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说的话

 

      关于神的有无这个问题,就当它已经解决了,现在我们都是相信有神的人。

      接着我们还要作一个寻求真理的人,研究这位不可知的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神是一位最奥秘的不可知者,我们要多花一点工夫,来看这一位不可知者是怎样的一位神。

      已过的几千年中,常有人问说,这位神是怎样的神?祂慈爱么?公义么?祂对我们是冷冰冰的呢,还是非常热切的?因为人对神的事完全不知道,所以就产生出来许多的宗教。什么叫作宗教呢?宗教就是人对神的探讨和人对神的解释。人探讨并解释说,神是这么一回事,或说神是那么一回事,这就是宗教。到底神是怎样的一位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你别以为你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其实你没有彻底去想过就是了。很可能在你三五岁,七八岁的时候,你那小小的头脑里早已想过,到底这一位神是怎样的一位神?世界上无论是受过教育或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总是想了想,看了看,问说,这位神到底是怎样的一位?

      可是我要说,人猜想神,就像什么呢?像一只蚂蚁来猜想人一样,甚至比蚂蚁猜想人更难。一只蚂蚁要知道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人的性情是怎样的、人心里所想的又是怎样的,是非常难的事。照样,要我们人来知道神的事,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因此,几千年来,有那么多的人在思想神、探讨神,有那么多的宗教家、哲学家在想神、看神。可是,神怎漾作呢?祂不理我们么?或者也愿意打开自己给我们看见,与我们往来呢?朋友们,请你想想看,神应该有怎样的情形呢?或者祂说,我是,神,我不管你们人的事,你们在那里猜想,在那里寻找,我不管,我就是在天上作我的神,任凭人对我莫名其妙吧!或是说,神也喜欢显给人看,甚至祂也喜欢来找你呢?

      我在印度的时候,看见过一些人,赤着身子躺在钉床上,还有人赤着脚走在炭火上。我就觉得说,这些人是花了很大的力量来找神。可是神怎么办?祂就是那样的躲在那里不理?就是那样的作一个永远不可知者?哦,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还得很客观的,以科学的态度和知识,来看神对我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生命的物质】几年前,我在齐鲁大学医科的礼堂里,和一些学生讲到类似的问题。我说,人是个生物(Bios),神也是个生物。人的生命比下等生物的生命等级高。神这生物的生命,比人的生命更高。我就问那些同学说,所有生物的生命,都有共同的定律,也有一定的现象,请你们列举一下,那些是生物的特有定律和现象。有的同学这样说,有的同学那样说,末了,我们得了一个结论:每一种生物,都具有两个共同的特点,或者说是定律,或者说是现象。第一个,每种生物都喜欢保存、或是再生存自己的生命。或者说他要有后代,把生命继续绵延下去。第二个现象,生命喜欢与其它的生命往来交通。若是你把他关起来,孤立起来,他是受不住的。人与人的交通若不够,他就去养狗养猫,或者养鱼养鸟,生物必须要彼此有交通才可以。

      因为生物有这两个特点,就是一面喜欢保留生命,喜欢延续生命,一面又喜欢与另外的生物交通,所以许多国家的律法,就根据这两个特点来刑罚人。譬如死刑。犯人虽然喜欢保留生命,但是刑罚要杀死他,断绝他的生命,就叫他感觉非常痛苦。或者,他犯的罪没有那么重,只要关在监牢里就可以了,叫他与其它的生命不能有交通来往,违反生物的原则,也是叫他很痛苦的。这都是根据生命的原则而应用的。

      我们找出了这两个生物共有的现象,也是两个最要紧的现象,那么我们就用此来看神。神是个生物,而且是比人更高一等的生物,祂必定也受这生物定律的支配。这样,我们就可以从神生命具有的现象和特点来认识神,看祂是不是喜欢和我们人交通来往。

      世界上有两种不同的宗教。一种是天然的宗教,一种是启示的宗教。什么叫天然的宗教呢?就是人设法追求神,以人为出发点,来寻求神、推想测度神。什么叫启示的宗教呢?就是神来告诉我们,给我们看见,那是些什么事情。人所想的常是讲不通的,而神指示的才是靠得住的。基督教是一种启示的宗教,与天然的宗教不同。基督教是神那一边发起的,是祂来找我们的,不是我们找祂的。我也不是在这里劝你们相信基督教,或者劝你们读圣经,这些事我现在都不作,现在我所要作的,就是先来几个假定(Supposition),像你们作几何证明一样的假定。你先把几个假定放在那里,然后一步一步的证明下去,看看到底对不对。一面也可以看出那些假定到底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所以有一些事情是从上证到下的,也有些是从下证到上的。证到末了,你总可看出那些假定对或不对。

      我们也要先有几个假定。我们的第一个假定,就是说有神,这是我们已经解决了的问题。有神!而且神还要作一些事情。

 

神如何表明自己】第二,就是假定说,神要将祂自己启示给人。如果神要显现祂的自己,叫我们认识祂,请我们想,这一位神要用什么法子来叫我们认识祂?祂应该怎么办,才能启示祂的自己?譬如说,神以打雷来说话,我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神用闪电作笔,以电光为墨,以天作纸来写给我们看的话,我们也就不知道祂到底写些什么。那么,神到底用什么法子来叫我们认识祂呢?

