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二)认识译文圣经

 

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我们必须认清今天我们所读的圣经,不论是中文、英文,或其它语言文字的,都是从原文或其它文字翻译过来的。严格的说来,这并非 神当初所启示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太518)或不可加添,不可删去(见启221819)的原文圣经。

  任何翻译的东西,都不是原有之物,都成了间接的东西,是第二手(若从原文直接翻译过来)甚至第三手(若从拉丁文或其它文字翻过来)的东西,在翻译的过程中都会受译者领会深浅的影响,并且带着译者的味道。学翻译的人会告诉你,译者们常在自觉或不自觉,或有意或无意间,将原文本土化,以博取读者的认同,这在一般文学的作品中,无可厚非,甚至是应该的,但用在圣经上就值得认真考虑了。 神要我们进入祂的观念里,不是 神要进入我们的观念里;今天中文圣经有中国人的观念、思想与味道,日本人、印度人、英国人、阿拉伯人的圣经,又有他们的观念和味道,请问那一种味道最正宗?是阿拉伯文的圣经么?细心的人读译文圣经时常会发现其间之差异,到底那一个版本正确呢?

  事实上,许多译文圣经,不仅常漏掉一些字,或者译者认为它们不重要,其实可能非常重要,以后在本书中多有举例说明,有时更是漏掉一小句。为什么这样呢?原因很多,但最少包括以下两点:一、译者们对原文字与经文了解不同,这是为什么神学院要教授原文课程,或找真正世界公认的原文学者工具书来了解原文字义。二、译者们背景不一样,属灵生命层次有高低,对圣经体会就自然不同。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比较一下天主教与基督教所译的圣经就会发现,其味道是不一样的!

  保罗说: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 神圣灵的事(林前21314) 。人得救后并不立即就变成百分之百属灵的人,我们还带着许多肉体,更有许多天然的性情、观念、文化背景等等,这些都需要被 神来更新而变化。所以译者们虽有传福音的灵与热心,有周详的计划与祷告,却没有一个译本是接近完全,毫无错误与缺点。

 

看一看中文和合译本圣经

  如果我们只读一本译文的圣经,我们就会受到他优点的帮助,但亦会受到他缺点的限制。它会像一个框框似的将我们框在其中。

  例如和合版在帖前523与希伯来书412节里都清楚的将灵 (PNEUMA 4151) 与魂(PSUCHE 5590) 分开。但和合版在其它廿处经节里都将魂译为灵魂。这是因为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我们并不了解灵与魂有分别,我们没有圣灵那清楚的观念。传统与日常用词,我们常常只用灵魂这词,是指一个东西,(和合版亦有9次将灵译为灵魂)。所以中国信徒与传道人受和合版的影响,总是灵、魂不分。对许多深入认识圣经及灵命长进的人来说,如果信徒不能分别灵与魂,就很难知道背起十字架来对付我们的魂生命,也不容易经历生命圣灵的带领,属灵生命也就很难长进了!果真如此,则和合版的翻译,无形中就限制了中国圣徒属灵生命的成长。如今借着编号圣经就可以帮助我们跳出这个框框,不受译者们的限制,回到原文圣经的丰富里面去。

  再举一例略作说明:译成吩咐这词,在和合版最少用过56次。对中文圣经的读者而言,吩咐就是吩咐,在这56处不同的经节里,用字都是相同的,但事实上在原文里却是五个不同涵意的字,(英文钦定版也只用了三个不同的字来发表)。现将这五个不同的原文字及其编号、对等译字(字的组成),第一次在新约中出现的经文,及英译,分列如下:

  1299 THROUGH-SET 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太111COMMANDING

  1781 IN-FINISH 主要为你吩咐祂的使者(太46CHARGE

  2004 ON-SET 祂用权柄吩咐污鬼(可127COMMANDETH

  3853 BESIDE-MESSAGE 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太105COMMANDED

  4367 TOWARD-SET 就遵着主使者的吩咐(太124 BIDDEN

  仔细体会这五个不同对等译字的意思:

  耶稣吩咐完了,用THROUGH-SET最好,THROUGH有完了的味道。

  撒但试探耶稣,要主吩咐祂的使者,用IN-FINISH最可能有效,因这有已经完成了的意思(虽然如此厉害,主耶稣还是胜过牠的试探)。

  用权柄吩咐污鬼出来,用ON-SET最好,因ON有本着或根据的意味。 SET是指派或安排好了。

  耶稣在路旁吩咐门徒,用在旁边说BESIDE- MESSAGE真是恰到好处。

  约瑟醒了,就向着TOWARD天使所安排的SET,这又是何等的贴切。

  圣灵在原文圣经里,用字之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和合版这五个字,五处都译为吩咐,不能算错,但译者并未体会出原文中不同的味道,硬要译出来,确实是很难的事(英文在此亦仅用了三个不同的字来表达)。如果再仔细品味一下这里的吩咐,在此你无法将这五处的用字相互更换,一更换就失其味道。翻译之困难,可想而知。一如人品茶论酒,善茗者,知其贵贱。但愿圣灵所指教的言语,能有更多的知音!这也给我们看到译经的前人对原文的品味,及对属灵事物的体会,在 神面前之层次了!

  圣经里有许多的诗、散文及对称的结构。耶稣的话、祷告,许多都是诗,这都需要我们去体会。所以查编号圣经,乃是来到主前,用柔软和谦卑的心,祷告的灵去品尝主话中的原味,唯经历者才能领略!

中文圣经的历史

  中文译文圣经起初都是文言文译本。1823年,马礼逊(见注)、米怜的译本叫神天圣书。18371840年间,又有麦都思、郭实腊的新遗诏书及其旧约译本。太平天国时代普遍流行,广受推崇的就是救主耶稣新约诏书。从1823年到1900年间,中国通行的译本有十多种,连地方方言译本计算在内,则更有卅多种之多。

  主后1890年,上海宣教士大会议决成立三个委员会,分别负责三种文体不同的版本。浅文理译本1904年出版,文理译本1906年出版,这其间经历拳匪之乱及八国联军的战事,所以第三种国语译本到1906年才真正动工。翻译委员会有富善,狄考文等十六人,其中七位是西教士,其它华人译者或助理,只知有李、袁、刘、王诸君。国际版NIV说:和合译本是以1885年所出版之English Revised Version为根据,(该译本又系根据早期抄本,修正King James Version,于1881首度面世)。所以基本上和合版是根据钦定版来翻译的。到1919年完工出版时,七位西教士中仅富氏一人仍然健在。这版本就是直到如今广为流传,深受欢迎的和合版圣经。

  狄考文的助手王宣忱,据说他是一位中英造诣俱深,又懂原文的圣经学者,他在1933年独力译出一本以拉丁文译本为根据的中文新约全书。由于和合版基本上是根据1885的英国修正版,这英修版又是根据修正的钦定版,所以1919年出版后数十年中,又有其它译本要补和合版的不足之处。

  金陵神学院的朱宝惠根据希腊原文来修订新约全书,于1936年出版,修正他与赛兆祥1929出的版本。1940年吕振中也开始以希腊文版本为根据,重译新约圣经(1952年完成),后又以希伯来文为根据译旧约圣经(1970年完成)。还有陆亨理、郑寿麟根据希腊文及希伯来文合译新约及诗篇(1958出版)。

  王正中于19821991年,根据和合版出版原文编号圣经,但和合版漏掉的许多原文字,并没有加进去。近年来他又出了双排版的修订本,加入了许多原来和合版漏掉的原文字,但可惜没有全部加入。周行义与王德恩于1992年在上海亦出版了新约经文编号圣经。

  1973年香港天道书楼又出版了另一本根据原文译成的新约,1990年代中出版了新旧约。近年来因电子计算器的普及,新的中文译本增多,但他们都没法代替许多人熟用并认为优雅的和合译本。今天许多有追求的中国圣徒,差不多都是熟读或背诵和合本长大的,所以封志理、马健源合编的原文编号新约字典汇编,完全采用这深入人心的和合版,配合上原文的全部编号,字典及汇编,盼望能进一步的达到方便,与尽善尽美的地步。── 李广《查考圣经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