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威廉古柏和他的诗歌

 

诗人小传

英国是产生杰出教会诗人最多的国家,而威廉古柏(William Cowper)是其中特别经历到神用救赎大爱把人从软弱无能光景中,救拔出来的一位。他在一七三一年出生于伯克翰斯德(Berkhampstead),家世显赫,他的父亲是家中第一位蒙召事奉主的人,在圣公会任牧师职份;他的伯父则因为替国家建立了特殊的功勋,所以被封为侯爵。威廉古柏从幼小就生长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中,并在英国传统教育的熏陶中长大。他的秉赋非常聪明,但意志却十分脆弱,缺乏刚毅果断的气质。当他才六岁时,他最亲爱的母亲离开世界,古柏原本非常脆弱,骤然失去了他惟一所依所爱的,使他的精神受到很严重的打击。从此以后,他变得沉默寡言,多愁善感,常常可以一连多日,静坐一隅,不言不笑。另一方面,在他内心深处,却非常高傲,他常有一种感觉:在整个世界中,很难找到一些智能品格能和他相配,与他交谈的人,这一个感觉使他离群孤单。上小学的时候,因着他性格特殊,常饱受同学的讥笑和欺凌,更使他变得愤世嫉俗,踽踽独行。

长大之后,他学习法律,二十三岁时,就取得正式律师资格,那时律师在社会上是很有声誉,并且受人尊敬的,一般人不容易得着这一个资格。过不久,透过一位亲戚的介绍,而担任上议院的秘书。但这些成就仍不能使他心中有喜乐和平安。相反地,愈过愈觉得难以和人相处,愈加感觉精神上的痛苦和心中的孤单。这个感觉强烈到一个地步,甚至使他不能忍受,几度想要自杀,了结一生。他的好友怕他轻生,(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控制自己)。就安排他住进考顿医生(DrCutton)家中的疗养院休养。所以在一七六三年底,他就迁到阿尔本斯(Albans)考顿的家中去了。

经过一段相当长的休养之后,精神稍有进步,但仍不免常被忧郁症所攻击,身心饱受折磨,觉得人生毫无意义,人活着除了痛苦之外,就无任何乐趣可言。谁能把他从软弱无能、心如槁木死灰的光景中,救拔出来呢?但有一天,神荣耀释放的时刻来到了。

那一天,古柏无意中读到罗马书三章二十五节,这一段圣经说: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这几句话忽然在他眼前放大了,满带着能力,一直刺入他脆弱的心房。救主的荣耀光辉,将多少年来盘踞在他心头的忧虑黑影,一扫而空。后来他自己说到这一时刻:我立刻就得着一股奇妙的能力,叫我敢接受这段话和这段话里面所包含的一切深奥意义,并且深信不疑。当我这样相信,并向主认罪祈祷时,有一个公义的太阳,在我里面冉冉升起。祂的光辉照耀,充满了我的全人,使我久已冰凉、冷酷的心,忽然被祂的温暖和慈爱所熔化。我也在主的光中,看见祂为我所付上的赎价,和祂为我所完成的救赎,是何等的完全,并且满带着天上的权柄。借着祂的宝血,我的罪已被洗净,因为这一个赦罪的救恩,是建立在祂完全、丰满的公义上面。这是何等奇妙的救恩啊!一霎时间,我就完全得着了这一个荣耀的福音。若是没有神大能的手托住我,我当时一定会被圣灵的喜乐和感恩的眼泪所淹没了。

在他得救之后,因为里头明亮了,使他的生活、为人都有了剧烈的改变,连他最好的朋友,也是惟一的知己:福赛特(Mr.Fausett)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福赛特以为惟有他最深知古柏,他觉得像古柏这样有智慧的人,绝对不会那样轻易地相信这种无意义的基督教。他认为古柏是因为受到失恋和失怙的双重刺激,精神分裂了,才投依信仰的。他这种看法当时流传在他的朋友中间,所以好多人说,威廉古柏是个精神病患者。这句话或许对了几分,但有一事实是人所无法否认的,就是他确确实实地被主大能无穷的生命挽回来了,他得着了新的心、救主的大爱、和主伟大的生命,在他里面有一个不断涌流的泉源。使他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遇见什么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没有办法不在神圣大爱中,谈论到他所遇见的救主,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深深感觉到说不出来的平安和喜乐。为此他曾在他的名著The Task第三卷中写下很有名的一段诗:

我如迷群之鹿,多日流离,

疲倦困顿,无情箭矢齐集我身,

肋间流血,残喘苟延,

所求不过一死,生命安息离我远远飞逝。

却有一位亲来寻找,祂曾亲尝中矢,

为猎者凶狂伏击,

祂手、祂足、祂肋伤痕依稀!