      神如果要启示祂自己,好叫我们认识祂,祂必须用人的方法,或说用人所用的方法,来启示、显现祂的自己才可以。那么,人和人要有交通,通常用什么方法呢?人和人之间交通的方法,一个是用言语,一个是用文字。即是电报、电话、记号、旗语,都不外是这两种方法。如果神要将自己显明给我们看,好要我们认识祂,也得藉着言语、文字这两种方法。我们现在把用言语的方法暂时放下,先来看神如何以文字来和我们交通。

      如果神是以文字来启示祂自己,那么全世界、古今中外这么多人所写的这么多书中,最少当有一本书,是神所写的。这是一个最大、最厉害的测验。如果有这本书,不但证明了神的存在,也证明了神是藉着文字来向我们启示了祂的自己。如果你能够找到这一本书,这就证明说,神是有的,也证明神真是要用文字来与人交通的。世上真有一本书是神写的么?

      我还不想一下子先把圣经搬出来。我们必须按着几个基本的原则,来把这一本书找出来。譬如说,我请一个人到商务印书馆去买一本书,如果我告诉他书名,他一下子就买来了。如果我忘了那本书的书名,我就得告诉他,那本书的作者是谁,内容说些什么,大概的样子怎么样,书面是什么颜色。他就去商务印书馆,按照我告诉他的那些数据,从千万本书中,找出我所要买的那一本来。现在神也有一本书,就在这世界亿万本书中,可是我们不知道它的名字,我们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出这一本书来呢?我们必须先找出这本书当有些什么特点。如果有一本书是神所写的,这本书必定具有某些条件,也具有某种资格,才能知道它是从神来的。

 

那一本书是神写的?】我现在稍微提起几个设想来。如果有一本书是神所写的,必须要把神自己说出来。祂要你知道这书是从祂来的,这书的著者是神。这是第一个条件。第二,这书里道德格调,必须比人高才可以。如果是假冒神写的,它的道德格调必定低下,或者最多也和人一样而已。第三,如果这一本书是神所写的,它必定会告诉我们宇宙和世界以往是怎样的,宇宙和世界的将来又是怎样的。对于宇宙和世界的以往和将来,只有神能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也叫我们能证明祂是神。第四,这本书也必须是十分浅显的,叫我们容易懂得,也必须是普遍流通的,叫每一个人都容易读到。若是全世界只有那么一本,但只有一班极少数的人才能看见,而不能叫大家看见,这样也不行。在美国就有一班人说,他们就有一本从天上掉下来的神的书,只有十二页,还是金子作的,那我们中国人就永不得见了。神不会为我们写了一本书却使我们不能看见。

      这样事情好办了,现在把这四个条件摆在这里:一,如果这本书是神所写的,就必定叫我们知道神是这本书的著者。二,这本书的道德格调必定比人高。三,这本书对宇宙和世界的以往和将来,必有仔细的述说。四,这本书又必是很普遍的,容易找到的。我们就把一些被人看重的书,拿来与这四个条件对一对,看看那一本是神所写的书。

      我们当然不去说那些不好的书。我们先把中国儒家的书,像论语、孟子、五经等拿来看一看,可是这些书在第一条上就通不过去,因为没有一处说是神写的。不错,它们的道德格调是很高的,但是对于人的来源,宇宙和世界的来源如何,并没有讲说;对于未来如何也没有说。我不是说这些书没有价值,而是该有的条件它们没有,这不是我们要找的那本书。

      或者我们来找外国的书,你立刻可看见一大堆的名著摆在那里,但是第一条也都通不过去。那里明明的写着是某人着的。你可以当作那是世界上高超道德的书,或是世上哲学的名著,但是你不能说那是神的著作,也不是神启示自己的书。这些书我们都得放在一边,再继续去找。

我们可以在印度找到一本叫《雷维达》(Reveda)的书,曾经支配了整个佛教,但是这本书也从来没有说是从神来的。再看下去,波斯的裘罗斯达(Gorosta),他的书叫《集维达》(Ziuveda),在中东的势力也很大,它也没有说是从神来的,而且里面道德的格调也普通。

      现在我们找到回教的可兰经,这一本书非常近了,因为可兰经说它是从神来的,第一个条件是通过了。可是第二个条件,我们不能让它过去,它的道德格调太低了,那里的天堂都充满了肉欲和人欲。如果是神写的书,就不可能充满着人欲、肉欲,这一点不能通过。

