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十字架──生命的秘密

 

读经:

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太十六18)

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灵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因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徒二26~27)

死阿,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阿,你的毒钩在那里?(林前十五55)

人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一18)

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启二十14)

原来阴间不能称谢你,死亡不能颂扬你,下坑的人不能盼掌你的诚实;只有活人,活人必称谢你,像我今日称谢你一样。(赛卅八18~19)

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二9)

无论谁摸那因死尸不洁净的物。(利廿二4)

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罗八10)

只有神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古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古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0~14)

 

      当我们摸到基督的时候,我们就摸到神。教会不但是一班得到赦免的罪人,她乃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的丰满。教会为什么被建立,并被留在世上呢?是为要成为主自己的产业并敬拜子。何谓基督的丰满,那无与伦比的独特性呢?基督的特殊性显明在祂论到祂自己的话语里面,也就是我就是生命,我是复活和生命。祂远不只是救主、牧人、主、领袖(按徒五31引译君王)等等,祂是这一切,并且还更多。祂曾宣告,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一17~18)。这是关乎基督的特别的中心的事物。教会之所以能表显出基督的生命和复活,是因为她认识那个生命,那个复活的生命。

      从神而来的一切事物中,那中心的、关键的、特别的、并特有的性篔乃是生命。而从撒但来的一切事物中,那中心的、特别的、特有的性质乃是死亡。每当我们摸到、感觉到生命,觉察到、看到生命的任何方式的表现,我们就知道神在那里。这个生命能经过死亡,并常从复活中出来。基督来到世上的主要目的,不是为我们取得赦免或赐予圣洁,而是给我们带来生命,并且是丰盛的生命。约翰福音第三章告诉我们新生的生命;四章生命的水;五、六章生命的粮;七章生命的江河;八章生命的光;十一章复活的生命。

      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只是一个器皿,不但是装着基督的生命,并且也持定元首(),就连基督也是装着并彰显出神的生命的;同样,教会也是装着并发表出基督的生命来。这样,我们就无疑地会晓得撒但攻击的目标是什么,并且是为了什么。有些人想我们给撒但闯进来的地步是在属世事物的范围里,然而即使世界已经割断了,撒但还能进入。有些人想罪是撒但进入的点,然而纵使没有一点罪,撒但还能进来并且得胜。因此,撒但的进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阴间的门──死亡。基督说到教会是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的。希西家王在他病得痊愈之后,他实质上发表了一首赞美诗,他宣告说:我说,正在我晌午之日,必进入阴间的门,我余剩的年岁不得享受。我说,我必不得见耶和华,就是在活人之地不得见耶和华我可说什么呢?祂应许我的,也给我成就了。你因爱我的灵魂,便救我脱离败坏的坑;因为你将我一切的罪扔在你的背后(赛卅八10~17)

      整个问题围绕在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的上面。我们不能将这二者区别开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天然生命没有受对付。我们不能说出是暖是冷,我们不能判断有果子或没有果子,我们区别不来生命或死亡,我们分辨不清何为属灵的生命,何为属魂的生命,而后者实际上乃是死亡。

      晓得撒但利用死亡作牠攻击的方法和兵器还不够;我们也必须晓得死亡是什么。罗马书八章十节说: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我而活。从这节圣经我们看见凡是从圣灵(就是从我们灵里的圣灵)里出来的乃是生命,而凡是从身体里出来的就是死亡。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五节宣告: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凡是从魂生命里出来的就是死亡。身体在魂的控制下,喜欢在不停歇的活动中,跑这里,跑那里;舌头不住地谈论那些不当谈论的事;这都是死亡。惟有那些从圣灵里出来的才是生命。舌头本当谈属灵的事,可是舌头却用它天然的、善于表达的本事来讲他心思所明白的事,这还依然是死亡。许多人有很精明的头脑,他们善于思想,衡量正、反两方面。但是,这还是来自属魂的,属天然的生命;因此,这还是死亡。

      一个人可能很热心,但是,除非这种活动是完全的、整个的出自十字架,那还只是死亡。十字架在那里,那里就有生命。那里的天然生命没受对付,那里就有死亡。我们必须分清感觉与生命,分清是在魂的范围里还是在生命的范围里得到帮助。

      无论在那里,我们一看到死亡的任何成分、任何方面、任何工作,我们就必须说:主阿,我与死亡隔绝,我不要有死亡。我们必须学习,当我们看到肉体的时候,我们就能识别它,并且认识到十字架在作工。除非十字架在我们里面深深地并且是厉害地对付我们,我们就不能识别出在别人身上的肉体。但是有一天来到,主要摸着我们生命的硬骨头,使它脱节,在那一天,我们的天然生命的背脊骨要被打断,当我们确是变成软弱,不再有一点力量存留,而且当我们恐惧战兢地跛脚而行的时候,那时──只在那时──我们才会本能地知道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 倪柝声《与主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