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一谈作诗歌

 

吾教的诗歌,向来多是从外国翻译来的;译歌并无专律:有时每句之末加上一字有韵;有时隔一句之末才加一字有韵;有时全篇通是一韵的。对于平仄怎样调和,音韵怎样讲求,都是茫然的。

我写这一篇的意思,不是要创始定作诗歌的律法;不过一谈作吾教的诗歌罢了。

吾国〔?〕近于诗类,能叫人特别发生美感的文字,颇为不少。吾教现在所通行的诗歌:叫作诗,不是;叫作词,也不是;叫作曲,又不是。简直是一种例外的诗品。

同道兄姊们如果要作诗,可以照旧诗的律和绝,或新诗的自由。我现在所要谈的,就是作我们敬拜神,或是别的时候所唱的诗歌。因为这些诗重在歌唱。诗歌既重在歌唱,我们作诗歌的时候,就要顾及歌唱了。

对于平仄问题,我看我们作诗歌,可不必管。因为诗歌并非用以吟哦,乃是用以歌唱,不必顾及平仄,歌唱时所唱出的字音,都变成平声了。无论什么上声、去声、入声的字,在歌唱的时候,都化作平声了。作诗歌的人应当知道,我们唱诗的时候所唱的字,没有别声,只是平声。所以作诗的时候,不要管什么“平平仄仄仄平平”……等;无论字是平是仄──上阿、入阿、去阿──都把它们当作平声之用。

譬如“倚”、“意”、“亦”……等字,全都是仄声的。“倚”字是上声;“意”字是去声;“亦”字是人声。今你试开口一唱,无论它是上、去、入,都唱成平声。倚阿、意阿、亦阿,都唱成“依”字的声了。

再举一个例:“雨”、“预”、“玉”三字全是仄声的。“雨”字是上声;“预”字是去声;“玉”字是入声;一唱出来都成了平声“迂”字的音。

所以我看要编和乐谱,以为歌唱的诗歌,可不必受平仄的拘束;逢字皆可以用的。

作诗歌还有一个条件不易解决,就是句末的韵。

作诗没有韵,自然好像没有美感;然而,如果要韵,当从什么韵书呢?这个问题不易解决。自从《尔雅音义》而后,吾国的音韵,也不知经过几番的改革,直至今日,尚不适用。因为“古韵重考古,……考古不免复杂”。

《诗韵》里,一韵不过百数十字,加之平、上、去、入的分别,叫作诗的人,受了字少的拘束,很是缺点。

据我看来,我们作诗歌的人,可以别开生面从“国音字母”中,想个办法来。

第一,请注意!我们已不必管什么平仄了。我看我们可以把国音字母中的韵母作我们的诗韵。韵母计有十五字。这十五字都差不多把所有的汉字都包在内!韵母上头的声母,我们不要管它。照这样说来,每韵母最少也有几百字,作诗歌岂不容易?敝姓的“倪”字和“夷”字是一个韵的。不管什么“裨”、“梯”、“奇”、“妻”、“里”、“米”、“基”……等字,平声也好,仄声也好,都是一韵的。

至于有介母居中的字,也是照样办法:就是将介母和韵母两下都同的字,列作一韵。例如:“花”、“夸”……等字。

这样,我们作诗就不必用诗韵了。不管什么字你会读,你就知道那字是在那一韵。

譬如凡字有“阿”字音的,不管它是平是仄,都可以把它当作别的有“阿”音的字一韵。例如“巴”、“怕”、“法”、“他”、“哈”等字都有“阿”的音,作诗时就可当它们是一韵的(照此可以类推)。

注意!我这一篇的理想,都根据“唱诗时所有的字句,全是平声”而说的。

愿我们用心、口唱出神的救恩,并我们的爱主耶稣基督。阿们!诗调与立意,可照神的引导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