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雷莉亚内乐莫理斯和她的诗歌

 

诗人小传

和克罗丝贝一样,雷莉亚开始写圣诗的时候,已步入中年,一旦动笔以后,主的恩赐就不断地加给她们,她们开始得虽晚,诗龄却都很长,作品丰富,杰作也很多。

雷莉亚的诗龄有三十七年之久,她所写的圣诗超过一千首。她的一位密友有一次私下问她说:你写了这么多的诗句,谱过这么多的曲子,怎么从来没有重复或相近的呢?诗人回答说:噢,万一我觉得有重复的可能,我会跑去问问威尔,他的记性好极了,一听就会告诉我到底是不是重复的!威尔是莫理斯四个儿女中的老二。

雷莉亚是约翰内乐的三女,一八六二年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摩根郡的小村落宾夕维尔(PennsvilleMorgan CoOhio)。南北战争结束后,她父亲老内乐解甲归田时,她已经四岁了。老内乐马上就把家迁到同一州的玛律他(Malta),他们家所参加的教会在麦康乃斯维尔(Mc-Connelsville),和他们家只隔一道河。这可爱的小地方是雷莉亚一生的世界:生长于斯、受教育于斯、结婚于斯终老于斯,然而你唱她的诗时,会发觉她的世界乃是耶稣,何其广大!

迁居玛律他没有几年,老内乐便过世了,留下七个幼小的孩童给她的妻子奥莉维亚(Olivia)。生活重担骤然之间压在一个弱女子的身上,她们生活的清苦可想而知!雷莉亚后来回忆她的童年说:我的童年并非无忧无虑,为着生活,永远有做不完的工作要做,每一分钱都花很紧!生活虽然清苦,她的教育却没有被耽误掉;学校的老师很快地就发现到这个女孩聪颖伶俐,不论是课业还是活动,她都很有机智,又很风趣。她家的邻居发现雷莉亚在音乐方面的天赋似乎不寻常,就特许她到自己家中练琴,大约十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教会中司小风琴,成为诗班中的一员。

她的父亲虽然这么早就撇下他们而去,天父却并不撇下他们。她的母亲非常注意儿女们的属灵情形,常常带他们去教堂聚会,并且以圣经的原则来管教她们。当雷莉亚十岁时,耶稣就进入她的心中,使她经历重生。她说:我觉得我需要一位救主,曾有多次我走到教堂前面跪下祷告神,直到有一天,一位弟兄过来按手在我头上对我说:嗨!主就在这里,祂已经赦免你的罪了!那天,我的心开始转向主,我也将我的心交给主!

雷莉亚得救的经历非常清楚,在她中年以后写过一首诗我知神应许是真(I Know God'S Promise Is True),这首诗可称为她的得救诗,永远生命开始扎根在她心中,歌词记载在下面。

(一)因神极爱世上罪人,赐下祂独生子,

叫一切相信祂的人,得永生免永死。

(二)前我流浪偏离正路,做了罪的奴仆,

直到神的应许来到,像音乐入耳鼓。

(三)永远生命现在开始,充满我的心灵,

我要永远歌颂赞美,因主已救我命。

(副)是真,实在是真,神奇妙的应许是真;

因我曾信靠尝试经历过,故我知神应许是真。

蒙宣道书局慨允,自青年圣歌转载

雷莉亚在家中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她帮助母亲在麦康乃斯维尔镇上的河边,经营一家女帽店。要织、要编、要钩、要缝,她做女红的手上工夫绝不亚于在琴键上的快捷。这样一位殷勤可人的姑娘在镇上做女红,那一件必然发生的事当然逃不掉,十九岁的那年,她和镇上一家望族青年,也是主里的好弟兄莫理斯(Charles HMorris)相恋,坠入了爱河,不久就在镇上结婚了。

他们的婚姻生活非常美满,夫妇俩人在教会中的服事很积极、很火热。他们所在的美以美会格外注重追求神的圣洁,在当时叫圣洁运动(Holiness Movement)。从十八世纪的韦斯利就开始,一直延伸到本世纪。美以美会(Methodists)的神学认为人一次得救了,并非永远得救,所以要不断地追求主。姑且不论这种神学说法的对错,(这是基督教内争辩不休的论题),它的结果倒是催促人要竭力追求主。因此,从美以美会里出了不少圣洁的人,有神的能力为他们作见证。

