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罪人也与主同钉

 

      神喜悦将祂自己的生命分给人,这是神的救法中最主要的一点。只有得着了神的生命,才能够有像神那样的生活。如果要以人的生命来过神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人生命的表现是罪。因此神要先解决了我们所犯的罪,祂赦免我们的过犯而不损害自己的公义。这一点,我们已经看见神刑罚了祂的儿子,而我们因着在祂儿子里面,我们的罪就都得到赦免了。

 

犯罪的根源】但是神的救法,不光是停在赦免我们的罪,神更要彻底的解决我们那个犯罪的根源。因为我们曾看过,人犯罪不是起源于环境不好,乃是起源于我们这个人坏。什么样的生命,就有什么样的生命表现。人的生命坏了,自然就有犯罪的生命表现。

      譬如我用手指叩这个桌子,你们听了这笃笃笃的声音,就知道这是木头所发的声音。我若叩这块铁皮,你们听了呛呛呛的声音,就知道这是铁皮所发的。声音不同不是因为我的叩法不同,是因为所叩的物质不同。我无论怎样改变我的叩法,也不能叫木头发出铁的声音,也不能叫铁发出木头的声音。人生命的表现也是这样,还境不能把人里面所没有的叩出来。性情慢的人,在任何环境之下,他总是不急躁,总是慢慢的。但是性情急的人,环境把他一叩,就把他的急叩出来。一切外面生活的表现,都是由于里面生命是怎样的。所以环境的试探,不过就是把人里面的东西发表出来而已,试探永不会把人里所没有的试出来。

      有一次,有一位朋友来对我说,人都是受环境支配的,这里的环境好,这里每个人就都好;如果这里的环境坏,那么,这里每个人就都坏。环境如果变好了,人也就变好了;环境如果变坏了,人也就跟着坏起来了。

      我说,照你这样说法,好像海里的鱼都是咸鱼,因为海水是咸的;河里的鱼都是淡鱼,因为河水是淡的。不是,环境绝不能支配我们里面所没有的,环境不过显明我们的生命,到底有些什么。

      我们人的生命,到底有些什么呢?实在有许多很坏很坏的东西,只要环境轻轻一叩,他就要发出来。许多有道德的人说,你要压制自己,你就好了,因此有很多人就压制自己,不敢放手,惟恐他发出来,稍微一放松,他就会发出来了。这样人就要作一个非常受拘束的人,天天压制着自己的行为,但是事实上是作不成功的。

 

死亡才能解决罪源】我们能改变我们的生命么?不能!不止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生命,连神也不想改变他。人的生命好像是一个制造罪的工厂,天天有罪的产品生产出来。所以神在赦免罪之外,还要解决我们这个犯罪的根源。神既然不来改变我们人的生命,祂如何从根本上来拯救我们呢?这就是现在要来看的拯救的第二件事。

      罗马书第六章第七节: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人如果要得着拯救,脱离犯罪的生活,这个人除非死了,就别无他法。人死了就脱离了罪,就不再犯罪了。

      我认识一个朋友,打牌有大瘾,非但整日整夜的打,而且当凑不起一局的时候,他那个难受,真是形容不出来。他要不是把牌拿在手中摸了又摸,就去找看着人打牌的地方,站在旁边看一看,也好稍微过点瘾。他就是这样被牌支配了一生,但是他已经死了。他一过世,你看他就不会打牌了,你就是把牌塞在他手中,他也不要了,死叫他脱离打牌了。

      再譬如说,有一个最骄傲的人,最喜欢夸说自己那些荣耀的事,没有一个办法能消除他里面的骄傲。一天他死了,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来,围着他赞美他,背誧他那些光荣历史,但是他怎样呢?他还能骄傲得起来么?

