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的话一进来就发出亮光

 

读经: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

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一一九130)

 

      有许多基督徒,他们的问题非常多。如果那些问题不过是外面的,那还不要紧;但是有许多问题是证明他里面黑暗,证明他里面不清楚,就非注意不可。我们承认有的情形在属灵的过程中是需要的,但是我们不承认基督徒可以一直在黑暗里,可以一直不清楚。我们相信,神不愿意我们里面一直有问题,神不愿意我们一直在黑暗里。那么我们里面怎能清楚呢?我们来看神的话如何告诉我们。

      希伯来书四书十二节说:神的话是活泼的(神的道可译作神的话),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这就是说,神的话如果进到人的里面来,就能分别什么是出乎灵的,什么是出乎魂的。这个分别,不是藉着自己往里面去问所能知道的。自己往里面去问的结果,只是叫你胡涂。我们越往里面去看,越往里面去问,就越有问题,就越黑暗;一个问题产生十个问题,十个问题产生一百个问题,一直出问题。如果是神的话进到我们里面来,就根本不必问;不只不必问,并且清楚;不只清楚,并且清楚得很。比方今天你碰着一个人,你对他说了一些话,话是很好的话,但是说了之后,你里面闷得很。话是好的,心意也是好的,不过里面觉得不好。过了一个钟头,你又碰着一个弟兄,谈了许多话,也是帮助他的话,这一次你觉得里面痛快,你觉得卸去了重担,你觉得是事奉了神。话没有大两样,但是里面大两样。这一个里面的分别,是很清楚的,它告诉你那一边是错的,这一边是不错的。两边的距离可以说是间不容发,表面似乎一样,但是在你里面有分别。神的话在我们里面,我们里面就知道什么叫作灵,什么叫作魂;里面知道,所以就没有问题。

      诗篇一百十九篇一百三十节说:你的言语一进来(解开亦可译作进来),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神的话一进到你里头去,就发出光来,你的里面就清楚,就有把握。神的话不只是圣经,神的话不只需要你去读,神的话并且需要神的灵在你里面把它变作活的。活的话才有用处,那一句话就把你的灵与魂剖开。不是读一本书说,这样作是属灵的,那样作是属魂的。你就是照着书上所说的去作,结果还是属魂的,但是,如果神的话进到你里面蕞发光来一照亮,就把魂与灵分开了,连骨节与骨髓也看见了,你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是里面的知道。这样的人就用不着问问题,因为他里面有光,里面看得见。

      有的人一直在那里问:我这一个人到底是为着主的呢,或者是为着自己?这一件事是主的意思呢,或者是我自己的意思?诚然,最难分别的就是自己的意思,最难分别的就是自己的主意,因为我们的思想和我们的用意是很容易欺骗我们自己的:但是,主的话一进来,就能把我们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辨明,立刻叫我们看见,我那一个思念是邪僻的,我那一个思念是不实际的,我那一个思念是为着自己的,我那一个主意是因着惧怕,我那一个主意是为着保护自己。我们里面看见,我们里面清楚得很。自己分析自己,并不会给我们光,不过叫我们自己欺骗自己。我们越分析自己,就越受欺,越拦阻神的话到我们里面来。如果神的话到我们里面来,我们看见了,就问都不必问,因为连我们自己的思念和主意都能清楚看见。弟兄姊妹,当你里面有问题的时候,要藉着神的话来照亮你,你就不至于受欺。

      在神的儿女中,有许多人就是凭良心来分别是非。但是我们要知道,人的良心还是很浅的东西,生命是比良心更深的。许多时候,良心过得去的,生命不一定过得去。有的时候,我们作一件事,好像是在那里碰,等到作完了,良心平安就感谢神,良心不平安就求神赦免,要到事情作完了,才知道是对的或者是不对的。但是,我们要知道,在我们里面有一个生命,当神的话进到我们里面的时候,那一个生命就发出光来,叫你刚起头去作的时候,里面就清楚了。是神的话在我们里面发出光来,叫你知道什么是灵,什么是魂;自然而然你踫着灵的时候就觉得是灵,踫着魂的时候就觉得是魂;你一碰就知道,并且是非常清楚的。

      神的话要在你里面发出光来叫你清楚。这是活的,这是有功效的。这不是外面的,这乃是里面的。不是凭着外面作的事情来分别灵与魂,乃是里面清楚。到这一个时候,我们才能实际的认识神,才能实际的知道所该走的路。――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