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已死的人脱离了罪

 

读经:罗马书七章六节

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

 

      人犯的罪有些是在人的外面,是外在的罪;有的是在人的里面,是内在的罪。有些是一个人外在生活的罪,有些是良心上的罪。在神的亮光照明我们之先,我们不能知道罪真正是怎样的。亮光来了,我们的良心于是睡醒了,而开始觉得罪的可怕。现在我们确实知道自己是邪恶的,是满有许多罪行的;然而我们是无力无助的人,因为罪辖制了我们。我们起首感觉到自己的可怜,而渴望蒙赦免得拯救。这是我们面向救恩的第一步。由于圣灵的光照,我们看见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的罪死了;因此天门已经向我们打开。这是罗马书一至五章。

      但是许多人只经历了一半的救恩,因为他们只晓得神赦免了他们的罪,洗净了他们的良心,却不晓得祂也已经打破了在他们生活中的罪的势力。他们不晓得他们生活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他们做什么,而是在于他们自己是什么。这就好比一枝会漏水的自来水笔,你只是揩掉漏出来的墨水,却不去止住那个漏,那是没有用处的。我们设想毛病出在我们所处的不良环境,毛病出在我们所受试探的强大,毛病出在我们的不小心、不儆醒,或者以为毛病出在对自己太随便;然而事实正相反,问题不在那些上面,问题是在我们自己。因为我们自己是错的,我们这个人是错的。我们的己是有罪的。这就好像若是我们的口袋有洞,装在口袋里的东西自然会掉出来。这不在乎你留心不留心,而只是因为口袋有洞。同样,我们犯罪不是因为受试探、不小心;我们犯罪乃是因为那正是我们所是的实情,我们是有罪到极点的人,所以我们犯罪。

      罗马书一章一节到五章十一节论到外在的罪也就是良心上的罪。神怎样处理这些罪呢?祂用耶稣的血不但赎了我们的罪,也洗净我们的良心。然而血并不洗净我们的旧人或者说天然的生命。我们的旧人是判定了要死的。它不能被洗净,因为它太朽烂、太邪恶、太不可救药了。如果一个东西还能修补改善,还能建造巩固,那我们就要去做。及至它已经到了全然无望的情况,那我们就要开始将它扔掉,而去得一个新的。我们的旧人连同它的心和它的天然生命是远不能修理、修补或者改善一点的。因此神只是完全地抛弃它,而以一个有新心和祂自己的生命的新人来替代那个旧人。

      既然我们不能被修理好,也不能被整顿的,那为什么我们还不放弃我们的努力呢?我们必须来到一个地步,让我们看见再作任何尝试都是无用的,因为我们试过了一切可能的方法,但是旧的生命仍然爆发出来,它仍然显出它是一直犯着罪的。那时,我们才承认我们是极其有罪的──天然就是这样的,生来就是这样的,是彻头彻尾地极其有罪的。不看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蒙拯救。我们不仅仅是有罪的,满了诸般罪恶的,而且我们有一极其有罪的性情,在我们里面有一个不能不犯罪的律;除了犯罪之外,它不会做别的什么。因此不光是我们做错了,而且我们就是错的。罪是什么呢?罪就是在我们里面的旧性情。

      因此死是唯一的使人出来的路,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死是唯一的叫人从己里面出来的出路。死是把人从罪的能力里救出来的唯一的路。一个死了的人是下再犯罪的;说谎的人不再说谎,偷窃的人不再去偷,急躁易怒的人不再动怒。可是我们要晓得物质身体的死并不能使人脱离罪。那个在阴间的财主还是藐视轻看拉撒路,他毫无改变,他的罪在另一个世界里,理所当然似的继续下去(看路十六19~31)。只有旧人的死才带来一个完全的改变。这个死是一个奇妙的、奥秘的、荣耀的、奇迹般的死,因为它把一切都改变了,身体的死所不能作的,这个旧人的死却作成了。没有这个死,人无法从罪得释放。没有它就没有得胜。但是有了它就有了丰满的、完整的救恩,因为它废去了旧人;那就是说它废去了我。

      这个是怎么来的呢?感谢神,它是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作成了的。神已经把我包在基督的死里面,祂已经作到就在基督的十字架那里将我处死了,并且我的被处死已经表演出来了,那就是受浸所表示的。当一个人受浸的时候,这个浸的全部意义就是他这个人已经包括在基督的死里,在十字架那里,他已经被除掉了,这就是他的见证。主阿,求你使我看见这个。―― 倪柝声《与主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