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读圣经

 

今天所要讲的,就是年轻的人,应当怎样读圣经。

 

【读圣经的紧要】没有一个好的基督徒,是不认识神的话的。因为神对人说话的根基,都是根据于祂已经说的话,而再对我们说的;神难得对一个人说祂圣经里所没有说的话。就是一个人,属灵的路走了相当远之后,有时主会对他直接说话,但那一个话,大多数仍是祂在圣经里已经说过的话。所以,神说话,乃是将祂自己的话重说就是。所以年轻的人,如果不知道神已经说的话,就叫神为难,因为他们没有神说话的根基。

      圣经是神的话,给我们看见,神在以往的时候,替我们作了多少事;给我们看见,神在以往的时候,给我们成就了多少事;也给我们看见,神在以往的时候,曾如何的带领人。不但是成就了事情,并且神在以往的时候,也带领了许多人来认识祂自己。因为我要知道神在以往的时候,为我预备的是多丰富、多广阔的缘故,所以我非读圣经不可;因为我要知道神的路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带领人,所以我非读圣经不可。

      神如果要藉着我们对别人说话,也是藉着祂所已经说的话。我如果不知道祂已经说的话,神就不能藉着我对别人说话;我在神面前,就变作一个没有用处的人。因此,我们需要丰丰富富的,把基督的话藏在我们心里,我们才有办法知道神以往的路,才有办法听神将来的话。

圣经一本厉害的书,也是一本大的书。我们一生之中,就是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上面,也不过是摸着圣经的边际而已。一个信主的人,如果想不花工夫就明白圣经,是没有的事。所以,年轻人应当赶紧花工夫在神的话语上,叫你在中年的时候,在老年的时候,能有丰富的话,可以供给自己,并供给别人。

      所以,每一个要认识神的人,都应当在那里好好读神的话。每一个信主的人,一开始,就要知道读神的话的紧要。我顶直的对你们说,我们中间读圣经的人,实在太少;这一代在中国读圣经的人太少,比起前几代,差得太多了。这一代,在英国,在美国,读圣经的人,也太少,也差得太多了。前四五十年的时候,那些大大的、深入的读圣经的人,已看不见了,今天所看见的,都是皮毛的读圣经的人。今天有几个是大的读圣经的人,能把一部圣经读得透彻的呢?我们这一伐差得太多了。前五十年,有许多有分量读圣经的人,不是说在属灵方面怎样,是说最少能读得出东西来。特别在这十几年来,没有人读圣经。

      我老实说,有的人已经来不及了,现将盼望寄托在年轻的人身上。盼望在这五年、十年之中,在中国教会里,有一批读圣经的人出来。这不是简单的事,是要花工夫的,是要在神的话语里有相当根基的。不然的话,没有用处,若都是像今天这样的讲圣经,读圣径,不行。教会这样浅薄的生活,在神面前,也不行。

 

【应该怎样读圣经】现在你们要看见一件事,就是应该怎样读圣经,读圣经的方法是如何的。

      读圣经,有四个基本原则:

第一,事实的寻找,或者说事实的发现。

第二,要背,要记。

第三,分析,综合和比较。

第四,神的光照。

      读经基本的律与次序,就是这四个。不管人用的外面方法是如何,但读经基本的律,总是这样的。圣经要读得好,总得事实找得多,总得记得多,总得会分析,会综合,总有神的光照。

      读圣经的时候,总要按这四个的次序,不能从一跳到第三,或者从第三跳到第一。第一就是要找事实;第二,就是必须背它,记它;第三,就是分析,综合,和比较你所找出来的事实。第三是为着应付第一的;第一是你把圣经里的事实找出来;第二是把这些找出来的事实记牢,背出来。你得看清楚神的话是这样说的,现在要记住它,不能漏掉,漏掉了就没有用处。然后要把这些事实分析,或者综合,这样才有办法。当你在神面前能够将这些事实分析得好,综合得好的时候,你在神面前就有机会可以得着第四,盼望神给你光照。神所给你的光照是什么呢?就是你所分析的事实,就是你所综合的神的话语里的事实。换一句话说,寻找、发现事实,是读圣经的第一步。

      圣经里面包括了许多属灵的事实,人眼瞎的时候,就读不出那些事实。你们如果能在圣经里读出事实来,那一个光,已经得着了一半以上。找出事实,是读经一半的工作。你们读圣经,一定要把事实找出来。你们读圣经,如果没有正当的路,就永远得不着神的光照。因为神的光照,是光照祂话语里的事实。为什么这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又为什么那一句话是那样说?你在那里分析、综合,你在神面前才有光。自己有供应,也能供应别人;自己有喂养,也能喂养别人。人读圣经如果是马虎的,神的话就都给他漏掉了,他不知道在里面有什么东西。

