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犯罪之后

 

读经:

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乃是这样说: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交给祭司以利亚撒,他必牵到营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向令幕前面弹七次。人要在他眼前把这母牛焚烧,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羊、朱红色线,都去在烧牛的火中。祭司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进营。烧牛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收起母牛灰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这要给以色列人和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作为永远的定例。那人到第三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第七天就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第七天就不洁净了。凡摸了人死尸,不洁净自己的,就沾污了耶和华的帐幕。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就为不洁净,污秽还在他身上。要为这不洁净的人,拿些烧成的除罪友,放在器皿里,倒上活水。必当有一个洁净的人,拿牛膝草蘸在这水中,把水洒在帐棚上,和一切器皿并帐棚内的众人身上,又洒在摸了骨头,或摸了被杀的,或摸了自死的,或摸了坟墓的那人身上。第三天和第七天,洁净的人要洒水在不洁净的人身上,第七天就使他成为洁净。那人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到晚上就洁净了。(民十九1~1012~1317~19)

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祂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早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约壹一7至二2)

 

十字架的救赎和圣灵的工作】一个已经蒙救赎得救的人,不幸犯了罪,他应当怎样才能到神面前来?这是一个很要紧的问题。如果他们不知道恢复的路,他们就没有法子回来。

      当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的时候,祂乃是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赎了我们一切的罪。当我们来到主面前的时候,圣灵用光照我们的时候,圣灵的工作,对于罪,就不能像主耶稣的工作包括那么多。你们要注意,这里面是有分别的。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担当了一切的罪,像利未记十六章所说的赎罪祭,是包括了一切的罪,所有的罪都在里面。你一生一世能犯多少罪,主耶稣的救赎,都包括了。你一生一世的罪,你一切的罪,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都担当了。

      但是,当圣灵感动我们来相信主之后,圣灵乃是感动我们为着已过的罪来懊悔,不是为着一切的罪来懊悔。因为圣灵在那里责备我们,只能根据于我们所犯的罪,不能根据于我们所没有犯的罪。所以,当我得救的那一天,我藉着圣灵的光所看见的罪,远赶不上我的主在十字架上所担当的,这是约翰所要我们弄清楚的。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包括的罪,是我这一个人所可能犯的一切的罪。我一生所犯的罪,主在十字架上,完全替我担当了,是包括得那么大。但是,当我信主的那一天,圣灵来指责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罪完全得着赦免。那一天,我所感觉的一切的罪,都蒙赦免了。一切的罪,是指着我信主那一天,以往所有的罪。因为圣灵责备我,不是责备我所没有犯的罪。这个我根本没有感觉,我根本没有知识。所以主耶稣的担当罪,和圣灵的责备罪不一样。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所有的罪,圣灵在那一天只给我看见我从前所已犯过的罪。

      你是十八岁得救的,你是三十岁得救的,你是五十岁得救的,你是七十岁得救的,在你得救之前的那么多的罪,祂叫我的的确确觉得说,主都赦免了。但是,请你们记得,当你在那里得着赦免的时候,你看见你所得着赦免的罪,没有你实际被主担当去的那么多。因为你只能根据于你个人犯罪的经历,来认识主的恩典。但是,主是根据于祂所认识的我所犯的罪,来替我担当。所以两个不一样。

 

得救以后犯了罪的问题】今天,有一个弟兄,或者有一个姊妹,他犯了罪,就常常难受。我可以这样说,自从我一九二一年出来事奉神的子民,到今天,我想不知道有多少人都问过这一个问题。我知道主已经赦免我一切的罪,我完全得着了赦免,我知道主把我一切的罪都除去了,我已经得救了。但是,我从得救到今天,又犯了好些罪,我为着这些的罪挂虑,这些罪怎么办?