      所以神对我们人的救法是死!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

 

罪勾结旧人和身体犯罪】我们还要看前面一节,就是罗马书六章六节: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我们要比较仔细一点来看这处圣经,这里有两处的译法,要有点改正。

      罪身,就是犯罪的身体。灭绝,这个词译得和原文的意思不大符合。这个词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失业了,没有事情作了;另一个意思是瘫痪了,不能行动了。用在这里,失业的意思更重,所以这一句可以译作:叫你犯罪的身体失业了。

      这处圣经里有三个重要的东西,一个是罪,一个是旧人,一个是身体。罪这个东西是有位格的,还能作主人。这里的罪不是指零零星星所犯的罪,乃是指一个有权势的主人,能辖制人,能抓住人,叫人犯一切零零星星的罪。人呢?人就成了罪的奴仆,被罪这个主人指使,听罪的命令,去犯各样的罪。

      平常的时候,人对于这个主人,不太觉得付多少力量。但是人一旦想压制它,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气力,还是敌不过罪的势力。你若想压制自己的脾气,想要忍耐下去,用了多少捺压的力量,还是不知从那里就爆发了出来。罪是主人,逼着人去作罪恶的事情。

      这里圣经所说的旧人,就是我们这个人。人实际上是喜欢罪的,罪来试探人,人一听到罪试探的声音,就喜欢得很,就接受它的支配。罪固然是有势力的东西,更加上我们这旧人的响应,立刻就勾结起来。

      在这个情形之下,他们就找到了身体,身体就有事可作了。或者是叫眼睛去看,或者是叫耳朵去听,或者叫手去作,或者叫脚去跑。身体就把罪的主张,以及旧人的赞同,一一的实行出来了。罪是下命令的,旧人是顺服这个命令的,身体就去实行,把罪犯了出来。这三个是合一的,也是合作的,经过这三个,就犯出种种的罪来。

      神的救法,就是要救我们脱离罪。但是神的救法和我们的想法不一样。我们一般人的想法,是能把罪从我们身上拔出来,那就好了,那我们就不犯罪了。但是神的救法并不是把罪从我们身上拔出来,不是拔树一样的把我们的罪连根拔掉,神不这样作。

      我们东方人的观念,就是以为只要把罪压制住了,连动都不让它动,我们就不犯罪了。但是我们这个人实在是喜欢犯罪的,根本就不想压制罪,就是勉强去压制,也是没有果效的。神的救法也不在此。神的救法并不是去拔掉罪,也不是去对付身体,祂是在我们里面换上一个人,把那个喜欢犯罪的旧人除掉了,换上一个不喜欢犯罪的生命。当犯罪的试探来的时候,我的新生命并不喜悦,更不响应,身体也就在犯罪的事上没有用处了。

 

神的救法──对付旧人】所以神的救法,和一般宗教的观念是大不相同的。神不去对付罪,让它存在着不去动它,身体也照旧。神所对付的,乃是里面的旧人。旧人等于我们的生命,把旧人治死了,等于治死了人的旧生命,换了一个新生命。如同把这边的罪与那边的身体留着不动,只把中间的媒介更换了,叫罪没有法子通过去。

      这个新生命所成功的人,圣经叫他作新人。所以当罪再来试探的时候,这个新人和旧人就大不相同了,这个新人是不受试探的,他不赞同罪的试探。他不像从前的旧人,常常响应罪的提议,以致叫身体犯罪。新人对于罪,是两立的,是不听罪的提议的。

      那么身体呢?到了这个时候,身体虽然还肯作罪的奴仆,罪仍旧有他的势力,可是罪的权势,因着新人的阻梗,通不到身体那里了。这个新人,不再听罪的指挥,不赞同罪的提议,因此身体就无事可作了,就等于失业了。本来我的口是常人的,现在这一个口不人了,失业了。本来我的手是常与人打架的,现在的新人不赞同打架,手就不打架了,失业了。现在我的眼睛在不可看的事上失业了;耳朵在不可听的事上失业了。犯罪的身体,在犯罪的事上就失业了。

      这就是这里圣经所说,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它告诉我们神所对付的。乃是我们的旧人。结果怎样呢?使罪身失业;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叫我们不必再听罪的摆布;叫我们和罪无关,而不再过犯罪的生活。

      我们可以看出来,神救法的基本点,乃是先对付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命,就是旧人,照神看来,是非死不可的。这个生命若是不死,就不知道要生出多少罪的东西出来。他要生出嫉妒、骄傲、凶杀、奸淫一切罪恶的东西来。他生下来就是喜欢犯罪的,就是你压制他,约束他,他还是喜欢犯罪的。叫他犯罪,丝毫不必用气力,也不要花工夫;叫他不犯罪,叫他忍耐,叫他有爱心,是难上加难,所以神非把他除掉不可。生命需要断气,旧人需要死。只有旧人死了,罪就没有对手了。