祂来轻柔抚摸,拔除我身箭枝,

痊我伤痛,医我病患,赐我生命喜乐无穷尽。

当他从主得医治时,连医生都不相信。考顿本人也是一位爱主的弟兄,也信不过主的话语有这么大的力量,能把一个忧郁厌世的病人扭回来,而且喜乐满益!考顿起初还怀疑这恐怕是回光返照,直到几年以后,他才信这真是主作的。

痊愈之后,他仍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直到一七六五年才离开,去亨丁顿(Huntingdon)继续休养。他实在没有想到,就在这一次变动中,天上的父亲为他设计了最智能最仁慈的安排正当他孤单无助时,他遇见了恩明牧师(Rev.Morley Unwin)。

恩明牧师非常认识主,对人很有爱心,他把古柏视如己出;恩明太太也是属灵生命很丰盛的人,她对古柏一生的影响更大。在那时期中,他们扶持古柏过信心生活,引领他进入更深的生命(古柏在主里面的长进很快);又使古柏享受到从未有过温暖的家庭生活。两年以后,恩明牧师因骑马发生意外,重伤去世。这一次事故后,他随恩明夫人搬到白金汉郡(Buckinghamshire)的奥尔尼(Olney)去,这是一个山明水秀,风景绮丽的地方。在天父另一个智慧和慈爱的安排之下,他认识了伟大的牛顿弟兄(John Newton1725-1807)。

我们知道,牛顿弟兄是一位被主大用的仆人。在当时教会中,他的影响力很大,因为牛顿蒙恩得救的故事和他那样丰富的属灵经历,使他成为一个最能帮助人的执事。古柏和牛顿一见如故,立刻成为知心密友。他们在一起有二十年之久,常在一起散步、祷告、读经、默想,并一同在牛顿的牧区中服事主。他经常在那里传扬信息,有时也在聚会中带领诗歌和祷告,他也教圣徒读圣经,特别欢喜探望一些贫穷困苦的人。因他自己悲惨的经历,使他深深领会、体恤他们的痛苦。

古柏弟兄虽然离开律师生活已久,但他真正的才华是任何力量所无法遮盖的。那时,他已成为英国非常杰出的诗人,所以,牛顿弟兄就劝他把写诗的才华用在圣诗上。牛顿本人也是伟大的诗人,不久后牛顿和古柏合作出版了一本奥尔尼(Olney)诗集。古柏所写的诗歌要比他的著作The Task好得多,这些诗奠定他在圣诗中的地位。他一生的工作随着他短暂的年日很快的过去了,但是他留下的圣诗在神儿女中经常因信说话呢!

那时英国社会正在文学复兴之时,有很多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兴起来,而那些诗人中,同时又能写圣诗的几乎是没有。正如蒙哥马利(Montgomery)所说的:只有威廉古柏和罗柏伯利其(Robert Bridges)两人是能同时在这两方面齐名。他是英国伟大的诗人,也是英国教会中伟大的诗歌作者。

威廉古柏在那时写了六十八首诗歌,有几首诗歌是在他经过严重的精神衰弱之后所写的。因为在这段时间,他特别对神有更深刻的属灵经历和认识,而使他的诗歌更增加了特有的风格,别人无法效法其优美。最早的一本诗集是在一七七九年出版的,与牛顿的作品合出,共有二百八十首,称作奥尔尼诗集。这本诗集一出版,就在英国和美国成为一时最畅销的诗集。但对古柏弟兄来说,他写这些诗歌,主要是为着奥尔尼这个地方圣徒的需要,他从未想到圣灵竟会这样使用他的诗歌,使各处神的儿女们,都因着他所写的诗而蒙到了说不尽的恩典。

因为他以往曾屡次患精神衰弱症和他孤僻的性情,所以有很多人都攻击他,甚至论断他的诗歌;说他的诗充满了朦朦胧胧,含意不清的词句,也有人觉得他的神学有问题,也有人说他的诗歌只不过说出他个人的愁苦,没什么灵感。甚至有人觉得牛顿弟兄不应该把古柏所写的诗歌放在这本诗集里面,而这一些毁谤和攻击只有使古柏更加依靠主,并且使他的作品更显出及发挥他里面属灵生命的美丽。实在说来,他的诗歌是那样充满了吸引力,特别是他的几首杰作,更无人出其右,也无一作品可以代替,而成为后来教会顶丰富的属灵产业。

