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腓力白力斯和他的诗歌

 

诗人小传

腓力白力斯(Philip P.Bliss)可说是美国近代仅次于芬尼克罗斯贝的大诗人。他的一生就像一颗夏夜的流星,在空中一抹而空,虽然极其短暂,却在人的记忆中留下灼热明亮的印象。

白力斯本人除了他的音乐天赋之外,可说是很平凡的人。他自己的身上虽然没有多少伟大惊人的事发生,但他却活在一个伟大的传福音时代中。从一八六○年代起,大西洋两岸的福音职事几乎都挂在慕迪的身上,慕迪本人没有诗歌的恩赐,但他却具慧眼,能发掘出恩赐,并成全恩赐。孙奇是其中最有名的歌唱家,而白力斯则是最有名的圣诗作家;虽然围绕在慕迪身边有许多突出的恩赐,但白力斯仍旧是星光褶熠,而且因着恩赐之间的相互辉映,更显得其辉煌。他的一生就上算在他紧紧地把握住了神所量给他的机会,而将自己投身在当时福音运动的主流中,所以他能在短短的六年事奉中,将他的恩赐发挥得淋漓尽致,并得其所哉。

因此,当你看见他的伟大处时,你会被他的平凡所吸引;可是当你看见他的平凡处时,你又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伟大的人。他的谱曲虽然比不上柯克帕克(WJKirkpatrick)或迈格纳汉(JMcGranaham),却也谱下了不少不朽的曲子,到今天还广被教会唱颂;他的诗歌不像芬尼克罗斯贝那样才华四溢,却是到处被圣徒所喜爱;他歌唱的技巧不像孙奇(Sankey)那样地动人心弦,但神却用他的声音拯救了千千万万的灵魂。他为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留下了榜样。只要我们全心爱神、事奉神,我们在神手中就必定成为一个祝福教会的器皿。

提及白力斯的一生,我们就不得不先提到他的家庭,因为他的家庭对他一生的影响实在是重大而且深远。

他生于一八三八年七月九日,殁于一八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一生只有短短的三十八年。好像一朵美丽的花,正当盛开的时候,就忽然凋谢了,引起人们对他无穷的怀念。他出生于宾州的克里菲德(Clearfield)的罗蒙城(Rome),他的父母不仅热诚爱主,并且都热爱音乐。他们是当地卫理公会虔诚的会友,在他们家里处处都可接触到音乐。每一天,他们全家都要聚在一起,用音乐和歌唱来赞美神、敬拜神。这是白力斯后来一生献身于音乐事业的原因和力量。他自己最早期对主的认识,和属灵生命根基的栽培,也都是在这种充满了音乐的环境之下建立的。他自己曾说,这种充满了音乐的赞美和敬拜,使他每一天都活在主里面,每一时刻都接触基督。

他从小就那样喜爱音乐,他父母又不断地鼓励他,很自然地,他就跟着父母一起歌颂赞美神了。他十二岁便进入当地的教会,因为他发育得早,十岁就长得和成人一样高大,神也赐他俊美健壮的体格。他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有一天他经过一个地方,听见一阵前所未闻的优美琴声,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钢琴的声音。他的心被这甜美琴音吸引,就静悄悄地走进一间开着房门的屋子,默默倚在门柱旁,聆听这此曲只应天上有的音乐。当这位弹琴女孩停止弹奏时,他即走向前去恳求她多弹几曲,(那时他并没有任何其它的企图,只是被那琴声溶化了),那女孩大吃一惊,恐惧的注视着他,然后十分气愤地赶他出去。虽然他羞愧地夺门而出,但是他的心一直被那美妙的琴声所吸引。

他的童年时光大多在一个农庄里渡过,除了读过一所公立学校以外,有时也花时间在一处小小木材贮藏室里看管。一八五○年是他一生中的转折点他找到机会向人承认他是基督徒,并受浸归入主的名下。

