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要进入圣经里的灵

 

      要把圣经读得好,除了必须进入圣灵的思想和圣灵的事实以外,还有一个需要进入的,就是圣经里的灵。

 

要摸着话语后面的灵】当神的灵藉着人在那里写圣经的时候,不管是写事实或者是写道理,每一卷圣经都有那一卷圣经的灵,每一段圣经也都有那一段圣经的灵。圣灵乃是藉着人的灵来彰显出祂自己的情形。比方:我们说圣灵的喜乐,不是圣灵自己的喜乐,乃是圣灵藉着人的灵喜乐;说圣灵的忧愁,也不是圣灵自己忧愁,乃是圣灵藉着人的灵忧愁。所以,人的灵进入圣灵的时候,圣灵的情形,就是人的灵的情形;掉一个头来说,人的灵的情形,也就是圣灵的情形。当神的灵藉着人在那里写历史的时候,是把事实的真相写出来。但是,圣经里的历史不只是真实的,并且也有它的灵的情形。或者说,当时有灵的感觉在那一段圣经里,有灵的情形在那一段圣经里。照样,圣灵在那里写书信的时候,祂不只有道理,有思想,并且在后面还有圣灵的感觉。所以,圣经这本书不是光包括事实和道理而已,乃是话语在最前面,话语的后面是思想,思想的后面是灵。我们若只是读到话语,那是最浅薄的读圣经。若能得着那个印象,进入那个思想,就比较深。但是如果停在这里,那我们所明白的还是很少。因为在每一句神的话的后面,都有它一定的灵,都有圣灵当时的灵,都有写圣经的人当时的情形。我们读圣经的人,就需要摸着那一个灵。

      话语和灵有分不开的关系。话语的职事乃是灵的释放。谁站起来作话语的执事,他就释放他的灵。如果灵不释放出来,他就不能作话语的执事。灵必须对,有了对的灵才能有话语的职事。许多时候我们作话语执事有错,就因为也许话是出来了,而灵赶不上;话语是对的,而灵不对;话语是强的,而灵不强。但圣经里的话语的执事没有这个难处,他们所写的内容如何,尥们的灵也如何。他们的每一段话、每一卷书,都有正当的灵在后面。发表话语的职事,需要前面有话,后面有灵;接受话语的职事,也需要摸着话语后面的灵。我们读圣经是接受话语的职事,我们必须摸着话语后面的灵。我们如果摸不着那个灵,我们所领会的圣经就浅薄得很,至多只能得着道理、事实,不能得着属灵的喂养。若神的话光是印象和思想,就不能作我们的食物;神的话必须是灵,才能作我们的食物。我们的食物,只能从我们摸着话语后面的灵而来。圣经的实质是灵,我们若没有摸着这一段圣经的灵,就是没有摸着这一段圣经。所以我们读圣经,必须摸着那一个灵,那一个特别的灵。

 

怎样能摸着话话后面的灵】怎样能够摸着话语后面的灵呢?我们要说:不是人的行为,乃是圣灵的管制。圣灵的管制,就是神的灵来代替人的行为。圣灵的管制,就是神的灵在那里安排一切的环境,祂在那里作工,作到一个地步,使我的灵与圣经的灵相同;虽然不完全相同,但至少在性格上有一部分是相同的。然后我才开始摸着圣经的灵。只有相同的灵才能摸着,不同的灵不能摸着。所以读圣经的最高点,乃是读圣经的人的灵被带到一个地步与写圣经的人的灵相同。他的灵与写圣经的人的灵相同了,才能摸着属灵的内容。