他的诗歌有一个特点,就是他许多诗歌都有同一个倾向;把福音的真理,交织在众人日常最实在、也最平凡的生活里,引领我们进入属灵生命的实际。他尽量用简单的句子,使众人容易了解诗歌的意义。这是一件大事,把属灵的实际带到我们平凡的生活里来,使我们觉得福音和生命,不再是那么虚无飘渺,不可捉摸;相反地,是那样的实际,而且能应用在日常生活当中。

这一个伟大的生命在他所写的许多诗歌中,有七首是在普世教会中广泛应用的兵器。有一首被称为他诗歌中的冠冕,就是:

我当敬听主声音(HarkMy SoulIt is the Lord1768

(一)我当敬听主声音,主声鼓励我中心;

何等恩言出主口,问曰:罪人爱我否?

(二)你被捆绑我解系,你被伤害我医治;

你在饥时我赐粮,你在黑夜我赐光。

(三)试看慈母抚孩提,时时保护常依依!

慈母有时或稍忽,但我念你终不歇。

(四)我的爱心无变异,高如天兮厚如地;

沧海也许变桑田,我爱亘古永不变。

(五)清洁工作待成功,不久即见我尊荣;

在天永随我左右,试问罪人爱我否?

(六)听主恩言感无极,愧我爱心太无力;

但我爱主用真诚,求主使我爱更深!

这首诗正是写出他在阿尔本斯得救的经历。所以这是他得救时的悔改诗,充满了感觉,被千万人所喜爱。赛尔本(Lord Selborne)弟兄说,这是他作品中最好的一首诗。千万蒙恩者唱这首诗时,就好像在唱他们自己的经历一样。但是对古柏弟兄自己来说,这首诗不过是很自然的写出在考顿医生家中,自己得救时经历的奇妙而已,就像他在第二节所说的一样我被捆绑,祢解系;我受伤害,祢医治。我受饥馑,祢赐粮;我在暗中,祢光照。他写这首诗时,是大病初痊后,正是他和主交通最亲密之时,觉得主的爱是那么神圣浩大,经常从高天倾流,充满他脆弱的心房,而主的恩典是他的言语所不能形容的,就在这样神圣的交通中,他看见自己的卑微、污秽,而厌恶自己对神的爱心是那样经历肤浅,又满了亏欠。所以,他写这首诗是以约翰福音二十一章十六节:你爱我吗?作为根据的。每一节都是说到古柏自己的经历,所以这首诗歌感人至深。最后一节则是圣徒的回答,是古柏心中对主的感恩声音,今天也成了每位圣徒唱这首诗时心里的反应。

另一首他所写的伟大诗歌是:

神用奥秘行动(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1774)(见第477首)

(一)神用奥秘行动前来,成功祂的奇迹;

祂将脚踪印在沧海,车骑驾于暴风。

(二)深不可测,祂的蕴藏,巧妙永不失败;

隐藏祂的智能设计,行祂独立旨意。

(三)畏怯圣徒从此放心!你们所怕厚云,

现在满载神的怜悯,即降福雨无穷!

(四)莫凭感觉议论爱主,惟要信祂恩典;

祂的笑脸常是藏在严厉天命后面。

(五)祂的计划逐渐成熟,正沿时日推展;

苞虽难免生涩带苦,花却必定芳甘。

(六)盲目不信必致错误,观察必定昏迷;