一八五五年他到宾州东特洛伊(East Troy)学校读书。次年夏天,他进入农场工作,维持生活。因为他的思想反应敏捷,加上学习努力,同年(十八岁)就取得了教师资格,开始在哈思维尔(Hartsville)教书。他得着了好环境,得以正式开始学音乐,而幸运的是他能得着当时颇负盛名的音乐家汤那(JGTowner)的指导。一年之后,他就在宾州罗蒙城柏来布利(WmBBradbury)所主持的一场音乐会上参加演出。这实在是神奇妙的掌握和安排,为白力斯开了一条新路。从这时起,神种在白力斯里面音乐的恩赐,开始茁壮生长。

他在教书的生涯中,邂逅了杨鲁思小姐(Miss Lucy Young),并于一八五九年六月一日结婚。杨鲁思小姐是一位纯良贤淑的姊妹,和白力斯同工又同心,是他以后在事奉上的好帮手。

他又一连参加了一八六○年七月和八月在GenesesNY,由TEPerrinsTCookBassini等人所组织的音乐演出会。此后,白力斯就专心于音乐教育。从一八六一到一八六三年间,他一面参加音乐会演出,一面在师范学院深造。所有他的老师都激赏这一位学生的天赋和他对乐理的造诣。

他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从这里也可看出白力斯的幽默感。一八六三年,著名的路特博士(DrGeorge Root)收到白力斯给他的一封信,这信是一首诗,词句优美,声韵更佳,委婉地说:谁愿送一枝横笛给这首诗的作者呢?当时,路特博士正好要找一个灵巧的人替他办事,他觉得白力斯正合条件,于是把他作的曲留下,而寄给他一枝美丽的横笛,并且函邀白力斯前来面谈。白力斯同意作他的代表,到芝加哥各处去开音乐会并召开会议。一面吸引群众对他们的注意,一面从会议讨论中深知群众最欣赏的是哪一种音乐。

那时,白力斯常常作曲,不久,主的呼召明显地临到他,要他在诗歌和音乐上服事主。他所写的诗歌,每一首都非常优美而且充满了能力。

这样,白力斯在路特和凯弟(Cady)的指导下工作了四年。在这四年中,他经常在美国西北部开音乐会和音乐讨论会。一八六九年夏天,他遇见神所重用的仆人慕迪弟兄,他们一见如故,恩赐互惜。慕迪格外鼓励他以诗歌服事主,从此,白力斯就开始在教会诗班中服事了。

后来,他和韦曼(MrCMWayman)一同作诗并且唱诗,他们都是热爱主的基督徒,经常一同参加慕迪的事奉工作。惠特少校(Major DWWhittle)说,在慕迪的聚会中,他们听见了他们二位的独唱,才深深觉得独唱也能成为事奉得力的兵器。白力斯也常和惠特同工。他们一同在伊利诺伊州的温尼倍各城(Winnebago),开始了一个主日学会议,惠特请白力斯在会中唱诗,效果非常的好。

有一段时间他在芝加哥第一公理会以音乐服事主。三年后,他觉得该停止这一事奉,就和惠特少校在一起,专唱福音诗歌来传福音,那时他所写的诗歌也成为传福音有效的工具。他的诗歌和独唱都那样容易摸着人的感觉,使人深受感动。他的名声很快就传到当地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一个无人不知又有能力的福音使者。

一八七三、七四年之交,慕迪因看见主那样使用白力斯的恩赐,就从苏格兰写了好几封信给他,竭力劝勉并催促白力斯放弃一切事务,专心在福音诗歌上服事主。慕迪也同时写了几封信给惠特,劝勉他们俩人同工,开福音聚会。因为慕迪的鼓励,他们开了两次音乐福音聚会,看看它的结果以及主的引导,第一次聚会在伊利诺伊州的窝基根(Waukegan),从三月二十四日到二十六日。这次聚会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是他们一生不能忘记的。惠特少校后来提及那次聚会说:我们回到芝加哥后,真不知道要怎样感谢赞美神,因祂赐予我们无限的祝福。白力斯自此以后,就辞去了一切职务,专心服事主。