      比方说,地心吸力是一个事实。今天我们都知道地心吸引力是一个律,但是,要牛顿来了,才发现地心吸力的律。在牛顿以前,一直是有地心吸力的,但是多少千年,人都没有发现。要等到有一天,牛顿睡在树底下,一个苹果落到他面孔上,他才发现地心吸力的律。所以,发现事实,是说那一个事实的发现;不是说有没有事实,问题是那一个事实有没有发现。

      比方说,圣经里所说的,和圣经里所不说的,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说?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圣经这一个地方这样说?为什么另外的地方有另外一个说法?圣经,是一个字都不许改的。为什么圣经有的地方是用多数的字,有的地方是用单数的字?圣经,是一点一画都不能更改的。圣经里,有的时候注重到主的名字,有的时候注重到人的名字。圣经里,有的地方把年数说得相当清楚,但是有的地方,许多年数都不提,好像通通忽略了。诸如此类,都是事实。

      如果是懂得英文的,懂得希腊文的,就更可以知道,为什么许多的动词,都是用命令式的(imperative mood),正说的,另有许多的时候,许多的动词是带着分词(participle)的。

 

【一个读经的人不是粗鲁的人】所以,一个读圣经的人,在神面前是一个仔细的人,不是粗鲁的人。一个读圣经的人,是不掺杂的人。神的话语这样说,就是这样。神的话一说出来,你就能知道神的那一个着重的地方。有许多人读神的话,像听话一样听不来。神的话,着重在那里,读不出来。那一个窍在那里,读不出来。所以,你们要学习找出事实来。

      我在这里找出几个简单的例来,给你们稍微看一下。

 

【在基督里】你们读神的话的时候,要注意在新约里,只说在主里,只说在基督里,只说在基督耶稣里,从来没有说在耶稣里。(若是在中文圣经里有的话,这是翻译错了。)在新约里,从来没有说在耶稣里,这就叫作事实的发现。你把全部新约都读过,你看见有的地方是说在基督里,有的地方是说在基督耶稣里,或者在主里,但从来不说在耶稣里、在耶稣基督里。只说在基督耶稣里,而不说在耶稣基督里,这些都是事实。你就把这些一个一个的背起来,记起来。在圣经里,有一个地方讲在主里,是怎么说的?另外一个地方,讲在基督里,又是怎么说的?再一个地方,讲在基督耶稣里,是怎么说的?你心里记得它,背也好,不背也好,只要记得就是。那你就拿出来比较,为什么这一个地方不说在耶稣里,而说在基督里?为什么在这一个地方说在基督耶稣里,而不说在耶稣基督里?为什么圣经从来不说在耶稣基督里?

      这是读圣经的方法,这是读圣经的路。是先发现事实,然后把事实记牢。你不是一下子就看见在基督里是如何的。你读圣经,看见这一个地方这样说,那一个地方也这样说,你看全部新约都这样说,你就把它一个一个的拿出来问说,为什么不说在耶稣里。你把全部新约读一次,你看见,在耶稣里,这一句话,是没有的;在耶稣基督里这一句话,也是没有的。当你发现这一个事实并牢记的时候,你就在那里拿来分析和比较,到底是什么原因?当你那样分析、比较的时候,你就能够仰望神给你光照,你就能有所看见。

      从事实的寻找起,接下去就是记忆,后是分析、比较;再接下去就是求神光照。比方说,你在那里比较的时候,你就看见得相当清楚,耶稣是祂在地上的名字。耶稣基督,意思是说耶稣将来要作基督。基督,是祂复活之后,被神膏油涂抹的名字。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你们就记得这是使徒行传第二章的话,是祂复活的名字。你们再读下去。到罗马书,就看见基督耶稣,意思是今天的基督,就是从前的耶稣。所以基督耶稣,是祂今天的名字。这一位基督,就是从前的耶稣。耶稣基督,就是说这一位耶稣,是将来要作基督的。这里面不一样。基督从前是耶稣,耶稣将来要作基督。我只能在基督里,不能在耶稣里。我只能在主里,我只能在基督耶稣里,我不能在耶稣基督里。

      当我的主活在地上的时候,我与祂没有分,我不能在祂里面。如果祂在地上的时候,我就在祂里面,我在耶稣里,就连上十字架我也有分了,就赎罪的事我也有分了。伯利恒的降生,我们没有分。祂是神的独生子,我与祂没有分。为什么我们能在基督里呢?哥林多前书一章说,你们得以在基督里,是本乎神。不是说得以在耶稣里,乃是当我们的主耶稣死而复活的时候,我们是积极的联合在祂的复活里。因着祂死而复活,神设立祂为基督;神藉着祂的灵,把我联合在祂里面。我得着祂的生命,这是从祂复活的时候起头的。重生是藉着复活。这样,你就清楚了。

