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存在

 

      我们要从最起头的地方,来看一个基督徒的信仰。我们要来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神的事。

      我们先来读几节圣经。旧约诗篇第十四篇第一节第一句: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这句也可翻作愚顽的人心里不要神。心里说没有神的人,他们的结局就如第二句所说: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

      再读新约希伯来书十一章六节,由中间读起: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

      不管你是基督徒也好,不是基督徒也好,或者是一个抱着研究态度的人也好,我们现在先要来看这个神的问题。世界上的人,对于神,可分作三派。第一派是无神派,不相信有神。第二派是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神;说没有,又不敢说:说有,又不知道。第三派,就是同我们一样的相信有神。

      到底有没有神呢?我在这里不是要来说有,也不是要来说无。我是要把这一个地方当作法庭,来审断这个问题。我要请你们来作法官,我来作检察官。法官作什么事呢?法官是来断定是或非,有或者没有。检察官就是把所能找得到的凭据、理由、证据等,一起都拿来,然后就请你们断案。

      有一件事情是要先说清楚的,就是所有的检察官,都不是亲眼看见人犯罪的。检察官不是警察,警察可以直接看见人作的是什么事,而检察官就什么事都是听来的。把一切听到的证词、凭据、理由,一起都拿来,放在法官面前,让法官来断定。我也是这样。我也是把我所能找出来的证据,放在你们面前。如果你们要问说,你看见过神没有?我照实说,没有。我只是把我直接或间接得来的东西,读出来给你们听听,拿出来给你们看看,请你们法官自己去断定,到底有神或者没有神。我是在这里找事实,找证据,找理由,也在这里请证人。请一个证人来,要他作一个见证说,到底有神或者没有神。再请一个证人来,你听他说,到底有神没有神。我们就是要看这些证人、证物,然后才来定规到底有没有神。

 

谁配说没有神世界上有许多人说没有神。作为一个检察官,就请你先看他们到底配不配如此说。说没有神的人,到底他们的道德是好的呢,或者是坏的呢?不能先听他们的道理。如果说起道理来,土匪、强盗也都有道理可说。但那些道理,乃是土匪、强盗自己的道理。就是他们说国家社会大事,人也不会听信他们,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说。一个人在行为上、道德上能站得住的,他们的话还有考虑价值。如果这个人在行为道德上是站不住的,当然他说的就没有价值,尤其是在说到有没有神的事上。但是很希奇的,所有不知道有没有神的人,他们的道恶还可以过得去;只是那些专一说没有神的人(我所知道的虽然不多,也有几万个人),他们的道德怎样呢?我可以实在的说,他们都是没有道德的。如果你们要说无神派的人是有道德的,也许有那么一个,可是,他已经死了,另有一个还没有生。在将来我不敢说,今天总是没有。

      有一次,我在金陵大学开会的时候,就讲过这样的话。我说,所有无神派的人,都是没有道德的人。那时候,金大里有很多不信神的学生,听了这句话,就大不满意。第二天聚会的时候,他们又来听。我在上面讲,他们就在下面用鞋底擦地板,要叫我讲不下去。第三天,他们又来了,并向我舞手顿足、撇嘴,一直弄,一直搅。第四天,学校的副校长威廉博士对我说,今天换个地方讲吧,因为他们听见你第一天说,没有神的人就是没有道德的人,所以他们气了。他们今天不用脚,不用嘴,要用拳头了。听说他们等在礼拜堂的门口,等你进去的时候,就要给你拳头。那一天,我就依照他们的定规,到新的地方去讲,去的时候,有很多的男女学生往前行,我也挤在他们当中一同走。一路走,一路听他们谈话。他们虽然反对我,听了我的话觉得不舒服,但是又要来听。我在他们中间,听到有人说,倪先生说没有神的人就是没有道德的人,这话对呀,对呀!有道德的人,怎么会人家在上面讲道,他们在下面擦地板呢?昨天他们在会场里捣乱,今天又要动武,真是没有道德。没有神的人,到底是没有道德的!我们听道去,不要管他们!我们听道去!