诗人雷莉亚就在这种气氛下清心追求主,她的新生命不断地在长大,原来孕藏在她里面的圣诗恩赐,也渐渐随她生命光景的成熟,而显出来。一八九二年,她三十岁,去马里兰州山湖园参加夏令会,那是蒙神大怜悯而得着属灵生命转机的机会;因着这次的机会,主也开了另一道门,叫她发现她自己的写诗恩赐!她在夏令会上将自己更全心地奉献给主,事奉主和祂的教会。她后来回忆那次有福的经历说:我竭力尊崇圣灵,祂若在我身上居首位,我的生活就要流露出主的喜乐。夏令会后,她回到家中,奇妙的事就发生了。有一天当她在母亲的店中踩缝衣机的时候,突然间,从她心中涌出一些很简单诗句,她就顺口哼出,调子也是她自己配的,她觉得很奇妙,就走到钢琴旁边,把这些诗句再弹一遍,并且写下来。她的母亲听了,就鼓励她继续写下去,提醒她,这些歌是出自圣灵感动的。雷莉亚就一首接一首地创作下去,教会里的诗班指挥也鼓励她,要她把自己的佳作拿去给山湖园教会的吉耳摩尔(DrHLGilmour)鉴赏,(因为他是圣乐专家)。在母亲和弟兄们的鼓励之下,她第一首公开作品述也述不清(I Cant Tell It All)发表了,往后的三十七年之间,约有一千多首的圣诗及配曲从她的灵泉里涌出。

一八九八年,她得着灵感写下了她的第一首名诗亲近,更亲近(NearerStill Nearer),在与主交通方面的诗中,属上乘作品。圣诗学者艾慕林(EKEmurian)将之与名诗如我愿爱祢更深(More Love to Thee)、我以信心仰望(My Faith Looks Up to Thee)等同列。

亲近,更亲近(NearerStill Nearer1898)(见第586首)

(一)亲近,更亲近,近主心怀!

亲爱之救主,引我近前来;

只手护持我,靠祢胸前,

如在稳静港,掩蔽我平安(末行重复)

(二)亲近,更亲近,我有何能,

有何堪奉献,而承主恩情?

惟携我忧伤痛悔心灵,

求主以宝血完全洗涤净。

(三)亲近,更亲近,我惟属主,

罪恶与愚行甘心全脱除;

撇下罪中乐、骄傲、炫夸,

惟要得救主,夸主十字架。

(四)亲近,更亲近,终生亲近,

直到荣耀里,我锚已抛稳;

亲近,更亲近,永远亲近,

无论到何时,与主还相亲。

诗人雷莉亚的恩赐真叫人羡慕,不但能写诗,而且会谱曲。她谱的曲子没有一首不好听的,而她从来没有受过正规作曲的教育,和声也是她自己配的,她所配妥的乐谱在付梓以前,从没有一个专家敢更动一个音符呢!

雷莉亚的诗歌是她生活中经历主的结晶,身为四个孩子的母亲,够她忙的了,她仍旧在生活中跟随主,诗歌不过是她从主实际有所得着时,而有的发表而已。

同年夏天,她又去山湖园教会访问,那一个主日的信息是由另一位客人贝克弟兄(LHBaker)来传讲。那天他讲悔改,信息的力量震人心弦,到末了,他发出呼召,要受圣灵感动的人到前面去接受主。当即有一位看来很有教养的妇人起身到前面去,雷莉亚直觉到这妇人里头与神之间有挣扎,似乎正在犹疑。结果她也静静地起身跪在妇人身旁,抱住她、柔声说:现在不要再怀疑!吉耳摩尔博士听见了,也侧身过来说:现在不要再推辞!布道家贝克弟兄听见了也赶上来对妇人说:现在将心门敞开!接着她又加了一句话:让耶稣进入你心怀!就在那位妇人决志接受主的瞬间,诗人雷莉亚最常被人使用的福音诗歌的副歌就产生了。在那次一连串的特会还没有结束之前,她已写完了四节歌词并谱完曲。

有人爱将这首决志用的福音诗歌和英国伊利奥特姊妹(Charlotte Elliott)的名作照我本相(Just as I Am)媲美。后者所强调的是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前者所强调的时间不是以后,而是现在!