      圣经里的事实,只有在主里面,只有在基督耶稣里面,只有在基督里面。你先把这些事实,一个一个的记下;然后分析,比较,或者综合;然后在神面前等候,祷告,主就要光照你,叫你看见光。这是读圣经的四个原则,缺一个都不行。要读圣经,先得找事实。许多人读圣经,忽略找事实,难怪一直得不着什么。

 

【罗马书里的血和十字架】比方说,罗马书从一章到八章,都是讲到主救赎的事。五章十一节之前是一段,五章十二节起到八章末了是另外一段,谁读圣经都知道。但希奇的是从一章到五章十一节为止,你没有看见提起十字架。从五章十二节起,到八章末了为止,你也没有看见提起血。你所看见的第一段里都是讲血,第二段里都是讲十字架。第一段讲血不讲十字架,第二段讲十字架不讲血。这是罗马书。

      读圣经,不单是读多少遍的问题,不单是背的问题,是要先把事实读出来,然后才背它。你把罗马书背得相当熟,如果看不见事实,没有用处。你的眼眼要受训练,不要作马虎的人。你要像使用显微镜那样,一点一点的找。你读一遍,又一遍,找出为什么第一段都是讲血,第二段都是讲十字架?为什么第一段不提起十字架,第二段不提起血?你在这里就会看见一个事实。神的话语里,有一个事实给你找出来了。你就把这些圣经节,一节一节的记下。你先不管是什么意思,你只要记得那一个事实。

      当你记得圣经节相当多的时候,你天天在神面前分析,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一次不懂得,二次再来,等一个月,等两个月,等半年,也许就清楚了。我刚才已经说过,能看见事实,光已经得着一半以上。看不见事实的,眼睛有病。看不见神所说的,也看不见神所不说的,眼睛定规有病。所以,年轻人要从起头就作仔细的人。如果一个人读圣经,不是找事实,定规是非常马虎的人。什么东西,你都不知道;神说什么,你不知道;神不说什么,你也不知道。这怎么叫作读神的话!

      你如果读神的话,你知道那一个是神说的,那一个是神不说的,看见了这个之后,你把它记住,把它背出来。然后你把它分析,到底为什么缘故说,到底为什么缘故不说。总是两个方法,要就是什么都拆开,分得很细的来看;要就是合在一起来看。也许在半个钟头,在一个钟头之内就看见。哦!人罪得着赦免、人称义,是因着血。我这一个人脱离罪的能力,是因着十字架。我要脱离罪的能力,不能靠血,只能靠十字架。我要罪得赦免,我要称义,不是藉着十字架,乃是藉着血。你把全部圣经的教训合起来看,仔细的分析一下,你就得着光。所以总得把事实先找出来。

      请你们记得,我们能不能作神的话语职事,供应神的话,就是看我们每一次读神的话时能不能把事实找出来。每一个作神话语职事的人,都得作一个精明仔细的人。每一次读神的话,都得把事实找出来。事实,就像是山一样,一个一个,都是凸出来的。一切懒惰的人、马虎的人、里面乱的人、没知没觉的人,完全不能读圣经,完全没有用处。因为你碰不着神的事实。神在那里说什么,你不知道;神在那里不说什么,你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方法认识神的话?

 

【分析方法的举例】前面所引的,是比较的例子,现在姑且举一个分析的例子。

赐下圣灵的问题:

      你们读约翰福音十四章和十六章,赐下圣灵问题。读的时候,你注意主耶稣的应许,要在那里去找事实。你把神的话打开,仔细读的时候,你找寻在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实。也许你把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六节到二十节都念了,觉得这不过是应许的话,没有什么特别。这一段圣经,我提出来,要你们看见在分析上的不同。

      现在,我们读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六至二十节: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祂,也不认识祂;你们却认识祂;因祂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活,你们也要活着。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这里面有什么事实?在这几句话的上一段用祂字,下一段用我字,代名词换了。上面说祂,下面换了说我。这一个事实就是这样,从祂字换作我字。

      这一段是什么意思?你按读经的四律来看:第一,事实的发现,祂字变作我字。第二,去记住它,背它。第三,你要分析,你要拆开来分析。

      主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另外一位保惠师,这另字的意思,是第二个。比方说,我给你另外一个杯子,就是说第二个杯子。比方说,我另外请一个人帮你的忙,就是说那一个人是第二个人。父就赐给你们另外一位保惠师,就是说第二位保惠师。如果有第二位保惠师,就定规有第一位保惠师。就像有另外一个人,就有第一个人;有另外一个杯子,就有第一个杯子。所以,有另外一位保惠师,就是说有第一位保惠师。