 

唯一通过四倏件的书】你找来找去,至终你只能找到一本书──《圣经》。若是神喜欢与人来往,而也用文字来与人来往,你只能找到这一本书,能通过这四个条件,显然是神写给人的唯一的书。

      这一本书怎么说呢?在旧约的律法书中,有五百多次说:耶和华如此说。在旧约其它的书里,也有七百多次说:耶和华如此说。单是旧约中,就有一千二百多次说:耶和华神如此说。再加上新约中神如此说的,共有二千多次。先不要说理由,要看它的事实,这本书事实上有二千多次的说:耶和华神如此说。如果神不愿意和人来往,这本书就可以丢在一边。如果神真是要藉文字和人来往,这一本书就有重要的价值。不知道你们可曾找到一本书,有这么多次的提到这是神说的么?

      我们还要看《圣经》是否通得过第二个条件,就是它的道德格调如何。读过这书的人,都承认这本书的道德格调是最高的了。书中最好的人犯了罪,它也不徇情面的记下来,指出他的罪。曾有一个人,一直写文章来反对圣经。他的儿子问他说,爸爸,你为什么这样反对圣经?他说:如果我不反对它,它就要来反对我。哦!这本书不随便放我们过去。人是说,在正当婚姻之外的性行为是奸淫,但是圣经说,人心里动淫念就是犯奸淫了。人是说,杀人的要受审判,圣经是说,人在心里恨人就已经是杀人了。人是说,让敌人过去,不加害他就可以了,但是圣经说,要爱你的仇敌。你看圣经的道德格调是多么的高,我们在它面前,显得多么污秽,污秽到不能站立。你不能不承认这本书的道德格调是最高的。

      这本书又仔细的告诉了我们宇宙和世界以往的情形,也说到将来的情形。有一次,一个朋友对我说,圣经中别的部分我还能信得过,就是创世记和启示录,说到天地是怎么来的,以及天地的结局,我就是信不来。我对他说,如果这一本书是神的书,就必定告诉我们天地的来源和终局,否则我们还得去找别的书。圣经中若没有创世记和启示录,就与别的书一样,我们还得到别处去找。可是,宇宙世界以往的情形,和将来的结局,都写在这本书里了,这一切它都有,我们的第三个条件,它也通过了。

      这一本书的流通情形又怎么样呢?去年(一九三五年)卖掉了二亿五千多万本。你想,还有那一本书,去年一年能销二亿五千多万本?不光去年一年,多少年来,年年都销到差不多的数字。这本书一面说好像很受人的欢迎,但是另一面说,它摆在你手中像一根刺一样,要刺痛你。这本书会叫人头痛,里头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叫人不觉安逸,甚至叫人反抗它,可是一年竟然销了二亿五千万本。

      再者,这本书有广州话的,有福州话的,也有宁波土话的,至今已用七百二十多种不同的方言出版发行。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人种,都有他们通用方言的圣经。在世界任何地方,要得一本圣经,都是非常容易的事。若是《雷维达》是神说的话,则世界上该沉沦的人要有一大半,因为看不到它。就是把《雷维达》摆在我手中,我也承认我读不懂。若只是有学问的人有机会接触神,我们只好下地狱了。若光是印度人有机会,那我们在中国的人怎么办呢?世上其它各地的人怎么办呢?若是神是藉着《集维达》说话,那我们在什么地方才能得到《集维达》呢?或许只有跑到伦敦博物院里才能看到它的原本,可是这又不是神要启示给人知道的原意了。

 

《圣经》的奇妙】而且《圣经》这本书,一共有六十六卷,分成新旧二约,是由三十多人写的,写第一卷到写末了一卷,时间隔了一千六百多年。写圣经的人所在的地方也是不同的,有人在巴比伦写的,有人在意大利写的,有人在小亚细亚的那一边写的,也有人在地中海的这一边写的。写的人的身分也是大不相同,有人是律师,有人是渔夫,有人是王子,有人是牧羊的。各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语言,在不同的环境和那么长而不同的时间里,写出来的东西,放在一起,希奇的是,你能说它是一本完整的书。

      作过一点编辑工作的人都知道,如果要把几篇不同作者的东西编在一起的话,必须作者的才学、看法相差不多,才比较容易。就是他们的才学和看法差不多,只要有五六个人的东西放在一处,它们自己就会互相冲突,打起架来。但是圣经这一本书,虽然它的内容顶复杂,有历史、诗歌、律法、预言、传记、议论,而写的人是那么多,才能、身分又不相同,时间和地点又隔得那么远,但却非常希奇,这些放在一起,从上到下都是一贯的,没有一点冲突或是打架,完全是一气的。

