意的钥匙交给神。不过在我们交匙的时候,首先要注意我们所经营的,这类生意是否可以给神;因为有些邪恶的生意,是不能荣耀神的。我们是要把这类生意放弃,这可能是一个很挣扎性的抉择;但你既然接受了主耶稣基督,你的生活方式便要完全的改变。其次我们要注意的是,我们生意的经营方式,是否可以荣耀神,是否可以让神看我们的经营手法和账簿。我是否诚实和仁慈呢?

  对学生来说,成圣意思是我们要将教育生活的匙献给神。许多时我们不理会神,便任意选择学校和要读的科目,温习功课时,也把神当作不存在。只要你是基督徒,神对你教育生活的每一部份都有兴趣。你要求问神,你该就读哪一所学校,选修哪一个科目,该花多少时间在功课温习上,这样才是真正的奉献。

  (三)准备的呼召 在提摩太后书第二章十五节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神要我们在祂的特别呼召来临前,作好一切的准备。圣经里面有许多这样的例子。譬如摩西,他有很好的埃及和希伯教育背景,神还要他作四十年的准备,才让他把以色列人带出为奴之地。新约里面的保罗也是一个例子。试想想当他在大马色路上悔改后,我们会怎样。我们也许立刻邀请他,在下一个主日作见证,然后在九龙城浸信会讲道,以后便以此为终生工作。若果保罗是这样的生活,那么他只是花了三十年在世界讲台上,作一个属灵的婴孩。每次他可以分享的,只是一个他自己的简单得救故事。但神决不容许保罗这样做。保罗信主之后,便花了三年在阿拉伯的旷野,作准备的工作。此后,他才听见神特别的呼召,作他第一次的传道和旅行宣教工作。对某些人来说,这准备工作也许是要你入某所神学院得造就,准备做一位全时间的牧师或宣教士。或者对有些人来说,自己太老了,不能再入学读书,也没有时间作宣教士的话,你仍可以参加类此这样的培灵会里面喂养和教导我们,每天我们这个培灵会都有三小时以上,讲说神的话语;但在香港仍有数以千计的基督徒,没有把握这个机会,很明显地,他们不着意自己究竟有没有准备好事奉主。这一类基督徒,永不会听到神这特别呼召的。另外一个准备自己的方法,是利用属灵书籍。在现今世代所出版的属灵书籍甚多,这是教会历史里从来未见过的。在我的教会里面,有些人在一个月里面,连一本好书也没有阅读过,便呆坐着问神为什么没有差使他们工作。譬如教一大班主日学,或参加诗班,作教会执事,甚至差派他到外面作一些特别见证。这只有一个答案,乃是你未曾准备好事奉神!你没有好好地接受各类属灵教育的训练。你可知道在世界上有很多不同行业的人,都要再受教育呢?他们虽然已经成长了,但仍须再受训练,好让他们的专业知识可以追得上时代。试想假如我们到一位医生那里求诊。他说:我很愿意为你诊症,但有一点我要向你说明,我是在三十年前的医学毕业的,从那天起,我一直没有看过任何的医学书籍。听到这里,我一定会尽快离开诊所。今天我们是否好像那医生一样,已经多年没有在圣经上进修,很久没有读过属灵书籍,我们却只会问神为什么不用我们呢?

  当我们接受了神救恩,成圣和预备等呼召之后,我们会听到神特别的呼召,他要我们往马其顿那里去。我要你作一个律师,一个家庭里的母亲,一个田里的农夫,一个医生;神就这样给我们作一个见证的岗位。在一九四○年的早期,德国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空军。在一个晚上,德国大举轰炸英国,英人听到警报声,都奔入防空洞里面。就在伦敦的近郊,有一个很细小的空军基地,指挥官连忙命令发高射炮的作好准备;但只有数名士兵在那里,他又转向探射灯的部份,只见到寥寥数人;他又命飞机出发与敌人交战,但却见机师不足,于是在指挥官旁的有人说:在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藏了百万人以上的防空洞,我们可以在那里叫一万人来看管探射灯,把天空照得如白昼,又叫二万人来发吧,便天空布满炮弹。敌人的飞机无从经过,又命二万人驾驶飞机迎战不可吗?我相信那指挥官会很忧伤的答道:我也希望可以这样做,只是在三年前,国王呼吁国人加入军队,大多数的人都不关心这事,他们只管做自己的事情,最后只得数百人来加入军队,被训练如何发炮,用探射灯和驾驶飞机,只有这些已受训练的人,才能够担任这工作,防空洞里面的人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可以幻想到主耶稣从天上望下,看见地上有超过四十亿的人,其中有三分之一人未曾听过福音,在日本、印度、中国只有少数的基督徒在工作。有人站在耶稣身旁,看见这情景,便打开各教会的会友名册,看见有许多名字,便问主耶稣为什么不用那些记录在名册上的,数以百计基督徒呢?为什么不差遣一万人往印度、一万人往日本、一万人往南美呢?我相信主耶稣会向这人露愁容说:我盼望可以这样做,但有许多在名册上有名的人从不接受救恩的呼召,有些已接受救恩呼召,但从不接受成圣的呼召;有些已接受这两种的呼召;但却从不接受准备的呼召。而我所可以用的,只是那些接受了三种呼召的人,我已为每个人准备了一个特别工作,为每一个基督徒预备了一个特别的范围,是他们可以作见证的,只是他们没有准备好,所以没有人可以到这些范围里面。

  今天晚上,我们听了这四种呼召,不知在座各位是属于哪一类人呢?──  史保罗《爱──林前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