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杰姆斯迪克和他的诗歌

 

诗人小传

一位被教会忽略的杰出诗人

这个世代神的儿女,永远要为着神所赐给杰姆斯迪克弟兄的诗歌恩赐,而感谢神,然而对于他一生所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对于他的诗歌所蒙受的冷落冤屈,我们也要深觉愧疚。提起上一世代的以撒华滋和查理韦斯利,他们的作品无人不晓,提起芬尼克罗丝贝和海弗格尔,她们的诗更是脍炙人口,可是杰姆斯迪克的名字,和他的杰出作品,却鲜为教会所知。其实他作品的优美,和诗境的高超,决不在任何一位一流诗人之下。那么他的诗歌为什么到今天还被一般教会冷落呢?乃是因为他在盛年之时,因主的带领,加入了当时的普里茅斯弟兄运动,而他所写的诗歌也都编在弟兄们所出版的小群诗集中;因为一般基督教的众教会对弟兄运动怀有成见,这种成见使他们采取了极端敌对的态度一凡是属灵的作品,只要是从弟兄运动中出来的,即使是对神的儿女有真实的帮助,也一概摒弃不用。许多人也承认他有一些诗歌实在是出于圣灵的杰作,但为了防备弟兄运动。他们叹息说:可惜这些诗,是弟兄运动中的人写的,我们只有忍痛割爱了。说到这里,我们不禁要为之扼腕,要到什么时候,神的儿女才能除去狭窄的胸襟,脱去所有的主观成见呢?

迪克的诗歌,无论就生命的经历、真理、诗的灵感、或诗歌本身的文采哪一方面来说,都属上乘之作。他的诗歌才华也是很杰出的,可惜由于上述的原因,使他的作品不能像一般诗人的作品一样,广被教会采用,他的诗歌仅成了部分神儿女的瑰宝。

这无伪之信是先在他母亲里的

诗人杰姆斯迪克弟兄,一八○二年生于英国的沙弗克的贝里(BurySt.EdmundSuffolk),他有一位非常敬虔的母亲,使他的一生大受影响。他母亲每天晚上都要进入内室,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主面前为孩子们祷告。因此迪克就像新约里的提摩太一样,从小就承受了那无伪之信,清楚得救了;稍长更承受了莫大的祝福,那燃烧在他母亲心中向神的热切爱火,也燃烧在他心中。我们若明白这个,再看到他以后一生之久,那样地忠诚服事主的情形,就不足为奇了。

提到迪克的母亲,我们就不能不想到神的国多半都是建造在这些默默无闻、平凡却伟大的隐藏得胜者身上。她不仅以自己敬虔的生活,和祷告的生命,影响了迪克的一生;并在她有生之年,亲眼看到了她信心的力量一直影响到她第二代子孙的身上。在她晚年时,她仍一样每天用一段时间带领迪克的孩子们亲近主,学习祷告,进入与主甜美的交通里。

她还有一个女儿华克夫人(Mrs.Mary Jane Walker),也是个受母亲熏陶而一生行在神面前的人。她也是一位诗人,她的诗有几首是非常有名的,一首是飘流旅客,不要再流荡(The Wander No More Will Roam),另一首是当我经过疲乏恐惧野疆(I Journey Through A Desert Drear And Wild)。她也写福音的诗歌,有一首常被使用的是耶稣我来信靠祢,用我全心信靠祢(JesusI Will Trust TheeTrust Thee With My Desire)。

意气飞扬的青年时代

现在我们仍回到迪克弟兄的生平上。他青年时代的经历,很刺激而富有传奇性。他曾怀着满腔雄心从英伦来到巴黎,当时巴黎是世界政局的中心,也是法国最强盛的时候。经过一番严格的考选,他进入陆军军校受训,在拿破仑麾下的一员大将之下,度过了一段军旅生涯。这在人看来是何等意气飞扬,踌躇满志,但神却使他在这段岁月里看清了人类堕落以后的残忍可怖,并看见人性中低贱脆弱的一面;这一切都在战争所带来的残酷痛苦中暴露无遗,使他从前瑰丽前程的梦幻都破灭了。

不久,即一八二四年,他加入了东印度公司,被派到印度担任步兵军官。在那里,他又经历到人性黑暗堕落的另一面,满了欺压诡诈的罪恶生活,使他的良心大受责备而且痛苦。他因着这一切可怕的罪行极其真切地痛悔迁过。他因怕自己再犯,就定下许多自律的规条,盼望在这罪恶深海中能活出新的生命样式来。