      这一本书,你若细心读它,你就不能不承认说,在它背后有神的手在支配着。三十多个不同背景、不同思想的人,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写了六十六卷不同的书,现在把它集在一起,前后完全一贯,像是一个人写的。创世记是在基督以前一千五百多年时写的,启示录是在基督以后九十五年写的,两卷书相隔了一千六百多年。创世记说到起头,启示录则说到世界的末了。创世记所有起头的,启示录都给它结束起来。这些奇妙之处都是人没有法子解释的。它的每一句话,都是神藉着人写的。神是在后背,在它的后背作支配者。

      这本书还有其奇妙处,它是给人生命的,但是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它失去了性命。曾经有一个时期,谁手中有这本书谁就得被杀。历史上顶有权柄的帝国就是罗马帝国,这个帝国曾用全部的力量来消灭这本书。凡有这本书的人都要吃许多的苦,然后被杀死或是烧死。他们杀了成千上万的人,烧了不计其数的圣经。他们在杀基督徒的地方,立了一个很大的碑,上面写着说:基督教葬于此。意思是说,圣经烧光了,基督徒杀光了,基督教就躺在这里了。哦,不久以后,这本书又出来了。就是今天在已接受基督教作国教的英国,你到那里去看看,你能看到很多的地方,告诉你这里埋着的是什么人,如何为信主而被杀;那里又是烧过圣经的地方。你走不多远,就是一处,再走不多远又是一处。或者,你会看到这样的一个坟墓,写着这人叫什么名字,他用了不知多少的气力来反对这本书,写了多少本书来反对圣经。或是某一个地方,告诉你说,这里烧过圣经,杀死过基督徒。你也会碰到个石碑记着说,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人在这里烧过圣经,杀害过基督徒。

      你看,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花了这么多的力气,来反对这一本书呢?为什么别的书人都可以让它过去,惟独这一本书,若不是有人反对它,用全力攻击它,就是有人连宝贵的性命也交给它!无论如何,这里总有一点特别。你就是不相信它是神的话,也得相信这是一本与众不同的书。

      而且圣经这一本书,看起来是很浅的,很容易懂的。你若把它当历史看,它也不过说地、宇宙、动植物、人是怎么来的,以后人怎么样建立了国家,到末了要怎样结束。你看也不过就是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这样的传了下来,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的传了下来,直传到今天还在。并且你若不信它是,就得定它非。许多书你可以对它不闻不问,但对这一本书,你不能与它不相干。它也不会放你过去,它不断的会来找你。无论如何,它要你给它一个断案,它不放你过去。

      这本书还有一个希奇的地方,就是它里面差不多一半都是预言。而这些预言,差不多一半都已经应验了,已经过去了;另一半还要等将来才应验。譬如它说到摩押国将来要怎样怎样,说到亚们国将来要怎样怎样,推罗城要怎样,西顿城要怎样。今天人们常提到伦敦、上海。但在从前,人都讲推罗、西顿,这是最有名的两个大城。对这两个大城的预言,你可看见都已应验了。有一次我到中东,因为别的原因,我没有到这两个城的旧址去,但是我买了两张有关这两个城的照片,我看了之后,真叫我惊讶得更不能不相信圣经,圣经曾预言这两个又大又繁华的名城说,如果你不悔改,城要被拆毁,成为荒凉,变作土堆,作渔夫晒网之处。这两张照片上,并没有什么别的,只有渔船,以及到处晒着的网。这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证明圣经预言的真实性。

      圣经上又记着一个王,一天神藉先知来对他说,你要被掳到巴比伦去。后来另一个先知来对他说,你必定看不见巴比伦。他心里想,既然看不见巴比伦,就必定不被掳到巴比伦了,他心里就觉得平安起来。那知,有一天,巴比伦王攻来了,把城攻破,把那个王捉住,还是要把他带到巴比伦去!可是先把他的两眼剜了,叫他虽被掳到巴比伦,却是看不见巴比伦,预言还是准确的应验了。如果你把已过的事实,拿来与圣经的预言相对照,就没有一样不是应验了的。就如远在基督降生好几百年之前,先知以赛亚就预言祂将是童女怀孕生子,后来祂果然是藉着童女马利亚所生,都是准准确确的应验了。已过的既然如此,将来的也必定一一应验。

      我不能一一列举。我们只是看见说,神若喜欢与我们往来,就必是藉着人与人往来交通的方法,或是用人的言语,用人的文字,也就是说,世界上定规有一本书,是神启示祂自己的书。如果有这样一本书的话,就必须具有我们以上提出来的四个条件。那么,我们找到那本书了。这本书告诉我们,神喜欢和我们往来,祂乃是藉着这本书和我们说话。藉着这本书,神不再是不可知者,我们可以凭着它认识神了。这本书就是圣经,盼望你们都看一看这本书。――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