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四、生活在教会中的信仰

 

经文:太十六13-27;廿六47-5426-30;罗六3-11

  我们的信仰不是口头讲讲的说话,也不是写为信经的文字,或是神学论文,乃是活在教会中的生活。在我们信仰里面,有两件事似乎被认为是宗教仪式的:一件是受洗(受浸),一件是擘饼(圣餐)但在我们信仰生活里,这两件事是很重要的,英文称之为两个无声的传道人。信仰是要藉着生活表明,也藉着生活来传达,信仰生活的高峰乃是爱和死。基督是神的儿子,祂在死的时候就表明了。教会传扬主的道,不但需要有声的传道人,并需要无声的传道人。有声的传道,只是向听众讲,听的人不一定会共鸣;而无声的传道,却会使人有很深印象,受很大感动。不晓得我们看见有人接受水礼,是否欢喜到泪也滴下;倘若见到别人信主,在神、人面前见证归主也不受感动的,恐怕他的灵性也有问题!因为在他心目中,教会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少一个人也无所谓。或者他对于教会救灵的工作,根本没有什么负担;事实上,有人归主并非传道牧师的事,乃是关系整个教会的事。我们同为肢体,应该有说不出的喜乐。求主帮助,让我们看见人若接受水礼,就是撒但的失败,那人已经脱离的辖制,与主同死同葬同复活了。所以路加十五章告诉我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倘若我们看见人归主而不喜乐,不受感动,怎能使教会见证有力量?

  现今教会有许多有声的传道,信徒识得许多道理,彼此也有交通,可是没有行动表示。这样,与初期的教会相差很远,初期教会是有行动而没有声响的,不像近今的教会有许多议案,议决了却不去实行。教会是需要有行动的无声传道,圣灵在教会所作的工就是这样。许多时候教会少人或没有人接受水礼,所以没有喜乐,而这责任乃是在我们自己,因为没有人去传道-无声的传道,是我们自己败坏自己。神在我们身上寄予很大的盼望,让我们擘饼纪念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我们不要把它视为宗教仪式之一,若然,不会渴慕主,只有一种神秘感而没有享受交通的乐趣;即使参加擘饼的聚会,也觉得是重担,对他自己没有一点益处。甚至破坏了整个属灵肢体的交通,这样,灵性便成了严重病态了。

  当我们思想洗礼或者说是浸礼时,是要思想施洗约翰所传的洗礼是什么,主耶稣所受的洗是什么,我们所受的洗又是什么?约翰所传的是悔改的洗礼。保罗传道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阿波罗,他很有智慧、有口才,然而只晓得约翰的洗礼;所以亚居拉夫妇请他到家中来,与他交通劝勉,多少时候教会出现异端,是因为没有注意到传道人所讲是否对,或者知道他不对也没有帮助他纠正,这是非常遗憾的事。约翰传的是悔改的洗,从保罗吩咐他们再受洗的事看来,便知道这洗礼是不完全的,我们不是以洗礼来表示悔改赦罪,乃是根据罗马书六章所指出的,要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人必须在重生得救之后才予以施洗的。所以洗礼与完备的救恩无关,受了洗礼并不一定得救,得救了并不是马上就施洗;我们之受洗,是在人在神面前作见证,也向撒但宣告不再为自己活,而是与主同活,今后成为新造的人,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

  耶稣的受洗,是尽诸般的义。当时施洗约翰出来传道施洗,知道祂就是永生神的羔羊,所以主请求受洗的时候,约翰曾拦阻祂。但主说暂且许我,因为我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当祂受洗从水里上来,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经上有三次记载天上有声音见证祂(路九,约十二),后两次是与祂受死有关的。因此祂受洗表示祂要经过死,埋葬,复活,祂的死是惊天动地的,而为主殉道的人也同样震动天地。希伯来书十一章记载那些忠心于主见证的人,如同云彩一般的围着。若有人争主而死,相信同样天上和地下都知道。亚伯虽然死了,却因信仍旧说话。这是无声的传道,无声的行动,我们不必要求鸣锣响钹来宣传,若有真实行动为爱主而表现,这就是得大的力量了。我们要决心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不是一天的决定;乃是要日日都如此过生活,在我们心中的声音要与天上的声音起共鸣,面对死亡也如司提反,保罗一样的歌唱。

  擘饼是神与人所立最末后的约。圣经载神曾与人立了许多的约,但人是软弱失败的;不能向神守完全的约,并且守也是暂时的,而神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因此,以多变的人与不变的神很难保守约的坚立。主耶稣来世上,神立祂作基督,这是最后一次的约,假如人仍不归信祂,就只有自取沉沦了。所以希伯来书一章提到:神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祂儿子晓论我们。主与我们立的新约,是用祂自己的血!祂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的。祂吩咐人如此行,为的是纪念祂。又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那日子。这一个特别的约,在祂是绝对没有失信的,因此当我们擘饼纪念祂的时候,应该想到,祂是用自己的血把我们的救赎过来的;同时也想到自己悔改得赦免便大大的喜乐;好像犹太人想起出及,虽然在几百年后也仍旧充满了喜乐一样。这个约是那么坚定不改变,我们这些不堪不配的人若要自己负责是不可能保守的,但感谢主!祂保守我们,使我们失败了又起来。所以我们纪念祂是多么喜乐!纪念主要有彼此相思的深厚感情,没有一件东西比我们与主相亲为更密切。主从天上降到世上来,虽然祂的爱,祂的死不是许多人能够明白,但祂为爱我们而付出生命,不管我们反应如何,这就是爱。主知道一切,也眷顾我们无微不至。在我们祈求以先,祂已经知道,为何有时祂像没有听祷告似的,其实,祂所答应我们,给予我们的,都是照着祂最好的旨意;若是我们不了解祂,就反而增加我们心中的痛苦了。当我们想起某人离了世界,为他追思,可能会掉下眼泪,因为那人活在你的心中;若与那死者无关的人,即使死者死得再悲惨,他也不会有伤感的。那么,我们纪念主擘饼,是觉得祂与我们无关?抑是觉得祂活在我们心中?若是觉得祂活在我们心中的话,怎可这样冷淡?主耶稣的身体是为我们舍的,血是为我们流的,因此我们学习祂,为这信仰作见证,传这得救的福音,要影响现今的世代,也要影响及于将来的世代!──  黄聿侯《基督徒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