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查理韦斯利和他的诗歌

 

诗人小传

  在教会历史中,提到诗歌,我们就没有办法不想到查理韦斯利这位伟大的诗人。他写诗的恩赐不但是为着当时代的伟大属灵运动,也是为着以后历代教会的祝福。直到今天,他的诗歌仍旧充满了能力和恩典,做工在历代圣徒中间,为全世界圣徒所爱唱。在英国教会历史当中,最早用圣诗带进复兴的是以撒华滋(Isaac Watts)。他是没有人可以与之比拟的。一般人称他为诗中之圣或者圣诗之父,但直等到查理韦斯利起来以后,人们也称查理为诗中之圣。我们可以想象他的诗歌在英国教会中的地位。他们二位是英国教会中最伟大的诗人,幷且是作品最多的两位。每一位都写了六十首以上。而目前各地教会所使用的诗歌当中,查理的是更多于以撒的。

  查理韦斯利所写诗歌的特点和别人的不同;每一个诗人的诗歌都有他的特点:像以撒华滋,他所写的诗歌特点是重在主在十字架上舍命的爱这一类的。像芬尼克罗斯贝的诗歌,是重在和主交通的甘美亲密一类的。像宣信的诗歌,是重在主是一切和圣灵这一方面的。但只有查理韦斯利,因为他的诗歌正是在英国大复兴运动中产生且相配合的,故他的诗歌一面是表达出他个人在主面前的属灵经历和灵感,另外一面也是用来帮助那时的工作,成为当时复兴中最锋利的兵器之一。所以,他的诗歌特点是多面的,接触的面也是非常的广泛:像关于救赎和交通的诗歌,圣灵的诗歌,关于十字架的诗歌,关于深入属灵生命的诗歌,关于教会的诗歌,甚至像圣诞诗、婚丧诗……各方面都涉及,幷且都有最好的著作。也因这缘故,我们可以说从他各方面的诗歌,看见这一位诗人经历的平衡,属灵生命的丰富,和才华的出众。所以我们才说他不仅是当代教会宝贵的恩赐,也是神赐历代教会最贵重的恩赐。

  查理韦斯利生在公元一七○七年十二月八日。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庭背景,他的父亲就是一位传道人。他的母亲叫苏姗娜韦斯利(Susanna Wesley),是一个十分敬虔的妇人,对查理一生有最大的影响。查理从小身体就非常衰弱,在两个月大时,眼睛还不能睁开,也不会哭也没有什么知觉,在人看来这个小生命不容易维持下来,但是神却特别保守了这个属他自己的器皿,因为只有神知道他将来所要发生的用处。到五岁时,他开始进入学校读书,第一次展露了他的才华和超人的智慧。入学的第一天,他母亲从早到晚陪着他,教他认字母。到第二天他就能用这些字母来读他的第一本书——圣经。他用的字母拼出“神起初创造诸天和地”。一直到他熟悉了,然后接着再读第二节,……他的记忆和智能是惊人的。

  因为他生在人口众多的一个大家庭里,在十九位弟兄中,他是第十八位。所以他从小在物质方面是相当被忽略的。他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比较整齐的衣服。虽然这样,他在家庭的教育却从来没有被忽略过。他母亲非常严厉的管教他们,特别在顺服这点上,严严的要求他们,也训练他们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作一个能自治的人。又特别在诚实这件事上,严格的训练他们。在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母亲就教他用手势姿态来表示向神的感谢。等到开始会说话时,又教他用主祷文来祷告。而那时候他在天主教影响之下,从小就学习背诵诫命及新旧约圣经。

  到八岁时在大哥撒母耳带领之下,他到了伦敦西敏斯特(Westminster)学校读书。那里他第二次展露他超人的智慧和才华:到了最后一年,他是在这学校中四百个最优秀的学生中的领袖,幷名列第一。正像福箫尔先生称赞他说的一样:“在所有西敏斯特学校之历史中,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天赋聪明的孩子。”之后,一七二六年他就进到牛津基督教会学院(Oxford Christ Church College)读书,因着他的成绩和他的聪明,他得着了每年一百镑的奖学金。在当时这是相当大的一个数目,这笔钱一直维持到他结婚的日子。