      有一次,我到我一个朋友家里去,他家里有一个佣人,叫他吃了很多的苦。这个佣人不但不肯好好作事,而且还偷窃。一个作佣人的所有的坏处,她都有。我的朋友就问我怎么办,他的意思是要我劝劝她,把她改变。我对他说,我的办法很简单,不是把她改变,乃是改换。请她走,换一个就是了。神对于我们这个人也是这样,人的生命是劝不好,改不了的。神说我不要你了,就把他治死,这是神的救法。

      许多时候,我们的办法和神的救法不同就在这里。我们常是盼望能压制罪,要制服住罪的试探,但是能有什么功效呢?我承认有些人虽没有信主,却和以前不同,外表是改了样子,从前所犯的一些罪,现在不犯了;从前是很粗鲁的,现在温驯得多了。但是这不是神的救法。神的救法不重在从前犯罪多少,现在减少了多少;从前如何粗鲁,现在文雅了多少。神看我们的生命就是犯罪的生命,因此祂也就从根本上来解决,把这个生命铲除了。这个生命活着一天,就要犯罪一天,只有让他死了,死了就不犯罪了。

      这个死,也并不是通常所说的以往种种譬如昨日死的那个死。譬如有的人说,我这个人最喜欢人,非常不好,从今天起,以往的我譬如死了,算他过去了,从今我再不人了。希奇的是,这样譬如他死,总是譬如不死。你只能在心理上譬如他死,在事实上他譬如不死。结果你总是碰到他,你一转身总会碰到他,他总是跟着你。人这件事,在这个人身上,总是譬如不死的!怎样能死,乃是所有的问题。

 

旧人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我们怎么能够死呢?全赖神把我们摆在基督里面。神叫基督死了,我们因着在祂里面,也就死了。像前面所说,我们的罪得赦免,是因着我们在基督里面,神刑罚了基督,就是刑罚了我们,我们的罪就得赦免了。我们没有法子弄死我们自己,是神把我们包括在基督的死里,因此我们就得以在基督里死了。

      我们再把罗马书六章六节看一次: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我们的旧人是非死不可的,不死是没有办法的,而且死也不是容易的事,所以神就使我们和基督同钉了十字架。当基督钉死在十字架的时候,就把我们这些人都包括在里面了。从那时候起,我们所有的人就不再是自己了,因此我们也不存在了。不是我们去钉死的,乃是在祂里面同钉死的。只要你是在基督里,你的旧人就能得以解决,就能从基本上脱离罪。

      我们在基督里,与基督同死,不但罗马书是这样说,圣经别的地方,也是这样说。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也是这样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是因为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了。

      再看加拉太书五章二十四节: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不是我们去钉,是已经同钉在十字架上了。

      前面说到当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是担当我们的罪。现在我们看见,祂在十字架上,也担当了我们这个人。祂既替代了我们的罪,又替代了我们这个人。那一天在十字架上不止有你我的罪,更有你我这个人。神不光把我们的罪包括在基督里,也把你我这个人包括在祂里面。所以神钉了耶稣基督,也就是钉了我们。能够看见这个就好了。

有一首诗歌,说得很好:

      我与基督已同钉死,十架已将我解释;

      我与基督已同复活,祂生我里,管理我。

      与基督同死,何等的安适!

      脱世界、自己、罪恶!

      与基督同活,何等的超脱!

      祂生我里管理我!

 

      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见,基督不是一个个人,祂是一个团体人(Cooperated-man)。在中国话中,没有团体人这个词,它有点像法律上所用的法人,就是包括了一切在那个团体里面的人。法人所作的,就是其中一切人所作的。如同前面曾用过的比方,如果黄帝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那么黄帝就包括了他所有的子子孙孙。如果那个时候,蚩尤把黄帝杀了,那么整个中华民族也就都死了。

      照样,我们都是包括在基督里面的,如果基督是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一切在祂里面的人,也就都死在十字架上了。祂受了刑罚,我们的罪就得着了赦免。因为祂死了,我们就能够脱离自己。在消极方面,我们在外面罪的表现、在里面罪的生命都解决了;在积极方面,就叫我们在基督里有一个新的起头,可以得着从神来的新生命。――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