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唱诗

 

      今天晚上我们要提起唱诗的事。我们必须带领初信的弟兄学习唱诗,要教他们知道如何唱诗。一个初信的弟兄到聚会里来,如果不知道如何唱诗,是相当大的难处。请你们记得,在这一种的聚会里,我们已经提起过祷告的事,在聚会里,或者在私下的时候,祷告是常常被忽略的问题,恐怕唱诗更是被忽略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叫弟兄们学习唱诗。

 

{\Section:TopicID=231}要认识什么是唱诗】我愿意指明一件事。在聚会里,我们并不盼望人作音乐家。那是完全属世。我们盼望他们认识诗,那是要紧的事。在聚会里,常常声音唱得最响的人,是心里摸着最少的人。在聚会里,声音唱得最大的人,是被主摸着最少的人。我们不是注重声音,我们不是注重音乐,我们乃是注重在神面前有一个东西叫作诗。所以,今天我们在神面前要好好地看它。

      圣经里有预言,圣经里有历史,圣经里有道理,有教训,有命令,但是圣经里也有诗歌。圣经里把诗歌摆在我们面前,我个人相信,有一个基本的缘故在里面,就是神要训练祂自己的子民,越过他的感觉越嫩,越过他的感觉越细。神在圣经里让我们看见祂有这一条路。

      或者我多说一点。我们人的感觉,有粗的感觉,也有细的感觉。一个人发怒,生气,是一个粗的感觉。或者一个人没有发怒,好像没有感觉地在那里,你觉得这个人在那里,虽然没有粗的感觉,但是也不细。神要我们爱,神要我们仁爱,神要我们慈悲,神要我们怜悯,神要我们表同情,神要我们关在监里的时候能唱诗,神要我们在痛苦的时候能赞美,能称颂神的名,这都是细嫩感觉的表示。当人爱人的时候,他的感觉是嫩的时候。当人怜悯人的时候,他的感觉的确也是嫩的时候。当人赦免人的时候,他的感觉也是嫩的时候。粗的感觉和赦免的感觉不一样,赦免的感觉是细的,嫩的。我们的主,当祂在那里怜悯人的时候,祂的那个感觉是细的,是嫩的。

      神所带领祂儿女走的路,都是要把他们的感觉,越作越细,越作越嫩,不是越作越粗鲁。世界上的人,训练军队的时候,要一天过一天越粗越好,因为是要他在那一边发展。你要他杀人,你要他打人,你要他不怕炮火,你就得把一个人的感觉越过越带到粗的地步。这样,人才能够往那一边去。但是我们基督徒的路完全不一样,神乃是带领我们基督徒的感觉越过越细,越过越嫩。

      在圣经里,我们看见,神不只给我们历史,神不只给我们命令,神不只给我们教训,神不只给我们预言,神不只给我们道理,神也给我们有诗歌。因为诗歌乃是人最细嫩感觉的表示。人的祷告在神面前的感觉,赶不上人在神面前唱诗的感觉那么细,那么嫩。神的目的是要我们有细嫩的感觉。为着这个缘故,在圣经里,你就看见说神给我们有各种的诗,许多的诗。不只有诗篇,有雅歌,有哀歌,并且常常在历史里,在命令里,里面也加上一点的诗。连保罗的书信,在那么多的道理里面,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有一首诗夹在里面。请你们记得,这乃是给我们一条路,指给我们看见,神的目的是要祂子民的感觉细嫩。

      所以,你们要记得,这是一件希奇的事,你们在那里观察,人作基督徒越长久,在神面前的学习越多,他的感觉越嫩。一个人在神面前所学的越少,在神面前越没有对付,你就看见他这一个人是秃头秃脑的,好像说,他不像有诗。

      你今天到聚会里来的时候,穿了一双皮鞋,又粗,又笨,又重,离开几十丈就听见你脚步的声音,你像一个当兵的人,不像基督徒。如果在那里唱诗,不像。如果一个人走进来,把这一张椅子也碰倒了,把那一张桌子也碰倒了,这里碰一下,那里也碰一下,你知道他不是一个唱诗的人。所以,要给弟兄姊妹看见,你如果要学唱诗,就得像诗一样。自从你得救起,神要把你的感觉一天一天的训练,训练到细嫩。以往那种粗的感觉,作基督徒不行。基督徒要作得好,总得要有细嫩的感觉。

      以往的时候,我曾用过一个比方。一个人在神面前的诗,有的当然是人在神面前的赞美,乃是像香一样在神面前。香在圣经里,有的是代表祷告,但是有的是代表赞美,就是诗在神面前。这个香在神面前,我曾这样说,香是从里面挖出来的,是树的胶,是树的汁,是把树的生命挖出来。今天把它变成香,烧在神的面前,是非常细嫩的。不是木头、树皮、树叶子。是树的汁,树的胶,是挖出来的汁和胶。乃是在神面前,从里面流出来的这一种感觉,能够在神面前成功作诗的感觉。所以,要叫初信的弟兄起头的时候就知道,神对于人有细嫩感觉的要求。不要怍粗鲁的事,要没有粗鲁的感觉。粗鲁的感觉不是基督徒的东西。

 

{\Section:TopicID=232}诗的三个基本条件】什么叫作诗?据我们读圣经所能看见的,每一首正当的诗都应该有三个基本条件。在任何诗里,如果缺少这三个条件中的一个,那一首诗就不成作诗,不能用。必须这三个条件完全有,才能够成功作诗。

 

