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要进入圣灵的事实

 

事实的印象】我们读圣经的时候,圣灵在我们里面的第二个要求是要有事实的印象。圣经里不一定都是讲道理,其中有很多部分是讲事实,讲历史,讲故事。圣灵盼望这些事实、历史和故事在我们身上能产生一种印象。圣灵的事实在我们身上有了印象,自然而然圣灵就容易将神的话说给我们听。如果圣灵的事实在我们身上没有产生印象,那么,神的话就从我们身上漏掉,就不能产生该有的果效。

      这里所说的印象,不是指我们把故事读熟而言,乃是指那件事的特点能印在我们的身上。在圣经里,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有它的特点,我们若没有得着那个特点,就不能明白神的话。譬如一张契约,不是看它后面有了图章就算数,而是要看这个图章是谁的才有效。这里所注意的印象,不是重在某件事的一般内容,而是重在它的特点在那里。发现了它的特点,就能看见神在这里所特别要说的话。也许你记得那件事,也能说那件事,而里面的特点却说不出来,那你就还没有明白神的话。新约里有四福音和使徒行传,有书信,还有启示录。我们读书信的时候,需要进入圣灵的思想;我们读四福音和使徒行传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心能让神的灵将事实印在我们里面,使我们感觉那一个事实与其它的事实有什么不同,使我们感觉那一个事实的特点到底在那里。

      印象显在人身上,就像拍照一样。照相的底片是涂着一种化学品──溴代银──的玻璃片或胶卷。几十年以前,在一方寸的底片上,只涂着几万颗的溴化银,所以在那个时候照出来的相,都是一粒一粒的黑点,不好看。后来改进了,照出的相片就没有一粒一粒的黑点,因为在一方寸的底片上已经能涂上几百万颗的溴化银,所以印象就清楚了。照样,我们里面越细,我们接受的印象就越多;里面越粗,接受的印象就越少。如果人的灵和心在神面前是开起来的,他的感觉是被神磨到非常细的,那么,当圣灵的事实经过他的时候,他所得的印象也就非常深。一个细嫩的人能看见两件东西:第一,神的话有神注意的地方,有神所要启示的那一点。细嫩的人很自然地能看见神所注意的那一点。第二,他还能看见神在这个事实里所说的,与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所有感觉粗鲁的人,都不能看见神的话的精细的地方。人必须是里面柔软的,感觉非常敏锐的,神的话才能在他里面留下一个清楚的印象。那就不只轮廓对,而且连所有细微的点、线都是对的;他把这一个事实所有精细的地方都看清楚了。

 

细嫩的感觉】许多人愿意看见圣经里细嫩的方面。但是他们如果没有细嫩的感觉,就不能摸着那些细嫩的地方。我们试试来看四福音和使徒行传,这五卷都是讲主耶稣的事。关于主耶稣的事实,在这五卷中所讲的比在书信中所讲的更多。我们对于主耶稣的事实,应该有精细的印象。

 

比较的例】现在我们看下面几个例子:

 

例一 撒该与以马忤斯二门徒

 

      我们读路加福音十九章和二十四章,就看见主到撒该家里与主到以马忤斯二门徒家里的事完全不同。撒该的家里,是主自己要去。而在以马忤斯,主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细嫩的人,就看见主耶稣作了两件完全不同的事。一件是主带领了一个人所不齿的罪人──不只是普通的税吏,并且是税吏长。主耶稣不等他请,就自动表示要到他家里去。撒该这个人实在要看见主,但他想到自己身量矮小,名誉也不好,自惭形秽,所以不敢请求主。在这种情形之下,主反而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这里有一个有心寻求主的罪人,却是不敢来,不敢求,主就自己请自己到他的家里去。主领会撒该的心意,主的感觉是何等细嫩。我们里面如果是细嫩的,就也能领会。

