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歌故事

 

我每时刻需你(I Need Thee Every Hour)

 

()    我每时刻需你,可爱恩主;    无人柔声似你,能施安抚。

﹝副歌﹞我需你,主,我需你,每时刻我需你;

         哦主,现在赐恩力,我来就你!

()    我每时刻需你,求你来临;    试探失去能力,当你亲近。

()    我每时刻需你,或乐或苦;    速来住留不离,免我虚度。

()    我每时刻需你,我今恳求;    你所应许福气,向我成就。

()    我每时刻需你,至圣恩主;    使我完全属你,永偕无阻。

                ─《诗歌选集》第371首;《圣徒诗歌》第571

 

    作者毫克斯女士(Annie S. Hawks1835~1918),并不是一位特出的人物;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一直做着家庭琐碎的工作。她三十七岁时,在一个六月晴朗的早晨,当她正在作家事时,忽然深觉亲近主的重要性,这是她以前所没有经历过的感觉。那时她想,一个人一面忙忙碌碌,一面又要有耐心与爱心,这是何等难能的事!人无论在快乐中,或在忧伤痛苦中,若离开了主,怎么能够活下去呢?正反复思想、仔细揣摩这个感觉的时候,“我每时刻需你”的诗词就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了。她立刻靠窗坐下,清晨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信手拈来一张纸,挥笔写出这首著名的诗歌。并抄写了一份寄给她的教会牧师劳礼博士(Rev. Lowry)。他见后甚是喜爱,代为作曲,并加上副歌,于主后一八七二年出版,刊登在美国浸信会主日学联合年会的手册里。由于其深能引起人们从内心的共鸣,因而甚受欢迎,从此广泛被各宗派团体所采用。

    作者本人后来在评论本首诗时说:“对我自己,这首诗于其说是表达自己的经历,毋宁说是一种预言。为什么它能如此震动人心,我实在不甚了解。但在若干年后,有一个阴影──极大损失的阴影──遮蔽了我的道路,那时,我从自己所写的这首诗里面得到莫大的安慰。由此我才明白,我在平安稳妥时所写的诗词,也会给别人得到同样的帮助。”

    这一首诗印证主的话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十五5)。它将信徒渴慕亲近主的心怀充分表现出来,正如小孩躺卧在母亲怀中,很自然的在心灵的深处,会有无限的满足与喜乐,因此向她涌流出心中的需要与盼望:“无人柔声似你,能施安抚。”尤其当我们身陷痛苦忧伤之中,内心充满了挣扎与不安时,借着歌唱这首诗歌,似乎能带领我们脱离俗世的缠累,而陶醉于慈爱与安宁的气氛里面。唱本首诗时,要用心灵来唱,才能分享作者当时的心境,而同得主的慰藉。

    因为本首诗的缘故,引发了另一名作诗家的灵感,写出了另一首出名的诗歌,其过程饶有趣味。原来当一八九三年,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场举行基督教大会时,所唱的正是这首“我每时刻需你”。当时大布道家惠特尔(Daniel Whittle1840~1901)也在场,有人向他批评本首诗说:“我们应当时时刻刻(moment by moment)需要主,而不是每隔一小时(every hour)才需要主。”惠氏虽觉得本首诗的原意就是“随时”需要主,不过,若能用moment by moment来作另一首诗歌,表示我们分秒需要主,时刻需要主,倒也不错。于是,他就当场集中注意力,写出了一首“时时刻刻与主同活”的著名奋兴诗歌(《诗歌选集》第449首;《圣徒诗歌》第408)。兹录全诗如下:

 

()    与基督同死,祂死算我死;    与基督同起,我有祂生命;

        与基督同升,我超过此世;    主,时时刻刻,我归于你名。

﹝副歌﹞时时刻刻我蒙祂爱保守,  时时刻刻我从祂得生命,

         时时刻刻我在祂前等候, 时时刻刻,主,我归于你名。

()    没有一争战,祂是不参与;    没有一战事,祂是不表态;

        祂为我举起得胜的旌旗;      时时刻刻我受祂的领率。

()    没有一试炼,祂是不同在;    没有一重担,祂是不与共;

        没有一痛苦,祂是不担代;    时时刻刻我在祂眷顾中。

()    没有一寂寞、没有一感伤、    没有一叹息、没有一郁闷、

        没有一艰难,但在宝座上,    时时刻刻祂思念祂的人。

()    没有一软弱,祂不曾扶助;    没有一疾病,祂不能医治;

        哦,时时刻刻,无论乐或苦,  耶稣我救主,与我同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