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十二、恩光(恩典之光)

 

经文:创一1-5

  请打开约翰福音第一章,由第一节至第十八节,我们从这段圣经,看到几个非常要紧的问题:第一个是生命的问题,第二个是光的问题,第三个是恩典的问题,第四个是真理的问题。我们再读另一处的圣经,也包含了这些问题,但比这里的意思要简单一点,更具体一点,创一1-5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就第一日。我们将约翰一章一节至十八节比较一下,约翰福音第一章所讲的,和创世记讲的,看出很密切的关系。我们读创世纪第一章,就看见神奇妙的恩典,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那空虚混沌,在神面前一直存留着,不知有几多的工夫?那黑暗在神面前,久而又久,大而又大;祂再也忍不下去。

  感谢赞美主,为什么神的忍耐没有了?这就是恩典,神不容黑暗在祂面前。弟兄姊妹!我们怎好再在黑暗罪恶中过生活呢?因为神不忍我们再在黑暗罪恶中;神将爱子打发给我们,将救恩给我们。

  黑暗的可怕,没有办法形容,神的恩典来了,神开口,这是最大的恩典,神开口就有办法了,祂的口一开,就有恩典,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这就是恩典。圣经记神第一次开口,记得太好了,在黑暗处,痛苦,绝望;只要神开口,就有恩典。

  各位弟兄姊妹,你是不是在黑暗中?是不是在痛苦中?也许有人存心要自杀,也许有人觉得前面没有亮光;有的说:我不如死吧!早早离开这个世界好了。在世界有许多苦难,只要神开口,就有办法了!为什么,神一开口,要有光,就有了光。

  请你们想想,神向进要呢?祂问自己要的,祂问自己要这件事情实在奇妙,我们现在有需要,便向神要,呼求祂说:主阿给我一个职业吧!主阿!为我解决一切困难的问题。今天神向谁要呢?他是问自己要的,神一开口,便留一个祷告的榜样。这是圣经中留下的第一个祷告榜样。

  弟兄姊妹!我们把这样的恩典忽略了,我们回到黑暗去,抓住世界,把世界当作我们的神,结果得到什么?仍是黑暗,痛苦。今天就是你的机会,你可以回到神那里去,这地方看见神的恩典;看见亮光,神说:要有光。就有光,不要等一年,十年,一百年;立时就有光。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太奇妙了。

  当时以色列人犯罪作恶到完全被弃绝约有一千多年,神差遣先知警告他们,被他们拒绝;被他们用石头打死;被他们赶走;被他们拉下监去;神忍无可忍,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在旷野为他们预备了救恩,施洗约翰出来了,施洗约翰为光作见证。

  当教会黑暗时代,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在那黑暗的时代中,神兴起奥古斯丁,把教会会从黑暗中拯救出来。

  当十二世纪时,回教徒很强盛,他们利用兵丁,刀枪,哲学理论,扩展他们的势力。神兴起多马金那斯(Thomas Aquinas)这个人写了许多书,把教会从危险的学说中拯救出来。

  十七世纪时候,英国教会黑暗到极,如果有人要做牧师,不必神学毕业,不要按手,一定要花钱,因为当时的牧师,可以收地税,神再不忍耐了,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兴起一个韦斯利约翰,把黑暗的教会,带到光明。神今日问自己要有光,这就是恩典,耶稣曾代表光来到世界,成就救恩,这就是耶稣基督的恩典流露出来呢!我们什么时候有罪恶,什么时候光就没有了,什么时候有罪恶,什么时候光就发不出来;恩典没有办法彰显出来,见证就没有了,约翰为光作见证,我们也为光作见证。

  什么时候罪恶在教会里面,教会便没有光了,神在创世时候光做分开的工作,光明和黑暗不能混在一起,虽然可混,有一天要分开的。

  有一次我遇见一位弟兄,他做工程师的,读神学,得到硕士学位,我以为他必要传道,他说不要做传道,要做律师,他读律法,做了律师,觉得还是做工程师好,仍然做工程师,自己有汽车,公司又给他汽车,一天我去探他,对他说:弟兄阿!你现在好了,你真是三师。他说:不要开玩笑!我说:你是工程师,又是律师;又是牧师。他说:不要开玩笑,我现在世界上找一点享受;将来上天堂,随便好了。有的人想:在世界上有享受,将来上天堂,勉强勉强在天堂的门背后也是好的。实在告诉你,天堂没有门背后的。

  一个人不能抓住世界,一面抓住恩典;一面抓住光明,一面抓住罪恶;没有这样的事,神要将他分开的。

  有早晨有晚上,在神的恩典中产生了早晨晚上,在恩典产生了生活,早上的晨更灵修,晚上的晚祭,我们都要献上。在光中与神整日的交通才算是一日,我们若不在光中过活便是虚度了光阴,多少人早晨起来玩耍,晚上坐下来吃喝和当时的以色列人一样,这是虚度光阴;我们不能浪费神的恩典,在恩光中浪费。

  这是第一日,什么是时有了光有了生命,便开始了真的生命史,生命才开始。有意义的人生才开始的,一个人在黑暗中,他是过着虚空的生活,在第一日之前是零年零月零日毫无可记念之处,但是一日加上了耶稣,生命便开始了,人生便真的开始,我们何时接受这光可以开始做人,你有没有他的恩光,这时让它照进来。── 于力工《十字架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