      以马忤斯的两个人,乃是退后的门徒,他们眼睛迷糊,遇见了主却不认识。主和他们同行,向他们说话,给他们解释圣经。等到将近他们所去的村子,主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主对这两个门徒的态度,与对撒该的态度不同。撒该外面的难处大,有苦说不出,所以主温柔到一个地步,自动地对他说:我必住在你家里。往以马忤斯的这两个人,原是认识主的。他们退后了,听了那么多的话,还是往以马忤斯去。所以主就也好像还要往前行,要等他们请了才进去。那一边是面向着主而来,这一边是背向着主而去,所以主对他们的态度也不同。我们必须摸着主耶稣细嫩的感觉,才能摸着神所要启示的拿撒勒人耶稣。

 

例二 彼得的两次打鱼

 

      在路加福音五章,彼得整夜打鱼,一无所获。后来主耶稣对他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本来是一无所获,希奇,现在却圈住了许多。彼得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在约翰福音二十一章,彼得又有一次打鱼,主问他们说:小子!你们有吃的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主说:你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这一次又拉上许多鱼来。在路加福音五章的打鱼,是主耶稣将祂的荣耀显给彼得看。这太大的荣耀向彼得身上一照,他就看见自己是罪人,觉得主和他同住,是他所不配得的。等到主复活以后,那一次的打鱼,彼得一认识是主,就跳在海里,洑水上岸。好像他一认识是主,就不要鱼了。同样的启示,第一次是使一个从未认识自己的人认识了自己而求主离开他,第二次是使一个已经认识主的人更要亲近主。我们能看见这两件事的不同,我们就有了印象。在这些事情上,必须有印象。

 

例三 主变饼与马利亚用香膏抹主

 

      有两件事,是四卷福音书都记的:一件就是主变饼给五千人吃饱的事,另外一件就是马利亚用香膏抹主的事。主在变饼给五千人吃饱以后,吩咐门徒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免得有糟蹋的(约六12)。这是一件希奇的事,就是主耶稣肯行神迹变饼给人吃,但是,剩下来的零碎,主要门徒收拾起来,缘故是不可糟蹋。等到有一个女人来,打破玉瓶,把香膏浇在主的头上,就有门徒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但主耶稣说: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可十四3~9)。在这里我们看见,变饼与用香膏抹主,这两件事是相对的,一个是不可糟蹋,一个是并不枉费。行神迹出来的东西,不可糟蹋,而三十两银子买来的东西,浇在主身上,并不枉费。那三十两银子的香膏,不是给五千人吃,而是给主一下用完;不是收拾起来,而是把瓶打破;不是十二篮,而是一玉瓶;这些都是对照。神的儿子行神迹变出来的饼,连零碎都得收拾起来;但祂接受三十两银子的奉献,并不觉得太过。四卷福音书都记这件事,祂教人到普天下传福音的时候都记念这件事。福音多普遍,奉献也多普遍;福音传到那里,为主摆上的奉献也到那里;福音有多广,人的奉献,人的香膏也有多广。我们在这里面,必须有印象。

 

例四 主的受审判与保罗的受审判

 

      有时候,我们把四福音和使徒行传拿来比较,也非常好。例如主耶稣的受审判和保罗的受审判:当保罗在那里受审判的时候,他说: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这和主耶稣不一样。虽然我们宝贵我们的弟兄,但是,地上所能产生的最好的儿子,不过是人子。而拿撒勒人耶稣,却是神的独生子!把二者一比较,就看见一个是神的独生子,一个不过是人所生的孩子;一个是主,一个是仆人;一个是先生,一个是学生。虽然保罗所达到的点是相当高,但是。他和他的主无论如何不能相比。我们里面必须细嫩,才能认识福音书里的主,也才能认识使徒行传里的使徒。一不细嫩,即使主要把一个印象给我们,我们还是不能得着,也不会仆倒在主面前,也不会敬拜。粗鲁的人读圣经,像读普通故事一样,随便地过去,圣灵就不能把印象给他。

 

例五 主的直行与保罗的缒下

 

      有一次主耶稣在拿撒勒的会堂里读圣经,祂读完之后,讲了一些话,就被人带到山崖,要把祂推下去,祂却从他们中间直行过去了(路四29-30)。这是何等郑重庄严!祂不像保罗要人从城墙上用筐子缱下去(徒九25)。不是说保罗不对,乃是说保罗的质量比不上主。主从他们中间直行过去了。直行过去这几个字,要给我们何等的印象。当主这样从要害祂的人中间直行过去的时候,那一班人只好瞪着眼睛看。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的尊贵荣耀!