      有一次,有一个少年人来对一位传道人说,某某先生,我从前在中学里读书的时候,还相信有神,现在在大学里,就不信了。这位传道人差不多有五十岁了,就拍了拍那个少年人说,孩子!你今天不信神了,是不是?我问你一个问题,自从你不信神之后,你在道德上是不是有点进步?你作了无神派之后,无神派有没有帮助你在道德上更好、在思想上更清洁、在心里更干净?或者适得其反?那一个少年人就面孔红红的承认在不信神之后,道德上放松得多了。这位传道人就说,恐怕你不是不相信有神,你乃是盼望没有神吧!

      实在的说,许多人不是真的看清了没有神,乃是盼望没有神。他们盼望天地之间最好没有神,如果没有神,他们有许多事情就好办了。

      我自己就是这样,我作学生的时候,也是说没有神。我口里说得很硬,可是在我里面,好像有人暗中反对说,有神、有神。我心里虽然知道有神,口里却说没有神。为什么呢?就是为着方便犯罪!口里说没有神,便能够到一些犯罪的地方去;因为神没有了,就能大胆的胡作妄为。从前因为相信有神,所以你没有胆量去作,也不敢作。现在没有神了,你可以犯最大的罪,而且可以放胆去作。如果你说没有神,能提高你的道德,那么你说没有神还有点价值;如果你说没有神是盼望没有律法,没有道德,没有规矩,没有人格,那就不必说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有没有资格来说没有神。如果人的盼望不过是这样的话,他就没有资格来说没有神。

      有一天,有一个少年人来对我说,我才不相信有什么神!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人更大的,人就是万物之灵。所以宇宙中只有人,没有神!

我们本来是对面坐着的,我听他这样说,我就站起来,走到他的一边去,蹲在地板上斜着看他。我说,哦,你真大!我又到另一边来,再看他,我说,哦,你真大!我从这一边到另一边,一面看他一面说,你真大!像你这么大的人,在江苏省有三千万个!哦,你真大!像你这么大的,在中国有四亿多个!你这个人真大,大极了,全世界像你这样大的有二十多亿个!这几天南边闹水灾,河堤有危险,兴化合城的人都着急,有二十多万人来作民夫,前去抢堤,挑土填堤,可是还是没有修好。

      假如全世界的人都来作民夫,把太阳打一个洞,要把太阳挖空,每一个人挑一大担出来,假定人不会烧死,这二十多亿人都进去,能把太阳填满么?不要说人,就是把地球装到太阳里去,装了几百个之后,你把太阳摇一摇,里面还空得很呢!而且天地间只有一个太阳么?光是太阳纟,就多得很呢!少说也有几亿个。

      我又对那个少年人说,你这个人真大!你连地球还没有走遍,竟小看宇宙,竟敢夸口自己大!我再问你,你知道宇宙有多大?拿光来说吧,光的速度一秒钟有十八万六千英里,合五十多万华里。你想看,一秒钟走五十多万里,一分钟走多少,一点钟走多少,一天又走多少?那么一年要走多少?可是天空中有许多星球,所发的光,要经过三千年,方才照到地球上来。这是什么距离,你去算算看!阁下真是大阿!所以,不信有神的人以及少年人哪!让我告诉你们,人不止在道德方面不够资格来说话,就是在知识上、学问上,也都不够资格来说没有神。

      一次我在开封,遇到一个少年人,也是这样坚决的说没有神。我就站到他面前,拍他一下,对他说,我今天看见神了。他觉得很奇怪,瞪着眼睛看我,好像要知道我怎么看见神。我说,你就是神。你知道没有神,那你就是神。他说为什么呢?我说,你知道没有神,那你必定全地球都走过。上海没有神,南京也许有神,所以你不止上海走过,南京也必定走过。南京没有神,天津也许有神呢!所以你不止南京去过,天津也必去过。中国没有神,也许神在外国呢!所以你外国还得到过。神不在这里,神也许在那里呢!所以全世界你都得走过。或者神是躲在北极、南极,或是躲在森林、旷野,所以你必定南北二极也到过,旷野、森林都走过,因为你都走过看过,你就能够说没有神。或者神不住在地球上,而是住在月亮上,那么你定规也到过月球上。或者神住在别的星球上,或者神躲在太空之上,所以别的星球、太空你也得去过。所以你这个人,把宇宙都走遍了,都看过了,你才能有资格说没有神,所以你就是神。

