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波纳和他的诗歌

 

十、波纳Horatius Bonar18081889

诗人小传

波纳弟兄是在十八世纪末叶,主所大用的一位神的仆人,他一生的故事真是多采多姿,更因着神在他身上,特别培养雕刻的工作,使他不但成为一个有丰盛属灵生命的人,并且更是使他在那一时代神儿女中,具有巨大的属灵影响力。综合他的一生,主的工作,正好像把他作成为主冠冕上的一颗贵重的宝石,那样光芒逼人。他天赋的才华,和主所给他的属灵恩赐,都是非常广泛的,并且加上为着维护属灵见证,对抗黑暗权势时,不折不挠,不惜牺牲一切的勇敢精神;以及他在建立教会事工上的能力和恩赐,并他在服事神儿女时的那样忠诚勤劳,从不顾及自己的疲乏和健康,总是超过他体力迫切的工作,因之处处在在都使神儿女由衷地敬爱他。他曾在凯尔塞(Kelso)那个地方,带进一个大的复兴,并且他在神儿女中属灵之影响力,一直到他死后,仍运行在神儿女中间。当然我们在这里特别要提起的,乃是他在圣诗这方面的贡献。他也是那一时代的大诗人,他的诗歌一直流传到今天,仍是神儿女最宝贵的产业,和极大的祝福。

波纳弟兄生于一八○八年十二月十九日,而于一八八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被主接去。他生于爱丁堡,但是因为他在凯尔塞那个地方工作时,所带进来的复兴,凯尔塞所流出来的祝福之深广影响,所以人们都称他为凯尔塞的波纳。另一面因着他在诗歌方面杰出的天才,和他写的诗歌所带给神儿女的灵感和祝福,更被人称为苏格兰的圣诗之王。

他年轻时,毕业于爱丁堡大学,然后即被差遣到凯尔塞去,就在那里被按立为服事教会之职事。那时,他是在苏格兰国教所控制的教会中服事,而苏格兰国教,已完全堕落到一个非常形式化,而缺少生命的死硬组织中,更可怕的,是国教和政治不能分开,一切事都直接受政府的监督和控制。

现在我们要提到一点他家庭的背景,他是出生于一个非常虔诚,而且有名的苏格兰家族里,从一七六三年开始,他整个家族在苏格兰国教里有巨大的贡献和影响力,到了波纳这一代,他有两个兄弟也都是当时非常有能力的神的仆人,在苏格兰的名声都不在波纳以下。

当他还在爱丁堡神学院读书时,他是在当代最有名的一位教授Thomas Chalmers手下严格受教,而Chalmers在当时神学家中是一个非常爱主且有丰盛属灵生命的人。在他手下所有学生中,波纳(Bonar)是最杰出的一位。和Chalmers弟兄在一起那一段时间,实在为波纳带来极大的祝福,而且对他一生的事工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从那个神学院毕业后,年轻的波纳即被派到Leith那个地方去做工,那是一个众人都惧怕去的地方,穷乡僻壤,加上那地方的人民是以粗野不驯著名的。波纳一开始,在事奉中所遇见的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挑战,但从事后来看。这实在是圣灵对这一个器皿的完整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多少美丽的见证,多少动人的故事,都是在那一个时期,发生在这一班粗野的人身上。更重要的也是神藉这一个艰难的环境,来训练波纳的品格,并为他的属灵生命,打下一个美好结实的基础,而使他在以后一生中,成为在那时代主手中一个锋利而有效的兵器,来扭转整个苏格兰教会可怕的光景。