      第一件事先断定:在这里有两位保惠师。主在这里说,已经有了一位,现在再给你们一位。有了一位保惠师,现在要再加上一位保惠师。这加上的第二位保惠师,是怎样的呢?要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乃是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看不见祂,也不认识祂;你们却认识祂。这怎么办呢?这一个祂是怎么的呢?这一个祂是谁呢?我们不认识。这一位保惠师我们不认识,但主耶稣说:世人不认识祂,你们却认识祂。因为什么?因祂常与你们同在。祂一直与你们在一起。

      你要听主说的话:我要求父;父就赐给你们另外一位保惠师。那一位保惠师,世人不能接受祂,并且是看都没有看见过。你们呢?你们看见过祂,你们认识祂。怎么说你们认识祂呢?因为祂一直与你们同在。我告诉你们说,如果那一天我是十二个中的一个,我要问说:主阿!你说保惠师常与我们同在,我睡觉的时候没有看见过祂,我爬起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过祂,我吃饭的时候,没有看见过祂,我走路的时候也没有看见过祂,你怎么说我们认识祂呢?

      主说:因祂常与你们同在,也要住在你们里面。这一个祂字,用到这里为止。下面一句就说: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你把它分析下来的时候,你就看见这个祂就是我,我就是他,代名词改了。你就是把这两个合在一起看。换一句话说,当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时候,祂是保惠师,是圣灵在祂里面作保惠师。这就是看见光。当主在地上的时候,圣灵在祂里面,祂与圣灵是合而为一的,所以你们看见祂,你们认识祂,祂是与你们同在。

      现在呢?另外一位保惠师要来。现在我要死,我要复活,我还要来。神赐下圣灵来,怎样呢?我要在圣灵里,我要到你们这里来,我不撇下你们作孤儿。等一下你们看不见我,等一下你们又能看见我,我要住在你们里面。刚才是祂要住,现在是我要住。你立刻就看见,下面说的我,就是上面说的祂。你看见代名词的更改,就是看见这两个保惠师的不同。前一半是圣灵在基督里后一半是基督在圣灵里。说祂的时候,是圣灵在基督里;说我的时候,是基督在圣灵里。

      你把它仔细的一点一点分析的时候,你就是把这一个事实摆在这里对神说,这是怎么说的?你把那一个事实找出来,那一个光一半已经看见了。谁是圣灵?圣灵就是父所差来的另外一位保惠师。像主在肉身的时候,是父所差来的保惠师一样的。不过祂现在是我们里面作保惠师,不在外面。

      所以读圣经的基本原则,乃是要发现事实,不是读多少章就算了,不是背多少章就算了。你如果一个事实都不发现,你在神面前没有光。不止是读多少遍的问题,乃是要在那多少遍之中找出事实来。要发现事实,这也是每一个作工的人基本的要求。你在神的话语里,找不出事实来,那没有用处。

      你们要记得,保罗就是一个会发现事实的人。你们听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所说的话。当他看见创世记里说,我要藉着你的后裔赐福给人,保罗说这后裔两个字是单数的,不是多数的,所以是指着基督说的。你们看见事实给他发现了。他看见万国要因亚伯拉罕的后裔得福,而这一个后裔是单数的,所以他就看见是指着基督说的。如果是多数的,就是指着亚伯拉罕那么多的子孙犹太人说的。保罗读圣经,是读到发现事实。

      这样的事实,在圣经里面有千千万万。一个人在神的话语上,能丰富不能丰富,就是看他在神面前能找出多少事实。事实的发现越多,就越丰富。如果不能发现事实,就是囫囵吞枣的读,结果就不知道是什么。

      所以初信的人,一起头读圣径,就得要学习发现事实。然后背它;然后分析,比较;然后跪在神的面前求亮光。你就看见,马上有一个新的光带到教会里来。

 

【综合方法的举例】再引一个综合的比方。

制造形像

      请你们去读有关于造像、制造形像的经文。在出埃及记二十章,你们看见天上地上各种的东西,都不可造它的形像和敬拜它。但你读创世记的时候,你又看见,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神就照着祂的形像造了人(创一26-27)。在出埃及记二十六章,神说,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和捻的细麻织幔子;幔子上面,要绣上基璐伯的像。基璐伯的像,一边像人,一边像牛,一边像狮子,一边像飞鹰。这幔子要把圣所和至圣所分开。

