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一、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经文:太十六13-20;二1-6

  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这句话是我们的信仰根基,初期教会的信仰也是建立在这句话上,使徒行传第八2-4腓利向埃提阿伯太监传道,太监就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现今在末世时候,异端兴起,虽然有人自以为能持守纯正,但因为世界逼迫教会,或教会在政府的支持下而工作,就会因此而渐渐变质。我曾经提醒一些青年信徒,闭起眼睛来讲话,并不等于祈祷,甚至是失去与神交通。求主帮助,在这个世代回想当日的信仰,让我们回到初期教会一样,蒙受圣灵的光照,活出当日的光景,快快乐乐的把一切摆上,背起十字架而歌唱。

  我们常说耶稣降生,祂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但有时候我想应该反过来说:神的儿子降世,神立祂为基督,名为耶稣。基督是受膏者的意思,受膏是一种手续,目的是立祂为王,因此马太二章引用旧约的话说: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弥五2)与以赛亚书九章6节一样的预言: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耶稣的名,是要将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的意思,祂将要成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在当时的犹太人,都盼望有这样一位的救主,因为当时他们所处的环境十分困难,由于违背神的旨意,结果被掳到巴比伦,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又被罗马人所统治,非常可怜,故此盼望拯救更加迫切。按百姓的想法,当然盼望有一位能够带领他们复国的,所以按主降生的时候,博士来到耶路撒冷访问,论到犹太人之王诞生,希律和全城的人却不安,因为这位王既然诞生了,对于他的统治是十分严重的打击。我们想到希律召齐祭司长文士问说:基督当生在何处?这句话包含很多意思,不但宗教方面,也关系政治方面,他们害怕犹太人会进行民族的革命。

  关于耶路撒冷人之所以不安,我们应当研究路加所记载的报名上册,就是现今所谓人口登记。凡举行人口登记,正因为要应付非常局面。罗马政府严查犹太人的户籍,就可以控制他们。对于以色列人来说,是很大的侮辱,这事之前,曾有一班人因为反对报名上册,有六千名法利赛人被钉十字架上。在宗教上神是不喜欢人数点祂的百姓,政治上犹太人也是反对人口登记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会失去自由,会被征兵役。这一次的人口登记,适藉博士又告诉他们有王出生,那么他们会想到可能就会发生革命,而希律也可能要大规模屠杀了,故此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后来事实证明,凡两岁以内的男孩果然被杀了。

  基督两个字很不容易释明白,这不是个人的名乃是个职份,是神所膏立的。膏立是一种手续,目的乃要祂作王;里面包含掌权、担当政权,管理百姓的意思。在旧约先知的预言,往往把耶稣降生与祂再来会合在一起来讲;因此耶稣降生的时候,人们就想到既然祂是担当政权的,一定是会立刻做王。所以博士的问题是那生下来作犹太之王的,希律的问题却是基督当生在何处?

  我们的主耶稣,是在这个光景下降生的,而我们现今信耶稣,又是在什么气氛下相信呢?为什么现今的教会,会缺少能力?我曾经到过印度尼西亚,一间礼拜堂有一二千信徒,聚会的时候坐得满满,但屋顶破烂也没有钱修理,然而那里的信徒,他们的住所多半很漂亮,好像哈该书说的: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那些基督徒想着到礼拜堂聚会是好的,可是不肯为做基督徒而付出一些代价。我又想到现今做传道人,心中不是不迫切多得一些人归主,然而人心刚硬。不过,历史上从没有说人心是柔软的,只有主的仆人靠着主的力量才能攻克人心,又增加自己的勇气,更加愿意付出力量来领人接受救主。

  有些人以为把福音的标准降低,才会使人容易接受,例如说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信祂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样的信仰太难,换过别的方法就会较易接受,但,如果人的信仰错误了,纠正就困难了。有人举办布道会,觉得人很难接受永生的真理,因此改变语气说:人信耶稣实际上是有好处的,如考试不及格是因为罪的拦阻,信主之后罪既除去一定及格的;这样说就使人信主的观念改变了,是为了考试及格而信主,若仍旧不及格,那人便埋怨了。也有人说信主便可保佑身体健康,疾病得医治,生意发达,但这都是没有圣经根据的。我要提醒大家,信主得救重生,肉体也得蒙救赎,是实在的。可是我们并不能以疾病得医治为目的,因为信主之故而受辱,也是有可能的,像路加十九章记载的撒该一样。可惜现今的教会,并不是那样,怪不得传福音没有力量了。

  主耶稣的降生,是为完成神的旨意,是要应验旧约的预言。安得烈曾告诉彼得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约一41)可见当时的百姓是多么热切盼望主的降生。不但如此,反对基督的希律也很注意祂的降生,因为魔鬼也知道圣经的预言必应验,故此牠做更厉害的工作,牠要利用希律杀害主耶稣。主在世三十多年的过程中,魔鬼屡次利用犹太人的手伤害主;但一直不能成功,主被钉十字架,乃是主的时候到了,甘心舍命的。

  我们所相信的耶稣基督,祂必再来,在教会中我们有没有让祂显露呢?或许我们会想,主耶稣出现便好了,但要知道祂一出现,仇敌必然起来攻击。祂降生的时候,希律就迫害祂:如果我们真要让祂显露,也必须为祂付出代价,抵挡不合真理的。我们生活在自由的环境里,似乎看不见教会的逼迫,但从各方面看:哲学,新神学,物质的生活岂非要把基督徒的信仰改变么?因此我们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并非强于犹太人在罗马人的手下。因为我们是与空中掌权恶魔争战,若不得胜,便要败于祂权下。但我们所相信的是担当政权,统管万有的主耶稣,在今天我们便要把权柄归给祂,让祂在我们的家庭、教会、个人中掌管权柄,承认祂永永远远作我们的主,我们的王。我们为这个信仰肯付出代价,肯认真对付,肯完全摆上,相信主必施恩,在我们身上显露,满有属灵力量为祂作见证!──  黄聿侯《基督徒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