到了一八四三年在苏格兰国教控制之下的教会中,起了一个巨大的风暴,多少神的儿女,特别许多清心爱主的神的仆人,觉得苏格兰国教已完全落在政府控制之下,并且处处干涉各地教会一切的事,而他们认为属灵的事,不能由那完全不认识主的人,甚至是非基督徒来控制。到了那一个时候,这一个干涉已严重扼杀了聚会中的属灵生命,并且严重损伤圣灵的主权,甚至基本的信仰。经过了长期的交涉和挣扎,大批神的儿女,正像摩西时代,神的百姓要逃脱埃及的管辖,在神所应许的迦南美地去一样,毅然决定脱离国教,到外面去成立合主心意的聚会,那时波纳和他的老师Chalmers是其中主要分子,当时一同离开的传道人有四百人之多,当然还有许多的弟兄姊妹,而在这班人中间的领袖,就是Dr.Chalmers。他们这一个举动实在是非常伟大的,因为那一个时代是在专制政府的控制下,他们为着脱离国教,所付的代价,和所忍受的牺牲和痛苦,实在是相当可怕的,他们得被迫放弃他们的一切产业,他们也失掉了所有的薪水,每一个出来的人都没有一点收入,并且也得放弃并离开还留在国教中的一切亲朋好友,因他们被定罪为国教之叛徒,还在国教里的人不能和他们来往,而瞻望前面,他们正像亚伯拉罕一样: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往哪里去,踏入一个十分渺茫、自己完全不知道也没有把握的境地中。这四百位神的仆人,那时占整个国教传道人的三分之一,他们到了新的地方后,经过了多少流泪痛苦的日子,和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工作,然而因为这一件事出于神,所以神一直帮助他们,大大祝福他们,经过了一段艰苦日子之后,他们就建立了许多真正有圣灵自由,而被圣灵所管理的聚会,并且他们又建立了新的家室,有了自己的医院,这实在是一个神迹!不仅教会在很短时间中,有力的站了起来,并且他们还差派许多传教士把福音带到远方去。

波纳实在是一位有杰出领导才能的属灵首领,因着主在他身上的雕刻和工作,处处他都能在他的性格中,表现出耶稣基督的伟大,经过了和苏格兰的国教这样严重的冲突和分离,等待神的工作稳定之后,他就伸出手来,向原来教会寻求和谐,因着他的才能和谦卑,从不纪念国教给他们的痛苦和折磨,他终于弥补了神儿女中分裂的伤痕,而使圣徒们能和谐的来往。所以他们能很喜乐地称他们是一班和一切圣徒都能合一的教会,不论是爱他们或是反对他们的!

波纳本人一直留在凯尔塞教会中服事,生命和能力从那里一直涌流出来,影响并帮助各地圣徒,直到一八六六年之后,他又迁至爱丁堡,在Chalmers  Memorial Church in Edinburgh里面服事,因着他在凯尔塞服事所带来的复兴,和他本人属灵生命的伟大和丰盛,在一八八三年他已成为整个团体中的首领,并且是一位被众教会所爱戴所敬重的神仆。

当他投身于工作时,他常被人形容为精力无穷之泉源,不知疲乏不顾身体劳苦服事神的儿女,而他从天上来的灵感也是如此,他是一个多产的作者,在那一时期间,他也常访问伦敦,常被邀请在Mildmay Park Confernce作讲员,而在那时代中,只有少数人能得到在那聚会中讲道这一个荣誉,于是波纳的声望和属灵影响力,更广泛深入到全国神儿女中间。那时他也开始出一本属灵杂志季刊叫做〈Journal of Prophecy〉这本季刊,也给当时神儿女,带来远大的属灵影响力。

他的著作很多,其中尤以〈一宿虽有哭泣〉最能帮助圣徒们。内容说到神的家的意义:我们生在神的家中,在万有中被分别出来,为要呼召我们进入与父子圣灵伟大的交通里面。另一意义乃是:要率领众子进荣耀,这是主在神的家中最大的责任;又说到神的家(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这一个身体就是基督丰满的彰显,神永世的计划就是要让基督的丰满,借着教会充满万有,完成神的计划。今天主在神的家中一切的工作,都是向着这一个荣耀的目的。虽然经历许多损失使我们痛苦,但一宿虽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这本书不仅帮助许多神的儿女,更是波纳一生经历的一个缩影。