让耶稣来进入你心(Let Jesus Come into Your Heart)(见第621首):

(一)你若愿意脱离罪的苦情,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你若渴慕得着新的人生,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二)若觉恶性自己不能治服,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若感虚空世界不能满足,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三)若要黑暗变成无上光明,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若要病痛转为永久康宁,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四)若要心中充满快乐欢喜,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若要全人进入平静安息,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副)现在,将疑惑抛弃;现在,将救主投倚;

现在,将心门开启,让耶稣来进入你心。

热心传福音和殷勤追求主是循理宗的两大特色,这两个特色无形中也成了诗人雷莉亚诗歌的主题。热心传福音不过是她追求主很自然的流露而已,她传福音乃是传耶稣基督为主。耶稣于她,好比一位活在身旁的至友,她的福音诗歌不叫你感觉她在传什么,而是向你倾诉、向你介绍这样一位可爱的朋友罢了。下面的一首,是这方面诗歌的杰作:

加利利陌生人(The Stranger of Galilee)(见第92首)

(一)仿佛当年在加利利海滨,眼望面前波光鳞鳞;

我见岸上群众簇拥如云,争看加利利陌生人。

我见祂怎样医妤瞎眼者,即刻叫他重见光明,

又施恩能叫瘸脚者前行-奇妙加利利陌生人!

(二)祂言语慈祥,面容现怜悯,哀我苦被罪孽压困;

祂言语、面容将永记我心-慈爱加利利陌生人!

祂向我露出祂手痕、肋伤,低声说道:这是为你。

我伏祂脚前,重担全脱离-感激加利利陌生人!

(三)我见海上风暴怒涛汹涌,祂命风浪即刻平静,

闻祂号令,海面立时安稳全能加利利陌生人!

从此我觉无限平静安宁,心头奇妙喜乐融融;

我灵恬然居祂大能手中-靠此加利利陌生人。

(副)那时,我便立意永远爱祂,因祂那样温柔怜悯!

那日便认祂为我救主-这加利利陌生人。

(四)遭颠沛,为风暴所困的人,快来得祂完美救恩!

祂要平息风暴,护你安稳-来依加利利陌生人!

祂命我来向你传达好讯:祂已为你预备福分,

惟要你肯谦卑与祂亲近-跟随加利利陌生人!

(副)朋友!你是否愿永远爱祂?因祂那样温柔怜悯!

今日,便认祂为你救主这加利利陌生人。

这首诗歌的力量太强了,多少人因着唱这样的歌,仿佛遇见了在地上微行的主,而认祂为救主!

一九一二年,诗人五十岁,写下了另一首这一类型的诗歌:

主的爱越久越深(Sweeter as the Years Go By)(见第185首)

(一)我主因爱寻找我,当我罪中迷困;

何等奇妙的恩典,领我归回羊群。

我主的慈爱怜悯,深过最深海洋,

高过最高的苍天,我要永远颂扬。

(二)我主生在犹太境,走过人生旅程;

群众来围绕亲近,为要得着救恩。

伤心的人得抚慰,瞎眼的能看见;

今天主伟大爱心,仍向我们彰显。

(三)主有奇妙的慈爱,为我忍受亏损;

甘愿被钉十字架,毫无怀恨埋怨。

但愿蒙救赎圣徒,一同歌颂欢呼;

直到天地都回应,赞美耶稣圣名。

(副)主的爱越久越深,主的爱越久越深;

何等丰盛深厚,何等广大长久,

主的爱越久越深。

这首歌今日在神儿女中间成为大家顶爱唱的一首歌,特别是在擘饼聚会中被主爱摸着的时候,便情不自禁唱出:主爱新鲜又甘甜。雷莉亚写这首诗的时候,视力已渐渐失去,但是主的爱越久越深。虽然她劳碌一生,(她视力的失去可能与她勤于做女红细活有关),视力便要失去,但主的爱仍旧成为她的歌唱。

现在我们要回头介绍诗人在一九○五年,时四十三岁,所写的一首争战的诗歌争战开始(The Fight Is On)。在雷莉亚的感觉中,传福音乃是一场争战,事奉主也是一场争战。当时,不仅在诗人的家乡有争战,在英国、在东方、在美国本土或在非洲,属灵的烽火到处燃起,神的教会在各地穿起全备军装,与空中属灵气的仇敌争战,并且到处传出捷报,彼此挑旺复兴的火,雷莉亚的诗不过是她在主面前,将这种身体的感觉发表出来而已。歌词如下:

(一)争战开始号筒正大声吹响,

准备战斗号令远近传遍,

万军之主正向得胜之途前进,

基督最后胜利快要来临。

(二)争战开始,忠心勇士务要奋起,

有耶和华引领胜利可期,

赶快穿上神所赐你全副军装,

靠主力量务要坚守到底。

(三)救主带领,走向确实胜利途径,

应许的虹跨过天的东边,

祂荣耀名世界各地都要尊敬,

黎明将到和平曙光快现。

(副)基督的精兵一同奋起,争战已开始,

敌在前,穿光耀军装,举鲜明旗帜,

良善与罪恶今决战,争战开始不要怠倦,

要靠主刚强站立稳妥,若神助我们,

在祂旗下,最后必唱那凯旋歌!

