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两个团体人

 

      我们曾看过,基督与真理是不能分开的,基督与道理也是不能分开的,基督与基督教也是不能分开的。

      那么,基督和我们人,有什么关系呢?

 

人类大统三观点】在我们还没有看基督和人的关系之前,我们先看一点有关遗传的定律。就是一个生命,如果在他的品性上有什么特点,或是有什么特别的性情,是能一代一代的传到子孙身上。或者倒过来说,从一个孩子身上,可以找到他父亲身上所有的特性或脾气。但是后来从训练学来的,就不能遗传。好像一个打铁的人,他的胳臂练得又粗又大,但是他的子孙的胳臂可能仍是又细又小,因为后天习来的,不能遗传下去。这是生物界公认的现象和事实。

      圣经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叫作人类的合一(The unity of men)。这就是说,按照圣经的看法,除了我们每个人的存在之外,它又把全世界所有的人,不管有多少万万,只看作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团体人,每个团体人都包含了许许多多的人。这么多万人,都不过包在两个人里,如同我们所讲的法人。因为圣经对我们人类是这样的算法,所以耶稣一个人,就能替我们所有的人死,担当我们所有人的罪,我们这许多人,就能从祂得到生命。

      读生物学的人,就能告诉我们说,生物学上有一个独特的思想,是和我们一般的看法不同的。他们看儿子的生命比父亲老,孙子的生命比祖父老。这话对极了。儿子的生命是从父亲来的,又是以后继续父亲的,所以儿子的生命比父亲老,所以孙子的生命比祖父老。你和我的生命自然比亚当老,因为亚当只活了九百多岁就结束了,但是你我不但现在活着,而且还要活下去。

      这就是我们要看基督和我们人的关系时,三个重要的观点:人类生命的遗传、人类的合一,和人类生命的延续。

      因着人不单是个人,不单是单独生存,对自己的行动负完全的责任;人又是属于这个团体人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庞大的生命中一部分,一直的延续着这个庞大的生命。而这团体人的第一个人,他的生命包含了一切人类的生命;他的作为也就是后世一切人的作为;他的特性,也就遗传给一切后世的人,具有和他同样的特性。

 

人的作为关系到下代】这是个相当大的题目,但是我们先把这些特点找到了,才能看见神的救法,和基督与我们人的关系。

      这样,我们就可以来读希伯来书第七章。我们可以先看第一节到第十节: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长远为祭司的。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藉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

      这处圣经中,写经的人告诉希伯来人说,你们所倚靠的祭司,都是从利未这条线下来的。我们所信靠的基督,不是从利未下来的,乃是从麦基洗德王(他又是祭司)传下来的。

      那么利未这个祭司大呢?还是麦基洗德这个祭司大?回答是当然麦基洗德大。什么理由呢?在这里,他把亚伯拉罕摆进来了。亚伯拉罕曾把所得的十分之一,献给麦基洗德作礼物。麦基洗德不但收纳了,还为亚伯拉罕祝福,所以麦基洗德比亚伯拉罕大,是驳不倒的理。

      但是这和利未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就在于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虽然过了一百多年后,利未才生出来,可是根据合一的原理,利未已经在亚伯拉罕的里面,向麦基洗德献上十分之一了。那一天,利未也在亚伯拉罕里面,被麦基洗德祝福了。所以麦基洗德比利未大。

      我们信仰中有一个中心思想,就是人所作所为的结果关系到后代。我们的祖宗若是作了,我们也就作了。我们有没有出生都无关紧要,因为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祖宗里面,和他一同作了。

 

堕落之源与得救之始】人类的堕落,是从这里开始的;人类的得救,也是从这里开始。基督承认人类生命的合一性。头一个人犯罪了,以后所有的人也就都犯罪了。所以如果能另立一人作生命的源头,作为新人类的起头,则以后的人,都能从这个人里,有他所有的,是他所是的。

圣经对于人类的堕落和犯罪,是怎样的看法呢?它给我们看见说,第一个人亚当犯了罪,因为人类的合一性,所以全人类虽然还没有生出来,他已经在亚当里犯了罪。

      我们是看今天我这个人有没有犯罪,神却不是这个看法。即使我出生到现在,一点罪也没有犯,神还是要看我是从谁传下来的。我如果是从亚当传下来的,当亚当在伊甸园里犯罪的时候,我也在场,我也有一分。按照生物学的定律,我的生命是从亚当一直通过来的,末后的这个生命,也就是第一个生命。

      所以从神看来,从亚当起,一个一个的人都是罪人。亚当犯了罪,一个一个的人都在亚当里面,也成为罪人。

      也许这里有一个人,他一次罪也没有犯(当然没有这样的人),但是神还算他是罪人,因为他的生命是犯罪的生命,是有罪生命的后代。即使我们不觉得有亚当的那个经历,但是实在的,在人身上,直到今天,那个经历还是在我们的身上。

      在圣经里,也给我们看见另有一个人,就是基督。神看基督也像看亚当那样的看法。神把亚当和一切出于亚当的算作一个人,神也把基督当作头,把一切从基督身上产生出来的人,也统统算作一个人。我们从亚当出来的那个生命,乃是犯罪的生命。我们如能从基督而出,得着从基督而出的生命,我们就能够和耶稣一样脱离了罪。