砥砺自强反而引他进入痛苦的灵肉争战中

经过了长期里头的争战,他终于认识了人在律法之下软弱无能,一无是处的光景,像保罗一样,耗尽了天然力量,和己生命、罪恶权势交战,彻底失败了,只得颓丧叹息说:在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是卖给罪了。他原先所立的规条反而成了束缚他自己的桎梏,使他十分痛苦失望。这一连串的失败反而叫这个罪恶囚奴的灵魂苏醒过来,认识惟一的拯救惟有在基督耶稣里才能找到。八二六年他返回英国,当时他真是身心交疲,对于人生前途也灰心极了,但却是他属灵的转机到了。

救主显现带来荣耀的释放

那时,他的另一个姊姊克雷拉带他去聚会,那天讲台所传讲的话语充满了神的能力,好像两刃的利剑,刺入剖开他的心,救主在十架上流血的大爱震撼了他,并且熔化了他的心,使他再一次流泪回到救主的脚前,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主,愿意以余生来完全跟随主的脚踪行,为神的国赢得灵魂,归给基督。他的作品中,有一首杰作,正好说出了他那一次在主面前的启示和经历:

此时何时孤单之时(O Solemn Hour)(见第63首)

(一)此时何时!孤单之时!四围都是黑暗!

天上的神独生之子,以人血肉代人受死,这是何等悲惨!

荣耀的主钉十字架!生命的王受人倾轧!                   

(二)哦,这样的神、人,生、死,真是奇中之奇!

这是中心!两个永世莫不举目而顾、而视

祢这当受赞的!

哦,主耶稣,祢十字架乃是我的永远美家!

(三)哦,当我们看那木头,心中何等感动;

爱的化身死在髑髅!哦,怎能不又喜又愁,

看祢这样苦痛!

我们心裂听祢呼祈:以利,拉马撒巴大尼!

(四)哦,神,我们真是该死,该受祢的忿怒;

但祢施恩,使祢爱子为我受苦、担罪、忍耻,

公义杀我救主;

我已与祂同被钉钉,我已与祂在彼丧命。

(五)我们与祂一同得生,与祂从死同苏;

因祂是头,我们是身,我们同祂都是属神,

一同蒙神赐福;

我们原来只配受罚,今却同祂呼喊阿爸。

才德的妇人她的价值胜过珍珠

从他得着这一次重大属灵的转机之后,由于主美好的计划,他与一位传道人的女儿,一位敬虔的姊妹结婚。他当时没有想到,这个安静爱主的青年女子,是神国中隐藏的得胜者,在他以后一生的事奉中,给他深远的帮助。婚后,他又重返印度,但这一回他再来东方和从前完全不同了,因着主的恩典,他是个新的人了。主的爱充溢在他魂间,他就得以在四围可怕的环境中,面对傲慢的人群,为主作美好的见证。他不放过任何机会,在同事官员中间,放胆传讲基督;主也大大地使用了他,得着了许多人归向基督。他在这一段岁月里,打下了美好属灵的根基,有一首他的诗歌,正好说明了他此时的学习和认识:

哦,主耶稣,我心喜乐(O JesusLordTis Joy to Know)(见第134首)

(一)哦,主耶稣,我心喜乐,因祢为我所历坎坷,

现今已经过去;

祢的工作都已得胜,祢今就是坐享其成,

被神荣耀高举。

(二)祢的圣首曾被芒剌,现今已得荣冕装饰,

祢坐父的座位。

哦,主,我们真赞美祢,我们永要虔诚拜礼,

并说:惟祢是配!

(三)祢在那里是作元首,等祢肢体也同接受

祢所有的一切

祢的荣耀和祢宝座,祢的权柄和祢天国;

因为祢我联结。

(四)主,祢快乐,我们也乐;因祢得胜,我们唱歌;