  仇敌永远不放弃机会来攻击一个主正在预备的器皿。就在这时候,因为他的天赋智慧和手中的富裕,所以仇敌就用世界各样邪恶的事物来引诱他,要叫他离开主而偏行己路。那时他的哥哥约翰韦斯利(John Wesley),已经是一个相当有属灵生命的基督徒。听见这事,就在弟弟最危急的时候从远处来帮助他。约翰到了牛津要设法管理他的弟弟,但他所得着的却是非常冷淡的反应,幷且很不愉快。约翰盼望把他引到属灵生命的道路上去,但查理却对他说:“你是不是要我真作一个出世的圣者?”等到约翰离开牛津之后,他的话反而深深的在查理心里面运行做工。他就反复思想,他哥哥对他说过的话语有何意义。主做工在他心中,他在神面前经过了深长郑重的寻求,就有了巨大的改变,幷且他自己也开始去帮助幷说服他的两三个同伴,他们就开始在主面前一同寻求幷祷告。开始时他们使用了一个非常卑微,而合于他们自己光景的名字“循理会”来称呼自己。那在约翰里面所充满,向着属灵生命的狂热欲望和追求,当时查理以为决不会在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但就在那时也在他心中燃烧起来了。

  所以他写信给约翰说:“回想当初,你对我说话的时候,所存的美好的心意,我确实相信主现在在我里面已经开始动了善工,而神所用来帮助我的器皿,没有一个人比你对我更合适的了。今天我里面所以有这样对于主,对于属灵生命强烈欲望,我相信这是神的怜悯,也是因为有多少人背后为我祷告。”

  那日以后,循理(Methodist)运动在牛津大学里面,已经是如火如荼的展开了。他和他的同伴们从六点到九点都集合在一起祷告,幷且一周有两次,他们在神的面前禁食祷告,严格检查自己,训练自己。所以在当时称他们为循理(Method),实在当之无愧。同时他们也作许多慈善的工作,传福音的工作,也特别去探访在监狱里的囚犯,向他们传天上大喜的信息。他们真像一班身上带着圣灵火焰的福音使者一样。

  等到一七二九年,约翰韦斯利带着自己领袖才能和优越的属灵生命来到这一群人中间的时候,循理会(Methodist)这一个团体就开始迅速的发展而且生长。对查理韦斯利来说,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他在主面前,宁愿隐藏自己的能干和才华,自动的顺服在约翰的权柄和领导之下,让工作能够往前更加扩大幷发展。因为查理有那么出名的哥哥的约翰韦斯利,所以一般的注意都集中在约翰的身上,常忽略了查理对于主工作的帮助和成就。其实查理不仅在诗歌上充满了力量,幷且在主的工作上,也是一个充满了能力的神的仆人。就在这一段时间中,他帮助了不少人得着救主,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乔治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借着这一个果子所带给教会的祝福又是无法估计的。在怀特腓的传记中,他自己说:“当我听见韦斯利弟兄他们为着主已经有了美好的准备,把自己奉献给主和他的恩召时的情形,我就渴望和他们有交往。经过约定后,我就和查理韦斯利会见。而这一次会面在我一生中留下极深的印象。在这次约会中我从他身上得着了极大的祝福和转机,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经过这次的交通过后,圣灵真实地把一个对主渴慕的火焰点燃在我心里,他真是我所切望得着的一个属灵朋友。他不仅在一切事上帮助我,幷且叫我软弱的膝盖得以刚强起来,扶持我一同走主的道路。这对我以后一生的工作和事奉,有决定性的影响。借着这位永远不能忘记的朋友,他指示我认识了真正属灵的生命和道路。”在这次会晤以后,查理韦斯利就经常和怀特腓在一起追求、祷告、事奉及工作。

  查理韦斯利全心追求神的能力降在他身上,幷且与主同在的经历,最后他终于得着了神能力的充满。“这能力浩大到一个地步,胜过了我一切天性上的软弱,而且使我真正尝到了属灵事物甘甜的滋味。他的甘甜和全能。使我不仅从软弱中蒙拯救,而且有能力把主带给别人。”神的能力是何等的宝贵和伟大,查理韦斯利的诗歌中,包括他一生中对圣灵的经历和圣灵能力的认识,幷且说到圣灵工作更深的一面,改变了他的全人。所有他写的关于圣灵方面的诗歌,都极其宝贵。如:〈耶稣祢的全胜的爱〉,就是典型的例子。