      现在我们先不看如何得着那个由基督而出的生命,这一点下面将再说明,现在我们看见说,从基督身上所得着的生命,乃是耶稣自己的生命,是脱离罪的,是蒙神喜悦的,是被圣灵充满的,也是完全圣洁、绝对公义的一个生命。得着这个生命,就叫我们与基督一样,也具有基督的一切经历。

 

人类二大统】所以全世界的人类,其实只有两个人。你若不是在亚当里作人就是在基督里作人。你若不是与亚当连在一起,则必是与基督连在一起。你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有一次一个人问我说,地狱里有多少人?我说只有一个。天堂上也只有一个。在基督里那个人是在一处,在亚当里那个人另在一处,单纯得很。

      因为圣经把全人类看作两个人,所以你读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和四十七节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奇怪: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

      圣经承认首先的人是亚当,并且承认基督也是个亚当,是末后的亚当。意思是说,再不会有第三个亚当了,只有这两个亚当。可是算人呢?它算亚当为第一个人,算基督为第二个人。从亚当到基督,其间不晓得生出了多少万万个,但是圣经都不算他们是单独的个人。亚当是第一个人,基督是第二个人。

      这样,凡是从亚当出来的,都是包括在亚当里面,都是与罪发生关系的,都是有罪的,是蜃于地的。同样,凡是从末一个亚当得生命的,也就都包括在基督里面,也就得到所有耶稣的经历,罪在他们身上也没有能力,而且是出于天的。

      你可以又一次的看见,关于我们信仰上的一切道理,都是关系在基督一个人身上。一切基督徒将来所能得的经历,都是与基督发生关系。圣经所有要我们作的,都不过是相信祂,听从祂,顺服祂,跟从祂。一切问题的解决都在祂身上,也都在基督耶稣里面。只要能够得着基督耶稣作生命,耶稣所经历的,在我们身上会成为我们的经历。祂是我们信仰的中心,只要我们与祂勾得上,一切就都好了。

      亚当是一个团体人,包括了你我所有的人在内,所以亚当在伊甸园的经历,也就成功作我们的经历;亚当的结局,也成为我们的结局。同样,基督也是个团体人,所有在基督里的人,那个关系也和在亚当里一样。基督一切的经历,也就都成为在基督里的人的经历。全人类都在这两个人里,也都和这两个人发生密切的关系。

 

人和团体人的关系】现在我们要看全人类和这两个人重要的关系:罗马书五章十二节: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十四节: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它的权下。并且说: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

      从亚当到摩西约有二千五百年之久,人数也何止千百万人,犯罪的种类也不计其数,但是在神算来,罪是因着亚当一个人入了世界的。而亚当呢,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亚当就是后来基督的小影。你若看见了亚当如何,你就看见了基督如何。

      罗马书五章十五节接着说: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么?

      如果亚当一个人犯罪,能够叫众人都死。那么耶稣基督成功作义,恩典就更加倍的临到众人了!死是因着一个人,恩典也是因着一个人。

五章十六节到十八节,一直的说,因着一个人就如何如何,因着一个人,就如何如何。到了第十九节: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服,众人也成为义了。

      圣经一直给我们看见说,罪不是我们去犯的,在亚当里就是罪人。义也不是我们去行的,在基督里就是义。十九节里两个成为,未能翻出原来的意思,我觉得加上个构字比较好一点: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构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服,众人也构成为义了。因着亚当一个人的犯罪,罪就到他里面了,结果就把所有的人都构成为罪人。同样,因着耶稣基督一个人的义行,祂不止没有犯罪,而且顺服到一个地步,死在十字架上,叫一切在祂里面得着生命的人,也就构成为义人了。

      这就是人类的二大源头,两种的生命水流。所有的人,不是出于这个源头,就是出于那个源头。不在这个生命之流中,就在那个生命之流中,没有中立的可能。

 

基督与基督徒】信基督的人乃是在基督里的,保罗称呼自己是一个在基督里的人,称呼别的基督徒,也称为在基督里的。在基督里的人,也不是单独的个人,他有基督为生命,与一切有基督作生命的人,成功作基督的身体,基督就是头。在基督里,大家是联合起来的,不是单独的。

现在我们要提到教会这个字,圣经从来不用基督教这个字。为着使人容易领会,我们在这里用基督教这个字是不得已的,因为它长久以来被人误解,弄得失去了本色。

      圣经把这个在基督里的人称作教会。教会的原文涵义是神把一班人,从亚当里呼召出来,来到基督里面。这班人原来是在亚当里的,他们响应了神的呼召,从亚当里出来了,不再在亚当的范围里了,而在基督里得了生命,和基督联在一起,就成为教会。

      当基督快要离开世界的时候,祂对门徒说到祂和他们的关系。祂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就住在你们里面。基督说那些住在祂里面的枝子,自然就会多结果子。基督徒不是单独的,乃是在基督这一棵树上的。树枝是与树干连合的,是从树得汁水,从树得生命的。

      因着基督徒是这样的和基督相连,基督的顺服就成为他们的顺服;基督的死就成为他们的死;基督的活就成为他们的活;基督的荣耀就成为他们的荣耀。基督的一切就成为他们的一切。基督和基督徒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密切。

      所以一个基督徒,乃是从基督得生命,又是在基督里的。你若在基督以外去找一个基督徒,这个人定规并不存在。保罗说他自己,是一个人,是在基督里的。他不是说基督里的一个人。在基督里,就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人了。――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