{\Section:TopicID=233}要有真理的根据】第一,一首能用的诗,必须在真理方面有根据。许多的诗,别的条件都很好,如果有了真理上的错误,你叫神的儿女在那里唱的时候,叫他的感觉是细嫩,可是你把他摆在错误的里面。那是说,是充满了人的错误而来到神面前。这一个就把人带到一个相当难的地步。因为他唱诗的时候,他需要高举他细嫩的感觉往神那里去。本来细嫩的感觉应该爬得高,爬到神那里去。如果有错误的道理,就叫你细嫩的感觉自己欺骗自己,而不是摸着实际。因为神不能让我们凭着请来对付祂,只能让我们凭着真理来对付祂。神只能因着我们在真理里来到神面前,如果不是在真理里的时候,就是错的。

 

【例一:把良心错作心】我在许多诗里看见一首福音的诗,那里说,耶稣的血洗我们的心。我们慢一点说到底这一首诗是怎样,如果要说耶稣的血洗我们的心,我读过新约大约几十遍,或者一百遍,还没有看见过耶稣的血洗我们的心。主耶稣的血是不洗我们的心的。圣经里没有这一句话。希伯来书里有接近的地方,乃是说,主耶稣的血洗我们的良心──心中的天真。不是洗心自己,是洗心中的良心,主的血乃是洗我们的罪。因为罪被洗净的缘故,叫我的良心在神面前不控告。乃是洗良心,没有说洗心。全部圣经没有这样的教训。你们看见吗?稍微有一点错的时候,你把信徒细嫩的感觉带到主面前来赞美说,耶稣的血洗我们的心,这是在那里赞美一个虚谎,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如果一首诗的真理是错误的,我们马上看见把神的儿女摆在错误的地位上。

      我们的心不是用血洗干净的。我们的心洗也洗不干净。人的心比万物更诡诈,怎么洗也不干净,也不能洗。圣经里对于心的教训乃是说,我将你石头的心拿掉,给你一个肉的心。乃是给我们一个新的心,不是把老的心去洗。每一个人相信主的时候,神给我们一个新的心,不是洗我们老的心。是叫我们天良的亏欠洗掉,不是洗心。所以,真理必须准确。

 

【例二:没有峙代的分别】有许多的诗,你在那里唱的时候,你常常看见,你不知道这是亚伯拉罕唱的,或者是摩西唱的。你也不知道这是彼得唱的,或者是我们唱的。你也不知道这是犹太人唱,或者是基督徒唱的。你也不知道是在旧约里唱的,或者是在新约里唱的。许多的诗,一点没有时代的分别。你在那里唱的时候,有的时候,你觉得说,是没有蒙救赎的天使所唱的。有的时候,你觉得是像在旧约里一样,是没有把握地唱的。有的乃是在神面前求救的,但是,还不知道在自己的地位该不该唱。没有时代上清楚的教训,根本没有看见我们是在恩典的时代里。这样的诗,你马上看见,把神的儿女摆在错误的地位上。我常常觉得有一两首诗是用不着血的人唱的,是没有罪的人唱的。所以,我们要注意,诗必须有道理的准确,如果缺了道理的准确,就不成功作诗。

 

【例三:没有基督徒的把握】有许多诗没有把握,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有许多诗都是盼望,盼望得救,羡慕得救,寻求得救,在那一首诗里,一点把握都没有,一点基督徒的把握都没有。请你们记得,每一个人来到神面前,都是带着把握的,我们是满了信心来到神面前,我们是满了把握来到神面前。如果一个人唱诗好像是在院子外面唱,你觉得这个人不是神的子民,他只不过是羡慕作神的子民。这是非常大的难处。有许多的诗,好像是在那里羡慕作神的子民,神的恩典好像得不着似的,一直在那里求得救,又像不得救一样。这样的诗,你立刻把基督徒摆在虚谎的地位上,这不是基督徒的地位。基督徒的地位是有把握的,是知道自己得救的。一切缺少把握的诗,不是基督徒所能唱的,在真理上完全不同。

 

【例四:以为死后就进入荣耀】还有一点,也是一首普通的诗所常有的错误,就是死了以后进到荣耀里去。这也是在我所读的上万首诗里错误最多的一个。许多的诗,都是说死了以后进入荣耀,好像是说,藉着死能够进入荣耀。你们都知道,人死了不是进入荣耀。荣耀的进入,是另外一件事。我们不是死了以后进入荣耀,我们是死了以后要等候复活。像主的复活,主是复活之后才进入荣耀。这是圣经里够明显的救训。凡是叫神的儿女有一个感觉说,我死了以后进入荣耀的诗,不能唱。因为没有这件事。

 

{\Section:TopicID=234}要有诗的形式和结构】第二,一切准备的诗,也需要有诗的形式和结构。如果是一首诗,里面必须有诗的意义。如果真理是对的,而不是诗,那也不是诗。不能说真理对就行。你还得把它带上来看,里面要有诗的形式和结构,那才像一首诗。

      不能一首诗送出去的时候,不像诗,那是讲经记录。你不能拿一篇讲经记录来唱。我记得,我和一个弟兄争辩,有一首诗,头一句七个字是“真神创造天地人……”这一个当作讲道是好,我们如果唱起来不行。如果给大·去唱,他一定不高兴,还是去打歌利亚去。这是像去打歌利亚,因为是粗的,都是道理,不是诗。

      所以,圣经里诗篇的诗,都不是粗粗的,所有诗篇里的诗,都是非常细的。你看见每一首里面所有的结构,说法,都是非常细的,都是用诗人的话来说出神的意思。

      所以,一首的诗,如果要成为诗,不是切得这么长短就是。那不是诗,是一篇道。一首诗必须里面整个结构是诗,形式是诗,这一件事也是特别重要的。

 