      你把这些圣经节综合在一起,就要问说,神是不是自相矛盾?神一面在出埃及记二十章命令说,一切的形像,都不可造。没多久,以色列人造了金牛犊,就受到审判。可是接下去,神自己叫人造基路伯的像。为什么缘故一切的像都不可造,造了金牛犊要受审判;而另外一边,神却要人造基路伯的像?把两个事实先找出来,一个是禁止造像的事实,造金牛犊的事实;一个是命令造基路伯的像的事实。

      圣经里面,为什么许可造像?圣经里面,为什么又不许可造像?为什么所有的像都不可造,只有一个可造,就是基路伯的像。基路伯的像,是指什么说的?这就引到希伯来书。希伯来书十章二十节告诉我们,这幔子是指着基督的身体;这幔子是指着主耶稣自己。换一句话说,所有的像,都是偶像,只有一个像是神的像。

      所以,需要在神面前找出这些相反的事实。发现之后,就要记住这些圣经,因为只有你们记得清楚,说得出来,才能比较,综合的来看。同时要跪下来祷告,求神光照。你就看见这是基督的像。这样,就什么都清楚了,路就通了。

      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和这里有联带的关系。又有一件事,二十六节是神格中商量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下面说,神就照着祂的形像造人。在这里,你们要注意,上面既然说我们的形像,下面的代名词应该是他们才可以。而下面的代名词,却是单数的祂。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是说我们,而二十七节是说祂,从多数的代名词,转到单数的代名词,这也是一个事实。

      上面是多数,下面是单数,这一个不同的事实,被我们找到了。不错,上面说按着我们的形像,这是神格中的商量。下面变作就按着祂的形像造,这就是说在神格之中,只有一位是有形像的。所以,在那里是单数的,那一位形像,就是基督。那就清楚了,没有难处了。你不可以马马虎虎读圣经。你要看为什么上面说我们,下面又说祂。为什么从多数转到单数。你看见,在三而一的神格里事实上只有一位是有形像的,所以就按着祂的形像造人。这样,就和出埃及记那里的圣经连得起来,就是所有的像,神都不要,只有一个像,神要。

      所以读圣经,就要发现圣经里一律的地方,和不一律的地方,要找出相反的地方,和相同的地方,要找出事实来。

 

【历代读圣经的人】历世历代以来,已经有许多神的儿女,花了许多工夫在神的话语上。我可以说,这二千年来,世界上最好的头脑,都是摆在神的话语上。恐怕我们所感觉的还不够。神所拣选的,都是世界上头等头脑的人。神把这一个产业摆在教会里。

 

【圣经文字的批评家】我所要提起的,就是那些圣经文字的批评家,在全世界上有很多。像屈拉格尔(Treggelle)、亚福特(Dean Alford)、浮士浮司(Wordsworth),魏司脱考特(Westcott)等等,大的有几十位,小的有几千位。他们在那里读圣经的文字,在那里批评。

      为什么需要批评呢?因为当圣经写下来的时候,第一没有印刷机,第二圣经是一本被禁止的书。那时若发现有人收藏一本圣经,就要把那一个人扔给野兽吃。所以,人要读圣经,要抄一点下来,放在自己的身边,是你抄一点,我抄一点。没有印刷,要抄,又不能仔细的抄。抄的人一被那个时候的警察找到,就要丧命。所以是慌慌忙忙的抄,因此就难免有错误。

      就是今天排印也会有错误,你抄一点,我抄一点,更容易错。有的字也许多一画,也许少一画,就更容易错了。初世纪的人,都是拼命的抄。在抄写时,多少会有一点错;何况那时都是转手的。到了今天,我们看见有这么多的抄本,这一本里面的一两个字,和那一本里面的一两个字不一样。许多人不知道这里面的难处。个个字不错,这是不可能的。人不是机器,就是我们今天在鼓岭所讲的道,一个人去抄一分,我们九十个人,一个人有一个样子。人如果要问到底在鼓岭是怎么讲的。怎么办,因为有这么多的抄本。

      所以神兴起许多人来,专门作批评文字的人。把许多抄本找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对过,一点一画的对过,到底是不是抄错了。所以要花很大的工夫。这一本新约和旧约,是字字找过,字字对的。为着一个字,有的曾跑过几个国家,几个博物馆,把那一个字对出来。你们看他们所作的,你们会流泪。花了这么多的工夫,一生一世,就是为着要来看圣经的每一个字,是不是对的。因为圣经的抄本如果一乱,到后来就越弄越楜涂了。

      这些人的希腊文都是最好的,一生一世的研究,研究到烂熟了,他们能够知道这一个字,是这一个或者是那一个。他们把一生的工夫,都摆在希腊文里面。不然的话,抄错了怎么办?所以讲原文是不容易的。把一个字弄好,他们花了许多工夫的。这是一件事,我们要在神面前感谢神。