因为祢我合一。

现今在此受苦任劳,何等欢欣,当我想到

宝座是属于祢。

主的呼召为这呼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他属灵的膀臂逐渐强壮有力了,跟随主的心志也越过越坚定。一八三五年他蒙主呼召来专一事奉祂,他就辞去工作回到英国,经过一段时间,国教接纳他,正式按立他为牧师。然而他后来发现在国教里有许多制度和教训,叫他清洁的良心,无法在神面前过得去。他说:我再三地回到圣经中去寻找,也找不出任何的根据能支持这样的教训和说法。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期望我自己能适应国教,并在国教中做一个忠心而标准的传道人,但我却越发现国教里头的一些制度和教训,和神的话背道而驰,我该怎么办呢?这件事实在是厉害的试炼,教会攻击他,同工误会他,亲友给他压力,前途更是一片茫茫,主好像没有给他开一点门路;反而叫他看见,若是脱离国教,过一个绝对顺服主、只讨主喜悦的生活,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何等地大,所要受的试炼是何等地可怕。为此他一直犹豫挣扎,不断地说:我究竟怎么办才好呢?他的妻子及时给了最扶持他的话:无论在哪一点上,你若相信这是神的旨意,你就该不惜任何代价去遵行它才对!

诗人当时最无法接受的教义就是受浸即重生(Baptismal regeneration)的教训。他说,浸礼本身不能叫人重生。从下面这首诗,我们可以看见,他实在是一位认识受浸的属灵实际的人。

围绕主墓(Around Thy Grave)(见第680首)

(一)主耶稣,我们聚集在祢墓的四围,

口中歌唱心欢喜,见证祢的作为;

我们用信来跟随,追踪祢的道路,

藉这庄严奥妙水,进入祢的工夫。

(二)主耶稣,我们纪念祢魂中的苦难,

祢因向我施恩典,曾被波浪冲漫;

为我,祢浸死水中,为我,祢曾流血,

为我,祢曾离天庭,为我,祢曾命绝。

(三)哦,主,祢今已复活,黑暗已成往事,

现今祢已登宝座,活着,永不再死;

罪、死、阴府祢毁尽,我也同祢得胜,

因祢是我的生命,我是坐享其成。

(四)我今受浸归祢死!承认与祢同钉,

我也与祢同复活,与祢荣耀有分;

撒但、世界和罪恶,今都不能摸我,

我今同祢作旅客,同祢为神生活。

在基督教里,许多属灵的事情,都变为仪文,甚至沦为神学家争论的焦点,属灵的实际完全失去了。然而在诗人身上、在他的诗歌里,这些都恢复了。下面这首诗是弟兄们在擘饼聚会(这种聚会被一些神学家称为神恩典的工具一领圣餐)中最喜欢唱的,实在让我们摸着了基督率领众子进入父前的喜乐,说出了圣餐的属灵实际。

阿爸,父阿,我们现在(AbbaFatherWe Approach Thee)(见第39首)

(一)阿爸,父阿,我们现在因主到祢面前来;

祢的儿女到此聚集,愿得应许的福气!

祂的宝血已洗我们,我们藉祂来得恩;

祢灵也已指教我们,呼喊阿爸近祢身。

(二)我们从前好像浪子,离祢流荡真无知;

但祢的恩比罪更多,拯救我们脱灾祸。

给我们穿救恩衣裳,给我们坐祢席上;

我们快乐,祢也欢喜,因祢恩典深无比!

(三)祢用为父的爱亲嘴,表明祢赦浪子罪;

祢宰肥犊,祢使我们永远与祢不再分。

我们理当欢喜快乐,我们听祢如此说,

因我儿子死而复活;曾经失去又得着。

(四)阿爸,父阿,我们赞祢,祢的慈爱真希奇!

天上天军因着我们,也要希奇祢大恩。

不久我们都要聚集,在祢座前来温习:

阿爸的爱何等丰富,阿爸的名何宽恕!

为基督丢弃万事如同粪土

终于诗人作了他一生最伟大的决定,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不易得着的英国国教的正式圣品地位,也拒绝他们所供给一切养生的保障,而绝对地来跟随主。这段日子里,他非常孤独,常关在内室,再寻求主的旨意和量给他的道路。他再次将自己献上,愿意作个完全满足主心意的人。他走在向来未曾走过的道路上,一路上满了试炼,他只得凭信而活;而神也实在向他显明了祂对清心跟随主的人,所怀的是何等的慈爱信实啊!这种艰难痛苦的困境,往往成为诗人所写出最优美诗歌的灵感。下面两首十架道路经历的诗歌,是他诗中的上乘之选:

哦,主,我们今想到祢(O LordWhen We the Path Retrace)(见第55首)

(一)哦,主,我们今想到祢在世所历路程:

祢以恩爱对待群黎,祢以忠诚对神。

(二)祢爱虽然被人辜负,显为比死更强;