{\Section:TopicID=235}必须摸着属灵的实际】第三,一首的诗,如果是诗,需要真理,需要有诗的形式和结构,它还需要有属灵的接触,必需摸着那属灵的实际。

比方说,大·的悔改在诗篇五十一篇,你看见说,那一个悔改在道理上没有错,同时你看见它在结构上是诗。说话不是随便来的,不是摸着这一个在那里喊,在那里叫,它的那一个结构是曲折的。你看的时候,你知道大·是悔改的,可是,你读那首诗的时候,你可不能把它当作道理,因为在里面有一个东西,它摸着属灵的实际,有那一个属灵的感觉。那一个,我们称它作诗的重担。他在那里悔改就是悔改,那一个悔改的感觉充满了这一首诗。

      换一句话说,一首的诗,如果要是诗,你如果是哭,就能够哭;你如果是快乐,就能够快乐。不能结构是诗,而不能要哭就哭,要乐就乐。所以,诗要有诗的感觉。一首的诗,是说到那一个东西的时候,你要感觉到那一个东西。你不能唱一首的诗,一首悔改的诗,而你在这里越唱越是嘻嘻哈哈的,里面的感觉不进去。你不能说,我是赞美神,但是我自己不是快乐的,不是高兴。

      在诗里面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就是说,那一个感觉必须真实,那一个感觉必须摸着属灵的实际。不能说,一首诗是在神面前有奉献,而你的感觉不是奉献。不能说,一首诗是在神面前赞美,而你的感觉不是赞美。不能说,一首诗是你在神面前仆倒在地,被神打碎,而你那一个感觉是说你自己这一个人很好,或者感觉说,你自己有可夸口的地方。如果这样,那一首诗不是诗,就是充满了事情。

      一首诗不只是在客观的真理中要准确,一首诗必须心在诗上面。是诗,而在你身上要摸着属灵的实际。这三个一同存在的时候才能算是一首诗。在一首诗里面,真理是准确的,结构也满像诗,可是,这一首诗不能叫你摸着那一个属灵的实际,你不能摸着那一首诗里面所要说的,请你们记得说,这一首诗根本不是诗。

      所以,我常常觉得说,诗篇的诗有一个特点,就是每一次你在诗篇里去读的时候,你看见它所有的感觉都是可靠的。他快乐的时候,他要跳起来,要喊。他悲哀的时候,他在那里哭。在事实上,这都是可靠的。而不是说光有那一个话,而没有那一个实际。所以,诗这一个问题,你们必须给初信的弟兄看见说,这必须不只有道理上的准确,形式上的准确,并且也要有感觉上的准确。

      在我们的诗歌里,拣诗的时候,是根据于这些条件而拣的。凡赶不上这些条件的,我们不选。

      我自己念过从第一世纪到今天的诗,总念过上万首。有的诗,那一个地位不对。说到我是一个儿子,要装作一个用人到父面前去。是儿子就是儿子,不能装作用人,地位不对,真理不对。有的诗,真理也对,但是那一首诗的样子不像诗,是平铺直叙的,像讲道一样的讲话,像命令似的。你一点看不见它在结构上,或形式上有诗的样子。所以我们也不用。有的诗能够形式也不错,结构也不错,但是唱起来里面的感觉奇怪得很,不能摸着实际,这是最难的事。

      有许多的诗,在我们这一本诗里拣选它,许多在感觉方面还是差,还不够。如果把感觉立得相当高,许多诗得出去。因为到底世界上好的诗,能够摸着实际感觉的还不多。这些诗,我们盼望修改它,更正它,叫感觉多能够出来。这些诗,大致上是按着严格的律作的,不是拚凑而成的,这些事我们可以告诉初信的弟兄们。

 

{\Section:TopicID=236}诗有三个不同的样子】第三,诗在圣经里有三个不同的样子,有三个不同的形象。

 

{\Section:TopicID=237}向着神唱的】怎么叫作不同的样子呢?就是这样,诗里面有一种最主要的,乃是说,这一首诗是向着神唱的。所以,诗篇里面的诗,大部分以上能够说都是向着神唱的。所以,一切的诗,正宗的诗,总是向着神而唱的。换一句话说,诗乃是要往着神而去。诗的那一个目的、目标,是往神而去的,这乃是正宗的诗。

 

{\Section:TopicID=238}向着人唱的】但是,你读诗篇的时候,你读箴言的时候(箴言也是诗,是另外一类的诗),就是你所唱的,不是往着神而去,乃是往着人而去。这也是诗,但是在基督徒中间,往着人而去的诗不应该太多。因为在诗篇里面大半又大半,是往着神而去的。虽然也有往着人而去的,但总是少数。所以,这样看来,就叫我们特别的注意一件事,在过去的这几十年之中,时髦的圣歌,在教会里,被大大的欢迎。特别是这几十年,从孙盖起,所谓的圣歌,在教会里就逐渐地被欢迎。但是,这不应该在教会里占太大的地位。那些圣歌是往着人去的。你的诗往着人去的一多,就完全失去圣经里的比例。正宗的诗,总是往着神去的。往着人去的也可以,但千万不能过多。因为一多,就马上失去诗的意义,因为诗总是往着神唱的。所有赞美的诗,所有感谢的诗,所有祷告的诗,都是向着神唱的。所有传福音的诗,所有劝勉的诗,都是属乎第二类,是往着人唱的。

 