惟神是祂自己证明,祂必证明一切。

这首诗歌意义非常深刻,写作技巧高明,实在是圣灵所赐,充满了对神的敬畏和信心。我们很难找出一首同样性质的诗歌,能和它相比的。

关于这首诗歌的产生有一段很动人的传说。有一个清晨,古柏想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独自驾着一部小马车,想往离家不远的奥斯河边去,准备一去不再回来了。那天阴雨绵绵,他的车在街上转来转去,在那样熟悉的路上竟然找不到一条路可以到奥斯河边。神把他的眼目遮蔽了,也把所有的路都截断了,最后他决定不管前面是不是河口,他就往下一跳,了却他的残生。但当他跳下去时,不但不是河口,而且正好是他自己家的门口。以后他的朋友们说,虽然那时他的行为是愚昧的,但是他的心却是为着要绝对顺服神。因为他受不住自己不洁的精神和蒙蔽的心魂,总是不能达到完全圣洁的地步,就误以为神不能再喜悦他。他以为达到完全顺服和圣洁,除非他牺牲自己,否则没有路了。事后他才恍然大悟,觉得神的旨意真是神奇莫测,神的手段、保护、慈爱与智慧,真是我们的思想所不能测度的。神的旨意不是要人死亡,而是要人活在地上,在一切痛苦的经历中彰显祂荣耀的生命。无论如何,在这首诗歌中,我们可看见在那时期中,威廉古柏在隐密处,在人所不知道的经历中,对神有那么深刻的认识。从这诗歌里,我们可看见古柏弟兄属灵生命的真实情形。所以慕发特博士(DrMoffatt)在他所著的教会诗歌手册(Handbook of Church Hymnary)中公正的判断说,这是一首非常深刻的诗歌。

一八四四年司布真(CHSpurgeon)被主兴起时,第一次在Surrey Chapel传讲主的信息时,就是先唱这一首诗歌,作为他职事的开始。很难得有一首诗歌这样被人欣赏,而这首诗歌的作者却如此受人非议。

另一首有名的诗歌是:

愿更与神亲密同行(OhFor a Closer Walk With God)(见第262首)

(一)愿更与神亲密同行,心境安静、属天;

愿光照明我的途径,直到救主身边。

(二)初次见主,我的安舒现今是在那里?

当我初次发现耶稣,喜乐消逝何地?

(三)从前我享何等交通!回忆仍是甘甜!

现今留下痛苦虚空,无何可以补满。

(四)回来,圣鸽!求祢即回,甘甜,安息使者!

我恨使祢生悲的罪,使祢离我若舍。

(五)我所认识,不论什么最可宝贝偶像,

使我扯它离祢宝座,对祢完全倾向。

(六)我是如此与神同行,心境安静、属天;

有光照明我的途径,直到救主身边!

这首诗是古柏在他最敬爱的恩明夫人离世时所写的。古柏曾说恩明夫人的属灵生活,是他自己在世旅途中,所能得着的最大祝福。一七九六年恩明夫人忽然病危,古柏曾写信给他朋友说:恩明夫人病重,这实在是我最大、最痛苦的试炼,但愿这试炼能帮助我更圣洁,更肯为主牺牲一切的福乐,不顾一切的为主活着。

在古柏自己的书里,说到这首诗产生的经过:一七九六年十二月九日,天还没有亮时,他写了头两节,以后就去睡了。再醒的时候,似乎听见在心里面有极其微小的声音,把这首诗的第三和第四节的词,念诵在他的灵中,(他说他常常有这样圣灵的感动)。但这首诗也引起反对他之人的攻击,说它不适宜在大聚会中使用。有一位诗歌权威甚至评断说:这首诗不适合教会使用,我不能否认它的字句非常美丽,但是我们没有和他一样的心情来唱这首诗。他认为这不过是一首感情诗,但他却不知道圣灵却用这首诗,帮助了千万的圣徒,成为古柏不朽的著作之一。

我们再介绍一首: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1771)(见第90首)

(一)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涌自耶稣肋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愆。

(二)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效能;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三)被杀羔羊,祢的宝血,永不丧失能力;

被赎教会,洗得清洁,永远与罪隔离。

(四)借着信心,我见此泉,从祢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五)当我离世,安卧墓中,拙口寂静无声;

我将用那更美歌颂,赞祢救赎大能。

(六)主,我相信,祢已预备一个金琴佳美;

虽然我是这样不配,因血白白赐给。

(七)神圣能力调弦定音,弹出高贵乐声;

