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歌故事

 

惊人恩典(Amazing Grace)

 

()    惊人恩典!何等甘甜    来救无赖如我!

        前曾失落,今被寻见    前盲,今不摸索!

()    恩典教导我心惧怕,      又将惧怕除掉;

        恩典在我初信剎那,      显为何等可宝。

()    主已应许向我施恩,      祂话就是保证;

        祂要作我盾牌、永分,    带我经过此生。

()    历经艰险、劳碌、痛苦,  我今前来就祂;

        恩典领我跋涉长途,      并要带我回家。

()    当我见主万年之后,      仍像太阳照耀,

        比我开始赞美时候,      赞美仍不减少。

                    ─《诗歌选集》第317首;《圣徒诗歌》第187

 

    这是约翰牛顿(John Newton1725~1807)的诗,在主后一七七五年写的。牛顿与达秘是同一时期,为主所大用的仆人。牛顿所写的诗歌不下数百首,每首都深深的摸着人的深处。

    牛顿生于英国伦敦,在世的日子八十二年。父亲是西班牙人,从事航海事业。母亲为英国人,是一位虔诚爱主的姊妹;她深切盼望牛顿能受更多的教育,将来好事奉神,所以时常在主面前屈膝为他祷告。当牛顿还在母亲膝盖上的时候(四岁以前),便能认字,学习了许多圣经章节,并会背诵一些经节和诗歌。可惜,母亲因操劳成疾,死于肺病。然而主却记念了她的祷告,三十年以后,得以应验。

    母亲被主接去的那年,牛顿才七岁;其后求学不过两年,便于十岁时随着父亲漂泊海上,不久染上水手们的放荡恶习。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奸诈狡猾,无所不会。然而他还未完全将母亲在主里的教导遗忘,偶而醒悟时,也敢觉罪恶深重,便读圣经,学习禁食。曾有一次,连着三个月禁食,由此可见他心里也渴慕认识神!可惜当时没有人引导他,未几,他又堕入了歧途。

    一七四二年,他厌烦了水手生涯,便在非洲贩卖黑奴。后来闹出乱子,反被拘禁在非洲作了奴隶之仆,过了几年非人的生活,至为悲惨。

    直到一七四八年春天,得了释放,乘船返家。在归途的大海中,忽遇狂风大浪,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醒悟过来,向那位久所遗忘的神呼求。他喊着说:“神阿,求你救我安抵港口,我将永为你的奴隶。”乐意施恩的主垂听了他恳切的求告,拯救他免于死亡。那一天,他真正的遇见了神。

    悔改蒙恩以后,他的生活、行为,都有极大的改变。后来他在英国利物蒲过了九年的办公室生活,同时研究属神的事,攻读希伯来文与希腊文,接受怀特腓(Whitefield)与韦斯利等人的指导。他在几次的祷告中,都被神那无比的爱深深抓住,以致愿意献上自己,终身作主耶稣的见证人,神也成全了他的心愿;等到他放下职业事奉主时,年已三十九岁。他从不忘记海,曾穿着水手的服装,一手拿圣经,一手拿诗,站在讲台上传信息。“要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耶和华你的神将你救赎”(申十五15)。它一直是牛顿一生最宝爱的经节。

    牛顿与韦斯利兄弟交往密切;他的讲道方法相当动人,因此吸引了不少信徒。他虽仅上过两年的学,但好学不倦。有一次,他去应征一个圣职,选考委员们因为他没有学历,拒不受理;后来经过伦敦主教的详细考验,才发现他满腹经纶,拉丁文、希腊文,无所不通。他曾经对人说:“我的学业,就像外科医生的手术技能一样,是在医院里走来走去时学到的。”

    牛顿从此一直传道直到八十岁。当他年老时,记性几乎完全失去,他说:“我的记忆力衰弱,但两件事不能或忘:我是一个大罪人,基督是一位大救主。”他的目力也大减,需要一位老朋友,跟他上台,站在旁边,帮他找讲稿的标题。有一次讲道时,他说了两次:“耶稣基督是宝贵的。”旁边的人提醒他:“你已经说了两次了,讲下去吧!”牛顿立刻回答说:“我虽然已经说了两次,我还要再说一次!”接着高声喊道:“耶稣基督是宝贵的!”在另一个场合,他实在讲不下去了,有人劝他停止讲道,他回答说:“什么!这个非洲的老家伙,还能说话的时候,就要停止为神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