这段时间,白力斯作曲的才华和歌唱到处被人传扬,他的收入也渐渐增加,不像以前,他和妻子是长期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中,为他们的生活辛苦挣扎,一直盼望有一天神恩待他们,使他们能过安定一点,宽裕一点的生活。虽然这个盼望实现了,但是主对他们却有更多的要求和更大的呼召。白力斯心中充满了主的爱,他毫无考虑地答应主的呼召,把他们多年的盼望放下,愿意过那简单朴实的生活,跟随救主的脚踪。惠特少校说:一直到白力斯临终,我从未听说他心中有一点点后悔的感觉,也没有不情愿的意念,只觉得主的爱是何等伟大、甘甜。

他和惠特少校两人到各城去开福音聚会、唱诗、传扬福音,特别在伊利诺、威斯康辛、密西根、宾州、肯塔基、田纳西、明尼苏达、密苏里、阿拉巴马、乔治亚等州,到处都能看见他们传福音、报喜信的佳美脚踪。一八七六年九月,白力斯和太太一起去诺思菲地(Northfield)拜访慕迪。而慕迪是一个最会抓住机会的人,利用他们来访问的机会,让白力斯在一周内到十一个聚会竭力事奉,他的妻子也一直同心服事。

最后我们用很沉重的心情来写白力斯生命末了的一段。白力斯传福音的恩赐和工作正如旭日东升,各处都飘扬他深沉感人的歌声。英国教会也闻名前来邀请,盼望他能去英伦三岛传播救主福音。慕迪一直在背后支持、鼓励,叫他勇往直前。就在英伦邀请函抵达后,他们决定先去芝加哥和慕迪一同事奉,再去英国。那时白力斯正好回到他宾州罗蒙城老家,与他的家人一同欢度圣诞节。慕迪也邀请他在圣诞节后,到慕迪会幕大会中唱诗,但是没有想到慕迪突然收到一封电报,说白力斯和他妻子在赴芝加哥途中,因一件可怕的灾祸,双双到主那里去了!

这真是使人震惊的消息。事情发生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一八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当他们离开罗蒙城赴芝加哥的途中,他们所搭的火车在俄亥俄州的阿叙特伯拉(Ashtabula)撞到桥梁,从六十尺高的桥上坠落下去,整列火车在烈火中焚烧,当时白力斯已经幸运的从车中逃出来,本可免于一死,但他却回去抢救他的妻子,终于与妻子一同葬身在火焰中。

在这事发生之前,白力斯心中好像早就有预感。他在一生中最后一次在芝加哥主持的聚会中对会众说:我不知道会不会再有机会在这里对你们唱诗,因此我要把握住这一个机会,用我所有的力量,把这首诗歌献给你们。我要让这首诗歌从我生命的最深处唱出来。这是他一生中所唱最后一首诗歌,也是给人印象最深的诗歌,歌名叫:我不知何时主来接我去。

诗歌介绍

从上面的小传里,我们可以发现到白力斯服事主的时间,从他遇见慕迪起到被主接去,一共只有六年。他虽然过去了,但他留下来的诗歌到今天还在被圣徒唱颂,并成为许多罪人蒙恩的催促力。

根据茱利安的圣诗典考,他从一八七○年起共发表了四十九首诗歌,大部分是他自己谱曲的。白力斯写诗的灵感有许多是从慕迪的福音信息中触发来的,所以他的诗中最有名的是呼召人决志归主的福音诗。孙奇在他的我的一生和福音诗歌的故事里多次见证说,每当他唱完白力斯所写的诗歌,在慕迪传福音的聚会上发生大功效。

因为他的每一首诗歌的背后都有一个可爱的小故事,我们以下就逐首来介绍他的诗歌。白力斯所有的诗歌只有一个中心福音,或歌颂福音的内容耶稣基督,或劝人殷勤传福音,或是劝人抓住时机快信耶稣。

一、哈利路亚!何等救主(Man of SorrowsWhat a Name1875)(见第70首)

(一)神的儿子从天至,竟然称为忧患子,

拯救罪人脱罪死。哈利路亚!何等救主!