刺祢的枪,不过引出血水,洗人天良。

(三)祢虽自己常经忧患,祢却到处行善;

虽然祢的路途艰难,祢却不想怨叹。

(四)四围不忠,祢却赤忠;黑暗,祢却光明。

父的喜乐,祢心所重,从未违祂命令。

(五)不因撒但诡计摇动,不顾苦难损失;

祢的行径,无人同情,孤单一直到死。

(六)我们不禁奇祢谦卑,盼望能以像祢;

主,我们愿学祢低微,因这里有安息。

当我们今天来读这样诗歌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神荣耀的灵住在那踏着十架道路、面如坚石往前的人身上。下面一首更为优美:

主耶稣,当我们想到祢(Lord JesusWhen We Think of Thee)(见第180首)

(一)主耶稣,当我们想到祢的一切恩爱,

我们的灵盼望最好当面见祢丰采。

(二)虽然我们行在野地,寂寞、干渴、骇惊,

左右荆棘,前后蒺藜,四围仇敌陷阱。

(三)我们却从深处着想,知道祢爱价值;

我们因此心里明亮,赞美祢恩不置。

(四)祢是我们生命、力量,盾牌、盘石、诗歌,

无论怎样把祢思想,总叫我们快乐。

(五)可爱的主,保守我们紧紧跟随祢行,

直到我们进入天门,面见祢的荣形。

主必引导他的脚走在神所喜悦的路上

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时日,他不断地寻求主,终于有一天他读到了一本书,找到了他所要寻找的方向了。他找到写书的那群弟兄们,他们跟他处境相似,而且同蒙一个启示的光照,要寻求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他们所带进的属灵恢复,后来被称作弟兄运动。他们同有一个强烈的心志,愿意出任何代价,来持守神话语的完全,并绝对遵行神的旨意和命令。在开始的时候,人数不多,到处遭人排斥、误会和逼迫,但因着他们向主绝对忠诚,终于带来属灵的复兴。当主的工作到达巅峰时,仅在伦敦一处就有一百八十多个聚会。当时他们中间有三句非常有名的话:回到圣经、回到身体和回到起初。诗人既然清楚了主的带领,就不再考虑一切困难,而投入这个恢复主见证的圣灵水流中。曾为他写过简略生平的康那普弟兄说:在这段期间,约一八三八年,他投入弟兄运动的时候,是他写出最优美作品的开始。这些诗歌成为神家甚有分量的属灵产业。

在诗人所写的诗歌中,我们可以发现钉十架的基督是他所有诗歌的主题与中心。基督的一生,从道成肉身、高举得荣、到荣耀再来,几乎是他所有诗歌的诗题,下面有两首诗是这方面的杰作:

幔子裂开(The Veil is Rent)(见第138首)

(一)幔子裂开!看哪,耶稣站立施恩座前!

手执香炉,馨香如云,荣耀充满圣殿。

(二)祂的宝血,一次永远,座上、座前洒遍!

祂的伤痕,在天宣告,救赎大工完全!

(三)忽闻成了!声音传自痛苦流血山丘;

救赎功成,今在父前,长远活着祈求。

(四)成了!此声安息我魂,救恩永不败退;

更美祭物,永远祭司,率领进入幔内。

(五)我们既蒙宝血所洒,坦然进入幔内;

施恩座前,完全俯伏,神啊!惟祢是配。

(六)靠着宝血,奉主圣名,扬起无惧祷声;

靠着基督,上达于祢,赞美之歌上升。

这一首诗是根据希伯来书第十章,描写基督宝血的救赎,逼真传神,好像一幅诗中画。下面这首诗被许多诗评者认为是他的代表作:

神的羔羊,我们今要(Lamb of GodOur Souls Adore Thee

(一)神的羔羊,我们今要来瞻圣容并敬拜;

父的大爱和祂荣耀,从祢身上放光彩。

被造万物一齐宣扬祢的智慧和权能;

天上地下同声欢唱自有永有的尊称。

(二)神的儿子!父的胸怀永远乃是祢居所;

与神同有恩惠,能耐,作神平日的喜乐;

这是何等奇妙怜爱!祢竟撇开祢尊贵,

为了我们从天而来,作神羔羊尝死味。

(三)神的羔羊!我们见祢卧在寒微马槽里;

流浪四方,无家可栖,在祢亲手创造地;

我们也见祢在园中,汗因苦痛成血样;

我们失措,见此恩踪,圣洁无瑕神羔羊!