      我盼望你们能够知道,从你们得救之后,你所犯的一切的罪,虽然你没有感觉到是得着了赦免,但是,那些罪,也包括在主耶稣的救赎里。

      或者,你从初信中间,请一位年纪轻的弟兄站起来,你问他,你是几时得救的?也许他告诉你是十八岁得救的,或者是十六岁得救的。你再问他,你从你有知识以来,到十六岁犯了多少罪。他说,我犯了许许多多的罪。你说,不要说多。假定说,是犯了一千件的罪。你从得救之后,有没有犯一千件的罪?如果按着比例来说,到三十二岁就要加一倍,要有两千件的罪。你可以指给他看说,你十六岁信了主,你说:主,我感谢你,我一切的罪,都赦免了。因为你担当了我一切的罪。主赦免了你一切的罪,就是说,主赦免了你一千件的罪。假定说,你是三十二岁得救,怎么办呢?也是说:主啊,你担当了我一切的罪。是不是?假定说,你是六十四岁得救,怎么办?你也是说:主啊,你担当了我一切的罪。所以,我告诉你们说,这是相当明显的,人在六十四岁的时候,主也担当我一切的罪。

      你是十六岁得救,主担当了你一岁到十六岁的罪。但是,主也担当你从十六岁到六十四岁的罪。你得救的迟和早,与主担当你的罪,不发生关系。所以,你千万不要愚昧到一个地步说,我得救之前的罪主担当了,我得救之后的罪怎么办?你如果迟几年得救,主就不担当你的罪吗?没有这件事。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一切的罪。十字架上的那一个强盗,到了末了一口气的时候才信主,主也担当他一切的罪。换一句话说,主在十字架上,乃是担当我一生一世的罪。不过,当我得救的时候,在经历上,我只觉得我以往所犯过的罪得到赦免而已。

 

犯了罪怎样回到神面前来】但这不是说,可以让少年的弟兄姊妹放松他们的行为。这不是我们的目的。你们知道,这不是我们今天的题目,我们要另外指引他们如何得胜。今天,我们是说一个人犯了罪,怎样才能回到神面前来。

 

红母牛的祭】民数记十九章,是全部旧约里最特别的一章。圣经里所有的献祭,都是用公牛公羊,只有在这里用母牛。还有,这一个祭,和旧约里所有的祭都不一样。因为旧约里,所有的祭,都是献上给神的。只有这一个祭,虽然是把牛杀了,虽然是把牛烧了,这一个祭,却和其它的祭不一样。在旧约里,祭都是为着献上给神当时的用处。今天需要赎罪,把一个赎罪祭献上。今天需要一个燔祭,就把燔祭献上。今天需要平安祭,就把平安祭献上。可是这一只红母牛的被杀,不是为着当时的用处,不是为着应付当时的用处,乃是为着应付后来的用处。所以年轻的弟兄要知道,在旧约,这一段圣经,是很特别的。它是用母牛,这是特别的;它不是一个祭,这是特别的;它不是为着应付目前的需要,这是特别的;他是为着应付将来的需要,这也是特别的。

      神告诉摩西、亚伦说,你们要带一只纯红的母牛来。不是公牛,是母牛。在圣经里,性别是大有意义的。一切为着真理见证的,都是用男性。一切为着经历生命的,都是用女性。这是读经的原则。亚伯拉罕,代表因信称义,撒拉就代表顺服。一个是代表信心,这是客观方面、真理方面、见证方面的。一个代表顺服,是主观方面、生命方面的。亚伯拉罕所代表的是一件事,撒拉所代表的又是一件事。在全部圣经里,你所看见的教会,都是用女性的。因为这是主观的,是主在人身上所作的工。在这里不用公牛,用母牛。因为这是代表主工作的另一方面,代表主的工作在我们身上的另一方面。所以红母牛的工作,是主观方面的,不是客观方面的。

      这一只牛要怎么作呢?这一只牛,要把牠宰了,用牠的血,向着会幕前面弹七次。换一句话说,血还是献上给神的,因为血的工作,总是给神的。如果不是给神的,就没有用处。今天你们能够赎罪,乃是神赎我们的罪。这一只牛的血,到会幕面前去弹七次,是献上给神。这就是说,和其它的祭连在一起。其它的祭,在神面前是赎罪,这一个也是在神面前赎罪。不过,是把牠接下去,这一个功效是一样的。

 