{\Section:TopicID=239}向着自己唱的】在圣经里,特别是诗篇,还有第三类的诗,不只是向着神唱,向着人唱,也向着自己唱。在诗篇里面,有许多地方给我们看见说:“我的心哪!”“我的魂哪!”或者“我的灵魂哪!”这都是给我们看见,有许多的诗,在圣经里,乃是向自己唱的。就是我和我的魂在神面前有交通,我和我的心有交通,我自己和我的心商量,我的心和我自己说话。我告诉你们说,每一个认识神,与神交通的人,都认识什么叫作与自己的心交通。一个人和神有交通的,就自然而然学习如何与自己的心交通。这是诗里面的第三类。我和我自己有交通,我和我自己的心商量似的,我向着自己歌唱,我自己在那里立志,我自己在那里祈求,我自己在那里对我自己说。我喊我自己,我叫我自己,我提醒我自己。这样的诗,常常在末了的时候,引到神面前去。因为一个属灵的人,不能和自己交通得长久,总是到神面前去。人和人自己的心交通,结果总是变作和神交通。

 

{\Section:TopicID=240}诗篇里面的例子】这三类的诗,或者我姑且从诗篇里找出一点来,我想,诗篇里清楚的给我们看见,我们所唱的诗,乃是往着神那一边去的。我们随便找它几篇就好。

 

{\Section:TopicID=241}往着神去的诗】诗篇五十一篇给我们看见说,诗是往着神去的。我们特别拣有名的诗。这是一首有名的诗,是往着神去的。你看见大·犯罪,悔改,你看见所有的悔改都是往着神去的。“神阿!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这是从神起头的。我愿意你们注意,你们用刚才的三个基本条件去考究这一篇诗的时候,你们看见它有真理上的准确,它在词藻上像诗,它在感觉上有属灵的实际。我常常欢喜去摸作诗的人的

感觉。

      “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请你们记得,这一些词藻都是诗,而这里的感觉也都是诗。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我告诉你们,这些话都不是直的来,都是诗,而同时这些话充满了感觉。但是这又是往神去的,它的悔改是往神去的。这一类的诗,我想在诗篇里很多,我们不要花太多的工夫。

 

{\Section:TopicID=242}往着人去的诗】往人去的诗也很多。比方说,诗篇三十七篇是其中之一。诗篇三十七篇有许多地方(我不是说所有的地方),乃是向着人说话,好像在那里讲道给人听,是用诗来讲道给人听。

      或者说,诗篇第一篇也是讲道给人听,诗篇第二篇也是讲道给人听。诗篇第一篇末了的时候,好像要摸着神一样。诗篇第二篇讲道给人听的时候,又转到主去,而不是完全往着人去。

      还有一百三十三篇,讲到膏油,那是完全往人去的。“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这好像讲道给人听似的,但又是诗。

 

{\Section:TopicID=243}与自己的心商量的诗】诗篇里面还有第三种,就是和自己的心有交通的诗。最明显最著名的,是一百零三篇。诗篇一百零三篇是你们最熟的。这一篇,你们看见说,乃是一个人在神面前的时候,和他自己的心有交通。“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祂的圣名。”这里面有一个对偶,对得相当好。那一个感觉是重复的感觉。这是诗。许多时候是有重复的感觉。你看见说,它摸着最高的感觉。但是,这一首诗有一个东西不是往着神去,不是往着人去,是回到自己的心那里。

      比方,诗篇一百二十一篇,“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这是自己和自己的心商量。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自己问,自己答,自己和自己的心有交通,和商量着在神面前。

      这样的诗,在圣经里也相当多。我们没有工夫完全看。

      所以,诗在神面前总是往着神去的,往着人去的诗,结果还是回头到神面前去。而所有的诗,在旧约里,你所能够看见的,都是有真理的根基,有诗的词藻,还有属灵的感觉,属灵的意义,属灵的实际。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诗。

 

{\Section:TopicID=244}我们的诗歌本】到了这里,我们应该把我们所唱的诗给他们看一看,在我们中间的诗也相当好。有的翻得不好,韵不大好,将来要改过。有的选进来的时候,虽然在有的方面不大好,但是因为这样的诗不太多,也选了进来。因为在别的地方好,我们舍不得丢弃它。对于第一点非常注意,第三点也非常注意,但是第二点有的就有一点勉强。像宣信的诗,他的真理非常准确,感觉也非常准确,但有的时候,我们的弟兄,他的话像在讲台上讲了一篇道理。这不像诗。大概许多人讲道太多,不像诗。所以讲道太多的人,诗要少作几首。

      现在,我们多花一点工夫来看代表的诗。

 

{\Section:TopicID=245}向着神去的诗】第一,向着神去的,不一定是对神说话,但是向着神而唱。虽然没有称呼神的名字,但乃是向着神而唱的。

 

【例一:第八十五首听哪!千万声音雷鸣最好的一首我们要特别提起的,就是八十五首。我想,全世界在过去一千九百多年之中,难得有一首诗这么大的。这一首诗是达秘写的。他自己写的时候,有十三节。到了一八八一年,他和魏格兰两个人挑选这一首诗来唱的时候,他就删掉许多节,只剩下七节。以后有几位弟兄稍微把它修改一下,有的修改得进步,有的修改得退步。在我们拣的时候,我们是把进步的拿来,把退步的摆在一边。我们相信,我们今天手里所拿的这一本诗,也是达到相当高的境界。

      是启示录四、五章的光景 你们读第八十五首的时候,你自然觉得说,这乃是启示录四章五章的光景。好像说,是升天之后的字宙里的情形。你要看见,在这里有各各地,有复活,又有升天,天上充满了荣耀,而有耶稣的名赐给主,万口起首称颂,万膝起首敬拜。你们看见在天上,在地下,在地底下,四面八方的人都在那里歌颂,整个宇宙都歌颂,颂赞祂。没有那么热闹的!原谅我说,我不是用人的那两个字。请你们记得,是最热闹的。就是人都来这里,都来称颂。所以,如果能力稍微差一点,就不能写。我们的弟兄达秘的确不错。