  那时在他讲题中,最为他所喜欢讲的信息就是:“只有一件事是最需要的。”“在我们堕落的族类身上只有一件事是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我们需要恢复到神创造人类当初所定规的旨意和情形中去,使我们从彰显仇敌的形象而改变成彰显神的形象,从病态中得自由,而恢复到属灵的健康中。而这一切的起点,在乎毁坏我们这老旧的生命,而进入基督的新造的生命中。”他一直大声疾呼,叫人们要注意神的旨意,要恢复到神对人的旨意中,要彰显神的形象,要竭力舍弃我们的魂生命。但是在他这些最好的信息中,他幷没有给人一把万能钥匙,即是如何得到这些。对他自己来说,这些也不是主观的经历。一切出于人的努力、挣扎、奋斗,对属灵的果效是归于虚无的。

  一直到一七三七年,新生铎夫(Zinzendorf)到伦敦去。他和查理他们在一起写摩尔维亚(Moravia)弟兄姊妹们属灵经历时,那时和新生铎夫一起去的有一位弟兄叫彼得波勒(Peter Bohler),查理教他英文。有一天查理病了,这位弟兄去看他,问他说:“你是否盼望得蒙拯救?”查理说:“是的,使用什么方法可以使我得蒙拯救,而得到这荣耀的盼望呢?因为我用我最好的热忱来事奉神。这是我惟一的道路,也是我所能作的最好的工作。”但正当他说完这些话时,查理自己心中随即有个问题:“我将我最好的来事奉神,但这些是否真能满足神的心呢?神能不能接受我这样热忱的事奉呢?对此我实在是一点没有把握。我一点不能信赖这些事。”所以三天之后,他整个的道路就改变了。从属人的力量方面转向属灵的道路。这次经历带给他的属灵影响和冲击真是十分巨大幷且深远的。

  一次他和约翰韦斯利起了大争论,那时约翰十分主张“人的绝对圣洁”。查理总是觉得约翰在这一点上已越过了神话语的平衡。他常和约翰谈到信心的问题。兄弟二人虽然都是被主所大用,但是在这点上却是常起争论。而这以后他自己病了,所以波勒弟兄又来看他,说到信心的问题。发现他自己里面也幷没有真正的信心,他就向波勒承认,且向波勒弟兄说盼望在他死之前能得到这信心。经过这许多的挣扎和痛苦的经历,结果他发现了那条奇妙的道路——在基督里的信心。这又成了查理一生很大的祝福和转机。

  他后来又遇见一位弟兄约翰伯莱(John Bray),这位弟兄实在是一位被主使用、被主充满的人。在主之外,他不愿知道任何一件事情,而且除主之外,也不愿提任何一件事,所以查理非常盼望和他一同祷告,幷从他的见证中得到帮助。结果伯莱弟兄又介绍一位弟兄叫路德,与他一同祷告。他发现路德弟兄心中充满了信心和能力,他也带给查理很大的帮助。查理惊讶主的道路,是那样的奇妙,他似乎重新发现一条新的道路进入信心中,而且知道人是因着“信”活着,“信”是得着诸天一切福分的秘钥,幷且我们现在得着的信心,幷非死的、抽象的,而是一个充满了爱和能力的信心。一切的善工和圣洁都是由这信心中产生出来的。从此以后,查理的属灵生命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进入另一个阶段。所以他写了一首很有名的诗歌说:

  现在完全得着我,

  因祢为我已全舍。

  而他在这段时间中也写了不少有关这方面的诗歌:信心、十字架及更深的属灵生命的诗歌。

  后来他又遭遇疾病攻击,彼得波勒弟兄又来帮助他,说到关于神医方面的事,这位弟兄把主在圣经中关于神医的事,说得那样清楚,幷且充满生命和吸引,把里面属灵意义完全表达出来,使查理在充分的信心里接受,幷且相信主必要医治他。而这一次的祝福不仅为他的病得医治,使他身体重新得力,而且也使他的灵重被更新,得了更大的祝福。第二天病好以后,他因着所得着的属灵祝福,祷告的生命和从前也大大不同了。他不再用形式和固定的方式来祷告,却是那样进入圣灵的自由中,在这样的祷告中充满了荣光和力量,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他又开始写关于这方面的诗歌,有一首说:

  我魂游荡始于何方,何能使我全属天境?