      不止这样,今天上海没有神,你怎么知道昨天上海也没有神呢?也许明天祂才到呢?今年没有神,你怎么知道去年没有神呢?你怎么知道明年也没有神呢?此外,你怎么知道今年没有神,就一千年前也没有神呢?所以你必定是长生不老而又能知过去、未来的事情,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你必定是一个今天在天津,同时也在外国,从东到西,从北极到南极,无所不在的人。我不必去找别的了,阁下就是神!否则你就没有资格说没有神,所以你别夸口。

 

神存在的凭证】有的人立刻就要说,我不知道到底有神没有神。朋友,你如果不知道的话,我要请我认为靠得住的、确实有理由的证人,出来告诉你们说有神。我要请你们作法官,我来作检察官,我不过是把证据拿来给你们看,请你们自己想想看,到底有神没有神!

 

第一个见证人──宇宙】第一,请你们先看摆在我们外面的大自然,和它每一种的现象。我们知道什么叫作科学的学问。你看见一个现象,你解释它,这就叫作学问。比方说,你看见一个病人的热度退了。热度退是现象,知道为什么热度退就是学问。你看见一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这是个现象,为什么苹果不往天上掉而往地上掉,你说出一个道理来解释它,这就叫作学问。所以凡看见一个现象,并且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的人,就是有学问的人。

      宇宙是一个大现象。宇宙中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这些现象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不管它。我们若知道宇宙为什么这个样子,就叫作学问。全世界许多有思想的人,对于宇宙是从哪里来的,只提供了两个解释。如果你不相信这一个,就得相信那一个,总是这两个中的一个。

      这两个解释是什么呢?第一个是巧合说,这宇宙是自然而有的,是碰巧而有的。还有一个是相信说,乃是有一个有位格的、有思想的,有计划的,像神那样的一位所创造的。这就是全世界的思想家所能想得出的两个解释,再没有第三个了。

      宇宙是从那里来的?到底宇宙和宇宙里的许多东西,是自然来的或是碰巧来的呢?或者是有位神创造出来的呢?这个要请你想想,请你审断。一个东西如果是碰巧而有的,它就会有一些特点,而请你把那些特点写下来,写得越详细越好。再拿它与宇宙这一切的现象对对看,看看对不对。如果宇宙是神所创造的,那就也该有一些特点,你也一点一点的把它写下来,把宇宙的各种现象,拿来与它对一对,然后可以找到正确的答案。

      世界上所有碰巧的东西,有什么特点呢?我们知道,所有碰巧而有的东西,都是没有组织的,而且只能局部是对的,不能全部对。我们也许一次、两次会碰巧,绝对不能次次碰巧。只能局部而不能全部。比方说,我在这里把一把椅子摔到那边去,椅子也许不偏不斜的站在那里。我再摔第二把过去,也许刚好椅子又不偏不斜的靠在第一把旁边。但是第三把、第四把椅子摔过去,就不能每一把都如此恰好的靠在旁边了。所以碰巧是局部的,不是全部的。还有,所有碰巧而有的东西,都是没有目的的,也是没有组织的,没有条理的。所有碰巧而有的东西,都是散漫的、零零落落的、杂乱无章的、毫无积极意义的。所以我们可以说,碰巧的特征,就是没有组织、没有条理、没有规律、没有目的、没有意义。好,这五件事情,把它放在这里。