      声音凭空而来 “听哪,千万声音雷鸣。”凭空而来千万的声音。好像我是一个小基督徒,小虫,我在这里喊说,你们“听哪,千万声音雷鸣,同声高举神羔羊”。他们同声地在那里高举羔羊。达秘在这里写的时候,好像是偷着地一同在那里响应。“万万千千立即响应,”这一个时候,大家都说,都响应,神的羔羊一高举的时候,大家都响应。你们要记得启示录四章五章的情形,只有神的羔羊是配。你们记得,在启示录四章五章的时候,这一边有声音,这一个声音已经停止了,万万千千立即响应,万万千千的声音都出来。这一个时候,你在那里听见万万千千的声音起头的时候,你听见,千万的声音,在那里说,神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这一个声音没有了的时候,我又听见万万的声音,千千的声音,一切被造之物都出来。请你们记得,在希腊文里是万万,又千千。先是万万,后是千千。万万又千千的声音,都在那里立即响应。响应怎样呢?他说:“和声爆发势无量。”这一个声音一冲进去,好像爆发一样,那一个势,是无量的势冲进来。在这里,你觉得说,你是何等的小。第一节就把你带到这样一个局面里去。你看见说,现在在这里头,千万的声音雷鸣,万万千千的声音响应,这样来的势,是无量的势冲过来,就是同声高举神羔羊。第一节一起头,就是大的感觉,我觉得说,这是宇宙里大的赞美。虽然没有提神的名字,但是一切都往着神去。我告诉你们说,一千九百多年来,难得有像这一首诗这么大的。

      万口承认响喨广阔 接下去的时候,一节一节都接得非常严。我在这里再听见:“‘赞美羔羊’声音四合。”大家都在那里说:“赞美羔羊,”声音好像“四合”,四面围进来。这一边也是“赞美羔羊”进来,那一边也是“赞美羔羊”进来,这些声音是四面合起来。“‘赞美羔羊’声音四合,全天会集来歌颂。”这里是说“全天”,整个的天,都集中在一起。整个的天集中在一起作什么事呢?我们看见,要来“歌颂”。就是在这一个时候,有这么多的人,都在这里赞美祂。提起这一个赞美,他就将腓立比书二章点出来。他把万口先点,是什么呢?“万口承认,”这就是腓立比书二章的承认。这是什么呢?是万口在那里承认。“响喨广阔”。这一个承认,又响喨,又广阔。大家在那里又响喨地喊,又广阔地到啑都是。所以呢?他就把这一个东西提出来,然后就好像解释它一下。整个“宇宙满溢无穷颂”。宇宙里就充满了溢出来“无穷颂”。一直在那里流下去,流下去,一直在那里满出来,满出来,整个宇宙就充满了无穷的颂赞。

      心香如缕 他在这里,先将“声音”带出来,然后领到“万口”。但是,在这里还不够。不只有声音。“这样感激心香如缕”。这一个感激的香升上去,如缕一样,一直升到父的宝座面前。“永向父的宝座去”,不只我的口在那里喊,我心里面的香,是一直的向着神去。人不只口喊羔羊,人也心往神面前去。好像说,救赎和我的救恩乃是一个,而不是分开的;好像说,计划和救赎乃是一个。不是好像说,父将祂的独生子给了我们,就是子在那里向着我们来。你的心要往神去。像香一样是挤出来的。赞美的心意,感谢的心意,如缕一样的到神面去。

      万膝莫不向子屈曲 下面就说,赞美不够。“听哪,千万声音雷鸣。”口里的不够。口里都在那里说,都在那里喊。万膝就屈曲跪拜,万膝定规倒下来,万膝不能不屈曲下来。在这里你看见,是从“万口”带到“万膝”来。这一个“万膝”,就“莫不向子屈曲”。这一边口感谢父,这一边心就伏在主面前。你看见说,人在那里伏在主面前。我要问说,下面的一句话是何等的诗!“天上心意真一律。”我告诉你们,这不是讲道理,感觉粗的人在这里没有用。你在这里看见,一个人被带到一个地步,能够人心里往着父去,舌头膝头往着子来,自然叹一口气来说,天上的心意是何等的一律。这“一律”两个字,是何等的诗!这就叫作诗。天上的心意是何等的一律。

      子的光辉和父的荣耀 你在这里摸着父,也摸着主的时候,就把子的道理和父的道理带出来,整个的来了。“子所有的一切光辉,使父荣耀得发挥。”荣耀是里面的东西,光辉是外面的东西。父所有是荣耀,父的荣耀摆在子身上的时候,就变作光辉。同时父的荣耀摆在子的身上是光辉,光辉也就是父荣耀的发挥。在父的身上是荣耀,在子的身上是荣耀的发挥。讲到发挥的时候,就不在父身上,而是在子身上。子将父的荣耀发挥,就在祂身上娈作光辉。你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认识神,一摸着父,一摸着主的时候,你就看见这里面道理的关系。

父的智慧与子的尊贵 “父所有的一切智慧,”智慧是摆在里面的,来“宣示子是同尊贵”。不是父的作为,乃是父的智慧。不是父的工作,乃是父的计划。这是父的智慧。在父身上的智慧来怎么作呢?要显出来说,要给人看见说,子是一样的尊贵。在这里,我们看见赞美羔羊。在这里,我们又看见三节从父到了子,四节就从子到了父,到了父又到了子。四节以子起头,以子结局,像三节以子结局一样。三节已经摸着子了,四节又摸着子。从父摸着子,又从子摸着父,又回到子来。所以,在这里你看见父和子的道理。