红母牛的被焚烧】下面就是红母牛的特点。要把这一只红母牛拿去烧,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红母牛的全部都要烧,有多少就要烧多少。要紧的点,是在这里烧的时候,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也加在火里面。整只牛要被烧,一点都不留下的烧掉。再要加上香柏木和牛膝草,这是代表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列王纪上四章三十三节说:所罗门的智慧,是从香柏木,一直讲到牛膝草。意思就是包括整个世界。所以,你们看见说,整个世界也烧在里面。你不只看见这整个世界在里面,你看见朱红色也在里面。我想以赛亚书一章十八节说到朱红色是代表我们的罪,这是相当清楚。所以换一句话说,是把全世界的罪,全世界的人的罪,和这一只献上给神的牛,摆在一起,一同烧光。

      在这里,你就看见一张十字架的图。主耶稣将祂自己献上给神,祂把我们所有的罪,把全世界所有的罪,都包括在里面,拿去烧掉。大的在里面,小的在里面,没有一件罪不在里面。今天的在里面,过去的在里面,将来的也在里面。以人想,能得着赦免的罪在里面,以人想,不可得着赦免的罪也在里面。所有的罪,完全在里面,都摆在这一只牛身上,一起烧掉了。

 

红母牛的灰】烧完了之后,怎么作呢?祂说: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这本是除罪的,是什么意思呢?红母牛的特点在这里,牠不像别的祭一样,光是把血弹在神面前而已。要把红母牛的灰留起来,但是牠的用处,是在牠的血里面。这一个红母牛烧了,香柏木和牛膝草也烧了,朱红色线也烧了,把牠收起来,怎么作呢?等到有一天,有以色列人犯了罪,摸了不洁净的东西,污秽了。他在神面前是不洁净的,就赶快到祭司面前去,祭司就用活水,把灰调起来,洒在这一个不洁净的人身上,他的那一个污秽,就除去了。换一句话说,这一个灰的用处,是为着除去污秽,除去罪恶。

      在旧约里,每一件罪,都需要有祭到神面前来。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已经献上祭,又摸着不洁净的时候,他在神面前是污秽的,和神不能交通。现在怎样作呢?他就需要从祭司那里,得着这一个灰,把这一个灰,泡在活水里,洒在他身上,他的污秽就除去,他的罪就赦免。在这里有一个预表,和其它的祭不一样。所有其它的祭,都是说我们犯了罪,把一只牛带到神面前去献上来赎罪。在这里,不是这样。乃是有一只牛被烧了,牛的灰留在那里,为着将来无数次的污秽。

      所有的牛,献上的时候,都是为着觉得自己的罪。我如果是一个以色列人,我把牛带到神面前去,献上赎罪祭,我把羊带到神面前去作赎罪祭,这都是因为我想我有许多罪。但红母牛,是另一件事。红母牛的被烧,不是为着我所知道的以往的罪,乃是为着预备我将来所要有的一切的污秽。红母牛的被烧,不是为着应付已过的罪,红母牛的被烧,乃是为着应付将来的罪。在这里,你们看见,是主耶稣救赎工作的另外一方面。这一个,和全部旧约的牛羊不一样。在这里,有一只牛,牠是为着将来的。

      所以,初信的弟兄们要知道,主耶稣的工作,有一部分就像这一个红母牛的灰一样。所有赎罪的功效在这里,全世界的人所有的罪都在里面,血也在里面。到将来的时候,任何的时候,你有污秽,你摸着不洁净的东西,你到神面前来,不是再去宰一只红母牛来献上,乃是说,我是带着这一只已经献上的红母牛的灰所泡的水,就够了。换一句话说,不需要主替我再作第二次的工作,乃是在祂救赎的工作里,已经有预备,是为着我将来一切的污秽,为着我将来一切的不洁净。在祂的救赎里,都已经完全预备了。