      在圣经话语后面的那个灵,乃是相当专一的。换句话说,是一定的,而不是随便地在那话语的后面的。写圣经的人被圣灵作工作到一个地步,圣灵认为可用的时候,然后才用这个人来写圣经。他那一个灵是完全的,他有这样的灵,圣灵才藉着他在圣经里写出这样的话。换句话说,圣灵默示圣经,不是光给人话语而已,乃是在写圣经的人身上先预备出一个器皿来,因为这个器皿有那一种的灵,所以才叫这个器皿去写出那样的话。所以在圣经话语后面的灵,乃是完全的、刚强的、不会错的、没有错的。因为圣灵已经把这一个人的灵带到一个地步,是圣灵认为可用的,不只可用,并且是满意的。圣灵认为祂的自由不受人的限制,祂能随意发表祂的意见,连一呼一吸也不受拦阻。所以我们可以说,圣经是圣灵呼气的话。灵是人的灵,但是出来的时候好像是圣灵的灵。这就因为圣灵在人身上有绝对的自由,于是人的灵和圣灵没有什么分别,好像就是圣灵一样。写圣经的人,是这样被圣灵带领,才把圣经写出来。我们读圣经的人,也必须被圣灵带到一个地步,使我们的灵和当时受感动写圣经的人的灵相同,我们才能摸着神的话语后面的灵。读圣经不光是读圣经的话语而已,也不光是明白意思而已,并且是主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使我们的灵和那话语后面的灵相同。

      圣经的话是文字,不是声音,除了诗篇里面有的地方用细拉之外,全部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什么地方要轻声地读,什么地方要重声地读。可是,当我们读文字的时候,如果连声音的轻重都不知道,那我们怎能晓得灵的情形呢!

      圣经里有许多话是在那里请求、苦求,像传福音的人在讲台上请求、苦求人来信主一样。也许他知道罪人的痛苦,他看见罪人在神面前的前途是何等的危险,所以他求。也许他里面充满了主的爱,在那里盼望罪人回头,所以他求。在这一段圣经里面,需要有多少爱,有多少同情,有多少为罪人的感觉,所以才能求。我们读的时候,只要在这些感觉中缺少一件,就不容易明白这一段圣经。

      在圣经里面有的话是责备的。如果一个人在神面前从来没有破碎过,那么当他读到圣经里有责备的话,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什么叫作灵受压才说责备的话,他只知道发睥气才说责备的话。他不知道外面虽然都是责备,而里面的灵不一样。

      我们必须学习用灵去摸圣经的灵。圣灵为要训练我们的灵,就为我们安排了环境。我们要认识圣灵的管制是我们一生中最主要的训练,最好的训练。这是在圣灵的手里,不是在我们的手里。祂陆续地给我们管制,一个管制又一个管制,我们的灵就被带到适当的情形中。我们的灵被祂这样作一下,那样作一下;这一边给一个打击,那一边给一点喜乐;这一边给一点忍耐,那一边叫我们有所舍弃;祂把我们的灵带到刚刚好像我们所读的那一段圣经的情形一样。我们的灵被这样带到合适的情形,就看见话语的意思虽然没有增加什么,但是读起来会觉得里面透了,里面通了。当我们说出来的时候,话语还是这样,意思还是这样,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了,我们通了。这不是意思通,不是话语通,乃是灵通。这比话语深,比意思深,深到一个地步,就是清楚了、通了、透了。这就是神的灵把我们的灵带到和祂话语的灵相合。

      摸着圣经话语的灵,不是方法的问题,而是人受对付的问题。我们的灵若没有被带到与写圣经的人的灵相同,那我们就至多只能作教师,却不能作先知;至多只能摸着道理,却不能摸着那个灵。我们这个人在神面前没有经过对付,没有经过管制,没有让神在我们身上一步一步地工作过,就好像隔了一职幔子来看圣经,无论如何,差得很远。我们的灵必须受对付,必须让神严格地对付。开头几年,我们能够明白一点道理,明白一点事实,但是,要摸着灵不是容易的事,因为我们的灵没有预备好,我们的灵还是不能用。我们需要在主面前有相当的时间,最少要用好几年的功夫,让我们的灵被带得正当,让我们的灵受击打,被破碎。灵一破碎,就很容易让圣灵把我们带到那一段圣经的情形里去。按事实来说,我们的灵要被带到与圣经的灵相同的地步,是需要相当年日的。在进入圣经的灵这件事上,人的聪明并没有什么用处。聪明也许能使我们明白话语快一点,但是聪明不能使我们摸着话语后面的灵。不管我们的想象力多强,也不管我们的领会力多强,都不能使我们进入话语的灵。必须圣灵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使我们的灵与圣经的灵相同,我们才能进入那一段话语的灵里。

 