      圣灵无所不透 所有摸着父摸着子的人,停在这里不够,所以接下去说,“藉着圣灵无所不透。”灵出来了。圣灵出来的时候,那一个情形,就和上面子和父的情形不一样。圣灵是什么都透,什么里面都有,宇宙要充满了圣灵。无所不透的圣灵,无论什么里面没有不透的,都是透的。

      都无所求 “天人无数都无求。”天上的活物,天上的人,无数天上的人都无求。有求就没有赞美,只有祷告。今天来到神面前的时候,宇宙在这里赞美的时候,乃是全天的人,无数的人,在那里个个都是无所求的人。

      喜乐深厚 那些无所求的人怎么作呢?“围着羔羊喜乐深厚”(“满被福佑”这四个字,达秘在起头写的时候是用“喜乐”,以后改作“福佑”。我个人想,还是回到“喜乐”去好,因为和下面一样。)

      称颂祂主自有 “称颂祂作‘主自有’。”“主自有”,就是耶和华我是(Jehovah I am)。你们要弟兄们看见说,“藉着圣灵无所不透,天人无数都无求,围着羔羊喜乐深厚。”大家都喜乐,喜乐的源头在那里呢?就是在那里“称颂”我们的主的“自有”。把那一个永世带进来,我们在这一个永世里面,把那一个永世里面的分带进来。我告诉你们,这的的确确是赞美诗。我说,这的的确确是大的赞美的诗!

      现今新造何等满足 围着羔羊是怎么一回事呢?好像他回头来看,停一停,怎么作呢?大家都来赞美那自有的,两个永世都进来了,两个永世在这当中好像打断了“主自有”。我们大家在这里赞美,在这里唱,我们好像偷偷的也在唱诗的人中,我一直在那里赞美羔羊,赞美子,赞美父,我们一直在那里看见圣灵,我们也围着羔羊在那里喜乐深厚,称颂那自有的。我也要在这里看看,唱诗的人面孔是怎样。我的的确确要看你们面孔的样子是怎样。他说,“现今新造何等满足。”我不只往上看,我也要四围看看。“现今新造何等满足,安息,稳固,并喜乐。”上面是“主自有”。现在呢?都是满足的,又安息,又稳固,又喜乐,个个都是安息的,个个都是稳固的,个个都是喜乐的。乃是“因着祂的救恩受福”。现在呢?“不再受苦不受缚。”所有的问题都过去了。这些人在这里个个都是喜乐的,满足的,安息的,稳固的,个个人都因着救恩的缘故得着祝福,在这里再没有苦的事,再没有缚的事,完全过去了。

      又有歌声,满了阿们 我看了一下,但是我的眼睛看这些人看得太长久了,眼睛停在这些人上。“听哪!天上又发歌声。”你不能老在这里看。“听哪!天上又发歌声。”你们听见吗?“赞美之声音又四震。”各处赞美的声音又来了。所以,我怎么作呢?我觉得在这里有件希奇的事发生,“穹苍之中满了阿们!”整个宇宙里,到处都有赞美的声音,都是“阿们。”

      “阿们因是同蒙恩 没有一个地方不是在那里喊“阿们”“阿们”,是什么缘故呢?“阿们因是同蒙恩。”“阿们”是因为大家同是蒙了恩典。我告诉你们,末了这一个“阿们”是最诗的。他不说话,他说“阿们”。不是说好像唱完了唱阿们,那是愚昧的人作的事。“穹苍之中满了阿们”,第二个“阿们”最好。“阿们因是同蒙恩”,没有别的,大家都是在那里说阿们。

      我告诉你们,你们看这一首诗,你们如果爬不到永世里去,你们如果看不见这一个救赎的宇宙,弟兄!你有病。你应该在这里被他带到这一个地步,看见说,这就是所示录四章、五章,腓立比书二章,而同时这一个赞美是永世里的赞美。像我这样拙口的人,我要把我的声音也加进去,但是我这一个人是何等的小。我告诉你们,你们要读给初信的弟兄们听,叫他们来赞美。我们感觉要细嫩,到神面前去,感觉要细嫩。

      我们承认在这里面有许多的诗都是感觉强的,都是经得起读的。要叫弟兄姊妹不只唱诗的调,并且要读它,要带到神的面前来读。所有好的诗,道理都是对的,词藻也是对的。你们看见,“天上心意真一律”,或者像“天人无数都无求”,或者像“‘阿们’因是同蒙恩”;这样的结构,都是非常诗的结构。并且你唱的时候怎样?需要带到属灵的感觉里去。这不是随便的话。你能够摸着属灵的感觉。初信的弟兄,要学习不只学调,并且要学诗,要看一首一首的诗乃是怎样的。也许就不像我们那样粗。也许我们得救的时候少读了,所以我们的感觉粗。如果他们能多读诗,他们在主面前的感觉要细嫩得多。这是宝贝的。

 

{\Section:TopicID=246}往人方面去的诗】现在或者提起往人方面去的诗。请你们记得,在我们中间,有好几首都是相当好。不过,在往人去的诗里,在道理上是最准确的,在道理上已经成功了。但是,在词藻上不够,就像宣信所写的。你们看见,特别是宣信,他写的诗都是这样。属灵的真理相当,比别人更准,另一方面,他属灵的感觉也对,就是诗的词藻不对,有一点不像诗。

 