 

【翻译圣经的人】在全世界各国,许多人花了许多工夫来翻译,细细的在那里作。像达秘(J. N. Darby)那样的工作,是作得最好的。神用他翻了意大利文、法文、德文、英文的圣经,一个人翻了四本圣经。翻译圣经,每一节都要花了几十个钟点。像我们中文官话和合本圣经,每一节都花了十一个钟点。许多神的儿女,对圣经的翻译,在神面前花了许多工夫。

 

【写圣经字典的人】神在各国兴起许多人来读神的话。有的人读特别的字眼、名词、动物、植物、野兽、家禽,就写出所谓的圣经字典。这给我们许多的帮助。不然的话,我们不知道牛膝草是什么东西,歌斐木是什么东西。有的人把圣经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都读过。连衣服袍子都读过,什么叫作外衣,什么叫作里衣。圣经里面没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没有读过的。

      写圣经字典的人,就有腓利浦施茄泼(Philip Scharp)、施密斯(Smith)。在世界各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努力,叫我们今天能很简单的就知道。他们一样一样的去查过,有的东西查了几年才查出来。教会这二千年来,一直继续的有人在那里查。腓利浦的字典,是前一个世纪才写出来的。一千九百多年才写成功一本字典。他这一本是最好的,所以连我们中文的圣经百科全书,也是从它翻的。他们所以能够写出字典来,也是因为他们能够去找事实。

 

【编圣经汇编的人】圣经是一本很厚的书,要找某一节很不容易,所以就有人起来作圣经汇编。全世界没有第二本书是有汇编的。顶出名的一本是克路登的《圣经汇编》(Cruden's Concordence)。克路登作汇编的时候,不是容易的。作了一段时候,他就疯了,疯了几年,等头脑好了再作下去。你们想要把圣经每一节都记得,把它排起来,只要找到一个字,就能把那一节圣经找出来,这是不容易的事。所有的汇编,克路登的是第一本。所有以后作出来的,都是根据于克路登的。以后施屈朗(Strong)的,杨氏(Young)的,魏格来姆(Wigram)的也来了。每一本都有它的特点。有三、四本,是很靠得住的。中文也有一本,就是根据于克路登的。

你只要记得一节圣经的一个字,你就能从经文汇编里,找出那一节圣经来。比方说,一个主字,它就把新约旧约全部圣经里所有有主字的圣经节,都列出来,你只要按着那一个去找,就能找出来。比方说,一个木字,它就把全部圣经里,所有有木字的的经文,也许有一千节,都把它摆在那里。我告诉你们,你要花许多工夫,才能够把它找出来。每一节都要去找,这样的工作,是不能马虎的。

      所以克路登后来疯了,头脑受不了,不能继续工作。后来休息了六年,慢慢好起来,又作。做完了之后,又疯了。但是,他肯拼上的去作。当初没有人能继续他的工作,等他休息了六年之后,还是要请他作,他就再作。你们不要以为说,读圣经是简单的,我们现在查起来很容易,那一个时候,人是赔上了生命来作的。所以,你们要知道他们是怎样的花工夫在圣经里面。今天中文的圣经,也有汇编,虽然不是最好,但你要找任何的圣经节,还是找得到。

 

【专门考究圣经年代的人】有的人在那里专门考究圣经的年代。他们从圣经里,仔细的计算,从创造起到基督为止,刚刚好是整整的四千年。作这样工作的,有曷休主教(Archbishop Ussher)。所谓的主前四○○四年,是历史家弄错的,实在是四千年,他们弄错了四年。毛罗先生(Phillip Mauro)也算过。我踫着一个樊尔先生(Mr. Ware),他比曷休主教还要厉害,连创造的钟点也算出来。不是凭着头脑想的,乃是确实有圣经凭据的。夏娃被造出来是什么钟点,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是什么钟点,也算出来。他能拿出十节八节圣经来,你没有话说。

      当然,樊尔在属灵的事情上,不行。这是另外一件事。无论如何,他圣经是读得好。他自己写了一本很大的书,都是讲圣经年代等等的事,是不卖的,只送给他所认为真读圣经,圣经读得好的人。承他看得起,他来找我,也送了我一本,现在在鼓岭。当然它没有什么属灵的价值,不过最少你看见他花了那么多的工夫在里面。比方说,洪水以前有一千六百五十六年,从亚伯拉罕到离开埃及多少年,他都能够算得出来。