无穷年日,父耳所听,惟独羔羊的名。

这首诗歌带给圣徒的祝福实在太大了,我们想它的真实价值只有到了永世才能予以估计。不仅有许多罪人是因这首诗歌得救,有更多圣徒,因这首诗得着生命的复兴,连后来神所大用的使女宾路易师母,也大得这首诗歌的帮助。在她临终时,她被仇敌攻击得非常厉害,弟兄姊妹围绕她的床边唱诗歌,盼望在她最后一战中,能给她一点帮助。当弟兄们唱完了几遍这首有一血泉盈满之后,有人提议再选别的诗歌来唱,宾路易师母这位身经百战的属灵战士用她微弱的声音说:不要更换神正在使用的兵器!这首诗歌一直帮助宾路易师母,渡过可怕的死河寒波,达到了荣耀的对岸。但古柏的批评者连这样一首伟大的诗歌,也一样予以多方攻击。他们认为这首诗歌的真理有问题,所用的字句带着一种诗人的幻想,和事实不相符合。如第一节原文是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许多诗评者认为真理有问题;甚至名诗人蒙哥马利,把第一节诗修改成加略山下,十架流出救主宝血;伯赛大池、西罗亚水,不如此泉有力,其实他所改的远不如威廉古柏原来所写的诗歌为佳。因古柏所写的诗是应用先知撒迦利亚的预言: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条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他的经历和他对经文的认识,都是十分准确的。故牛顿弟兄说过一句幽默话:若是批评这首诗不好的人,他自己一定不是个好基督徒。虽然蒙哥马利把第一节改写了,但后来圣徒们都觉得远不如原词为佳,纷纷把它改回原貌使用。现在我们所用的这首诗的副歌,是孙盖弟兄(Sankey)后来加上去的。

他在奥尔尼的时候,可说是他一生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可能他过分集中精力在神的工作上,所以身体受了亏损。他的堂姊海莉(Harriet)也是一个基督徒,但对主不很有心,觉得威廉古柏热心过度,有些不正常。她说:牛顿弟兄是一位很好属灵领袖,我从不怀疑主会大大使用像他这样一个坚强的神的仆人;但是古柏不过是一个软弱、而且容易被伤害的器皿。这么样的人让他站在讲台上讲道和祷告,也实在太过分。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他的心。他也一直受控告,不知道自己是否失去了主的恩典。不幸的事又接着发生了,他的弟弟约翰去世,使他的精神再次受刺激,但是他向着主的忠诚一不顾自己的身体,殷勤的事奉仍是一点不改变。他相信神借着这件事来纯净他,这一切痛苦的遭遇,只有领他进入更深的属灵生命里。那时恩明夫人自己的身体仍旧不好,但她完全把自己的健康放在一边,来照顾古柏;而古柏紧紧地依靠恩明夫人,好像小孩子在黑暗中无依的光景一样。牛顿弟兄就把他们两个人都接到自己的家中住下来,尽量帮助他们。因此,两年之内他就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生活,也作一些零碎打扫的事,谦卑学习服在神管治的手下。恩明夫人看他好转,就鼓励他再继续写诗。他又开始继续写诗。四十九岁时,进入写诗的顶峰时期。一七八二年,终于出了一本书叫作Table Talk。在一七八五年在好朋友鼓励下又出了一本书名叫:The Task。但他自己却比较倾向用讲道来服事主。他不但有那么好的诗歌恩赐,每一次当他站在讲台上讲道时,都满了膏油,不仅带给弟兄姊妹生命,连他自己也充满了无穷的喜乐。

他的堂姊仍是经常攻击他,但却又在经济上支持他,并为他准备一间较舒适的住处。在Weston住了两个月以后,于一七八六年,恩明夫人的儿子,也是古柏最好的朋友,恩明威廉(William Unwin),因伤寒去逝并留下两个孩子,这是第三次带给他严重的打击,这次他很快地就恢复过来。更不幸的事还在后面呢!一七八八年,恩明夫人患了中风,一七九六年又复发,同年,她就离开了世界。当恩明夫人病重时,古柏几乎停止了他自己的一切事来照顾她,用极大的爱心和忍耐看顾她。古柏说:恩明夫人向我所显出来神的慈爱,和她对我的一切看顾,若没有神的爱和力量,天然人绝不可能有的。因此我现在要照着她的榜样来回报她,只要她有任何需要,我愿意尽我的生命和力量使她得着安慰和快乐。为着这件事,他写了一首很有名、充满感情的诗,叫作My Mary

我们总括威廉古柏的一生来看,他一直是在许多人的攻击、批评和毁谤之下过来的。他的身体经常软弱,加上意志脆弱,情绪也不稳定,为此,他多少的经历、痛苦和感受,都是非人所能忍受和了解的。但是感谢神,神就借着这一切可怕的经历,使威廉古柏像一个一无所知、一无所依的孩子一样,紧紧依靠神。他最好的诗歌都是在他受攻击最激烈的时候写出来的。特别宝贝的是,在这些诗歌中,却闻不到一点他受攻击而有的孤苦味道。在这一切的幽暗途径中,他却把神丰盛的生命带给神的儿女。