得宣道书局慨允,转载自青年圣歌

接着,我们还要介绍另两首追求主方面的诗歌。第一首是:神旨美甜,诗人是一个很爱顺服神的人,而这首诗说出了她顺服主的经历。从她的简传看来,她似乎是很顺服主的人,这并非说她的顺服是与生俱来的。这首诗歌第一节就说顽梗我心已终于屈服,原来她也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她是学来的,这首诗说出了她学习的经历,因此神的旨意在她的感觉上是何其甜美,她在许多次的失败后,才发觉惟有这一条路是通路、活路!这首诗歌的歌词如下:

神旨美甜(Sweet Will of God)(见第374首)

(一)顽梗我心已终于屈服,今愿属主,惟愿属主!

我心祷告,我口今求呼:愿主旨意于我无阻!

(二)久困罪愆,厌倦而思归,幽暗世路,烦闷凄凉;

忽见一光,射入我心内,哦,祢是我晨星、朝阳!

(三)得胜的主,祢宝贝旨意绕我怀我直到永久;

纷乱消失,平安何满溢,又如困鸟释放自由。

(四)禁闭于祢,与祢永相依,流荡脚踪不再游移;

无何能使我与祢相离,我要永住祢美旨里。

(副)愿神美旨紧紧环抱我,使我全然消失于祢。

愿神美旨紧紧环抱我,使我全然消失于祢。章一至七节寡妇倒油的故事而写成的;油,在圣经中乃是圣灵的一个表号。在列王纪的故事里,神迹的油乃是无限量地供应寡妇,除非器皿的度量限制它,否则没有一样事物可以限制它丰富的供应,因此先知对寡妇说:借空器皿,不要少借!诗人雷莉亚就借用这一个故事来说到我们追求主的经历:我们的主知道拿什么给求祂的人,什么呢?乃是最好的礼物圣灵。那么,我们得这礼物要得多少呢?她用圣经上的话说:将器皿多多腾出!好接受无限量圣灵的充满。现在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首诗吧:章一至七节寡妇倒油的故事而写成的;油,在圣经中乃是圣灵的一个表号。在列王纪的故事里,神迹的油乃是无限量地供应寡妇,除非器皿的度量限制它,否则没有一样事物可以限制它丰富的供应,因此先知对寡妇说:借空器皿,不要少借!诗人雷莉亚就借用这一个故事来说到我们追求主的经历:我们的主知道拿什么给求祂的人,什么呢?乃是最好的礼物圣灵。那么,我们得这礼物要得多少呢?她用圣经上的话说:将器皿多多腾出!好接受无限量圣灵的充满。现在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首诗吧:章一至七节寡妇倒油的故事而写成的;油,在圣经中乃是圣灵的一个表号。在列王纪的故事里,神迹的油乃是无限量地供应寡妇,除非器皿的度量限制它,否则没有一样事物可以限制它丰富的供应,因此先知对寡妇说:借空器皿,不要少借!诗人雷莉亚就借用这一个故事来说到我们追求主的经历:我们的主知道拿什么给求祂的人,什么呢?乃是最好的礼物圣灵。那么,我们得这礼物要得多少呢?她用圣经上的话说:将器皿多多腾出!好接受无限量圣灵的充满。现在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首诗吧:章一至七节寡妇倒油的故事而写成的;油,在圣经中乃是圣灵的一个表号。在列王纪的故事里,神迹的油乃是无限量地供应寡妇,除非器皿的度量限制它,否则没有一样事物可以限制它丰富的供应,因此先知对寡妇说:借空器皿,不要少借!诗人雷莉亚就借用这一个故事来说到我们追求主的经历:我们的主知道拿什么给求祂的人,什么呢?乃是最好的礼物圣灵。那么,我们得这礼物要得多少呢?她用圣经上的话说:将器皿多多腾出!好接受无限量圣灵的充满。现在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首诗吧:章一至七节寡妇倒油的故事而写成的;油,在圣经中乃是圣灵的一个表号。在列王纪的故事里,神迹的油乃是无限量地供应寡妇,除非器皿的度量限制它,否则没有一样事物可以限制它丰富的供应,因此先知对寡妇说:借空器皿,不要少借!诗人雷莉亚就借用这一个故事来说到我们追求主的经历:我们的主知道拿什么给求祂的人,什么呢?乃是最好的礼物圣灵。那么,我们得这礼物要得多少呢?她用圣经上的话说:将器皿多多腾出!好接受无限量圣灵的充满。现在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首诗吧:

将器皿多多腾出(BringYourVesselsNot A Few)(见第250首)

(一)你是否已长久渴慕得着主丰满福分,

今就在你心倾注?

何不按照主话来得父神应许的圣灵,

如当日五旬祝福?

(二)带上你倒空的器皿,藉主宝血得洁净,

来吧!你这穷乏人;

谦卑俯伏神宝座前,一心奉献成为圣,

直到圣灵从上倾。

(三)主恩好比无限膏油,倾倒充满器皿里,

祂爱仍然不摇移;

要照父的宝贵应许,将神膏油与能力,

今日,充满器皿里。

(副)现在主要充满你心,直到满溢,

正如主神圣吩咐:将器皿多多腾出!

现在主要充满你心,直到满溢,

充满圣灵和能力。

美国的教会蒙圣灵的恩惠特多,从她独立以前,就赶上了圣灵在末世开始的大工作,我们称之为五旬的晚雨。五旬圣灵的工作在使徒时代以后,似乎消失了,经过漫长的中世纪,到了十八世纪,祂又开始出现了。最早是一七二七年在德国北部的莫拉维亚的大浇灌,那次浇灌的结果促成海外福音的广传,和昼夜守望长达一百年的祷告。一七三九年元旦,这把火在英国传到了韦斯利和怀特腓的身上,不久,他们俩人就把复兴的火烧在大西洋两岸,灵雨跟着也沛降在当时所谓的新大陆上。

从殖民时代的大复兴(The Great Revival)起,历经十九世纪的大奋兴(The Great Awakening)、福音运动、圣洁运动和本世纪初年的五旬运动,圣灵的工作像潮水一样,一波又一波地做工在人心里。当然有些偏颇的情形发生,仍旧有许多圣徒得着圣灵真实的帮助,雷莉亚的这首诗可说是圣灵在当日工作的一个写照。

一九一三年,诗人五十一岁,她的视力完全衰退,近乎瞎眼了,但她仍不放下她的笔和服事,一如往昔。她所在教会的管堂弟兄说:在我所认识的基督徒中,她几乎是最完全的一位,而且没有一样服事。她是不积极的。她的眼睛虽然失明了,她仍凭信不凭眼见,捏紧那钉痕手,我要跟随耶稣。(摘自她盲目后所写的诗)

一九二八年秋季,她离开家乡,住到纽约州奥本的女儿家,翌年七月她在那里安息主怀,结束了她在地的旅程。最后,我们介绍她所写的一首关于主再来的诗,系年一九一二年,当时她双目已快盲矣,但她信心之眼却遥见主再来的荣耀。这首诗是一连串的问话:主今日若来,你如何呢?亲爱的读者,我们的诗人姊妹凭信仍在问你同一个问题,你预备好了没有?

会否就在今天?(What If It Were Today?)(见第153首):

(一)耶稣要从高天再降临,会否就在今天?

以爱与大能执掌权柄,会否就在今天?

祂来迎娶属祂的新妇,蒙召得赎者不可胜数,

被洁圣徒全地四布,会否就在今天?

(二)撒但国权即将要失势,但愿就在今天!

悲伤与叹息都要消失,但愿就在今天!

主里安睡者都要起来,被提与主相会于天外,

荣耀之景即将揭开,但愿就在今天!

(三)我们是否良善又忠心,若祂今天降临?

是否坦然等候又欢欣,若祂今天降临?

主再临预兆日日加增,有如曙光渐现的早晨;

儆醒等候即临良辰,愿祂今天降临!

(副)荣耀!荣耀!我心欢乐歌唱,

荣耀!荣耀!我要冠祂为王;

荣耀!荣耀!速速预备主道,

荣耀!荣耀!耶稣即将临到!── 史伯诚《诗人与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