      也许你们要问,灰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特意把一只牛烧成功作灰?把灰收起来作什么?世界上的人,分别东西不一样。起头的时候,人认为说,世界的东西,到末后的分析是原质,什么东西都是从这几样原质出来的。有的人也许进步了,看见说,是所谓的原子,是最末后的。到了今天,又有许多的子出来,恐怕有五六种出来了。人越进步,越能多分析。像原子、电子、中子,还有什么子要出来。在圣经里,也有一个东西,是最基本的东西。圣经是以为说,最末后的东西就是灰。灰在圣经里,就是最末后的东西。因为灰是一切东西最末了的一个样子。什么东西,你把它弄到结果的时候,都是灰。人也好,牛也好,马也好,全世界任何的东西,末了的一个形状,都是灰。不管什么东西,你把它一直带到末了,就成功作灰。灰是最末了的。你不能比灰再低,灰是最末了的一个东西。灰就是不能改变的形状,灰是最末了的一个样子。世界的东西,最末了的一个样子,是到灰为止。灰不能改变,灰是没有法子再坏的,没有法子再改变的。灰是最靠得住的,灰是不朽坏的,灰也不能败坏。你不能败坏灰,你不能拆毁灰,你不能叫灰生锈。到了灰,是最末后的阶段,不能再下去。

      红母牛烧成功作灰,就是把主的赎罪摆在那里,到了那一个情形,是永远不更改,永远没有法子把它换一个样子的。主替我作的赎罪工作,是没有法子更改的,是最靠得住的。你不要以为山上的石头很靠得住,石头也能够烧掉变作灰,比石头更靠得住。没有一样东西,比灰更末了。所以你们看见红母牛的工作,是主替我预备一个救赎,乃是永不更改,永不败坏,永不朽坏的。在任何的时候,我都能够用它。牛的肉会坏,牛的血会坏,到了变成功灰,就永远不坏。所以,我们的救赎,是永远有功效的。我今天如果摸着不洁净的东西,有了污秽,我不是再去求主说,你替我死。不是的。我乃是靠着那永远不坏的灰,靠着那生命的活水,洒了我的身体。我也记得那一个灰,是照旧有功效的,是能洁净我的。

      换一句话说,红母牛的灰,就是表明十字架以往的工作,是为着今天的用处。或者说,十字架的功用,是为着将来的一切的需要。这是专门为着对付将来的。所以如果我们偶然碰着污秽,偶然碰着不洁净,我们说,一次有一只红母牛烧成功作灰,就够用一生一世。还不只,我们常常说,感谢神,主耶稣的救赎,够我用一辈子的。我越过越看见说,祂的死,救赎了我一切的罪。

 

我们要行走在光中】约翰一书一章七节: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在这里,光明两个字,或翻作光,这两个字大有关系。约翰说,我们如果是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相交。这一个光,到底是什么光?这一个光,有两个可能的意思,一个可能是圣洁的光,一个可能是福音的光,就是在福音里显现启示的神。

 

光与血】有许多人,很喜欢把这一段圣经里的光,指着圣洁的光说。若是这样,就上面的一句话,可作我们若在圣洁里行,如同神在圣洁里行。可是下面说,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的罪,这就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要圣洁了,祂儿子耶稣的血,才能够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如果圣洁,就用不着祂儿子耶稣的血来洗净我们的罪,这是相当明显的。

      神明明说,祂出来了,祂救人,祂给人有恩典。我们如果在这一个光里,像神自己在恩典的光里面,像神自己在福音的光里面,那我们两个就能够有交通了。我们凭着恩典到神面前去,神凭着恩典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和神能够有交通。这样,祂儿子耶稣的血能洗净我们的罪,这是恩典。

      有一次,达秘先生到美国北边一个地方开会。当时,在斯理会里,有一个人叫作但以理斯底儿,是相当好的人。斯底儿也顶佩服达秘。不过他们两个有一点合不起来。达秘最注重神的恩典,斯底儿最注重神在我们里面的路。虽然两个人的路不同,但是达秘讲道,每一次斯底儿都去听。有一次,达秘就讲这一节圣经,我们如果在福音的光中行。用福音的原则来说,像神在福音的光中一样。本来我们不认识神,我们不认识在福音里所启示的神。今天我们认识神,是藉着祂的福音所启示的神。神在祂恩典的光中,启示祂自己,我们也在祂福音恩典的光中,来到神面前,我们就能和神相交。

