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道是活的

 

读经: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

神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一三九23~24)

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一一九130)

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弗五13)

雅各便给那地方起名叫毘努伊勒。意思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创卅二30)

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4)

 

      我们要怎样来晓得在我们的思想和决断中有那部分是出于神,有那部分是出于我们自己呢?某些时候,它们之间就只有一根头发那么细的差别;因此我们觉得我们不能去区别它们。我们可能问自己,这是我自己还是主在我里面呢?那是从我的灵里或是从我的魂里来的呢?我们仔细分析我们的思想言行,为要晓得那一部分是天然的,那一部分是属灵的。这是一桩极艰难的工作,当我们试着去作出这样一种辨别时,我们就会渐渐变成相当的绝望。

      试着要这样子作乃是灾难性的。那只会产生出困惑和踌躇,什么都不明确,都不稳定,常常好像是在混乱之中──或者是在迷糊之中。但是这整个的方法是错误的,神从来没有告诉我们说,我们能在我们自己里面找出什么是魂什么是灵。这样一种方法是错误的,试图照这种方法去做的人也是错误的。神从来没有意思要我们这样作,因为向里面看的结果只是黑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自省的结果从来不会叫我们看见亮光的。因为我们的里面全是黑暗的。跟着这条路径会领我们到不存在的地方。那是死胡同,所以我们必须停止做这种自省。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当我们说或是感觉我们是对或是错的时候,问题是我们怎样知道的呢?光──那就是说,这对或错的认识是从那里来的呢?是从我们自己里面还是从神的话而来呢?这里有启示么?必须有以神的话语为基础的启示或亮光,这样我们才能有看见。正当圣灵在神的话语上发出亮光的那一刻,我们就看见了,就明白了。

      我们必须有杀死的光,在这个光底下,我们看见在我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属魂的,因此,我们所需要的乃是启示,因为它能杀死并且能作工。在启示之外,神不作别的工作。我们一得到启示就够了,因为那时工作就作成了,什么时候我们接受启示,并且如同神看见我们一样地看见自己,就在那时,我们软弱下来,我们的魂生命死亡。从启示来的亮光带着能力而来;更可以说启示本身就是能力。所以,一切全在乎启示。在启示之后,神没有工要作,神也不要走第二步──启示或亮光把一切都作完了,正像贵橡的人(史百克弟兄职事所在地)所说的启示必达到目的。

      雅各在毘努伊勒说:我面对面看见了神。这是启示的地方。这不仅仅是一个经历;而是他面对面的见到神。这不是神的工作;这是光的本身。光会杀死,但更好的是光会洁净。我们没有光的唯一理由,是因为我们不给光以地方,我们将门关起,我们向光封闭。惟愿我们能向光开启。在我们向光开启之前,我们是不能得到光的。而且光一来到,它就要杀死。我们接受了光以后,迟早我们会不再往里面看,并自问我们是对还是错,这个是属魂的或是属灵的。而只是祷告:神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验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你要学习将自己敞开,不要自欺,也不要骄傲;要谦卑,并要一心一意作诚实人,我们多时对神和神的话不诚实。有时光只是缓缓地来,只是一点一点地来。但是它既来了,你就要顺服,就当带着恐惧战兢,而柔和地行事为人。把己对付到极底,或者更应当是让圣灵无限制地对付你的已。我们对别的情况缺乏洞察力的理由,乃是我们没有让神给我们关于我们自己的光。我们需要首先识透我们的己,以后我们才能帮助别人来看见。―― 倪柝声《凭神的生命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