  蒙赎得脱死权罪势,永火之中得救余柴,

  竟能如今凯歌同奏,欢呼赞美伟大救主。

  在这以后,查理进入更大的改变当中,他说:“我把我自己完全给主,这是最安全的道路。无论我走路,无论我睡着,无论我做工,我都被浸在神的全能中,而且这能力使我能从一切的试炼中得胜。”因着属灵生命上大大的进步,连健康也随着进步了。在他平日的生活中都充满了爱、光和热。从那时开始,他就对他的朋友传讲他所蒙的新恩典,和所发现的奇妙道路。主为他作了何等伟大的事,在那时,因他到处宣讲主的道路和得能力的途径,他所在的教会反要将他驱逐出去。在他身上引起极大的试炼和逼迫,走主的道路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当他的教会对他关闭以后,所有的教会都学习这坏榜样,向查理取关闭的态度。这是仇敌的工作。每次我们看见有一点圣灵的祝福的时候,仇敌总是如此作,使神的儿女得不到祝福。而且怀特腓也和查理一样,正面对被各教会所拒绝这种痛苦的经历。但另一方面,仇敌的工作常是主祝福的开始。当教会向怀特腓关门时,他就转向尝试在广场上和旷野中,向群众布道的方法。于是带进了一个新的复兴。人们从各处涌来听神的话,成千成万的人蒙恩悔改归向神。一个真正的复兴从那儿开始了。复兴开始后,怀特腓就邀请查理与他同工,来应付这个极大的需要。而查理那时与怀特腓在真理上正有点争执,可能是关于“圣洁”的问题。所以查理想若与怀特腓同工是有些不便之处。因此他转向另一方面,那里有上万的罪人正等待神恩惠的福音。在这时候,约翰韦斯利请他去另一个地方伯里斯得克去工作。当查理为此事祷告时,他觉得一个不能抗拒的力量,在他心中要让他去服事主,往那方面作传福音的工作。当他祷告之后,他就完全降服主,所以在他工作之中,他一直充满圣灵的大能和热力。那时候神特别对他说话,把耶利米书五十一章二十节赐给他:“你是我争战的斧子和打仗的兵器。我要用你打碎列国,用你毁灭列邦。”之后,神正开始准备这个器皿来面对这个剧烈可怕的争战。为着复兴的来到,在往后二十五年中,他一直陪着他哥哥约翰韦斯利。他们的能力都是从舍己而来的,幷且让圣灵的潮水向前涌流,一直维持在绝对奉献把自己舍给神的地位上。

  一次,在瓦朔,他站在市场的阶梯上面,向着市井愚顽的人传福音;虽然他们的心是那么刚硬。但他传的福音却满了天上的能力。日后,他常常说,那些日子,他真是像保罗在以弗所和野兽战斗一样,而这样的工作,若是没有圣灵的力量,实在不是任何人能作的。在那地方许多愚顽强暴之人,许多流氓,他们用石头丢他,而且把他从阶梯上拉下来,把他打倒在地上,接着他起来上去,为他们祝福。然后他们又把他拉下来,他又上去大声感谢神的救恩,然后他就下来,离开那个地方,如同他的主一样,从他们中间直行过去。

  一次在雪飞斯敦(Sheffield Stone)聚会,外面又聚集许多凶恶的人,他们用石头丢他,他就说:“我需要到外面去,面对这些人。”当他出去的时候,他们就用石头丢在他的脸上,有一个军官拔出剑来威吓他。查理看见宝剑对着他,就把他的衣服解开,让胸膛迎着剑,幷且微笑着对他说:“我只是为着敬畏神,而且尊重君王。”当他说完这句话时,这军官突然失掉了力量,就走开了。几天之后,他在聚会里面讲道时,有一大堆人进来。就像上次情形一样,带着非常可怕凶暴的态度,来威吓查理,幷且宣告若是他们不离开这地方,他们就要把所有的人杀死,而且他们开始了暴动,打坏那里所有的椅子,打碎了所有的窗子。在一片紊乱的时候,查理非常安静把眼睛注视在神的身上。他们就一直叫嚷威吓查理,以后再不可来这里讲道。在这之后,查理就大声说:“主是为着你们,基督是为着你们所有的人死。”在这时候,他们就用手掌打查理,而且要用粗硬的木棍去击打查理。但就在那时他们却发现有一个看不见的能力,就是主的膀臂正保护着查理,拦阻着一切致命的打击。于是他们就转向群众,残忍的鞭打那些老弱妇孺。正当他们这样作的时候,查理在讲台上被圣灵充满,他直觉得能力从天而降,荣耀充满了他整个的人。刹那间,那些凶暴的人都停下来了,他们就都站在那里注视着神的能力和救恩,他就开始看见那群暴徒们开始渐渐改变脸色,有一句话进入他的心中:“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伯38:11)他就开始离开了。当他离开之后,这些凶暴的流氓彼此争论,最后流氓的首领就带他们离开,圣徒在那儿因神保守他们行了奇事,为着神的得胜而充满了赞美的声音。那次之后,查理写了一首诗歌:

  愿能力、敬拜、感谢和祝福都归耶稣。

  黑暗权势,逼攻我们,

  主能保护他子民,我们欢然见证主。

  他是伟大拯救者,

  凡信靠者,都印上印,

  神是真实永为王。

  那时主的工作,就是这样如火如荼的向外展开。

  有一次,他到一个地方叫潘格里其(Penkiridge)。在一七四六年十月一天的黄昏中,当他尚未坐下,有一个孩子就来敲他们的门。他叫家人把门打开,不料一打开门,一大群的人拥进房子中,坐在那儿。他坐在他们中间有半小时之久,他们静默无声,他一点不想说什么。但是半小时之后,他自然站起来,第一句话临到他的是:“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太25:31)。接着他给众人看见将来审判的事。那时他看见那些群众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严肃,以后他一个个和他们个别说话。正在那时有一个人站起来,站在那里很久,然后他伸开双手,心中充满了圣灵的爱。那天神实在大大听了他们的祷告,当他们接受救主以后,就一个个安静的离开,一直到半夜房子里面才安静下来。

  查理韦斯利有这样惊人的成功,他的秘诀在于他所传讲的福音。他一生真实的生活,就是一直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托给这荣耀的福音。而这福音也是他亲自所经历的。约翰和查理最注意的就是借着信心得着确实的把握,幷且使他们自己的良心完全无愧,在基督里无可责备。这样能力就能充满幷彰显在他们身上,为此他又写了一首诗歌:〈何能如此,如我也能〉。而这首诗歌,也成了他诗歌中不朽的杰作。因着他一生对救恩的启示和对救主的认识,所以他心中一直充满着海浪滚滚般的大爱。对主的热爱和对拯救灵魂的迫切,所以他很多诗歌都充满了这样的感情。他所写的多少诗歌都洋溢着他对救主和救恩的热爱。其中有一首最有名的诗歌就是:〈哦,愿我有千万舌头,前来赞美救主〉。这首诗歌最初来自那位摩尔维亚的波勒弟兄的一句话:“若我有千万舌头,我要高举基督。”而这句话就是那样充满权能的进入诗人的心中,一直回荡不休。而且那日正是他的得救的记念日,所以他以此首诗歌来纪念神伟大的救恩。

 

诗歌介绍

  查理一生中虽然有极多的工作,但对教会最大的帮助,仍是诗歌。他实在是个最伟大的诗人。在他所有诗歌中,我们选其中四首为代表:

 

  —、〈耶稣,祢的全胜的爱〉 “Jesus,Thine All Victorious Love

  (《圣徒诗歌》第233首)

  (一)耶稣,祢的全胜的爱,已经浇灌我心;

            我心就不再会摇摆,就能生根于神。

  (二)但愿圣火今在我心,就已发旺不休;

            烧掉所有卑情下品,幷使高山熔流。

  (三)祢曾赐下祭坛火炭,求祢烧掉我罪;

            我向焚烧的灵呼喊,圣灵满我心内。

  (四)我心要接锻炼的火,照亮我魂光耀;

            散布生命在每角落,幷使全人圣洁。

  (五)摇动的心求祢扶掖,使它变成坚崖;

            基督成为我的世界,我的全心成爱。

 

  这首诗歌,实在代表他个人圣灵的经历。不仅有圣灵充满的经历,更是对圣灵在人心中如何深入的工作,一层又一层的往深处写。从这首诗歌中,我们可以看见查理对圣灵的认识及经历的深入。

 