      达秘讲到这里的时候,但以理斯底儿在那里受不住了。这根本把他斯理的道理打得粉碎了。他就站起来说:达秘先生,我问你。如果他的背朝着光走,怎么办?达秘说:感谢神,这一个光,就照在他的背上。我想达秘一生说过许多好话,这就是顶好的一句。因为从斯底儿的眼光来看,如果我们拒绝光,不要神圣洁的光,那还得了。但达秘是很简单的答复他,因为他知道斯底儿,他说:弟兄,神的光会照在他的背上。

      后来,加拿大的哥力腓斯多马,也是斯理会的,他也认为说,应该是福音的光。没有一个人能说一句话,像达秘那么好。因为神在福音里,启示祂自己,神把祂完全启示出来。今天我们凭着在福音里启示的神,有交通,结果,祂儿子耶稣的血,就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祂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乃是根据于我们在光中行。

 

在光中我们所有的罪都解决了】初信的弟兄,我盼望你们能看见说,神是启示的神,不是在黑暗里,不是像在旧约里。今天神不是在黑暗里,乃是在光明中。意思说,神是能知道的,神是看得见的,神能给人知道,不必去推测。保罗看见雅典所拜的神,是未识之神,是不可知的神。那是说,神在黑暗里,神是隐藏起来的,我们没有法子认识祂。今天藉着福音,神出来了。神在光中,我们能够看见祂,我们认识祂是神,因为神启示祂自己。我们藉着祂的光和祂交通,这样,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所有的罪,在祂面前,就都解决了。

 

认罪和赦免的恩典】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壹一8)。我们如果自己欺骗自己,以为说,自己没有罪,这是证明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说自己无罪,真理就不在我们心里了。别的事不知道,这一件事,总是定规的。这话,总是定规的。

 

神不能不赦免】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9)。我们如果犯了罪,我们知道自己的罪,我们也承认我们有这一个罪。那么,神是信实的,对于祂自己的话;神是公义的,对于祂自己的工作;神是信实的,对于祂自己的应许;神是公义的,对于祂儿子在十字架上的救赎。所以,神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了我们一切的不义。祂说了话,不能不赦免。祂有了救赎,不能不赦免。祂是信实的,祂是公义的,不能不赦免我们的罪。不能不洗净我们的不义。

            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祂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10)。我们如果以为说,我从来没有犯过罪,便是以为神是说谎的。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救赎不需要。神所以给我们救赎,就是因为我们有罪,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那就是以神为说谎的。

            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约壹二1)。这些话,就是指着上面所说的话。一章七至十节,这几节圣经,乃是神在原则上说,我们的罪在神面前是什么种情形。在神面前,因着祂儿子耶稣的血,把我们一切的罪都赦免了。因着神是公义的,神是信实的,祂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所有的罪,在神面前,根本不管是什么种的罪,都赦免了。

      我们要注意这里的两个一切。一切的罪,一切的不义,完全赦免了,也完全洗净了。这是主所作的事。主如果说一切,就是一切。千万不要把它改变了。祂说一切的罪,就是一切的罪。不只我刚信主那一个时候的罪,不只我以往所犯的一切罪,祂都赦免了,乃是一切的罪,祂都赦免了。我觉得赦免了也好,我不觉得赦免了也好,我是把赦免拿了走。我们对主这样说,你能赦免我,我就拿了这一个赦免走。主是说,祂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一切的罪。

      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这些话,乃是指着我们的罪,怎样凭着神的应许和神的工作,都洗净了。他将这些话写给我们,反而是叫我们不犯罪,反而因着看见主赦免我们这么多的罪,所以不犯罪。不是因着罪得着赦免的缘故,反而去犯罪,乃是反而不犯罪。

 

特别的赦免】但是,下面又来了一个专门的。上面的罪,是普通的,是原则的。普通的赦免的原则,是说祂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但是,如果在我信主之后,得救之后有罪,那特别的赦免,是怎么一回事呢?若有人犯罪或者说,若有谁犯罪。我们已经是神的儿女了,如果有一个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在父那里,这是在家庭里的事。我们已经相信了,我们乃是神许多儿女中的一个,这是家庭里的事。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祂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因着主耶稣死的缘故,因着主耶稣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的缘故,祂在父那里,作我们的中保。这些话,乃是指着基督徒说的。