从质量的相同到度量的扩充】圣灵在我们身上作工,带领我们的灵和圣经的灵趋于相同。这是指质量的相同,不是指度量的相同。主耶稣的灵,超过我们何止千万倍,祂是神的独生子!质量的相同,不过是说祂有那一种的灵,我也有一点点;种类是相同的,但度数不一样。可是圣灵的管制,不只要带领我们的灵与圣经里的灵质量相同,并且要叫我们的灵的度量得着扩充。主用祂的灵来扩充我们的灵,这就是喂养。喂养是继续不断的。主今天给我们得着一点,过些日子又给我们得着一点,逐渐逐渐地增加,灵就得着扩充。能明白圣经,就得着喂养,就得着度量的扩充。明白圣经的起点,乃是灵的质量的相同;明白圣经的结果,乃是灵的度量的扩充。

      比方:一个人会发脾气,他读神的话怎么读都读不进去。后来神击打他,使他稍为学习到一点忍耐;不是故意地去忍耐,不是人工的忍耐,乃是圣灵的工作,是自然而然的。他摸着这一种的灵再来读神的话,就得着基督的供应。神的话要供应他的灵,使他得的更丰富。他得着一点,又得着一点,一次一次地增加。圣灵的管制先叫人的灵与圣经的灵有质量上的相同,然后,再有度量上的扩充。这度量的扩充,是藉着圣灵在环境里的管制,也是藉着圣灵在圣经里的话语。圣灵藉着环境的管制作拆毁的工作;圣灵又藉着圣经的话语,把我们带进去得着供应,得着度量的扩充。圣灵藉着祂的话供应一次,我们就多了一点;圣灵藉着祂的话再供应一次,我们就再多一点。由于圣灵藉着祂的话继续不断地供应,我们的度量也就继续不断地扩充。

      我们能从圣经里面得着喂养,我们就要觉得圣经一直是新鲜的。从人看来,圣经这一本书,至迟在一千八九百年以前就已写成,除了能被我们想出它那一个时候的思想意识之外,就没有其它的特点了。但是事实上圣经当时的灵,今天仍旧在这里。今天我们去读圣经,好像圣经是今天刚刚写的一样。我们每一次用灵去读它,都觉得是新鲜的。这本书虽然已经有一千八九百年的历史,却并没有陈旧,因为这一本书是在灵里。许多书读了几遍就没有味道,可是圣经读了几十遍还嫌不够,因为它在灵里面。我们如果凭着话语去读圣经,早就觉得旧了;如果凭着思想去想圣经,也早就觉得旧了;但是凭着灵去读,每次读,每次都觉得新鲜。什么时候,我们觉得有一段圣经没有意思,我们就要知道,不是圣经没有意思,乃是我们的灵不够。无论那一段圣经,都充满了灵。如果我们的灵够,就要觉得每一个地方都宝贵。如果我们不用灵来读圣经,那么即使把罗马书拿来读,即使把山上的教训拿来读,也觉得不过如此,没有什么意思。其实不是圣经没有意思,乃是因为我们的灵落下去了。我们的灵一落下去,就会觉得圣经平淡无味。灵一不够,就读不出味道。灵一够,就觉得圣经像刚写的时候一样新鲜。

      圣经里的灵不知道多丰富。人不要以为他的灵行,不要以为各方面的要求他都能应付。只有受过对付的人才能稍为懂得一点圣经。受过多少对付,才能懂得多少。因看我们所受的对付有限,有许多地方,多年以前所不懂的,到今天仍然不懂。因此,我们非受圣灵的管制不可。我们多受一个管制,里面就多有一点学习;而这个学习多到某一个地步,当我们的灵和神的话语的灵略有一点相同的时候,我们立刻就得着光,就得着启示,就吃一个饱。

 