  二、〈哦,愿我有千万舌头〉 “Oh,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圣徒诗歌》第200首)

  (一)哦,愿我有千万舌头,前来赞美救主;

           说他恩典何等深厚,荣耀何等丰富。

  (二)耶稣这名,慰我心情,驱尽我的惊怯;

           是我安息,是我生命,成为我的喜乐。

  (三)他因爱我,竟愿经历人世所有苦楚;

           打破罪的捆绑能力,释放罪的囚徒。

  (四)我每静念救我的爱,立即感觉不配;

           不知他为什么恩待,我这人中罪魁。

  (五)我今作他爱的俘虏,甘心作到永久;

           因他为我受死受辱,使我得以自由。

  (六)我既从祢可爱的名,知祢待我美意;

           假若我有千万的心,也当—一归祢。

 

  有人说这首诗歌是来自一个故事。有一天他看完英国很大的一个足球比赛之后,当球员们列队经过街上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从门口、窗口伸出手来,向他们喝彩。他在房间里,心中忽然有极深的感触,这些人的喝彩是世界上的虚空和荣华,救主却缺少人赞美,“哦,愿我有千万舌头,前来赞美救主”。

 

  三、〈耶稣,灵魂的爱人〉 “Jesus,Lover Of My Soul

  (《圣徒诗歌》第496首)

  (一)耶稣,灵魂的爱人,求祢许我来藏身;

           正当波浪滚滚近,正当风雨阵阵紧。

           藏我,哦,主,求藏我,直到今生风波过;

           引我平安进天门,至终求接我灵魂!

  (二)我无别的逃避所,无助灵魂向祢托;

           求主莫将我丢弃,安慰保守无时已。

           所有倚靠寄祢身,所有救助在祢恩;

           我头无遮,身无蔽,求祢圣翼来覆庇。

  (三)主啊,祢是我所需,够我一切还有余;

           软弱、跌倒祢扶持,疾病、瞎眼祢医治。

           祢名至义、至圣洁,我全不义满罪孽;

           我是邪恶没良善,真理、恩典祢充满。

  (四)祢前我遇浩大恩,恩足赦免我罪深;

           医治活水望涌流,使我清洁蒙保守。

           祢是永远生命源,望在我心成活泉;

           从我里面来涌流,一直涌流到永久。

 

  这首诗歌也有极多的传说,其中有三个传说是较普遍的:第一个是说到当他和他哥哥约翰在外面传福音的时候,有许多流氓要追着打他们,杀害他们。他们整夜在逃跑,躲避那些凶恶的人,他们实在走投无路,就在一棵树下跪着祷告。多少次那些凶暴的人,从他们旁边经过,神使那些凶暴的人眼睛迷糊,好像看不见他们。天亮了他们就安然脱险,所以写这首诗歌“耶稣,灵魂的爱人,让我来藏身”。第二个传说说到,有一日暴风雨来袭,突然一只小鸟冲入他房间。他就把这只小鸟隐藏起来,保护它,使它伤得痊愈,再放它走。他觉得我们在这世上也是这样,若不是救主作我们的避难所隐藏我们,我们在这世界仇敌、罪恶的暴风雨之下,其结局是十分悲惨的。第三个传说说到在一七四○年,查理第一次从美国讲道回来,经过大西洋时遇到暴风雨。大部分描写暴风雨像我们跟随主的路上所遇到的一切艰难,以及在主里所得的隐蔽。在这一次经历中,他写着:“求主给我能力和信心来祷告。哦,耶稣基督,我不断呼求神的名,一直到我感动祢是何等亲近。我知道我藏在全能者的荫下,……到清晨四点,船已进水甚多,船长觉得没有希望,船只能放弃了。在这可怕的时刻中,我心中找到从神而来的平安和喜乐。这平安喜乐是世人不能给我的,也是无法被夺去的。神的能力充满我,我不再害怕,神使我上升远超过天然一切的危险恐惧。”

 

  四、〈祢是平静秘密之源〉 “Thou Hidden Source of Calm Repose

  (《圣徒诗歌》第424首)

  (一)祢是“平静”秘密之源,祢是神圣全足的爱;

           我们靠祢,所以安全,我的帮助,我的山寨;

           耶稣,我们是藉祢名,能脱犯罪、忧愁、震惊。

  (二)祢名乃是我们救恩,赏赐喜乐入我心怀;