      现在,我们把宇宙里的东西,拿来看一看,和这些特征来对一下。我们来看人吧。一个人是从母亲怀孕开始,十个月后生出来,慢慢的长大,后来就死了。你看见一个人是如此,两个人是如此,三个、四个,以至个个人都是这样。你看见其中有一定的法则,不是随便的。你再看太阳吧!你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它。它在天上不是没有目的的,它是有目的也是很有意义的。你再看月亮,也可以用望远镜来看星球。有的星,还跟有好几个星。你看见天上的众星都是有规律的,也是有组织的。它们运行的情形,也是可以算得出来的。日历就是据此算出来的,明年的日历都已经摆在那里了。这些现象说明这一切都是有规律、有组织,也都是有目的的。

      我们来看一点小的东西。我们可以取一块小木片,把它放在显微镜下,你看它的纹理,看它的组织,也是有条理、有规律,一点也不紊乱。你就是看一片树叶,一片花瓣,没有一样是杂乱无章,或是胡涂一团的,都是有组织、有条理、有意义的。这许多人、许多东西,不管是最大的或是最小的,都是作见证给你看,宇宙的一切,都是有条理、有组织、有目的、有意义的。你能说它是碰巧而有的么?不能。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工的弟兄,到乡下去布道。回来在路上的时候,我们口渴极了,但是路上既没有茶馆,也没有溪水,连人家也没有。走了一会儿后,看见一座有草顶的房子,我们快快的跑到那里叩门。叩了许久,都没有人回应,我们想,这里恐怕没有人住。我们把门推开进去,就看见地板打扫得干干净净,卧房里有一张床,床上的被也折得整整齐齐,尤其妙的,桌子上不但有一只茶壶,而且里面的茶还是热的。我说,现在证实了这所房子的确是有人住的,这一切的现象都有凭有据的说明这里有人。这一壶茶我们不能喝,赶快离开,不然的话,人家会以为我们是小偷呢!我们就在外面等那个主人回来。

      我们看见那房子里的现象,不必看见人,就知道这里定规有人。同样我们虽然看不见神,但是看见宇宙中一切的现象,就可以知道有神。宇宙的现象,那样的有规律、有条理、有意义、有目的,你竟说它是碰巧而有的,但我却无法相信它是碰巧而有的。圣经说,愚昧的人心里说没有神,只有笨的人心里说没有神。

这一个宇宙,必定是由一位有智慧、大有学问、大有计划者造出来的。对于宇宙的来源,如果你不同意是碰巧而有的,就必是这位神创造的,没有第三个解释。你自己现在要断定说,是碰巧的,或者是神造的?

 

第二个见证人──人心】一个见证人也许不够,或者我再请一个见证人来,这一次我们要看我们人的心。在我们要看人的心之前,我们也要看一种现象。你知道人每有一个要求,就必定有一个对象。譬如有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孤儿,他里面自然会有一种需求,就是要得着一种父亲的爱。我问过好些孤儿,他们都觉得有这个缺欠,是别的东西所不能代替的。所有从我们心里发出来的需求,必定有一个对象。

      再比方说,我们有社会的要求,有需要朋友的要求,有合群的需求。就算一个在一个荒岛上长大的人,虽然四周没有人,他也没有见过人,可是他心里总会有一个需求,就是盼望得着人作朋友。那一个需求就说出,在荒岛之外,世界的其它地方还有人。再说,人到了相当的年龄,他就会想到后代,想到儿女子孙。人不只是这么想,在世界上确实有儿女后代这个对象。所以在我们里面有一个需求,在外面就有一个对象。

      我们除了这些对社会、对后嗣的需求之外,还有什么需求没有?有。那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神的需求。你看,在高文化的白种人有这个需求;有古文化的中国人也有这个需求;就是非洲土人、没有文化的野人,也都有一个需求──神。只要是世上的人,不论何种何族,心里总是有个对神的需求。这是事实,你没有法子驳。每个人都需要神,各处的人都在找神,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实。