圣经里有一件事顶希奇,从创造世界起一直下来,都有圣经节接起来,一点都不漏,直到基督为止。在旧约里面,你没有法子弄乱它。神保守这一个年代。这里有一节,那里有一节,都能接得起来。虽然有的时候好像缺了,但是无论怎样,总能找到一节补进去。从亚当受造起,一直到主降生为止,都有圣经记载年日,总能加得起来,这一条链子,一环都没有断。他们在那里花工夫读。

      所以,我们不要以为圣经是可以轻浮的随便的去读。这不是简单的。你们要看见,在全世界上,都是把最好的头脑摆进去读的。你是什么人?像你这样读,是不行的。要把一切都摆进去,才能够读。有的时候,我听见初信的人谈话,叫我生气。他们在那里说,我是基督教家庭里出身的,圣经都读过,都懂得。我要说,他们懂得什么东西?他们连圣经的边都没有碰着过。那有这么简单的事,读圣经一点不简单。你们要从起头就学习尊敬这一本书,好好的去读。

 

【专读圣经数字结构的人】还有一种人,是专门在神面前读神的话,而注重圣经里面数字的结构。这一个分两派:一派是以弟兄会的格兰特(F. W. Grant)为代表,一派是以犹太人梅苏拉司(Massorites)为伐表。前十年,又有一个俄国人爱支配宁(Ivinpanin)出来算。当然还有许多的人,不过是以他们作代表而已。

      圣经是顶希奇的,圣经里面所有的数字,都是有结构的。人有数字上的结构,一本书有数字上的结构。比方说,十二是一个数字,有十二个支派、十二个月、十二个使徒、十二个门徒、十二个根基、十二个月结十二样果子。你们总是在神的话语里,看见十二这一个数字是一直用的。神在旧约的时候,拣选十二个支派,到新约的时候,又拣选十二个使徒。所有神的话,都有数字上的表显。这一个数字上表显的工作,格兰特作得顶清楚,全部圣经他都加上批注。那一本讲数字的圣经《The Numerical Bible》是他写的,他把这一件事,给神的儿女解开。

      还有一派的人,就是把圣经的字母加起来作研究。你们知道,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没有数字的。我们有一二三四,亚拉伯文有1234,但是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没有数目字。他们要用数目字,怎么办呢?他们便以字母来代替数目字。比方像英文的字母,ABCDA是代表什么数目,B是代表什么数目。在拉丁文里面,也是没有数目字的,他们是用I代表一,两个I代表二,三个I代表三,V代表五,I在V后面就变作四,I在V前面就变作六,X代表十,C代表一百,M代表一千。拉丁文,只有几个字是有数目的意义的。比方说A没有,B没有,C有,D有,M有。

      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里,每一个字都有数目字的价值。上面提过之爱支配宁,是俄国沙皇时代有名的数学家,他的学生遍满全国,他和他的学生把全部圣经每一个字都加起来。比方说,神这一个字,在希伯来文,是两个字母合起来的──EL,他就把E字是什么数目,L是什么数目,两个加一加。从创世记到启示录,每一个字他都加过。他们肯把力气赔上去。

      世界有名的数学家,他能够指给你看,圣经里没有一个字不是七成功的。从圣经第一个字到末了一个字,都是有七在里面的。总是五乘七、十乘七、十二乘七等等。他说,他不止加了一本圣经,对于希伯来文的、希腊文的许多有名的宗教书籍,也都加过,稍为加两行就知道,全世界,只有圣经的每一个字都是七成功的。你看人那有这样作法,个个字都把它算过。

      第三派的人,就是梅苏拉司,他是个犹太人。犹太人都是读旧约的。他把全部旧约每一节的字母都数过。每一段都数过,放在那里。叫后来抄的人不得错。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印刷,要保全字母不错,只有从这一段到那一段,一共多少字,字母多少个,都数出来,放在那里。你如果要知道你抄的错不错,只要对一对就知道了。比方说,这一段是五百零四个字,如果你数一数是抄了五百零五个,就定规多了一个。字母是一千多或者两千多,你再数一数,对一对,就知道抄错了没有。你看见人是这样的花工夫。

      我姑且提一个例,像全部摩西五经里,一共有十八大段,四十三小段,一千五百三十四节,六三四六七字,七○一○○字母。我不是说这有什么特别的用处,有什么特别的价值,是说你们年轻的人要看见,人家是这样花工夫。你们一点工夫都不花,就不行。这样的数,在那一个时候实在有用处。我们今天读圣经的时候,不觉得这个数字有用处,在当时抄的时候,实在有用处。你把梅苏拉司的数字,拿来对一对就知道。不然的话,自己弄不清楚。在这里,你要看见,在数字上,是许多人花这么多的工夫去读的。