           祢名带来平安、兴奋、能力,幷加永远的爱;

           祢名已经赐给我们赦免、圣洁,幷加天门。

  (三)耶稣,祢是我们一切:痛时,安舒;苦时,安息;

           伤心之时,祢是喜乐;乱时,平安;失时,利益;

           怒目冷眼,祢是笑脸;羞辱,祢是荣耀冠冕。

  (四)缺乏,祢是我们富有;软弱,祢是我们能力;

           束缚,祢是完全自由;试探,祢是可靠逃避;

           失望、忧愁,祢是喜悦;死亡,生命;我主,一切。

 

  查理和约翰一直是两人同工,配合得那样和谐有效,一直走到路终。查理一生写了五千五百首诗歌。他一生虽不如约翰那样受人注意,受人吸引,多彩多姿的生活。但查理实在是“韦斯利运动”中不可缺少的一股力量。约翰也受到他极大的影响。在他们两人的配搭中,约翰是首领向外冲锋,向外开路,显在众人的面前。而查理是一个背后的影响力量,幷且他的诗歌使整个的复兴力量得加倍的发挥,幷且使这复兴变成一个十分美丽,绚烂的见证。在一七八八年三月二十九日他在平安中被主接去。当他离世之前,他仍旧身体十分软弱,但是里面主的荣耀和同在是愈来愈加增,生命愈来愈丰盛。最后他写了一首短歌。现在他已歇了他的工,我们相信他不需用他这种天分来写诗,他要在宝座前与众圣徒一同唱更美之诗。

  兹将其著名诗歌列于后:

 

  五、〈听阿,天使高声唱〉(《圣徒诗歌》第46首)

  六、〈救主基督已复活〉(《圣徒诗歌》第111首)

  七、〈我们要从那里说起〉(《圣徒诗歌》第189首)

  八、〈何能如此如我也能〉(《圣徒诗歌》第179首)

  九、〈神圣的爱,何其美甜〉(《圣徒诗歌》第174首)

  十、〈欢呼今日主升天〉)(《圣徒诗歌》第118首)

  十一、〈看哪!救主驾云降临〉(《圣徒诗歌》第157首)

  十二、〈在信耶稣之名的人,万事没有一样不能〉

  十三、“Jesusthe Name High Over All

  十四、“Rejoicethe Lord Is King

  十五、“Lordthe King of Kings Art Thou

  十六、“Where the Springkling of the Blood Is

  十七、“Divine Anointing in Me Dwelleth

  十八、“ComeJesusLord with Holy Fire

  十九、“Love DivineAll Love Excelling

  二十、“JesusMy LifeThyself Apply

  二十一、“ChristWhose Glory Fills the Skies

  二十二、“JesusCast A Look on Me

  二十三、“LordI Believe A Rest Remains

  二十四、“Prince of PeaceControl My Will

  二十五、“Remove My CoveringLord

  二十六、“FatherSon and Holy Ghost

  二十七、“For Every Sin However Deep

  二十八、“Gentle Jesus Meek and Mild

  二十九、“Objective and Subjective Christ Is to Me

  三十、“Christ to Me Is So Subjective

  三十一、“It Is Gods Intent and Pleasure to Have Christ Revealed in Me

  三十二、“O Lord Thou Art in Me As Life and Everything to Me

  三十三、“What Release the Saviour Gave Me

  三十四、“Not The Law of Letters

  三十五、“ComeO Thou Traveler Unknown

  三十六、“I Know that My Redeemer Lives

  三十七、“Christfrom Whom All Blessings Flow

  三十八、“All Praise to Our Redeeming Lord

  三十九、“Soldiers of ChristArise and Put Your Armor On

  四十、“By the Blood of Christthe Victor

  四十一、“Praise the Lord Who Rings Above

  四十二、“YeServant of God

  四十三、“ComeThou Long Expected Jesus

  四十四、“Father I Stretch My Hands to Thee

  四十五、“Blow Ye the Trumpet Blow

  四十六、“Depth of MercyCan Dare Be!

  四十七、“AriseMy Soul

  四十八、“I want a Principle Within

  四十九、“OFor A Heart to Praise My God

  五十、“Talk With UsLord

  五十一、“A Charge to Keep I Have

  五十二、“Forth in Thy NameO Lord I Go

  五十三、“Blessed Be the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