(二)祂被人侮被人讥,代替我站罪人地;

赐我生命赐我力,哈利路亚!何等救主!

(三)我们又弱又不好;祂是圣洁的羊羔,

救赎竟然作得到!哈利路亚!何等救主!

(四)祂被举起,我免死;祂说成了,鬼失势;

祂登宝座,给恩赐。哈利路亚!何等救主!

(五)当祂复临遣天使,提接圣徒回家时,

我们还要唱此诗:哈利路亚!何等救主!

这首诗的系年据他的亲密同伴孙奇说,应该是一八七六年。就在他死前不久的几个礼拜,白力斯到密西根的州立监狱去传福音,那天的信息即是忧患之子,他就唱起这首诗歌,许多囚犯都受感动而悔改了,因为这首诗的信息正好摸着了他们的心。

孙奇本人陪慕迪在巴黎传福音的时候,他多次唱这首歌,因为歌中反复唱出哈利路亚,法国人都听得懂的!所以每当他唱到尾声时,全会场的法国人都和着唱:哈利路亚!

忧患之子是白力斯所歌颂的中心。

二、我要歌颂我救赎主(I Wil lSing of My Redeemer1878

(一)我要歌颂我救赎主,并祂奇妙大慈爱;

祂在十架受尽咒诅,为要将我赎出来。

(二)我要传述奇妙经过,祂已代赎我罪愆;

慈爱怜悯,无限广阔,神将我罪尽赦免。

(三)我要赞美我救赎主,传祂得胜大权能,

胜过罪恶,摧毁阴间,胜过死亡赐永生。

(四)我要歌颂我救赎主,天来妙爱祂赏赐,

使我重生得享天福,与祂同作神后嗣。

(副)歌颂,歌颂我救赎主!为救赎我宝血流,

在十架上担我刑罚,还我罪债使自由。

这首诗歌是白力斯去世后,弟兄在他的手稿中发现的。曲子是迈格纳汉谱的,他是白力斯的后继同工。

三、哈利路亚,祂已复活(Hallelujah I He is Risen1876)(见第113首)

(一)哈利路亚,祂已复活!基督已经高天升!

死亡门闩已经断开,天使欢呼,人响应;

祂已复活,祂已复活,祂今活著作生命。

(二)哈利路亚,祂已复活!作我高举的元首!

赐下圣灵来作见证,将祂一切向我授;

祂已复活,祂已复活,使我称义蒙拯救。

(三)哈利路亚,祂已复活!死亡永远失权势!

基督自己就是复活,要救我们脱离死;

祂已复活,祂已复活,一直活著作恩赐。

这首是他在一八七六年春天所写的,他自己也是第一位唱这首诗的人。那年复活节的下午,他在乔治亚州奥古斯塔(Augusta)的一个广场上,面对着六千群众唱出这首赞美主复活的诗歌。

下面我们要介绍几首他的劝信诗歌。

四、Whosoever HearethShoutShout the Sount1870

(一)无论何人愿意就可得救恩,

这是天上来的佳音给罪人,

赶快将这消息向万人宣陈,

无论何人都可来。

(二)无论何人想来不必稍迟延,

恩门已经大开,进者可随便,

耶稣真是救主,祂已发恩言,

无论何人都可来。

(三)无论何人愿意就可得永生,

无论何人愿意,这话语有征,

无论何人愿意,这应许无更,

无论何人都可来。

(副)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人,

这是慈爱天父唤浪子回家,

无论老幼男女都不必代价,

无论什么人可来。

这首诗歌是他被主复兴之后不久做的。熟悉慕迪生平的人都知道,慕迪本人被主兴起以后,他起初还不明白神的大爱是救恩的中心信息,甚至以为神向罪人的膀臂有长有短的。直到第一次从英国传道回来以后,有一天一位弟兄,名叫慕尔豪斯(Henry Moorehouse),从英国来到芝加哥,主动要求慕迪把福音讲台让给他,因为主的灵这样催促他。慕迪跟他不过泛泛之交,但看他的确是主打发来的,也不能拒绝他,于是就把讲台让给他,看他怎么讲。

