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谈读经

 

参考前人的所得】读圣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藐视先知的光,不要藐视前代人所得的亮光。教会历代以来,有许多人在神面前是有学习的,所以在主的话上,蒙神许多的光照。这些我们要参考。

 

注重本文】其次,读经必须注重本文。就翻译来说,官话和合译本比英文钦定本在许多处翻得更好、更准确,因为它所根据的希腊文本就是最好的。当然也有少许东西差些。一八八一年出版的英国标准本,也比钦定本可靠,因为它的翻译好,比英文钦定本好。但在所有英文译本中,对于原文的研读,还是以达秘的译本为最好。公会一向不接受别的译本,所以连带的,达秘的译本也不流通。但我们研读圣经的人,必定要会用达秘的译本。

      我们可以试着这样作,用希英对照新约(Iterlinear New Testament)对照史帝芬原文(Stephanus text),和提辛铎夫(Tischendorf,乃发现西方古卷──Codex Siniaticus)的新约原文,加上英国标准本和达秘译本,再配上中文和合本,有以上五本,大概就可以得着准确的本文了。

 

写经】写经(Paraphrase)就是用使人容易明白的话,把圣经的话写一遍。新约以保罗的书信最重要,所以我们可以试着用自己的话写保罗的书信。如果有经文不领会,可参考康尼拜尔(Conybeare)和郝生(Hawson)的写经书,他们的著作和达秘的《圣经略解》是同样性质,都是非常好的写经书。这样写经,你就会看出圣经的每一个字都有讲究,每一个字都有意思。你如果写得对,就能多认识神的心意;如果写得不对,错误就很大、很多。

      十八世纪在德国有所谓的高等批判兴起。批判大致分两类,一类是低等批判(Lower Criticism),乃是信主的人著作的,就像中国清代的校勘学。另一类是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是不信的人作的,他们好像古代的撒都该人。高等批判者就是今天的新神学家,乃是反对派。低等批判家有渥德渥斯(Wordsworth)、布鲁非(Bloomfield)、阿福德(Dean H. Alford)等人,他们很下苦工,将圣经原文的每个字都批评了,每个字他们都读熟。他们把古典希腊文和圣经希腊文都详细解过。今天我们研读圣经,是站在他们研究的成果上。我们要训练写经,就必须参考他们的书。三人批判的版本(Critical Edition)中,以阿福德的为最好。如果有疑惑的地方,可以他的为准。

 

解经】解经方面的书,弟兄会之弟兄们的著作堪称是最好的。弟兄们以达秘为首,几十年间,神赐给他们当中许多人有专一的恩赐。要读好圣经,他们的书不能不参考。

      开雷(William Kelly)和格兰特(F. W. Grant)写的解经书很好,他们乃是达秘的好学生。司布真说,开雷的心思是有全宇宙那么大,但局限于达秘(J. N. Darby)。由他的著作,我们可接触到学者式(scholarship)的东西。格兰特在弟兄会中人长得矮小,但所写的有深邃的眼光。他很有属灵的分量,虽然责备人,你听起来还有如音乐般的悦耳。他的著作比开雷的更富有默想。

      还有毛罗(H. C. G. Moule)的著作,在英国人中有许多人喜欢,因为带有一些批判的性质。还有葛岱(F. L. Godet),他乃是瑞士人,是有代表性的神学家,他也是个属灵的神学家。

 

分工研读圣经,聚集交通心得】我们同工们应当有圣经研读聚会,可以从罗马书开始读。方法是这样:先由第一位弟兄将罗马书一章一节读出来,由第二位弟兄将英国标准本的翻译读出,再由一位将达秘译本读出,再一位读原文对照,将结果读出。之后由带领弟兄来评定何者译得对。本文研读完后,再读那几人的写经书,然后再读解经书。这样研读过后,我们就能发觉,不但我们以往马虎读圣经,世界上有名的弟兄也有马虎之处。我最怕人只读一本,把这本当作标准本。有的人甚至都不读参考书。我们当中有的人读经根基好,因为他们天然就喜欢多读参考书。这样读圣经也是比较可靠的。我读经都是用上面所说的方法,盼望弟兄姊妹们也如此下工夫去研读。―― 倪柝声《牧养神的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