灵要精细】为什么你读一段圣经觉得很宝贵,而另一个弟兄读这一段圣经却不觉得宝贵呢?那是因为你有这一段圣经的灵,他没有这一段圣经的灵。并不是他没有灵,乃是他的灵不是这一段圣经里的灵。有时候,可能有一段是他觉得宝贵而你不觉得的,你对这一段圣经一窍不通,像他对那一段圣经一窍不通一样。所以灵要精细,要有多方面的感觉。灵一精细,就能在各种不同的情形中产生各种不同的感觉。灵的情形越精细,认识圣经的范围就越广。一个人认识圣经的范围广或狭,多或少,就看他所受圣灵的管制有多少。我们只有多受管制,我们的感觉才能丰富精细。只有增加管制,才能增加感觉。人受过那一种管制,人才能明白那一段神的话。所以,对付的丰富是十分紧要的事。对付不丰富,感觉也就不丰富。属灵的感觉若不够丰富,那么对于圣经的认识也不可能丰富。

 

两个例子】现在我们要从圣经中的两个例子,来看一点什么叫作进入圣经里的灵。

 

例一 雅各的故事

 

      雅各本来是又聪明、又狡猾、又自私的人。什么事情都是先想到他自己,而不是先想到别人。他计谋多得很,可以说他是用尽各样方法来达到他的目的。所以,神就对付他。他生的时候就抓住他哥哥的脚跟,和他哥哥争,结果呢?以扫是父亲所爱的,雅各是父亲所不爱的。他想尽方法把哥哥的祝福夺去,结果他所得着的不是祝福,而是流浪。他服事拉班,拉班十次改他的工价。他想要娶拉结,岂知先娶了利亚。后来他要回到父家的时,拉结死于途中,利亚反而活着。他欢喜几个儿子,尤其是欢喜约瑟,不料约瑟被他其余的儿子们出卖了。他们把约瑟的那件彩衣染了血,来骗雅各,他就以为他儿子约瑟被恶兽吃了,就说:我必悲哀着下阴间。于是他所有的盼望都在小儿子便雅悯身上,而后来便雅悯又被带到埃及去。这个雅各,一天过一天受神的对付,日子真不容易过。箴言十三章十五节说:奸诈人的道路,崎岖难行?在他刚硬、狡猾的日子当中,充满了艰苦。

      我们不要以为雅各在毗努伊勒的那一次经历是随便的。那一次雅各硬要神祝幅他。他的意思似乎是:父亲必须祝福我,人必须祝福我,神也必须祝福我!他是狡猾的人,每一次他总要有所收获,所以他也要神的祝福。结果,神给他允许说:你是以色列。但不是当天就给他,是过了几十年才给他。那一次神把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他的大腿就瘸了,神在他身上的工作就开始有了转机。可是第二天他上路去见以扫的时候,还是原来的雅各,他把儿女分成队,他想第一批有不测,第二批还在,末了一批是他最心爱的约瑟和拉结。他仍然用他的聪明,仍然有他的计划。

      可是,雅各虽然是一个十分狡猾的人,到他年老的时候,却也是灵性爬得十分高的人。当他年老到埃及去的时候,他这个人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怎样呢?约瑟领他父亲雅各进到法老面前,雅各就给法老祝福。(创四七7)这幅图画非常好。法老是一国之主,但是他一站在雅各面前,就低下去了。雅各站起来了!这一个经历了几十年的挣扎而得到安息的人一站起来,作一国之主的法老就低下去了。如果是从前,雅各一见法老,也许要像见了拉班一样,只注意拉班的东西。今天,法老的东西不知道比拉班多多少倍,但是,雅各是受过击打的人,自然而然他所注意的不是东西,而是在神面前的学习,自然而然是站在法老的前面了。法老问雅各说: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雅各对法老说: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岁,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8~9)在这里这一个人的灵出来了。他说:我寄居在世的年日又少又苦!他把他一生的事都说出来了。这个老人经过了许多次的击打,才能说出这话。我们的灵要进入他的灵,才能看见一个被击打过的人是一点不狂放的。我们要记得,神曾应许亚伯拉罕说: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创十三16)神也曾应许以撒说:我要加增你的后裔,像天上的星那样多。(创廿六4)可是,当时还不过是单传,没有成为一家、一族。今天到了雅各,全家共有七十个人了,神的应许已经应验到家了。但是,他对于这一点并没有感觉到,反而说: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这是因为他受过击打,他谦卑下来了。雅各又给法老祝福,就从法老面前出去了。(四七10)他进来的时候给法老祝福,出去又给法老祝福,他有东西可以给人,这是何等美的事。年老的雅各和他从前不一样了。今天他已经是以色列,不再像从前那样了。我们在这里要摸着他的灵。