 

相同的例()──人对主不满】圣经里的印象,有些地方是要比较的,像前面所提的五个例子:有些地方是相同的,就要连在一起看,好得着连络的印象。

 

例一 主在船上睡着了

 

      马太福音八章二十三至二十七节记着一件事,就是有一次主耶稣和门徒一同渡海,海里忽然起了暴风,而主耶稣却睡着了,门徒就惧怕起来。在马太福音是记着说:主阿,救我们,我们丧命喇!在马可福音四章却多记四个字,就是你不顾吗!意思是你还睡得着吗!门徒说这话是对主不满的表示。门徒心里不佩服,不只是求救,并且是不满。主耶稣就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平静了。主转过来责备门徒为什么这么小信。(注意马可和路加记事的次序,就是主耶稣没有先责备门徒,乃是先斥责了风和海,然后回头来责备门徒。)主责备门徒有祂的根据,因为主刚才对他们说:我们渡到那边去。主说到那边去,就一定能到那边去。半路上有风也好,有浪也好,出什么事也好,何必怕。主耶稣教他们学习信。信什么?信主所说的渡到那边去。决不会主说渡到那边去,而结果沉入海底去。可是门徒不信,所以主责备他们。

      有一件事非常希奇,就是主耶稣从来没有向人赔不是。人总是越在神面前受教,越要认错。学习越多的人,越容易发觉人对他的不满,他容易向人认错。但是,主耶稣是特别的,主从来没有向人赔不是。这次事情,好像是门徒对,主耶稣错。风浪那么大,人都要丧命喇,你不顾吗!但是,主耶稣起来,没有赔不是。主耶稣的不认错乃是祂的荣耀。主知道祂没有多睡,祂没有错。祂对他们说渡到那边去,就是渡到那边去。在祂身上找不出一句话是空的,人没有法子叫主认一个错。这显明主是何等荣耀!

 

例二 患血漏病的女人摸主

 

      马可福音五章,那个患血漏病的女人摸主的事是同样的原则。那个女人摸主,主转过来问是谁,门徒对祂说: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吗?这语气显得对主有不满。但是,主没有说:对不起,我问错了。主反而周围观看是谁摸祂。主的意思是:是有人在摸我,你们不知道。你们注意挤的人,我却注意摸的人。以外表来看,好像是主错,好像门徒的不满是对的;但是,以内容来看,错是在门徒身上,不是在主身上。主从来没有一次向人赔不是。这是非常荣耀的事,叫我们的心不能不服下来敬拜祂。

 

例三 拉撒路的死

 

      在约翰福音十一章,又有一次人对主不满。马大对主说: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她的意思是怪主来迟了。她想:我早就打发人通知你了,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因为你来迟了,所以我的兄弟死了,并且已经埋葬了。你若早在这里这句话,显出马大心里无限的不满。凭表面看,马大的话完全对。但是,主所作的事,祂没有一样不是心里有数。主故意停留两天。在人看是太迟,在主耶稣却是有意来迟。我们的主从来不抱歉,因为祂从来没有错。我们有抱歉,因为我们有错。我们如果从来不抱歉,那是我们骄傲了。人越谦卑,越温柔,就越会抱歉。但是,主虽谦卑,主虽温柔,却一点没有抱歉,因为祂从来没有错。当人对祂不满的时候,祂一点没有感觉祂错,祂知道祂所作的是什么事。

      像这一类事实,在新约里有很多。我们要学一个原则,就是读圣经的时候,遇到有相同的地方,必须把它们一个一个地合起来看。从上面三个例子里面,我们就能看见有一件事非常荣耀,就是主一生一世没有收回一句话,主一生一世没有把一段路重走过。这个荣耀是何等的荣耀!是拉撒路得着医治更荣耀呢,或者是拉撒路得着复活更荣耀呢?祂知道,拉撒路得着复活是更荣耀。你若信,你就能看见神的荣耀。