【例一:第一百五十四首听哪!天上有声音喊说我们看一百五十四首:“听哪!天上有声喊说:‘已成了。’”这一个“听哪”,和刚才的那一个不知道差多远。“信心立即回声答说:‘已成了,’”这是平平常常的。“对神应许应当说道,”“对神话语应当认道,”这不像诗。我们挑选它,就是因为副歌好:“请听宝座的话语,你可来领神应许。”我就喜欢这个“领”字,像领东西一样,你可以到神面前来领。这个“领”字非常恰当。“神口曾说‘已成了,’信心也说‘已成了,’”这是相当凶。“祈祷已过赞美始,”这是何等地对,在真理上是何等地对,祈祷已经过去,赞美就开始。“阿利路亚‘已成了。’”为着这个副歌,我们把它选来。这是非常好的副歌。

 

【例二:第一百八十二首我们虽然时常摇动你们如果要比较诗,弗灵特的一首不错,那也是向着人去的。一百八十二首,就是弗灵特作的。弗灵特是加拿大最好的写诗的人。一百三十九首,也是她写的。她的诗也是相当诗,她的道理也都准确,感觉也相当深。我想一百八十二首道理也准确,感觉也深,比一百三十九首更深。不过,一百三十九首那个属世的字眼用得太多一点,属灵的字眼不够,所以叫我们觉得那一首诗,世界的诗的味道过于属灵的诗的味道。不过,一百八十二首,乃是非常基督徒的。世界的字眼,简直没有了。

      摸着最高的境界 最好的一句话,在一百八十二首里是第五节:“到这偶像腐化无迹。”我们所拜的偶像一点没有了。“不禁悲伤,又来寻求我们从前所辜负的,那位始终如一的友。”她就转弯到这里来,那一个高点是在第六节,转弯是在第五节。“祂就收留安慰我们,并引我们亲近自己,一若毫无其事发生,并爱我们一直到底。”你在这里就摸着最高的境界。主把我们带到祂面前的时候,祂根本不提以往的事,“一若毫无其事发生。”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个人摸着神,认识主。这是诗,“一若毫无其事发生,”这是诗,这也是感觉,这也是真理。

      两个到底 你们如果要注意弗灵特的诗,我想,那两个“到底”也是非常的诗。三节末了和四节头上:“就爱我们一直到底,到底我们对祂无良。”叫你没有法子不说,这是一首诗在神面前。“祂永不肯辜负我们,”“我们虽然二三其心,”但是祂“不肯辜负我们,”祂“爱我们一直到底。”到第四节又用“到底”两个字。怎样到底呢?“到底我们对祂无良。”她说,主爱我们到底。现在又转到我们的难处来,怎样呢?“到底我们对祂无良。”我告诉你们,弗灵特这一个人实在是诗,她的感觉是诗,她的话语也是诗。

      对于初信的弟兄姊妹,让他们注意这一个。我着重的点是这一个:只有弟兄姊妹会读诗的时候,会认识诗的时候,才能够细嫩。不然的话是粗的。我们知道说,在外面,有的弟兄,作粗工的弟兄,根本不细嫩,人不细嫩。人要细嫩,就必须好好地读诗。诗篇里面的诗要一篇一篇的读它,我们的诗也要一首一首的读它。

 

{\Section:TopicID=247}与自己的心有交通的诗】第三,要说到与你自己的心有交通的诗。在二十年中,最少各个世纪里,我们都在那里找,但是很少,因为不容易。有许多的诗,是自己与自己交通,但都是非常粗,不能用。另一面,在里面的那一个感觉,不像一个在神面前经过磨炼的人所有的。好像人在神面前随便说的,不是经过磨炼而说的。所以挑选不容易。

 

【例一:第一百六十四首意志薄弱第一百六十四首,是我们常常唱的。这乃是人和自己的心商量的诗中最好的。写这一首诗的人去世还不久,是前一个世纪的人,也的孙子还在这里。他的名字是魏金生。这一首诗是我在报上剪下来的。是他去世的那个时个登在报上的。我念它,觉得摸着一个东西,所以我花了几年的工夫,慢慢地把它翻出来。

意志薄弱,能力软弱 意志薄弱,是里面的;能力软弱,是外面的。里面要定规,定规不来。外面要作,作不来。定意不行,奔跑也不行。“盼望已经全都消灭。”我现在怎么作呢?我“只有信托你的工作。”你看见是自己的心和心商量在神面前,不是往神去,是自己和自己商量在神面前。“意志薄弱,能力软弱,盼望已经全部消灭,只有信托你的工作,将我这人温柔提挈。”除了你温柔地一步一步带领我之外,我所有的盼望现在都没有了。他是站在这一个地位上。

      重迭的字眼碰着诗 让我们再看:“尽我所有,所有失败,”他所用的字眼,都是重迭的字眼。用这些重迭的字,都是给你碰着诗:“尽我所有,所有失败。”你看见,这不是讲道,讲文法,这里是诗。“尽我所有,所有失败,”你看见这是诗:“失败”只是一个,“所有”连在上面,也连在下面。尽我所有的,所有的都是失败,这样用的时候,叫你觉得多诗:“失败至今,夫败成径。”失败已经变成作“行径”,不能改变了。那怎么办?“无何可信。”怎样呢?“信你能耐。”你的能耐是怎样呢?“能够迫我听你命令。”我不知道你们看见他的重迭吗?这就是他的诗的特点。“尽我所有,所有失败,失败至今,失败成径,无何可信,信你能耐,能够迫我听你命令。”我在这里,没有别的盼望,只有一个盼望,盼望什么呢?你有能力,你的能力能迫我,能勉强我顺服。我自己没有用,我对于我这个人看透了。