这位不速之客从一八六九年底讲到翌年年初,共讲了七堂,题目不变一一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神爱世人。他的信息把慕迪折服了,因为从聚会开始,听的人愈来愈多,超过慕迪原有的听众,而且他的福音信息震动人心。慕迪自己说,从那次以后,他自己传福音的路也转变了,总是以神的爱为中心,这也是慕迪日后成为救恩号手的秘诀。

在那次聚会里面,白力斯本人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的一切这一个词吸住他了,他当时就写下了这一首名诗。

五、几乎要听劝(Almost Persuaded Now to Believe1871)(见第622首)

(一)几乎要听劝,弃绝罪途;

几乎要听劝,相信耶稣;

有人却在自语:圣灵,目前请去!

等有更好机遇,我再求祢。

(二)几乎要听劝,切勿离开!

几乎要听劝,火速前来!

亲友代你祈祷,天使望你趁早,

耶稣等你求告,迷人来吧!

(三)几乎要听劝,还误机会!

几乎要听劝,难免定罪!

几乎甚为不妥,几乎铸成大错,

几乎终于相左,几乎犹亡!

(四)请你就听劝,耶稣奇妙,

请你就听劝,宝血有效;

祂赦一切的罪,祂洗所有污秽,

这是难得机会,请开心门!

(五)你今当听劝,切莫硬心!

你今当听劝,耶稣真近!

祂仍向你召呼,你该对祂降服,

喜乐难以尽述,你今信祂!

有一次白力斯参加一处聚会,讲员是伯朗德矩牧师(RevBrundage)。他整篇信息的末了是这样的一句话:受感动几乎要听劝的,就是几乎要得救的;但是几乎得救而差一步的,也是完全失丧的!白力斯听了以后很受感动,就写下了这一首诗用来帮助那些挣扎要信的人。

这首诗歌后来成为主所重用的歌,不知道帮助了多少灵魂决志来归耶稣。孙奇时常在慕迪传完信息、呼召人之前唱这首诗歌。有一次在伦敦的福音聚会中,听众有一万五千人,当时的首相格拉斯敦弟兄也在座。慕迪传完信息后,要求会众低头默想,并请孙奇唱这首诗。孙奇说:这么多的灵魂正在做决定要不要信耶稣,死亡的空气突然笼罩下来,但这歌声一出去,死亡就一扫而空了!

六、Down Life's Dark Vale We Wander1873

(一)人生幽谷信步移,直到主来;

儆醒、等候、一心迎主的再来。

(二)挑旺我的夜半灯,候新郎来;

我魂发出大欢声,迎祂再来。

(三)不再心酸,泪痕干,当主再来;

无限平安,喜乐满,当主回来。

(四)犹疑、恐惧一扫空,因主再来;

祂的面光驱消沉,当主回来。

(五)祂知天路大可畏,祂要快来;

祂知天客已疲惫,祂必快来。

(六)祂知何等忧伤逼,因此祂来;

噢,何膀臂,我安息,当祂再来。

(副)带给所爱喜乐满,当主再来;

赢得赞美响彻天,当主同来。

永远春天何美艳,主所带来;

永世荣耀何浩瀚,与主同来。

有一天,他的两位朋友因听人说,耶稣快要再来,他们就信主了。白力斯知道这个见证以后,就一直想主的再来是何等可畏的事啊!当他下楼梯的时候,这首诗的第一句就突然进来了人生幽谷信步移,他顺着灵感便写成这首诗。

主的再来,死亡,都是他传福音的题目。

七、I Know Not the Hour When My Lord Will Come1874

(一)我不知何时主来接我去,

与祂一同回到可爱天居;

我却知祂同在照亮所有黑域,

那是我特享的荣耀!

