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歌故事

 

平安如水流(When Peace Like A River)

 

()    平安如水流,正一路跟随我;      忧虑如怒涛,势汹涌;

        任何的遭遇,你已教我能说:  哦,我魂,当安息,无所恐!

﹝副歌﹞哦,我魂,可无恐!哦,我魂,可安乐、可无恐!

()        撒但虽肆虐,试炼虽如烈火,  我心仍应当有把握;

            因主明了我是何等的软弱,    祂已为我流血成工作。

()    我罪,哦,这是何等荣耀思想,    我罪,非局部,乃拢总,

        全钉祂十架,却不压我身上,  哦,我魂,要称颂,要称颂!

()    活着是基督,是基督在执政,  即便那死河起波澜,

        我也无苦痛,因虽死犹如生,  祂对我正低声赐平安。

()    我主、我救主,我等候你再临,    我眼是望你,不望墓;

        号筒要吹响!是我主的声音!  何荣耀的盼望,何有福!

─《诗歌选集》第347首;《圣徒诗歌》第494

 

    18731115日,法国最豪华的定期邮轮维利(S.S. Ville du Havre)号从纽约启碇返欧。乘客中有芝加哥的斯帕福夫人(Mrs. Horatio G. Spafford),因健康关系,医生劝她作欧洲之游;她的四位女儿麦基、塔奈塔、安妮与贝丝同行。斯帕福为芝加哥律师,因临时业务上的约定,未能一同前往。虽因有许多的信徒作伴为快,但最后几分钟的预感,使得她们从原舱位搬到靠近船首的客舱。他于此和家人吻别,答应几星期后在法国相会。

    十一月二十二日晨两点钟,在平静的海上航行好几天的维利号,忽被英国的铁壳船罗强(Lochearn)号撞上,十五分钟内沉入海底!旅客及水手大半都葬身海底。当船快沉时,斯帕福夫人带着四位女儿一同祷告,求神拯救她们;但不久孩子们都一一淹毙。斯帕福夫人被一位划着救生艇的水手救起,九天后,在韦尔斯的卡狄夫(Cardiff)登岸,立即打电报给她先生,只说:“我个人平安”。斯帕福是位认识神的人接到电报立即镶框悬挂,以志记念,并谢神恩。他告诉一位挚友说:“愿神的旨意成全就是了。”他又说:“在沉痛的牺牲中,我乐意把万事交托主。”因为这是他第二次的试炼。芝加哥的大火刚刚把他的财产烧光,这灭门之祸又接踵而来。他于是立即搭船赴欧,急于与太太相会。同年十二月间,船长请他到船长室告诉他:“我相信已经驶过维利号沉没的地方了。”当晚无法入睡。但信心遂即胜过颓丧。伤痛之余,就在中大西洋作这五节的歌词。夫妻会面几星期之后,斯帕福夫人说:“我并未损失我的女儿,只是暂时的离别。”一位朋友也在遭受远不如斯帕福沉重的苦难;他向人表示:“假如她感觉如此,我将毫无怨言。”

    这首诗的歌谱由布立斯(Philip Paul Bliss)所作。斯帕福和布立斯为慕迪和桑基布道团多年的同工。布立斯作好此曲之后,于187611月最后的星期五,有一千多位牧师在芝加哥的“再见面会堂”(Farewell Hall)聚会,布立斯独唱介绍本诗。不料一个月之后,布立斯本人和他的太太,搭乘火车返回芝加哥途中,列车压垮铁桥,他们两位与将近百名乘客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