      拿刚才那个原则来应用,我们可以说,我们心里需求神,外面宇宙中就必定有位神。心里有神的需求,(宇宙中就必定有神的存在。若是没有神存在,你心里也不会有此需求。)我们说,人都有食量;我就造一句话说,人也有神量。有食量而没有食物就不能过日子;有神量而没有神也不能过日子。

      有一次,有一个无神派的朋友,用一种非常粗鲁的态度,大声对我说:你说在人的心理上有一个神的需求,没有这件事!我不相信!我说,好,我问你,难道在一年当中,你没有一次把神想一想么?其实,当你说没有神的时候,也是你想过了之后才说的。这就证明你有神量。没有一个人从来不想到神的,他也许不让自己想得太长就是了。既然你里面有这一个想,外面就定规有这一个对象。

      还有一次,有一个少年人来和我谈有没有神的事。他反对有神,反对得很厉害。他说没有神的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第三个理由,说了很多的理由,我却一句也不反驳,静听他说。后来我就对他说,虽然你一直说没有神,并且提出了这么多的理由,但是我告诉你,你还是输了。他说,这怎么说呢?我说,你口里是说没有神,但是你心里还是与我站在一边的。后来他承认了,口里虽然说了一大堆理由,心里还是相信的确是有神。一个骄傲的人嘴里可能说出一千个理由,一千零一个理由来说没有神,但是你可以对他说,你自己里面确确实实的知道有一位神。何必到外面找凭据呢?不必了!

      有一个传道人,在南美洲传道。有一天,他在一个树林里看见一个人在作露天演讲,也有一些人在那里听。他就走过去,看见那个人十分起劲、极其热烈的讲说没有神。他讲了一个理由、两个理由、三个理由,一连说了十多个理由,声色俱厉的说没有神。讲完之后还说,你们中间有谁要驳,就可以上来。

      等了一会,没有人上去反驳。这个传道人想,我是一个传道人,不能不上去说话。他就起来对那些听众说,诸位朋友们,我不会讲那么多的理由,我只会讲事实,只会讲故事。昨天,我走在大河边,你们知道那条河上面高,下面低,所以水流得很急,再下去便是个大瀑布。无论是谁,一被冲到大瀑布就没有命。昨天当我走近河边的时候,听见一个人大喊救命。我清清楚楚的听见他喊说:神阿,求你救我!神阿,求你救我!我就循着声音跑过去看,发现一个人跌在河里,被水往下冲,离瀑布没有多远了。我没有考虑要冒多少危险,就跳到河里去救他。水流得很急,幸亏我的气力很够,一只手抓住他,一只手划水,用尽了我的力量,总算把他拖到河边,救上了岸。作了这件事,我心里觉得很快乐。这一位曾在河中大声呼喊神阿,求你救我!神阿,求你救我的是谁呢?我可以介绍给你们认识,就是这位演讲的先生。昨天才大喊神阿,求你救我,今天竟能够用十多个理由来说没有神,这就是无神的人。

      所以,所有的问题都是里面的。昨天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喊神、求神,今天没有性命的危险了,就提出许多理由来说没有神,不要神。毫无疑问,我们的里面都知道有神,因为我们里面有神量。你里面有神量,所以你知道有神。

 

第三个见证人──祈祷】我们不单看一点客观的现象,也要看一点主观的经历,就是神的确答应人的呼求。有一次,我对一位断然说没有神的人说,你不要那么胆大,也不要那么冒失。人所知道的历史大约有五、六千年。五、六千年来,不知道有过多少人。在这么多的人中,祷告求神的不知有多少。不止在基督教中,就是在外教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向神有过祷告。我问你,你能不能证明说,这么多年来,这么多人中,这么多次向神祷告呼求,而没有一次蒙神垂听,得到答应?你那把扫帚太大了,一下子都扫光了!他们向天上求,你敢说天上连一个答应都没有?我对你说,不但有答应,而且有数不过来的答应,何况即使只有一个答应,就能证明说有神。朋友,你想难道一次答应都没有?难道说所有的答应都不是神的答应?难道说所有的答应都是假的?我个人最少有二、三千次祷告得答应的经历,难道都是碰巧的么?许多人都有多次祷告得答应的事实,你能说都是碰巧的?