      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雅各平生的年曰是一百四十七岁。以色列的死期临近了。我们要注意,他生下来的时候是叫雅各,死的时候是叫以色列,他就叫了他儿子约瑟来,说:我若在你跟前蒙恩,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用慈爱和诚实待我,请你不要将我葬在埃及。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约瑟说:我必遵着你的命而行。雅各说:你要向我起誓。约瑟就向他起了誓,于是以色列在床头上敬拜神。(28~31)这幅图画多好看!我们要摸那个灵。在这里,有一个本来狡猾、刚硬的人,本来什么事情都要作到满足,都要作到最高去的,可是今天对他自己儿子说,我若在你跟前蒙恩,这是何等柔软!请你用慈爱和诚实待我,他要求爱,要求诚实。请你不要将我葬在埃及,神赐给他的地方是迦南,神的应许不是在埃及成功的。在这里显明,雅各临死的时候并不胡涂。他的意思是:我是神的子民,是在神的管制之下,我快要死了,请你用慈爱和诚实待我,把我葬在神所应许的地方。雅各在这里不是不信神的应许,乃是因为相信才要约瑟起誓,要约瑟看见这件事是何等郑重。我们如果不摸他的灵,就不能明白。于是以色列在床头上敬拜神,这是何等好的事!

      我们再看创世记四十八章二至四节:有人告诉雅各说:请看,你儿子约瑟到你这里来了。以色列就勉强在床上坐起来。雅各对约瑟说:全能的神曾在迦南地的路斯向我显现,赐福给我。对我说:我必使你生养众多,成为多民,又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永远为业。神给他的应许,他都记得。他清楚知道,他全家能有七十人是神的赐福,因为神曾应许他生养众多,又把迦南地赐给他的后裔。

      五节:我未到埃及见你之先,你在埃及地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他把约瑟的两个儿子放在神的应许里,正如流便和西缅是我的一样,他接受约瑟的两个儿子作他自己的儿子。雅各到了年老的时候,没有一件事情不清楚。

      七节:至于我,我从巴旦来的时候,拉结死在我跟前。这件事摸着他非常深,他在临终的时候,仍要提起这件事。一个受过鞭打的人,是何等柔和、成熟、甘甜!他的积蓄是何等丰富!那个狡猾的雅各被带到这一个地步,真是判若两人了。

      八至十节:以色列看见约瑟的两个儿子,就说:这是谁?约瑟对他父亲说:这是神在这里赐给我的儿子。以色列说:请你领他们到我跟前,我要给他们祝福。以色列年纪老迈,眼睛昏花,不能看见。以撒年老的时候,眼睛不好,受了欺骗;现在雅各年老,眼睛也不好,但是,他里面的眼睛非常明亮。他不像以撒年老的时候还是贪吃野味,他乃是要给他们祝福。约瑟领他们到他跟前,他就和他们亲嘴,抱着他们。这里充满了一个年老的人的慈爱。

      十一节:以色列对约瑟说:我想不到得见你的面,不料,神又使我得见你的儿子。这又给我们看见是一个曾被神击打过的灵。

      十二至十四节:约瑟把两个儿子从以色列两膝中领出来,自己就脸伏于地下拜。随后约瑟又拉着他们两个,以法莲在他的右手里,对着以色列的左手,玛拿西在他的左手里,对着以色列的右手,领他们到以色列的跟前。以色列伸出右手来,按在以法莲的头上,以法莲乃是次子,又剪搭过左手来按在玛拿西的头上,吗拿西原是长子。十七至十九节:约瑟见他父亲把右手按在以法莲的头上,就不喜悦约瑟对他父亲说:我父,不是这样,这本是长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的头上。他父亲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雅各眼睛虽然昏花,但他里面一点不昏花,他知道神所要他作的事。他也必成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兄弟将来比他还大,他兄弟的后裔要成为多族。二十节:当日就给他们祝福,说:以色列人要指着你们祝福,说:愿神使你如以法莲、玛拿西一样。于是立以法莲在玛拿西以上。我们要记得,以撒的祝福是不清楚的,雅各的祝福是清楚的。