(二)我不知天使所唱的歌名,

也不知金琴争鸣的曲名;

我却知耶稣我王只有一欢声,

那是我着迷的音乐!

(三)我不知美丽灵宫的样式,

也不知我所赢得新名字;

我却知在彼救主与我永磨厮,

那是永不衰残的天!

当时有本书叫做天门并不敞开(The Gates Ajar)很破坏神儿女的信心,白力斯有感要写一首诗歌,以强调圣经的真理。两年之后,他在车祸中丧生,孙奇在追思会上看到他们留下来的两个小孩,一个两岁,一个四岁,倍感心酸。没有想到,生者反而因为死者的歌受了安慰。当时,孙奇在会中就独唱了这一首歌,并说:我们亲爱的弟兄从前不知道的,如今知道了,他得着了主的冠冕。

八、Brightly Beams our Father's Mercy1874

(一)天父发出慈怜恩光,如灯塔光垂天照,

在地门徒受命发光,沿着岸边照暗礁。

(二)世界沉在黑夜罪海,哀号声如浪汹涌,

千万浮沉,迫切等待,巴望得见水道明。

(三)收拾残灯,剔亮灯芯,放光照明暗中人,

救拔他们出离深水,正是你尊贵责任。

(副)你的光当照在人前,越过苦海穿波浪,

世人陷溺罪恶海中,等你救起,快前往。

这首诗的灵感是从慕迪的讲道中来的。他说,在一个漆黑的暴风雨夜,怒海翻腾,有一条船驶向港口,灯塔的方向灯是亮的,但是照明海面上暗礁的灯已经熄灭了,后来这条船仍旧逃不过厄运,而撞上暗礁,被怒涛吞灭了。慕迪说,主所负责的方向灯是不会灭的,但这不够,必须我们所负责的照明水道的灯也亮了,才能引人归主。因此,你们的光当照在人前!

白力斯所写的诗歌中,还有两首是讲到福音的争战的。

九、LoMy ComradesSee the Signal Waving in the Sky1871

(一)看哪!战士,得胜旗帜晴空正招展,

我们帮助从天而至,胜利已在望。

(二)万军之主赫然前往,针对撒但击;

四围仇敌纷纷踉跄,张狂已消逸。

(三)又见飞舞荣耀旌旗,号声又吹起;

奉元帅命,所向披靡,胜过众仇敌。

(四)虽然争战持久凶猛,但是帮助近;

至高先锋正在前行,战士大欢喜。

(副)守住堡垒,我已行动!耶稣正督促;

向天挥动信心回应:靠恩得坚固。

这首诗的灵感来自惠特少校。白力斯一被主复兴以后,就和惠特少校一起同工,他也是一位诗人,他所写的诗有三首是圣徒没有不会唱的一一惟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恩雨降恩雨及时时刻刻。惠特弟兄在美国南北战争中是北军的军官,在一次重要的战役中,他奉命死守一处堡垒。那次战役中北军大胜,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部队守住了堡垒,奋战到底,而他本人却受了重伤。等他痊愈时,南北战争已经结束了,但北军仍旧颁升他荣誉少校军阶,所以人都称呼他作少校,他自己也以这个称号为荣。慕迪弟兄就是在南北战争时被主兴起的,那时人人自危,都迫切要得着救恩。战争结束以后,另一场属灵的福音争战掀起了,惠特少校痊愈之后,马上就投入这一场争战,白力斯也是这个时候参战的。

当惠特少校将他的经历讲给白力斯听了以后,他的心大受感动,觉得神的国更需要战士,向主至死忠诚,就写下了这一首诗。

十、Only an Armour-Bearer1873

(一)只愿执兵器站住,傲视敌溃,

等候王的命令,紧紧跟随;

王的一声令下,一往直前,

忠诚事奉我元帅,站祂身边。

(二)只愿执兵器上阵,滚滚黄沙,

救恩盔、话语剑、信心盾甲;

屏息等待冲锋,杀声响起,

主啊!我正在这里,请差我去!