(四)我们也见祢作牺牲,钉在可诅的树上,

因为我们罪和愚蒙,一切才由祢承当;

哦主,我们为祢的血,满心感激要称扬;

荣耀,荣耀,无尽,无竭,全归于祢,神羔羊!

若有人爱神,这人是神所知道的

从此以后,迪克弟兄就到乡村传福音,教导圣徒明白神的道路。因着他向主的单纯,生命的丰盛,信心生活的绝对,为神的家尽心尽瘁不顾自己,他实在为圣徒也为服事主的人,立下了一个美好的榜样。他最喜欢和圣徒们在一起擘饼、祷告,和他们一同生活,一同事奉。他从不求显扬自己,只是因着主爱的激励,而一生默默无声、努力耕耘,正如圣经所说的: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当我们想到他一生这样热爱主,就不能不想他的一首名诗:

耶稣我爱这名(JesusThy Name I Love)(见第168首)

(一)耶稣!我爱这名,耶稣我主!

耶稣!远超万名,耶稣我主!

主,祢作我一切,祢外我无基业,

有祢我无所缺,耶稣我主!

(二)祢曾成为人子,耶稣我主!

祢曾替我受死,耶稣我主!

祢爱真是殊优,远超人世所有,

因祢救恩成就,耶稣我主!

(三)我惟因祢得生,耶稣我主!

我惟靠祢得胜,耶稣我主!

我们还怕什么,忧虑、苦难、鬼魔!

因为有祢相佐,耶稣我主!

(四)不久祢要再临,耶稣我主!

我们快要欢欣,耶稣我主!

那时我们见祢,我们就要像祢;

并要永远偕祢,耶稣我主!

他终于经过幔子,朝见他的君王

一八五二年,他的健康日见衰退,就转往纽西兰去,那儿气候对他较为适宜,不久他居然恢复了健康。但一直辛劳陪伴着他的爱妻,却先他息劳了。以后,他在这个岛上又活了三十年之久得为主做见证,直到一八八四年八月。当时的一位弟兄记述说:他地上的帐棚倾覆了,敬虔的弟兄们,有许多是他因真道所生的孩子,将他安葬在墓园里。大家一同唱着他所写的一主耶稣,祢曾在此站立。弟兄虽然死了,但是他身上基督的馨香,仍叫人活,借着诗歌,他也因信仍旧说话。

诗人的诗歌,在一八五六年出版的小群诗歌中,占了八分之一,有四十三首。最后,我们不忍心割爱,仍以他的另两首诗歌作结束。

父阿,久在创世之前(FatherTwas Thy Love That Knew Us)(见第21首)

(一)父阿,久在创世之前,祢选我们爱无限;

这爱甘美、激励、深厚,吸引我们亲耶稣。

还要保守,还要保守,我们今后永稳固。

(二)虽然宇宙逐渐改迁,但是我神总不变;

祂的爱心,同祂话语,向着我们永坚定。

神的儿女,神的儿女,我们应当赞祂名。

(三)神的怜悯,是我诗歌,我口所夸心所乐;

从始至终,惟有白恩,能得我命感我心。

神爱我们!神爱我们,连祂爱子都不吝!

(四)爱的神阿,我们现在同心歌颂祢奇爱;

直到天上,远离尘嚣,我们仍是要称扬。

但愿荣耀,但愿荣耀,永远归神和羔羊。

这首诗在所有赞美父神拣选之爱的诗歌中,是非常好的一首。

下面一首是讲到主再来的诗:

一点时候(A Little While)(见第152首)

(一)一点时候主就回来,我们就要不再流落;

迎接我们归家云外祂所预备天上居所;

与祂同居,见祂荣面,高声歌颂奇妙恩典。

(二)一点时候祂就再来,我们须要赎回光阴;

使祂痛心是我悲哀,为祂负轭是我欢欣;

愿我预备,儆醒祈祷,有如仆人等候主到。

(三)一点时候所有将过,主赐十架为何推辞?

步祂脚踪,效祂所作,为祂,利益算作损失。

祂的笑脸是为报酬这苦痛的一点时候。

(四)一点时候求祢就来主,祢新妇盼望已久!

疲倦客旅切切等待,归家高唱永远歌讴;

见祢真体荣耀无比,并要改变完全像祢。── 史伯诚《诗人与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