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八章   结语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话,读圣经是在听神的话。因此,读经不仅是在增加知识,而且是增加我们对那说话的神的认识,最终目的是在引领我们与袖更深的来往。事实上,读经本身就是与神来往的一个过程。

读经既然不是一种抽象真理的思考,而是二个个体(神与人)的对话,读经的过程本身便不是一种死的学问,一种实验室的客观实验,而是一个灵活的行动。这个行动包含了八个必要的因素:敬虔的心态,圣灵的光照,正确的角度,历史文化的知识与方法,系统化与精神的掌握,现状的了解,以及属灵的智慧,最后是表现在生活对神的体验之中。

由于读经是与神来往,听祂的话,我们必须客观,必须注意听到的话不是自自语,而确实是神的话;而且,神的话既是向所有世人说的,又是记在一本圣经之中,我们也必须注意到祂所说的话有共通性与一致性,一种客观的准则也自然是必须的。因此,客观性的方法历史文化解经法便成为解经过程中的必需品。

另一方面,人既然不是死的一件东西,何况又是在罪恶死亡阴影下生活的活人,读圣经的时候,没有人真正可以客观。神更不是一种物质,更是没有办法把他放在实验室中分析。因此,读经也是一种主观的生活体验。

换言之,读经法不是一种死板的法则,而是了种活生生的艺术。这艺术不废弃法则,但法则本身不是艺术的全部。正如绘画的人必须学画,但学画的人不一定个个都会绘一幅象祥的画。要感谢神的是,在读经过程中,神也差遣圣灵光照,让我们有所听见,也帮助我们晓得怎样应用。读经读不通的人不必自暴自弃,反而可以借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

读经既是生活,又是艺术,对象又是永活的神,读经这过程也自然有不同的深度,也是一种一生进行的行动。开始时,也许我们听到的只是几句话,慢慢地,我们认识那说话的神,开始时,我们对神的认识可能只限于祂的名字和某些行动,慢慢地,我们体会到祂真正的心意。多听,多认识,多来往,我们对那说话的神也就更有把握,对祂的话语能听得更准确,行动也能更符合祂的心意,活得更象祂耶稣基督自己。这是笔者个人的祈祷,也是为读者们的祈祷。

 

附录(一)

接受同样经典的人,信仰理应完全一致,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

解经之谜

陈济民

根据一般的情理来说,一群人若接受同样的经典,他们的信仰应完全一致。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佛教有八大宗,儒家有派别,基督教也有不同的派系。在教会中,我们可发现有新旧派之别,而旧派之中,又有时代主义与非时代主义区分。这种现象,全因各派系对圣经解释不一样,而这些解释的差异,又常是因解释圣经的基本原则和方法不一样所引起的。

在本文中,我们不打算说明这些派系的来源与分别,也不可能细评各宗各派理论的根据。我们的目的仅是以实例说明一些解经方法,希望借着这些例证,让读者们从历史学到功课。

寓意派

这种解经法没有造成个别的派系,但是它所涉及的基本问题经常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派系中出现,而且历史长远,因此我们要首先讨论。

最早的寓意解经是希腊哲学家开始的,他们用这方法解释希腊神话,一方面说明这些神话不是历史事实,另一方面则试从这些神话中找出哲理。后来这方法被犹太人和基督徒用来解释圣经。不过,他们用这方法解释圣经时,并没有否定圣经的史实,而是在圣经记载中寻找背后的信息,强调圣经事迹对当代人的意义。

这种方法的例子,其中以解释罗马巡抚彼拉多的毛病为他越拉越多最为著名。另一个较复杂的实例,是第一世纪犹太人腓罗对伊甸园故事的阐释:腓罗认为神在伊甸园造了四条河流是有意义的,而且认为这四条河流正是代表他那时代希腊文化中的四大美德。他的推论如下:

比逊希伯来文原意是聪明,四大美德之一。

基训希伯来文原意是勇敢,四大美德之。

希底结原意自制,另一美德。

伯拉原意结果实的、有果效的,等于另一美德公义,因为公义最有功效。

这一来,腓罗证明了圣经的教训与希腊的思想不谋而合。(注1

寓意解经法的好处相当明显,由于它实用,读者或听众不会觉得枯燥,而且得到造就。至于它的缺点,则在乎它的出发点与根据往往是解经者自己的私意,以致同样的经文产生不同的寓意。以彼拉多而言,说他越拉越多显然是根据中文和合本译名推论而得;若按天主教的译名比拉多,是否他的毛病变成比别人拉得更多?至于腓罗的解释,则使我们面临一个较复杂的问题:根据原文的寓意解经。但是翻阅希伯来文字典或圣经字典,根本找不到腓罗对比逊、基训和希底结这三条河所谓原意的解释。倘若原意可以发明,那么作为中国人,我们是否可以说这四条河的寓意是我国的四维礼、义、廉、耻?更进一步,假若我们接受伯拉的原意是有果效的,根据这原意再推论,那么基督徒大概会说爱心最有果效(参西三14),法利赛人则说律法最有果效。究竟伯拉的寓意是什么呢?以上的几种解释都对吗?若全都对,岂不是任何人都可把自己的理想当作圣经的教训?若只有一种是对的,我们又根据什么排除其它的解释呢?

新派

此派解经法是由十八世纪的启蒙时代开始的;又可分为十九世纪的旧新派与二十世纪的新新派十九世纪新派人士研读圣经有三个特点:

第一,非常注重原来的史实及意义;

第二,判断史实的根据是理性;

第三,经常以当代科学主义所产生的世界观为衡量的准则。

于是在这些原则下,他们根据进化论与考古学证明创世记不是科学或历史的事实,而是以色列人的信念(注2)。不过,他们也研究这段故事的文件资料,加上考征而推论:伊甸园只是个理想的地方;四条河流只是说明流经伊甸园的那条河流量甚大。(注3

这派人士注重史实,他们所从事的考证有时相当周详,并非全无价值。但是,却有二个严重的缺点:

第一,解经者往往局限于考据,忽略了经文的信息;

第二,他们忽视作者的原意,及当代读者的印象对他们而言,创世故事不仅是信念而已,也是史实。

二十世纪的新派解经法,则以破除神话法(注4)和新释经学为代表(注5)。这些人解释圣经,存在主义是他们的前设(presupposition),认为圣经是针对人生讲话;其次,一面承继十九世纪的科学观,否定神迹的存在,一面认为神迹是以圣经时代的宇宙观,表达了一些实存的体验。因此,解经者的工作便是破除神话的外壳而找到实存的体验。新释经学则进一步强调释经学不是人解释圣经,而是神向人说话。

他们不否认作者本意,而以为伊甸园发生的事情是一段故事的记载;但他们也认为在考证之下,伊甸园的四条河流有些并不存在,因此证明伊甸园的故事是幻想故事或神话,目的只在表达人生中可想而不可及的体验。(注6

二十世纪的新派释经法,事实上是要纠正十九世纪的偏差,而进一步讨论解经时,主观与客观的因素及语言的功用与基本问题。与十九世纪的新派相比较,它肯承认圣经的宇宙观与现代的不同,注意圣经的信息。这都是好的,但基本的缺点是破除神话的主张:因为圣经的宇宙观倘若可以当作故事或神话破除,谁能保证二十世纪的科学观又是不易的真理?若圣经作者认为伊甸园是一个地方,而我们却不必接受,那么圣经说这世上有个神,我们是否可同样拒绝?若是可以,圣经的信息还有独特的价值?这种解经与希腊哲学家以寓意解释神话有何分别?

