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IV.  一些错误的研经法

 

先入为主,断章取义法

 

    先入为主和断章取义解经法可说是双生的一对兄弟,时常出现在一起,令人无可分别。这种解经法把圣经看成是一连串不相关的经节所组成,每一句子与其上下文可以互相独立。有时抽取一节独立解释,有时特选一段按已定下的观点勉强的解释。最令人可惜的是,许多时候传道人也常犯此毛病。

 

    断章取义有时以几种方式出现∶

. 过份属灵化某些经节∶例如,感受到耶稣就是得救的门,信徒都要经过这门才可得救,因此解释尼希米第三章耶路撒冷不同的门来代表基督徒灵程的各阶段,认为羊门(3:1)是献祭的门,代表信徒生命的起点;鱼门(3:3)代表信徒接受救恩后要作得人渔夫;古门(3:6)指信徒必须坚守古道;谷门(3:13)指追随基督者的谦卑特征;粪厂门(3:14)是灵命中必须有一处丢垃圾的地方;泉门(3:15)是信徒因圣灵而得着涌流的生命;水门(3:26)代表神的话,是不需修造的地方;马门(3:28)马代表战争,指信徒必须穿上全副军装 挡魔鬼;东门(3:29)是神荣耀离开以色列的地方,耶稣必再临这地方;哈米弗甲门(3:31)这字原意审判,指耶稣将临审判世界。这些都是错误的解释,耶路撒冷的门在当时有其固定的位置,尼希米只是按着其位置写出来,并不含任何属灵的意义,因此绝对不可灵意化。

. 过份坚持个人神学思想∶例如,因为相信得救后的信徒也可能会失去救恩,因此坚持解释希伯来书6:4-6说圣经也赞成信了主的信徒也有可能会失去救恩。

 

灵意解经法

 

        灵意解经法(也称寓意解经法)的人相信圣经含有许多神秘的语言,或有许多"符号",认为这些神秘的符号必有神秘意义,也就是说圣经中一些神秘的事物或人物有更深一层的含意。灵意解经也可算是一种先入为主,断章取义法。

        例如∶一位灵意解经者解释说,方舟可比喻为教会,挪亚代表基督。也解释耶稣骑驴进耶路撒冷是神的话进入人的灵魂,驴代表旧约圣经的信息,驴驹子(幼驴)是新约圣经的信息,没有人骑过是指耶稣道成肉身以前,神的信息没有人愿意接受。

        灵意解经的危机常被圣经学者提出来,吩咐我们要小心∶

一. 灵意解经非常主观∶虽然它为许多难解和艰涩的经文可以很容易找到答案,也为解经者开了一条宽敞的路,任由人运用自己的幻想去猜测意思。如此,经文的真义不但没有注读出来,反而许多个人的观念被读入经文去。

二. 灵意解经过份注重找出经文隐藏的含义,因此对词句的基本定义容易忽略。

三. 灵意解经法没有客观的标准来衡量解经的准确性,一切都是根据解经者个人的主观判断。

 

    我们愿意为灵意解经法提出以下的态度。灵意/寓意解经,虽有可非和危险之处,但只要控制得好,不过份应用,不太离谱,仍有可取之处。一般上,不可作超越圣经范围的灵意解经。圣经本身有不少的灵意解经经文,如果要作灵意解经,只限定于这些经文。例如∶保罗在加4:21-27;林前10:4所引用的经文。另外,个人的灵意解经必须受控制,也就是说面对一段经文时,尽量先使用其它的解经法(如字义法,不要一开始就想到灵意解经)

 

唯理主义法

 

    唯理主义把人的理性当着最高的准则,因此把一切经文"尽量合理"化。过份强调理性有其原因。无法接受圣经中诸如神迹的事实就是一个原因。例如,唯理主义解释创一至十一章,说这是一个寓意故事,目的是要带出属灵的意义,因此阅读的人只需要接受它为一个寓意的解释,里面所讲的事情并不是真实的。

    我们当然接受理性的研经法,例如前课所教导的归纳法,结构法都是一些理性的解经法,但不是高举理性,把理性放在第一位,而把神的启示放在理性之下,反而正确的方法是要把神的启示放在第一位,而理性是帮助我们加以证实经文的真确性。

   

虚构故事法

 

    当唯理主义者无法解释圣经中的现象时,他们常把经文看成是虚构故事。例如,无法证明为何一个死了的身体会复活,而解释说耶稣基督的复活是一个门徒提出来的虚构故事,这故事是有效力的,因为它能使信徒的信心再次复活起来,也认为这样的解释作用已经够了。

 

历史主义法

 

    历史主义是以纯历史学来看经文。把研经当作纯粹研究圣经人物的史学资料,忽略了圣经作者记载这些历史人物真正的目的不在历史,而是在属灵的意义和教导。例如,把马太福音28:19耶稣所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这经节当着是后来的人为当时后期教会的洗礼形式而加上去的,在耶稣时代并没有这样的洗礼形式。