      百炼的感觉 第三节,你看见一个认识神的人,慢慢地在这里吧!“当我的心稍微高仰,”稍微骄傲一点,不多,“我就近乎跌倒危地。”稍微大一点,想我自己不错一点:好一点,“我就近乎跌倒危地”。所以,我怎么作呢?我老实对你说,主阿!“我不敢作,我不敢想。”我作都不敢作,我想都不敢想。“事事处处,我需要你。”每一件事,每一个地方,事事处处,我都需要你。你看见么?在这里有一个人的感觉是百炼的感觉,是经过炼的感觉,在神面前一点都不粗,是炼出来的感觉。真理对。每一个字是诗,唱起来,每一个字都有感觉,是摸着神的,特别摸着神。我特别欢喜第三节,在这里有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步,“当我的心稍为高仰,我就近乎跌倒危地,我不敢作,我不敢想,事事处处,我需要你。”自己与自己的心在那里商量。

      总是爬到主面前去 “你是救主,你肯负责。”所有与自己的心商量的诗,不能停在自己里,最终的结局总是爬到主面前去。“你是救主,你肯负责。哦,主,我今寻求你面。”我只有来找你,我没有办法,没有盼望,我是什么都没有,我来找你。“虽然我是弱中弱者。”他看见自己是弱中弱者,这又回到第一节去。这一首诗不是一唱就了了。我是弱中的弱者,是怎样呢?我是意志薄弱,能力软弱,我定意不行,我奔跑也不行,我是弱中的弱者,我要怎样呢?“我今活着,靠你恩典。”我告诉你们说,每一次你来到神面前,你的感觉受熬炼,被神精标的时候,你摸着一首的诗,经过神熬炼的诗,有感觉的诗,你就能够进去,你就觉得说,在这里有一位弟兄,他认识诗。你就要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一点都不粗,非常细。所以我盼望你们认识诗,也带领初信的弟兄认识诗。

 

【例二:第一百三十二首我的道路第一百三十二首,也是世界上最好的诗。写这诗的人就是住在福州的和教士。词藻是相当诗,感觉也相当深,是达到非常的境界,也是非常高,是完全成熟的。在诗的情形方面,也是非常高的一首诗。

      “如果我的道路,引我去受苦,如果你是命定,要我被剥除,只求你我之间,交通益缠绵,时也刻也无变,弥久弥香甜。”你在这里看见说,真理没有问题,非常准确,你在这里也看见说,词藻也相当多,属灵的感觉也够。

      思想爬得高 第二节是它最好的一节。二节比一节好,诗的方面好,那一个思想爬得高了。“如果地乐消减,”自己对自己说,在这里有交通,但是也在神面前交通。“如果地乐消减,求你多给‘天’。”地如果少了,求你多给我一点“天”。“我心虽可受贬,愿灵仍抚弦。”你在这里所看见的,是有一个人能够分别心和灵的不一样。心可以受伤,但是灵能够歌颂。心可以受贬,但灵在神面前还可以歌颂。有一个能够认识心和灵的不同。她起首爬高。

      下面更高,下面用“地”接起来。“如果地乐消减,”“地的甘甜结联,”这个就叫作诗。“地的甘甜结联,若因你分剪,就愿你我之间,结联更甘甜。”这首诗,感觉对,字也对。她就是把“甘甜结联”,倒过来变作“结联更甘甜”。你看见说,这是一首很好的诗,他把你带到一种情形的面前,感觉对,调藻对,结构是何等的细嫩。我告诉你们,第二节提得相当高,“地的甘甜结联,若因你分剪,就愿你我之间,结联更甘甜。”

      回来有祷告 她不能在这里一直爬上去。再爬上去就没有路了,再爬上去就不得回来了,就去了。现在起首有祷告:“这路虽然孤独,求你赐安抚,用你笑容鼓舞,我来尽前途。”在这里用高的方法,都是相当诗的:“笑容”来“鼓舞,”“我来尽前途,”这都是相当诗的说法。“主我靠你恩力,盼望能无己,在此作一圣器,活出你旨意。”她还回到这里来而有这一个祷告。在这些日子当中,我没有别的,我只有一个盼望,我能够求你,叫我能够没有自己,能够作一个圣器,活出你旨意。所以,弟兄姊妹们!你们自己看这一首诗。我常常觉得这的的确确是诗。信徒到神面前来学诗。

 

{\Section:TopicID=248}全部圣经都是诗】圣经里有许多诗没有写出来,是用行为来作的。你们看见,施洗约翰在那里指着主说话的时候,他是何等的诗。他看见主的时候说,连祂的鞋带都不配解,这是诗。如果比他粗的人就要说,他比我不知道差多少倍。只有在神面前有学习的人,才会说连祂的鞋带我都不配解。

      你们记得主耶稣说浪子的事,他预备了一大篇道理:“我不配作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那一个儿子回来的时候,很有道理,很整齐,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来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你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一点诗都没有,脑子里总是这几样,我最多替你作仆人。但父亲比他诗得多,当他远远的看见他的儿子的时候,就跑过去。他没有说,你把我的家业都弄光了,也没有说,我替你再作什么。他不让他往下说,也也不说什么,就是把他亲一亲嘴完了。

      我告诉你们,全部圣经里都是诗。粗的人没有用,碰这里也不行,碰那里也不行,摸不着那一个灵。我们感谢神,将来在永世里所有的感觉比这些更细嫩。我们知道,天上的赞美,比地上的祷告还要多。祷告都要过去,在永世里是充满了赞美。在那一个时候,所有的感觉都变作细嫩,到那一天是最好的日子。

      我盼望你们不是在那里要叫弟兄们作音乐家,我们不是音乐家,我们是唱诗的人。基督徒的诗是叫我们有属灵的细嫩的感觉。盼望我们在神面前有一点学习。许多时候,我们能够柔细的到神面前来,把我们带到更近的地步。求主赐恩给我们。──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