当许多人都认为威廉古柏是精神病患者,而且他的精神病是和他的信仰有关,他们又把这一个责任推到牛顿弟兄身上,因为古柏是受牛顿带领的。但事实上,这些批评者并不认识神的仆人要在神手中受对付,走主量给他们的道路。更不认识当人经过许多属灵经历时,他所有的感觉和表现。当我们回顾古柏的一生时,他一次又一次受到猛烈的攻击,攻击的声浪真像洪水一样漫过他,要把他吞灭。为这一切我们要敬拜神,因为这都是神最智慧的计划,为着训练古柏。神就用这一切环境,使这脆弱的人,心里培养出那么一个美丽而且丰盛的属灵生命。

在古柏和牛顿弟兄同工时,正有两种学说在神的儿女间起了大争执:到底人得救是靠着行为,还是靠着神的恩典和良善呢?这真是非常重要的争战。牛顿弟兄是这一次争战中的主将,就如他所写的那首有名的悔改诗惊人恩典何等甘甜,是当时对付认识福音不准确者,最锋利的兵器。古柏弟兄紧紧地和牛顿弟兄站在一起,成为神特别拣选的器皿,为着基本的真理争战。多少他的诗歌都是以感恩的心说到我们所蒙的救恩,并不是靠我们行为的功劳,而是完全依靠救主的恩典。在一七八六年七月,他给牛顿弟兄写一封信说:关于神给我安排的环境,多少时候是我不能明白的,我从来没有在别人的书信或谈话中,找到和我有一样经历的人,但是我从不怀疑这些经历都是从神而来的。在另外一封信中,他又写道:我的朋友,我现在已经看透这个事实:多少人想要动摇我们得救确据的真理,但我确认这一个美好的凭据,是任何力量不能摇动的,也绝不是受任何人可以影响的,乃是圣灵自己作了我们的明证!

他和牛顿弟兄在一起并肩为真理争战,也是他受人攻击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威廉古柏本身当然也有很多缺点,他是个脆弱的人,情绪不稳定,精神上尤其容易受打击,但是他深信神对每一圣徒有祂良善的意念。他很羡慕别人能在信心上坚强,像许多圣徒在临终时,还充满了属天的平安和喜乐。他却觉得自己不是这样,在他里面常有控告和搅扰,觉得自己是被恩典所遗弃的人。这思想常使他非常痛苦,然而这也是一个力量,一直保守他以谦卑的灵倚靠主,更需要主的恩典,并渴望住在主里面。一七七二年七月三十日他写信给牛顿说:这一次我决定不去拜访某某弟兄,经过许多的祷告后,我深知当神的心满足时,祂就要将祂的丰满,丰丰满满地充满我们。我们的心意和祂的旨意相合的时候,祂就要用祂的伟大能力保守我们。若是神听你的祷告,我便请你也为我代祷,求主丰盛的同在降临在我身上,使我一路上能结出好果子来,并且保守我平安回来。我很高兴,十分欢迎你到Weston来,因为我知道神要与你同来,来劝勉我儆醒地、不断地住在主里面,和祂有顶亲密的交通。

在恩明夫人被主接去之后,威廉古柏又过了四年孤单的生活,最后,他住在East DerehamNorfolk;终于在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安息救主慈爱的怀中,永远脱离了人生旅程中凶恶的风浪,和自己内在的脆弱。现在,他进入了基督的安息和大爱中,再没有什么攻击能搅扰他,他所留下的这许多诗歌,却成为反驳所有攻击和毁谤最好的答案。

最后,再列出他的另一首杰作:

祢爱所给虽然甚多(Of All the Gifts Thy Love Bestows)(见第87首):

(一)祢爱所给虽然甚多,恩赐众善者哪!

但在天上还未见过什么比血更大。

(二)就是我的信心对血,也是祢爱所给;

不然,恩赐虽合所缺,也是虚空无益。

(三)哦,神的爱,祢是深海,我罪都埋里面;

我的不义,祢都遮盖,亏欠,祢都郝免。

(四)在宝血里,我已寻出,祢爱心的踪迹;

由此我知祢的宽恕,并知祢的公义。

(五)心会软弱,身会衰颓,我总安然相信;

天地虽然都要销毁,我锚已经抛定。

(六)到了那时,我要证明,祢爱有何价值;

但是今日,我的生命就先靠它扶持。

(七)当赞美祢!再赞美祢!有何不是祢给:

宝贵救主,和那使彼显为宝贵的力。── 史伯诚《诗人与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