      二十一节:以色列又对约瑟说:我要死了,但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这是信心,活的信心是何等实在。从当时看来,好像所有的前途都在埃及,没有一个家在埃及地比他们更有前途,但是他却说: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并且我从前用弓用刀,从亚摩利人手下夺的那块地,我都赐给你。这块地当时是在谁的手里?不是在自己手里,但是,我都赐给你。他的意思是:你约瑟今天虽然是埃及的宰相,但是你的地还不是在埃及,而是在那里。使你比众弟兄多得一分。他知道以法莲、玛拿西是两个,应该得两分。

      创世记四十九章是圣经中伟大的预言。雅各把每一个儿子、每一个支派日后的事都说出来了。他凭着信心和顺服来祝福,一切都是清楚的。

      二十九至三十节:他又嘱咐他们说:我将要归到我列祖那里,你们要将我葬在赫人以弗仑田间的洞里,与我祖、我父在一处,就是在迦南地幔利前,麦比拉田间的洞。三十三节:雅各嘱咐众子已毕,就把脚收在床上,气绝而死,归他列祖那里去了。他生的时候非常忙,用手抓住他哥哥的脚跟;他死的时候,把两只脚好好地放在床上,他非常从容,非常安息,在神面前一点难处都没有了。

      我们要看见,在圣经里都是灵,充满了灵。我们用灵去摸着那个灵的时候,就感觉非常细嫩,非常宝贵。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灵去碰圣经话语后面的灵。不只那个故事,不只那个道理,乃是那个灵。

 

例二 在哥林多后书里的保罗

 

      在保罗的书信中,灵出来最多的,可以说是哥林多后书。他的其它书信大都是告诉我们他在神面前所得着的启示有多少,而这一卷书信,是神将保罗这个人启示给我们。他的其它书信大都是讲他的职事,而这一卷书信是讲他的为人。它给我们摸着他的灵是多丰富,多清洁,多温柔。保罗没有在别的地方受冤枉像在哥林多那样。哥林多人对保罗什么话都说,但是,保罗对哥林多人说话的灵是何等清楚,何等清洁。可以说,保罗在哥林多被误会,比保罗在使徒行传末了几章受审判的时候,他这个人的灵出来得更多了。我们把全卷哥林多后书一句一句慢慢地读,就不只能明白他的思想,也明白他的灵。我们能看见:即使保罗是在那里责备,但是他的灵并不动气。只有充满了爱的人才能责备。我们的灵如果接不上保罗在哥林多后书里的灵,我们就要误会保罗好像是在向哥林多人夸口,好像是在发牢骚。我们必须分别清楚:话可能一样,而灵可能完全两样。人的话语意思可能一样,字句也可能一样,但是灵可能完全不同。

      上面是举两个例子。在全部圣经里都是充满了灵,不过有的地方比较明显,有的地方不太明显。我们不读圣经则已,要读圣经,我们的灵就必须接得上圣经的灵。像摩西所受的许多试探,我们如果没有进入他受试探的灵,我们就不能读那些经文。诗篇比耶利米书更深,我们的灵如果接不上那个灵,也就不能读它。新约也是一样,我们的灵如果接不上那个灵,也不能读它。所以,我们在神面前需要有基本的学习。我们必须是属灵的人,才能读圣经;我们必须有奉献,才能读圣经;我们必须不主观,不马虎,不好奇,必须对事实有印象,必须进入圣灵的思想而且,有了这一切的情形,还不够,还需要灵能赶得上,需要人受对付到一个地步,使我们能具备每一段圣经里面的灵。我们必须有那样的灵,才能看见神那样的话。如果我们一点灵也摸不着,那么我们所看见的不过是话语而已,甚至于反而会误会,可能把神的话全部都颠倒了。这好比一个父亲和他几个儿女说话,他的儿女如果没有摸着父亲的灵,只是随着自己把话传出去,那就可能完全两样了。圣经里的话都是有灵的,我们一把灵放松,就不能懂得那个感觉和存心,结果就会把内容弄错。我们再说,人如果没有受对付,圣经就读不好。我们要记得,就是这个在神面前受对付,是我们读圣经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