现在让我们回到主题谈到他的诗歌,他写诗的历史开始得很早,所以他写的诗很多,曾出版了好几本诗集,在那五十年之间,他的诗歌在英国是最普遍被神儿女所使用的,由此可知他的诗歌对神儿女的影响力有多大。他的诗歌中,脍炙人口的就有六百首之多,他有一个习惯,无论工作和休息,无论在何处,他身边总是带着一本笔记簿,无论什么时候,他一得着主的亮光,灵感在他里面就像泉源涌出,他就立刻把这一切都记在他的本子里面,所以每次我们唱他写的诗时,总是觉得有那样丰富的灵感,而且觉得从上头来的能力,他不大注意写诗的小节,不拘泥于韵文的完全,而且他也无意在写完后再作修正的工作,就付梓出版。等他去世之后,他的孩子们说,他从不注意诗歌的结构和词藻,只是全力发挥所捕捉到的灵感,并全力把从主所得的信息,用诗歌表达出来。他写的诗歌种类也极广,无论在福音,生命以及其它各方面。他都有非常美好的诗歌,而在这一切不同种类的诗歌当中,我们都能摸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洋溢着神向我们的大爱,和圣徒对神的挚爱。他曾出过好些诗集,最有名的一集叫做信心和盼望的诗集。另外他的诗歌有一个特点,他不大在诗歌中,表达他自己的经历和感觉,而只注意把人带到主面前,并把人带回到当初教会最古老的信心和盼望里去,而这些,正是现在神的儿女所失去的。

下列几首诗歌,是在他这许多诗歌中特别突出的:

〈听见主的声音〉和另一首是〈主,在此我要与祢面对面〉后者是有关于擘饼用的诗歌,很少有一首擘饼诗歌能超过这一首。他写此诗时,正是当他在凯尔塞初期时,一次擘饼聚会后,主那样与他们同在,甚至每一个人都因着主的爱而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会后圣灵就把这诗歌放在他心中。

另外一首:〈将祢生命充满我〉,诗歌内充满了祷告和赞美的灵。

〈起来作工〉(GoLabour On),是当他来Leith这一个最坎坷艰难的工厂里,埋头工作时,许多同工都因着工作环境太为难,而觉得气馁灰心,为此在一次祷告会之后,波纳就写了这首诗,为着激励他和同工,靠着主在艰难中一起努力往前。

〈求祢拣选我道路〉(The Way Not MineO Lord)(《圣徒诗歌》第365首)和BelovedLet Us Love这两首诗可说是他诗歌中的代表作。

还有一首诗歌,是他自己所最喜欢的when the weary seeking rest,是根据历代志下六章二十九、三十两节:祢的民以色列,或是众人,或是一人,自觉灾祸甚苦,向这殿举手,无论祈求什么,祷告什么,求祢从天上祢的居所垂听赦免,祢是知道人心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待他们所写的。

诗歌介绍

下面我们选出四首诗歌作为他的代表作,介绍在后:

、〈主,在此,我要与祢面对面〉

HereO My LordI See Thee Face to Face

(《圣徒诗歌》第685首)

(一)主,在此,我要与祢面对面,

在此,我要用信把握不见;

在此,我要更深认识恩典,

将我疲劳都息在主脚前。

(二)在此,我要吃主所赐美物,

在此,我要饮主所递福杯;

在此,我要忘记一切难处,

再尝一次赦罪平安滋味。

(三)我虽有罪,但祢却有公义,

我虽污秽,但祢却有宝血;

哦,主,祢的宝血将我清洗,

祢的公义,对付我的罪孽。

(四)除祢之外,我无别的帮助,

有祢赐恩,我就不求人惠;

有祢的爱,我已心满意足,

靠祢能力,我要站住地位。

(五)席撤何速,表记的物已尽,

酒饼虽无,拯救的爱未亡;

宴筵已过,祢仍在此亲近,

亲近有加,作我万有君王。

(六)上席,罢席,次次我们聚散,

如此聚散,遥指天上佳筵;

时虽未至,我们却已预尝

他日天上羔羊嫁娶喜宴。

(七)看哪,云柱今又离地上升,

在这野地又要乘夜前征;

祢正招呼,我们紧紧随行,

不久我们就到光明天城。

二、〈哈利路亚十架得胜〉

Hallelujah for the Cross

(《圣徒诗歌》第106首)

(一)十架永远得胜,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十架将敌除尽,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阴府虽然凶猛,世界虽然翻腾,

肉体虽然逞能,十架使我仍夸胜!