 

相同的例()──人想教训主】

 

例一 这香膏可以赒济穷人

 

      有时候人对于主不只不满,甚至还想教训主。像门徒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这香膏可以卖三十多两银子赒济穷人。(可十四4~5)这就是教训主。门徒能想出另外一个处置哪哒香膏的办法来──卖了去赒济穷人。但主耶稣知道她所作的是什么事,所以祂说她所作的是一件美事。主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件事是祂自己所不知道的,用不着人来改良祂。只有愚昧的人想改良主,想教训主。

 

例二 万不可如此

 

      当主指示门徒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的那一次,彼得怎么说?他说:主阿,万不可如此!主怎么说?主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太十六21~23)!彼得要教训主,但是不行,他反而显出人的愚昧。

 

例三 是个怎样的女人

 

      有一次主耶稣到一个法利赛人西门家里去吃饭,有一个女人来站在耶稣背后挨着祂的脚哭,眼泪湿了主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去擦。西门就在心里说,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祂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路七36-39)!在这里,我们要注意西门的灵。西门的意思似乎对主说:你也得看看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怎么能让她来到你脚后亲近你呢?西门虽然没有开口,主却知道他心里的意思,所以就说那个赦免多和赦免少的比喻。主的意思是:你西门觉得赦免少,所以没有给我水洗脚;她觉得赦免多,就用眼泪湿了我的脚。我们得着这些印象的时候,就要看见人这样作主的谋士,是同等地愚昧,同时我们也要开始认识我们从前没有认识到的拿撒勒人耶稣。

 

相同的例()──主喜欢人向祂要求大】我们细读福音书,就能看见主欢喜人要祂破费。人对主的要求越大,主越欢喜。

 

例一 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我们看马可福音一章所说的那个长大痲疯的故事。按犹太人的规矩,长大痲疯的是不可和人接触的。谁接触长大痳疯的人,谁也就染了污秽(利十三至十四)。这个长大痳疯的人来求主耶稣,这个来就是错的。我们对这件事必须有印象。长大痳疯的人一出来,我们就得有感觉。如果不是有一个人欢喜破费,乐意摆上自己的话,一见那个长大痳疯的来,就要说:你是来害我!我不能和你接触,你为什么来!这个长大痲疯的人来,不是问主可不可以给他洁净,乃是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这句话多么厉害,他把所有的问题都堆在主身上──是你肯不肯的问题。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祷告,这是要叫主的心受试炼。主对于这个长大痲疯的,可以用一句话说你得着洁净;可是,主不只用话,主也把自己摆进去,祂用自己的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如果不洁净,主也沾染污秽了,那是何等地冒险!我们必须有印象,才能领会当时的情形。主在这里乐意把自己摆进去。主把祂自己的圣洁、清洁,都摆在这个长大痲疯的人身上;要么两个都洁净,要么两个都污秽;要么两个都到营外去,要么两个都回来。哦,主欢喜破费,这是何等的破费!

 

例二 拆了房顶

 

      马可福音二章记着有四个人抬一个瘫子来见主耶稣,因为人多,不得近前,他们就把主耶稣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顶,把瘫子缒下去。这件事我们要有印象。有这么多的人围着主,祂已经够忙了,这班人还把一个瘫子从房顶上缒下去!我们要注意,主不只忙,并且那天是借别人的地方讲道,这班人把人家房顶都拆了,以后还得修复,岂不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但是主耶稣并没有说:下一次你们不要这样作。主反而欢喜有人向祂有厉害的要求,好像人向着祂的要求越厉害,祂越觉得对。就是在这些地方给我们认识主是怎样的一位主。我们如果对于主所作的事没有印象,那怎么能认识祂呢?

