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生命或死亡

 

读经: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人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917)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祂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

你们若顺着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八13)

但如今藉着我们救主基督耶稣的显现才表明出来。祂已经把死废去,藉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提后一10)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死阿,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阿,你的毒钩在那里。(林前十五21~2225~2655)

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预备的国。(太廿五34)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七14)

 

      世界上的争战是为了求生而战。当神创造人的时候,一个新的种类出现了。人的受造是被造了来替神管理别的受造之物的。可是他失去了他的治理权。

      神安置两棵树在伊甸园里,一棵是生命树,一棵是知识善恶树。这后一棵树,我们可以跟生命树相反地叫它作死亡树,因为在谁吃它的日子里,谁就要死。在这里我们看见神与撒但之间的不同。神有生命的能力,而撒但则有死亡的能力。有时我们倾向于把罪看得过重,以致忘记了撒但是利用罪来带进死亡。牠所追求的目标是死;死乃是牠所追求的。好些人说世界有些东西是不对的。是的,然而那是比罪更大的,那是死。撒但的整个目标和目的就是产生死亡。

      我们看见园中的两棵树,它们告诉我们神和撒但之间的争论乃是一个生命与死亡的争论。在神和人中间的问题,也是一个生命与死亡的问题。并且在伊甸园里,撒但明显地达到了牠的目的。

      我们的福音传讲和福音工作如果只是讲到罪的问题,而不讲到死的问题,那是失败。因为神的救恩要对付死亡,就像对付罪一样,对第一个亚当来说,先是罪,以后是死。对其他所有我们这些在亚当里的人来说,都是一样,那就是先是死,以后是罪。源头和根乃是死;而罪则是死的自然结果。人堕落的那一刻,撒但就恢复了牠所失去了的权力,那就是死。基督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4~15)。撒但是用着死而管理人。你在那里发现撒但的势力,你就在那里看到死亡。罪还不是特别的,不是主要的。因为罪不是撒但的最主要的特点;牠最主要的特点,乃是死亡。

      在所谓的神的工作中,你可能看到在人们中间的是平静、和谐。似乎是能够一同工作,然而死亡埋伏在那里。撒但在那里有一个立脚点。这一个常是牠特别的工作,尤其是在现在。一切都似乎是平静的,事情进行得很好,看不到有什么难题或麻烦,然而死亡却潜伏在背后。或者在别的工作中,在那里肉体很活动,问题很多,然而却有生命在那里。全是一个生命和死亡的问题。生命不是人的教训,它不是美好的思想,也不是美好的感觉,它不是心思或情感的事,它不是热情激动。生命不能解说,生命必须去经历。

      撒但藉着死掌管地,然而我们的主耶稣正是藉着这一个东西──死,来胜过了撒但。撒但给人的死,看来好像是最终的,不能逆转的,可是基督的死却了结了一切在神的范围以外的所有事物。基督的死战胜了死亡本身,基督的死结束了死亡。你能把布、纸、木头烧掉,但你不能把灰烧掉,基督的死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死,因为在祂的死死包罗了所有的死,祂好像一个祭物完全被烧毁了,除了灰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你不能再把灰拿去烧。祂的死是最后的死,所以死亡就永远永远地废去了。因为我们在祂的死里与基督联合,我们就在祂的死里与祂一同死了,死亡不能再摸着我们,要焚烧的东西都已被焚烧了,就不可能再有死亡。这样,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所得的生命,乃是一个死亡对它毫无权力的生命。

      伊甸园的问顁,也同样是各各他山的问题──生命与死亡的问题,死亡的权力在伊甸园里落到撒但的手中,但是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收回了这个关于死亡的权力,在神与撒但之间关于生命和死亡的争论,不停在伊甸园,也不止于各各他,这个争论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个争论只有在撒但被捆绑丢到无底坑里去的时候才得到解决。撒但的工作直到今天还是尽牠所能的,不论何时何地都带进死亡。

      肉体的注念乃是死(罗八6原文)。每当我们把地步给了肉体就有了死亡。散布死亡最快最容易的方法就是谈话。一个人会极其厌烦他所听到的一切谈论。说话太多,批评,说些言过其实的话──这就是说天然的人好表现自己,说话夸张一点,对人家讲不真诚的恭维话,讲一些自己没有权利可以讲的事情,或者告诉大家一些自己所晓得的但最好是闭口不说的事情──这一切全都是肉体自身的表现,这一切也全都是散布死亡。当我们做了这些情况中的任何一点时,我们就是撒但的同工,牠在使用我们带进死亡。

      别的基督徒在我们接近他们的时候,立刻就晓得并且感觉得到我们是带来生命或是带来死亡。我们的灵与别人相遇,甚至是在身体相会之先,我们会自欺,但我们不能欺骗别人,他们会马上感觉到的。

第一,那里有罪那里就有死亡。第二,无论何时,人的自己一表现出来,就有了死亡。任何从自己从天然里出来的东西,常常散布死亡。第三,什么地方有脱离基督身体的个人主义的生活出现,那里就有死亡的散布。在信徒的聚会中,一个人能传播死亡也能传播生命。因此每一个基督身体上的肢体都对身体的别的肢体有责任。

      今天的争论是跟在伊甸园里的一样,是跟在各各他山的一样──生命或死亡。在我们中间,我们在这个见证上所要看到的东西,不是教导而是生命。让我们看见这个生命和死亡的问题已经在十字架上解决了──并且比解决还要多。尽末了毁灭的仇敌就是死。死亡也是第一个被胜过的仇敌,国度表示生命: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在国度时期,不但罪被踏在基督的脚下,死亡也要被征服。国度乃是生命的时期,是死亡受限制的时期。然而就在现在,我们正在尝着基督的国度生活(比较来六5)。―― 倪柝声《与主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