历史文化解经化

基督教自马丁路德及加尔文以来,便采用这方法,至今所谓旧派人士也以这方法为基础,可说是正统的解经法(注7)。其基本的步骤是先肯定圣经的字意,继而从历史文化背景寻求经文对当代人的信息,从而引出原则,在圣灵的带领下应用于现代信仰与生活之中。

以此方法解释伊甸园的故事,解经者会先注意经文的提示,肯定创世记作者不是写一个可真可假的幻想故事,而是历史故事。因此,他们考证伊甸故事中的地名,并且研究作者记载这段历史的目的和意义。而从经文的细节,发现伊甸园的河流表示这乐园是各国文化的源头;又从圣经看到河流在中东文化背景里是象征生命的关键(诗三十六:8-9;结四十七:1-12)(注8)。他们就是由经文及文化背景找到了这个史实真正的意义。跟着,他们便可从事神学的解释,由整本圣经看出基督是生命的源头与关键(西一:15-17;启二十二:1)。所以知道伊甸园的河流是要指引人到基督那里得生命,并在圣灵的光照下反省自己的生命依靠些什么,有否生命的活力。

在实际的解经过程中,往往由于解经者本身有许多限制,因此无法保证采用这方法的人都会得到相同的结论。若是一个人的历史文化背景知识不足,又不熟读圣经,纵然圣经提供了许多线索,他还是会发觉从事正确的解经甚不容易;更严重的问题,是读经者本身的背景、偏见及神学系统会在解经上造成偏差,甚或走入极端。这种现象可用某些时代主义者的解经作为例证。

时代主义的基本精神是坚持福音与律法的对立,因而产生一个独特的神学系统。但时代主义留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则是他们对预言的解释(注9)。他们解释预言的三个基本信念:

第一,解经者必须注重字面的意义;

第二,神的话必定会全部实现;

第三,相信神有一套完整的末世计划,而且把细节启示在圣经中。

于是在这种解经原则和信念下,产生了目前流行的末世观;甚至有人认为以色列复国、欧洲共同市场的存在、飞机、大炮、原子弹、火箭、人造卫星等都在圣经中已有预言。

时代主义基本问题,是它的系统有相当大的漏洞,受篇幅所限,此处暂不讨论(注10)。以解释预言而论,可说他们是将正统解经法极端化了。正统解经法注意字面的意思,但并不否认象征语言的存在。圣经中有关预言的经文,事实上便是现实与象征的混合。因此,不能完全照字面解释预言,也不能都以象征说明;并且要分别字面意义与象征语言很不容易,要明白象征语言所指的现实更不简单,预言的解释可说是极困难的事。所以解经者往往有不同的解释,造成寓意解释的现象又再次出现。某些时代主义者从圣经中找到末世蓝图,便有这个毛病(注11)。

灵意解经

国人至今尚末创立独特而完整的解经方法,倘若有的话,也许可说是灵意解经了。就笔者所知,国人在解经书中为灵意解经正式提出定义的,是陈终道牧师(注12)。在他看来,灵意就是精意。若以这定义为标准,则灵意解经便是正统解经法中的原则化和神学解经(注13)。灵意只是名词上的创新。

至于聚会所派别的灵意解经,似乎与陈牧师所说的不同。他们的解经法有三点值得注意:

第一,他们所谓灵意,可说是属灵的含意;这属灵的含意不是私意,而是圣灵默示圣经时确实有的意思,即主的心意。读经时,不仅要领会那个事实,也要意会其中的含意不可象小孩子听故事一样,仅仅知道一些创造的事实(注14)。

其次,他们的灵意解经,近年来以生命读经的方法出现。李常受以为全本圣经的中心就是生命(注15),读经而读不到生命,便是读不到圣经的含意。他们不但要人读经时了解圣经的意义,也为人人提供了圣经的主题。

第三,他们提出摸着灵,用灵接触圣经的口号(注16)。从用语看,这口号代表一种神秘性的读经方法,似乎与近年的祷读法以祷告及反复念一段经文代替解经有密切的关系。但从他们的著作看,用灵接触似乎是指一种心态,因为他们说只要很自然的安静下来、用灵接触就可以了(注17)。但在另一处,他们则将用灵摸与教训对比:倘若一个人知道当孝敬父母,他便是读到教训;倘若他因此认罪痛哭,那便是生命(注18)。这里用灵摸的意思,即是显出圣灵工作的结果,严格讲,它不是一种读经法。