      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在那里计数的,还有一个人,就算作数字中的第四派,就是奥司够特(Howard Osgood)。他是最有学问的人。他在神面前,的的确确花了工夫读圣经。他把所有圣经字都算过。比方说,全部旧约里所用的字,是六四一七个,其中一七九八个,只用过一次,七二八个用过两次,四四八个用过三次,三四四三个用过三次以上。新约里面一共有四八六七个字,一六五四个只用过一次,六五四个用过两次,三八三个用过三次,二一七六个用过三次以上。全部新约和旧约的字,一共是一一二八四个。换一句话说,全部新约和旧约,在原文里,是一一二八四个。造句就是用这些字来造的。

 

【专门读名词和着重字的人】读圣经,不可以马虎的。人家在那里什么都读,无所不读,比方说公开弟兄会中的纽葆雷(Newbbery),是专门读名词的,罗舍汉(Rotherham)是专门读着重的字,圣经每一句都有它所着重的字。比方说,马太五章说: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但是我告诉你们说,这里的着重的字是在我字上。在希腊文里,每一句话,都有它着重的一个字。比方在山上的教训里说法利赛人,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但是你们如果在暗中这样行,神也要赏赐你们,那一个着重的点,是在他们已经,和神要上。在我们中文的圣经里看不出来,在希腊文里是有着重的点的。罗舍汉花了一生一世的工夫,找这些着重的地方。在他的圣经里,就是,有的字画一个圈,有的字画两行。

      你们姑且花一点工夫,把这些事看一看,就能知道读圣经不是马虎的事。所以,初信的人应该花一点工夫,好好的读神的话。

 

【读圣经的实行方法】末了,要请你们注意,要读圣经,就得天天读。读的时候,总得在神的面前连续的一章一章读下去。最好是旧约读多少章,新约读多少章。不能太快,要普遍的,天天的,继续的读。

      莫勒在临终的时候感谢神,因为他活在地上的时候,曾读过旧约和新约一百遍。所以,初信的弟兄,一起头的时候,就要记录到底读了多少遍。新约从马太福音起,旧约从创世记起。当他第一次读完一遍新约的时候,就写一封信通知负责的弟兄。请他在他的圣经里,把第一面留出来写下读圣经的遍数,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方读完一遍;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方,读了第二遍。盼望他们在临终的时候,也能够说我读了一百遍。所以盼望每一个人,如果要读圣经,一生一世要读它一百遍。算他作基督徒五十年,一年则至少要读两遍,所以他应当花相当的工夫来读。

      读的方法,那一个原则总是那样。外面的方法,就是每一次读完了一遍,要通知负责的弟兄。(负责弟兄应当注意他们所读的,要去查看他们所记的。)每一天读多少章,这一个礼拜,圣经读到那里了。你们要把这一个注重的去作,不能放松。太慢的人要催他说,你已经半年了,新约一遍还没有读完!

      读圣经总得分两个时候,用两本圣经。上午有一个时候读,下午有一个时候读。早起读圣经是一面祷告,一面读圣经,为着造就自己的灵性。下午的时候,要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读,目的是要多知道神的话语,到底说些什么。这两个时候一定要分开。上午清早的时候,那一次是用祷告调合在圣经里,你追求知道属灵的功课,是为着属灵的,一面祷告,一面思想;再祷告,再思想。要叫自己的灵性,得着帮助。不要读得太多,三四节圣经就够。下午的时候,就找一个长一点的时间,多读一点,来学习知道神的话语里面,到底所说的是什么事。要知道神的话,要找出事实来。

      如果可能,要有两本圣经。早起的一本,应当一个字都不写,是白的。下午的,所以把所看见的写进去。不要早晨的和下午一样,下午的和早晨一样。早晨的要完全白的,什么事情都不记,原来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下午的一本,你得着了什么东西,就可以加进去。有火车轮子也好,有火车轨道也好,这是着重的字眼,画直线的,叫作火车轨道,画圆圈的,叫作火车轮子。

      上午的一本虽不动它,却可以记一个年月日,刚刚好你读到一个地方,与神办一个交涉,有一个经历,你就在那里写一个年月日,别的都不必写。意思就是我在那里遇见了神。下午的一本,就不必记年月日。上午的一本,就是为着属灵的用处,要记所碰着的事情,与神办交涉的事情,不过只要记日子就够。下午是要认识圣经,探讨属灵的事实,把所知道的亮光记在里面。

      如果是这样一遍一遍的念,按着我刚才的原则去念,也许过一点时候,对于圣经的知识会加增。若是可能,一天背一节或两节圣经。起头的时候,总得勉强一点,作一点呆的事,过后就会得着帮助。盼望这一件事能作得好。──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