(三)只愿执兵器争战,或可夺取,

光明夺目冠冕,不朽荣誉;

在地沙场我若舍己尽忠,

在天国度大阅兵,荣上加荣。

(副)听哪!杀伐声中冲锋号角,

看哪!多少畏惧者后退仆倒;

但是元帅有我,胜利仍得,

虽然我只是个执兵器者。

白力斯是个最会捕捉灵感的人,他的灵感除了从别人那里得来的以外,他还时常在自己的读经中得着灵感,这首就是其中之一。

这首诗是根据撒母耳记上第十四章而写的。白力斯说,他发现当时以色列全地除了扫罗和约拿单外,没有人带兵器。那次和非利士人的争战之所以能得胜,白力斯说,不仅在乎约拿单的信心,也在乎那一个拿兵器的能紧紧跟随他的主人。因此,白力斯就向主祷告说:我愿做祢的执兵器者,叫祢争战无往不利!这首诗是他当时写下的争战祷告诗。

白力斯还写了许多经文灵感诗,下面一首也是很有名的:

十一、Look to JesusWeary One

(一)仰望耶稣,将亡人,望就活!望就活!

仰望救主已舍身,望就活!

看那木上被举着,望就活!望就活!

听祂在说:仰望我!望就活!

(二)你虽邪恶又污秽,望就活!望就活!

如望,就必脱众罪,望就活!

久受撒但的捆绑,望就活!望就活!

一望,就必得释放,望就活!

(三)你虽流荡已久远,望就活!望就活!

却莫硬心在今天,望就活!

救主巴望你回转,望就活!望就活!

为何忍心仍迟延?望就活!

(副)看哪!救主举木上,仰望救主医死伤;

望就活了!何必亡?望就活!

这首诗是根据摩西在旷野举蛇的故事一望这铜蛇,就活了。因此他说:望就活!

下面我们还要介绍几首白力斯所写关于追求主方面的诗歌:

十二、主,使我更爱祢(More Holiness Give Me1873)(见第276首)

(一)主,使我更爱祢,和祢更亲密,

为祢名更热心,向祢话更信,

对祢忧更关心,因祢苦更贫,

更觉得祢看顾,更完全顺服。

(二)主!使我更得胜,向祢更忠诚,

在祢手更有用,对祢仇更勇,

受苦更为忍耐,犯罪更悲哀,

更喜乐任怨劳,更完全倚靠。

(三)主!使我更属天,更常见祢面,

更脱凡俗生涯,更想慕回家,

更愿意处卑微,更被祢破碎,

更为不顾自己,凡事更像祢。

(副)求主天天扶持我,给我力量保守我,

使我一生走窄路,使主心满意足。

这首诗的标题是我的祷告,是在他完全辞去世界中的工作、全时间服事主的时候写的,约是一八七三年底。结果,这首诗不但是他自己的祷告诗,也成了慕迪最喜爱的诗之一。当时,慕迪在苏格兰,因为看见白力斯的恩赐正是主工作上的需要,他就写信催促白力斯出来事奉主。慕迪大概不会想到他不但催促出来一个人,他还催促出来一首名诗呢!

十三、多又多(More and More)(见第279首)

(一)你曾觉得父爱心?不只这么一点;

你曾尝到祂怜悯?不只这么一点。

父的慈爰何等大,不只这么一点;

平白赐给无代价,不只这么一点。

(二)你曾觉得主亲近?不只这么一点;

祂的同在乐你心?不只这么一点;

主的恩典何等大,不只这么一点;

平白赐给无代价,不只这么一点。

(三)你觉圣灵的能力?不只这么一点;

犹如甘雨临及你?不只这么一点;

圣灵能力何等大,不只这么一点;

平白赐给无代价,不只这么一点。

(副)多又多,多又多,不只这么一点,

神的大爱难尽说,不只这么一点。

这首诗也是从慕迪的讲道中得来的。他说,有一位传道人很有智慧,在他的教会里,有人捐了一大笔财产要给会中贫苦的弟兄们用,而他受托来分这些钱财。他想,这些穷人一下子收到这么多的钱一定会任意挥霍光的,反而会不爱惜钱财的;所以,他就隔一段时间,分给他们一些,而且每次总是会提醒他们:这些是有人给你们的,好好地用吧!但不只这么一点,还有更多的要给你们!