 

例三 大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当主走在路上的时候,巴底买在那里喊着说:大的子孙啊,可怜我吧(可十47)!有许多人责备他,不许他作声,但是,他越喊越响。凭着主耶稣自己,祂是不欢喜热闹的,经上说:祂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祂的声音(太十二19)。主耶稣原是这么一种情形。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大喊大闹,有一个人欢喜主破费,结果主就医治他。主欢喜人对祂要求大,向祂开大口,祂乐意赐大恩典。

 

例四 狗也吃牠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

 

      还有迦南女人的故事更清楚。本来饼是给儿女吃的,但是,她说:狗也吃牠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太十五27)。这是人对祂的越分的要求,但是主就是欢喜人向祂有这样的要求。主不只答应这个要求,医好了她的女儿,主并且称赞她的信心是大的。这样的例子,在福音书里有很多,如果我们有印象,就能在这样的事情上认识主的心。

 

例五 我信不足,求主帮助

 

      主耶稣从变化山上下来的时候,有一个父亲带着一个被鬼附的儿子来到祂跟前,这个人受了主耶稣的责备(可九14~29)。长大痲疯的来,主耶稣不责备:瘫子来,把房顶都拆了,主耶稣也不责备。他们都作得过分,主耶稣反而欢喜快乐。这个父亲把患病的儿子先带到门徒那里,没有得着医治,现在他来求主。主耶稣问这个父亲说:他得这病有多少日子呢?他回答说:从小的时候,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你若能作什么,求你怜悯我们,帮助我们。他向主要求医治,但是又不确信主能医治,他说,你若能作什么,主耶稣就看他的话说,你若能!(在原文中没有信字)底下,主紧接着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主耶稣的意思是:你还在那里问你若能!你要知道,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问题是你信不信,不是我能不能。我们要体会当时说话的情形。这个人,心只有一半,他有心到主面前来,但是又不信。他不十分相信主的能力,所以他在求主怜悯的时候,还是说你若能作什么。这句话被主责备,非常厉害地责备。主就是不欢喜人对祂要求少。主不怕人对祂要求说:你肯也得肯,你不肯也得肯。但这个父亲的意思却是说:你能就这样,不能就算了。你的门徒不能,你若也不能就算了。所以主责备他说:你还说能不能!在信的人,凡事都能!这话一出去,那个父亲立时流泪地喊着说(要注意小字):我信;我不信的地方(照原文直译),求主帮助。他给主一责备,给主把他的错一指出来,他就转过来了,他相信了,他把一切责任都放在主身上了。这是非常美的事!人要求越大,主越欢喜;人要求越少,主越不欢喜。我们要作一个细嫩的人,让神将这些印象一直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就要看见,全部福音书都充满了主的荣耀。

 

单独的例】

 

例一 谁是我的邻舍呢?

 

      在路加福音十章撒玛利亚人的故事里,我们要注意主耶稣说话的要点。那个律法师问一个问题:谁是我的邻舍?主耶稣的回答与这个律法师所问的完全不同。我们要先注意二十七、二十八节:要爱邻舍如同自己邻舍是另外一个人,自己应该是律法师。主的意思是你律法师要爱邻舍如同爱你这律法师一样,你就能得着永生。二十九节: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他有一个思想,以为主耶稣要地去爱人,这个人是谁,他要找出来。可是,主讲完了那个故事,到末了问一句话说:你想这三个人,那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律法师就回答说: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律法师问谁是我的邻舍,主耶稣反问谁是落在强盗手中的人的邻舍。换句话说,你律法师是一个落在强盗手中的人,那个怜悯你的,就是你的邻舍。邻舍不是指一般的人,邻舍是指救主。主指给他看,邻舍就是主自己。主说,你去照样行吧,意思就是你去尽力量爱那撒玛利亚人吧。但是,许多人掉了一个头,以为主要我们去作撒玛利亚人。岂知我们不能上十字架赦罪,也不能被高举了有圣灵降下来。只有祂有油和酒,只有祂有牲口,只有祂有客店,只有祂有银子。我们不是撒玛利亚人。如果要落在强盗手中的人去作撒玛利亚人,那就完全错了。主所说的邻舍,是指撒玛利亚人说的,意即:我作你的邻舍,我救你,我给你牲口骑;我给你酒,我赦免你;我给你油,我给你生命;我给你客店,我给你教会;我给你银子,使你有恩赐,有恩典;一直等到我再来接你。主叫我们爱撒玛利亚人,就是叫我们去爱祂。我们要学习摸着本段经文中细嫩的地方,才能读圣经里的故事。