      有一次,一个传道人要乘船渡过大西洋,忽然海里起了大雾,船不能开行,只有抛下锚停在海里。这个传道人去见船长说,你要开船,因为我约定了礼拜二在伦敦讲道。船长说,先生,你看雾这么大,船无法往前行。你若能祷告把雾散掉,我就开船。这个传道人说,好,我在这里祷告,你就在那里起锚,因为时间紧迫,不能耽搁了。他就开始祷告,船长就去起锚。一面祷告,一面起锚。起好了锚,雾也散了,船就按时到达。这是碰巧么?

      有一次,我和几个弟兄到乡下去传道。当地有许多人说,我们的大王神最灵,大王每年一次出会游街,出会的时候,天总是晴的。年年出会的那天,没有一次不是天晴的。但是我们蒙了神的指示,就说,明天大王出会的时候,必定下雨。第二天,大王十点出会,果真从九点起就下大雨,雨水像倒下来一样,叫大王出不来。他们议论过后说,出会的日子算错了,应该是十四,不是十一。我们说。十四也必定下雨。真的十四那天又下大雨。他们勉强把大王抬出来游行,抬的人又连连的滑跌摔跤,把大王也跌成好几段。难道像这些事也是碰巧么?

      像这样的事实在太多了,我不过把基督徒的经历说一点吧了。如果要把所有人祷告得答应的事拿出来,真不知道要有多少。这些祷告的答应,就是证明说,这里有神。

      我年少的时候,思想很野蛮,不止不信有神,也不相信有美国,就是看过了美国的地图,还是不信有美国这个地方。直到有一天,家父要寄钱去美国买东西,我也附带要了一双皮鞋,一条玩具船。当家父从邮局带回一个包裹,把里面的皮鞋和玩具船交给我的时候,我才确信真有美国,因为东西是从美国来的。后来我到美国的时候,还特意到芝加哥那个百货店门口,指着那间店告诉自己说,这就是叫我相信有美国的。

      不论你说有神或说没有神,我不能给你直接的凭据,也不是给你直接的答复,我是把这些祷告得答应的事实摆在你面前。你总不能大胆到一个地步说,没有神,也没有祷告得答应这件事?

      有一次,我碰到一位燕京大学的学生,他告诉我说:当我读中学的时候,牧师教员都说有神,所以我就相信有神。后来我到大学读书,我又听到大家都说没有神,世界是自然而有的,宇宙是碰巧而成的。这个如此说,那个也如此说,究竟有没有神呢?我反而胡涂起来了。好几个月来,这个问题一直烦扰着我。有神?或者没有神?在这两个可能里我总得拣选一个。我先想碰巧而有的问题,几件东西摆在一起,碰、踫、碰,就踫出人来了,再碰、碰、碰,碰出世界来了。再碰、碰、碰,宇宙就碰出来了。我想怎样能说得过去呢?这如何能解释呢?后来我实在想不下去了,我只有跪下来祷告。我说:神阿,到底有没有你,我不知道,我是越想越胡涂,求你叫我知道吧。我这样祷告了之后,大概过了两个礼拜,我就不相信碰巧了,我相信宇宙是神所创造的了。我说不出为什么,我信是神听了我的祷告,带我过来了,我相信有神了。

      这也是一个神听祷告的例证。我是与神太熟了,我曾多次与神办过交涉,和神多次发生过事情。我知道,只要你和神碰一碰就知道了。

     所以朋友们,你们怎样说?你们看这大自然,看看宇宙,也要摸摸自己里面的感觉,听听许多人的经历。到底有没有神呢?要你自己断定。但是我们不要不负责,态度不要随便,因为我们就要预备去见神,有一天,我们都要显在神面前,我们所有的事情,都要在神面前陈明,那一天,无论谁都必认识神。但是,今天是预备的时候,人人都要预备好去见神。――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