白力斯就捕捉住这一点的灵感,写成这首平易的佳作,来说明基督给我们救恩的丰富。

十四、Wonderful Words of Life1874

(一)圣经都是真神言语,证明耶稣基督

道成肉身被钉十架,流血洗我罪污。

(二)真神应许尽在圣经,备及今世来生,

是我产业、成我诗歌、为我暗处明灯。

(三)我愿天天查考圣经,昼夜思想遵行,

真理圣灵开导我心,使我识主更真。

(副)生命之道极奇;我会笃信不疑,

美哉主道,奇哉主道,生命之道极奇;

美哉主道,奇哉主道,生命之道极奇。

这首诗也是白力斯的作品中常被人唱颂的。

白力斯所写的诗,我们就介绍到这里。因为他本来是作曲家,他不但为自己所写的诗谱曲,他也为别人的作品谱曲;而且很有趣的,他最成功的曲子都是为别人谱的。他为人谱曲的时候,非常进入他们诗中的感觉,因此,这些曲子配上歌词唱起来就像是在天上配成双似的。其中最有名的如下:

一、为祢我舍生命(I Gave My Life for Thee)(见第297首)

二、哦,我魂,可无恐(It is Well with My Soul)(见第494首)

三、我用眼睛引导你(I Will Guide Thee with Mine Eye)(见第485首)

四、耶稣竟然爱我(Jesus Loves Even Me1870)(见第172首,原作共六节)

(一)我真欢乐因为天上父神,

在祂话中明说祂爱世人;

圣经所载奇妙之事甚多,

其最甜者就是耶稣爱我。

(二)我虽忘祂,一直流荡远离,

祂仍爱我,无论流荡何地;

祂来寻我,直到将我寻着,

并且带回,因为耶稣爱我。

(三)等进荣耀亲眼看见我王,

若有诗歌是我口舌爱唱,

那就必是我所永要唱说:

何等奇妙之事,耶稣爱我!

(副)我真欢乐,因耶稣爱我!

耶稣爱我,耶稣爱我;

我真欢乐,因耶稣爱我!

耶稣竟然爱我!

五、前途如何我不知(I Know Not What Awaits Me)(见第443首)

(一)前途如何我不知,神将我眼遮蔽;

在我向前每步路上,都有新的境地;

祂所赐的每一喜乐,也都令人惊奇。

(二)眼前一步我看见,已够应付需要;

属地幻想若肯去掉,天光就必照耀;

静中也必甜然听见:你要将我信靠。

(三)哦,那有福的无智、不知真是福气!

祂用右手将我握住,不肯让我稍离,

并使我的受惊心魂,在祂爱中安息。

(四)如此不知而向前,能知,我也不愿;

宁愿暗中与神同行,不愿光中孤单;

宁愿凭信与神同行,不愿凭着眼见。

(副)我愿跟随祂带领,对祂完全信靠;

随时随在安然唱道:祂知道,祂知道。

随时随在安然唱道:祂知道,祂知道。

上面这首曲子也是他一生最后谱的曲子。当车祸发生后,他的皮夹却安然无恙,被人送到芝加哥的同工那里。孙奇打开夹子以后,发现还有一份白力斯才修缮完成的诗稿,诗是布锐德写的,但经过他的润笔,曲子则是他谱上的,这首诗必定是他自己最珍爱的。诗人就像一片白云悄悄地飘去了,未曾留下一点踪迹,或许,这首诗就是他所留下最后的鸿爪吧!── 史伯诚《诗人与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