 

纯文学主义法

 

    纯文学主义是以一种纯文学的欣赏角度去看圣经为一伟大文学作品。他们忽略圣经不只是一个伟大的文学作品,也含有伟大的宗教目的。文学作品的伟大,与其目的是分不开的。纯文学的人把圣经看作许多美丽词藻及浮世绘的集成罢了。

    例如,把雅歌看成是一篇美丽的文学作品来欣赏,以世俗的角度去看当中所讲述的爱情故事,并与其它爱情小说相提并论来评论其价值和意义。因此有学者解释说雅歌作者的目的是要讲述当中的女士是如何勇敢也挑战和克服当时的封建传统,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爱情,即使受到许多拦阻和逼迫。甚至借着这样的解释,说今日的信徒在面对教会封建的传统时,应该勇敢地挑战和突破,向雅歌中的女主角学习。

 

超预表主义法

 

    圣经中有许多预表是肯定的,解经者必须按着每个预表给与正确的解释。(见前文)。但是,我们发现一些人对某些预表过份热心,在解释中超出其正确的解释。一般上是犯了以下两个的错误。

 

. 历史类同法(Historical Correspondence)∶认为神是管理历史的神, 在历史中所留下的足迹,在后世可以追寻的。认为神在数千年前所作过的事,可以在数千年后同样的过程中发生。预表解释的目的正是找出神在不同的人物、事件、制度、或事物之中神圣的类同。根据这看法,不单有预先指定的预表,亦有意义类同的预表。

        例如∶挪亚方舟的救赎可预表基督的救赎。接下来就找出类同的东西,例如当时地上充满罪恶(6:1-6)类同新约世人都犯了罪(3:23),方舟是神所指定的救法(6:13-16)类同基督是神所指定的救法(4:12;14:6),是神为救人脱离审判而设(6:17-21)类同基督来也是如此(6:23)等等的比较。

 二.超预指法(Over Prefiguration)∶认为旧约中的人物、事件、制度、或事物皆可作为预表要指向某新约中的实事。例如,摩西在旷野举蛇使被蛇咬的以色列人得救(21:4-9)曾在新约预表基督被高举在十字架使仰望他的人得救(3:14-15),这是对的,但是超预指法却进一步去解释,说摩西可预表使徒,因为他们把基督高举等等。

 

固执惯常法

 

    人常以一贯性系统来解释圣经。认为如果某新约作者对其读者提出某一建议,此建议就被后来读经的人解释认为是所有基督徒所要要遵行的。因此,具有某一时代背景的建议就变成了所有基督徒必要遵行的普世性真理。例如,保罗在林前7:25-29提出童身及嫁娶的事,固执惯常法就解释说圣经并不赞成人们嫁娶,而不是按当时保罗的处境认为保罗讲这些话是因为当时哥林多的局势比较紧张,主要来的日子已将近了,因此不必急着嫁娶。

 

其它∶凡事解答法、未来猜测法、超启示灵感法

 

    凡事解答法认为圣经是百科全书,涵盖了一切知识,对一切问题,都有答案。因此,以这样的态度研究圣经,在为某事情到圣经中寻找答案时,时常把答案读进经文去,使其答案有经文根据。

    圣经当然提供许多答案帮助人解决人生问题,但是圣经绝对不是宗教百科全书,或是有求必应的书本。圣经对许多事情有时提供直接的答案,有时却只提供原则,有时没有清楚答复。例如,圣经没有说明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更没有否定在宇宙中有其它的生物,我们不可把圣经所没有的明细答案读进圣经去。

 

    未来猜测法认为圣经不只是讲述末世的书卷,甚至可以预测世界未来许多局势。就如一些未来预言学家,把圣经当着是一个水晶球,盼望从圣经中找到未来事情的答案或线 。例如,许多教会中出现的未来学家(他们并不是先知在讲预言),对未来特别有兴趣,认为中东和欧洲的政治局势可以从圣经中找到答案,因此把启示录13章那十角七头的兽解释着是欧洲的共同市场国家,而七角是指罗马或教皇等等。

 

    超启示灵感法的人认为圣经的话语是含有圣灵的力量,只要人深入默想当中意思必会被感动而获得神的特别启示。这方法与灵意解经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他们阅读马可福音4:1-9,接下来就反复默想,或是在密室,或是到山边/海边,或是到农地去,看看飞鸟,看看树叶,盼望从中领会撒种及种子成长的情况,说解释说某些植物(例如椰子树)会结30倍果子,某些植物(例如香蕉树)会结60倍果子,某些植物(荔枝树)会结100倍果子,因此就比喻说某某信徒是等于椰子树或其它植物等等。

── 文牧《研经法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