(二)十架是我生命,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十架赐我权柄,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胜过人情、自己,胜过世界势力,

胜过一切仇敌,十架使我胜无已!

(三)十架是我旌旗,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我要永远举起,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软弱变为刚强,下沉变为高昂,

黑暗变为明亮,十架使我得释放!

(副)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基督十架永得胜!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仗这十架我夸胜!

三、〈没有血,没有坛〉

No BloodNo Altar Now

(《圣徒诗歌》第25首)

(一)没有血,没有坛,祭祀已成过去;

没有烟冒,没有火燃,牺牲再无必需。

更美的血流自更贵的脉。

洗净人的污秽,清偿人的罪债。

(二)神,我们感谢祢,为祢儿子的血,

靠它我们被称为义,靠它我们得捷。

大胜地狱、死亡、黑暗势力;

毋需两次争战,不留一个仇敌。

(三)神,我们感谢祢,因有天来恩典;

漫过我们最阔不义,赦免最深罪愆。

我们要赞美祢所有的爱,

像祢荣耀、权柄、能力,存到万代。

(四)神,我们感谢祢,因为盼望坚固;

下沉的灵藉以再起,直至晨曦显露。

有福的盼望,何等的鼓舞;

最疲倦的旷野,最艰难的道路。

(五)神,我们感谢祢,为那荣耀之冠,

并非只有一时美丽,转眼即已枯残,

乃是像宝座不朽到永远,

乐哉,能向宝座投下所有冠冕。

四、〈非我所是,主啊,乃是祢是〉

(一)非我所是,主啊,乃是祢是,

只有这个会叫我心安宁,

祢(非我)爱会叫疑惑消失,

会叫起伏心怀风平波静。

(二)他今赐福并要永远赐福,

他今救我并永远救我;

他要扶我在此无倚中途,

他要领我危关平安渡过。

(三)我主,我神,我的对祢认识,

使我心满平安,口满歌唱;

祢是我的生命,喜乐杖子,

倚身于祢使我软弱变强。

(四)我是缺乏饥渴,我这心怀,

焦慕这里所难寻的甘甜;

恋人逐渐离开,他们离开,

留下空隙为着更为可恋。

(五)更多的祢求祢时刻启迪,

更多祢的荣擢,我主我神;

更多的祢在于恩典能力,

更多祢的怜悯赐给我身。

其它尚有:

五、〈我们从前所有〉(《圣徒诗歌》第202首)

六、〈为着这饼和这杯〉(《圣徒诗歌》第683首)

七、〈我们听见慈爱之声〉(《圣徒诗歌》第30首)

八、〈求祢拣选我道路〉(《圣徒诗歌》第365首)

九、〈殷勤做工竭力效命〉

GOLabour On

十、〈我听见耶稣温柔声音〉

(I Heard the Voice of Jesus Say)

十、〈我主我神受称扬〉

(Bless Be GodOur God)

十二、〈我本流浪羔羊〉

(I Was A Wandering Sheep)

十三、〈决非绝望而来〉

NoNot Despairingly

十四、Glory Be to the Father

十五、For His Love Floweth On

十六、O Everlasting Light

十七、Fill Thou My LifeO Lord My God

十八、Not to Ourselves Again

十九、Jesus Sun and Shield Art Thou

二十、Begin the Day with God

二十一、I Lay My Sins On Jesus

二十二、〈非此双手所行〉

Not What These Hands Have Done)── 史伯诚《诗人与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