 

例二 主的庄严荣耀

 

      当人到客西马尼园去捉拿主的时候,主就出来,对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说:找拿撒勒人耶稣。主说:我就是。主耶稣一说我就是,他们就退后倒在地上(约十八6)。主就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话,他们就退后倒在地上。我们看这是何等的荣耀。

      祂在客西马尼园里有祷告,但祂在法庭上无所求,祂在大祭司面前无所求,祂在巡抚面前也无所求。这一个人是远超过一切的。祂是主,却在那里受审判。到底是谁审判谁?在那里发急的是大祭司,说话不象样的是大祭司,我们的主却是安安静静的。我们的主到了巡抚的法院里,发急的是巡抚,问话问得木头木脑的还是巡抚,主连答都不答。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祂虽然在那里受审判,但是祂没有失去祂的尊贵,祂没有失去祂的庄严。

      祂在客西马尼园里的时候,对门徒说:你们和我一同儆醒(太廿六38)。祂没有要求他们代祷。保罗需要请求罗马的弟兄为他祷告,但是主并不要求人为祂祷告。祂是神的儿子,祂不需要人的代祷。祂要门徒祷告,那是要他们免得入了迷惑(太廿六41),为着他们自己祷告。在这里,我们又看见主的尊贵,主的庄严。

      祂贫穷地活在世界上,但祂没有问一个人要一文钱的东西。祂在园子里求神,但祂在法庭上没有求人。有那一个能像神的儿子这样!宝座固然是荣耀,但是受审判和十字架上的荣耀显得更荣耀。我们要敬拜祂说:你是主!你是主!

 

例三 主的不显露

 

      主是怕显露、怕出名的人。祂医治了长大痲疯的人,就吩咐他说,切不可告诉人(太八4)。祂赶出了那一营鬼之后,叫那个人回去传说神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路八39)。祂医治了两个瞎眼的人,就切切嘱咐他们不可使人知道(太九30)。神启示彼得看见祂是基督的时候,当下嘱咐门徒不可对人说祂是基督(太十六20)。在变化山上,是祂唯一显出祂的荣耀的时候,但是,祂在下山时却吩咐门徒说,不要将所看见的告诉人(太十七9)。约翰福音七章也有同样的例。主自己的弟兄不认识祂,对祂说:你离开这里上犹太去吧人要显扬名声,没有在暗处行事的。你如果行这些事,就当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连祂的弟兄说这话,是因为不信祂。但是,祂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主等祂的弟兄们上去以后,祂也上去过节,但祂不是去行神迹,乃是去讲道。在这里我们摸着祂的荣耀。所有在人面前要引起人注意的,都巴不得把他的工作摆在人面前。但是,主没有一次喜欢站到人的面前特意显露。在福音书里充满了这一种情形。祂每一次站在人面前,都因有绝对的需要。祂不欢喜告诉人说祂是谁。即使祂行了神迹给瞎眼的人看见,也不马上告诉他祂是谁,直到带他有了一些认识之后,才对他说祂是谁(约九)。不然的话,祂就不说。我们要认识我们的主!

 

有学习才有印象】我们要明白旧约和新约的历史,都需要从接受印象来明白。要得着印象,就要作一个细嫩的人。因此,我们在神面前必须有学习。比如有一个人,从来就是卑鄙的,那么他读福音书的时候,就绝对没有法子认识主耶稣的尊贵。如果他在主面前受了对付,稍为懂得一点什么叫作尊贵,那么他读圣经的时候,就也能稍为认识一点主耶稣的尊贵。如果他一点不知道什么叫作尊贵、荣耀,那他怎么能得着主的尊贵、荣耀的印象呢?所以,我们必须在神面前有学习,要让神的性情一天天在我们里面增加,这样我们对于神的话,感觉越过越细,印象越过越深,我们所明白的也就越过越多。我们要记得一个原则: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太十三12)。我们的学习不可懈怠,否则就连所有的也要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