灵意解经的过程与应用,也许可由下面的例子观察出(注19)。他们解释伊甸园的含意时,首先根据伊甸园是神的居所(结二十八13),推论伊甸园流出的河流,便是象征从神流出来的生命;接着,他们以这四条河流的名称,推论这生命的特征:

比逊(意白白涌流)=生命是白白的赐予。

基训(意众水洪发)=生命满溢。

希底结(意猛快)=大有能力。

伯拉(意甜或使之肥沃或结实)=生命的甘甜、肥美、结实。

我们不难发现灵意解经与近代新派学者,都同样注重圣经的信息及它对现代人的含意,真是不约而同的表现。在方法上,聚会所处理的基本路线与正统解经没有太大的分别,但他们解释伊甸园四大河流却是从字义着手,实际的表现与寓意解经法一样,也面临了寓意解经法的问题。至于祷读法,对于一个已熟识圣经者,实际上是要求读经者整个人投入,恭听顺服神的话,与我国熟能生巧原则类似;但读经者若没有良好的根基,祷读法恐怕会与和尚念经有同样的毛病。

结论

常有人以为解经法好象科学实验步骤,若依循同样的次序也会得同样的结果,但派系的存在事实,告诉我们不是这么一回事。解经工作好象是从事艺术工作,技巧不好就产生不出好作品;但有了技巧并不保证作品一定超越。解经派系的历史让我们知道读经不仅是掌握一些史实,也必须找到史实的意义,更需生活上的体验;在解经过程中,方法、个人的心态与造诣及圣灵的光照都是解经艺术中重要的因素。正确的方法是基础,不依循正确的路线会使解经沦为私意;也由于它是一种艺术,永无止境,每个基督徒都可穷一生明白圣经。这叫我们谦卑,也策励我们努力追求。

 

批注:

1. 参看拙作灵意解经的商榷中读经要领(台北,1977PP.65-77

2 S.R. Driver, The Book Of Genesis (London,1904)PP.xvii, lii

3.仝上,PP.57-58

4.二十世纪的新派学说不是三言两语可谈清楚,文中所捉是主要的发展。其派别可参看简培着现代神学论评(台北,1973)。

5.参看 B.Ramm, "The New Hermenemtics" Baker's Dicteonary Of Practical Theology (Grand Rapids,1967) PP.139-143

6.John C.L. Gibso Gibson, "Genesis" (Philadelphia,1971)PP.11-12, 107

7.参看兰姆着圣经解释学(台北,1959);柏何夫着释经学原理(香港,1973)。

8.D.Kinder, Genesis (London, 1967) PP.61-63)

9.这一派的释经学教科书有J.E.H.Hartill Prlinciples Of Biblical Hermenentics. (Grand Rapids,1947)

10.这方面的中文译着有艾礼斯着预言与教会(台北,1956)

11.笔者在五十年代便听见人说约珥书的蝗虫是飞机;但在八十年代,也许美国配戴喷射器的特种部队与书中的描述更相近。

12.陈终道着怎样研读圣经(香港,1980) PP.189-199

13.参兰姆,上引,PP.150-151;柏何夫,上引, PP,137-138

14.李常受着生命读经上册(台北,1974PP.9

15.李常受着约翰福音生命该读经(台北,1975PP.4

16.参看康来昌着教会聚会所的解经学中读经要领。PP.79-98

17.李常受善生命读经示范约翰一书(台北,1973)PP.47

18.仝上,PP.94

19.生命读经PP.71-74

20.聚会所不仅采用不可靠的原意,在推论上也有毛病。白白涌流的白白是涌流的水所呈现的颜色或情形,与白白赐予的白白免费的意思不一样。至于伯拉的原意,只能在甜肥沃或结实之间选择,不能同时有三个意思。不过这一类的错误与解经方法没有直接的关系。

(本文作者现任美国Fuller神学院教授)── 陈济民《解经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