      基督徒犯了罪,怎么办?他是说,在父那里,你和祂有父子的关系,祂是你的父。所以,你是得救的人。我们如果犯了罪的话,怎样呢?在父那里,有中保。中保两个字,在英文里是Advocate,在希腊文是Parakletos。意思就是在旁边帮助的人。这一个字,有两个用法,一个是民间的用法,一个是法律的用法。民间的用法,就是在旁边的帮助者。意思就是常备的帮助者,等着帮助我。

 

挽回祭】还有一个意思,是法律上的意思,法学上的用法,这是指着有一个人替我把案子包办了去。就是等于日本人所翻的辩护士,或者说律师。辩护士这一个字,明显是律法上的用处,和民间的用处不一样。不过,翻译辩护士,还不够,应该翻作包案者。如果有一个人,是你的包案者,你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管。如果是辩护士,他不过是在那里替你辩护,辩护士不一定是替你包办。在这里,神的话给你看见,一个信徒犯了罪,在神面前有一个替他包案的人。这一个案子,当我接受祂的十字架的时候,祂就把我的案子包去了。祂怎么能够包我的案子呢?乃是因为祂替我赎罪,也替全世界的人赎罪。祂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

      在这里,你要看见,这里所说的挽回祭,就是刚才所念的民数记十九章的红母牛的灰。民数记十九章,乃是说,为着我们将来的用处,祂能够根据于十字架所已经成功的工作来赦免我们的罪。并不要一个新的十字架,乃是根据于祂十字架的灰就行了。有十字架那一个永远救赎的工作,我的罪就能够得着赦免。

      所以,初信的弟兄,你们应该在主面前不犯罪。这话,要说清楚。你们应该在主面前不犯罪。实在说起来,你们也能够在主面前不犯罪。这一个,以后要讲。你们不应该犯罪,你们也能够不犯罪。不过,不幸你们如果犯了罪,请你们记得,主耶稣的血,也照样洗净了我们的罪。祂今天能够包我的案子,祂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祂在神面前,就是一个证据说,我们的罪得着了赦免,根据于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只要我们到神面前来,一认罪,我们就得着赦免。

 

要认罪】所以,每一次犯罪的时候,你们不要以为说,犯罪是羞耻的事,所以要继续在羞耻里,继续多少日子,不然的话,就不圣洁。不要以为长久的难受,就是圣洁的表现。不要以为继续在罪的感觉里是圣洁的表现。一个人如果犯了罪,第一件事是应当起来到神面前去说:我有罪了这就是你自己对自己的审判。你说:我有罪了!你就看见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那一个祭,不是普通的祭。那一个祭是能够一直用的,因为是灰,所以能够继续的用。主耶稣基督根据于祂的血,作我们的中保;根据于祂的救赎,作我们的包案者。主耶稣基督在那里,成功了救赎的工作,我们今天因着祂所已经成功的,好像说,把那一个灰拿来摆在我身上。所以没有一个人犯了罪可以灰心。千万不要躺在罪里;千万不要继续在罪里;千万不要以为说,我越感觉我的罪,我越不容易赦免。你犯了罪,第一件事应该在神面前,承认你自己的罪。你说,这是罪。我今天也来说,这是罪。你说这是罪,这是不应该的。我也说,这是罪,这是不应该的。求你赦免我的罪。你就看见,神能够赦免,立刻就恢复神和你的交通。

 

恢复的路】一个神的儿女,如果犯了罪,如果不承认,如果继续在那一个罪里,他还是神的儿女,神还是他的父,这一个没有改变。可是,他在神面前,就失去了交通,他和神就没有交通。他在良心里有一个漏洞,他在神面前,就爬不起来。他也能和神交通,但是他要觉得说,这一个交通,是苦的。他觉得交通不畅快,他觉得痛苦。比方说,一个小孩,今天在外面作了一件不好的事,回到家里去,母亲不一定责备他,母亲不说话,他在家里面,就觉得味道不对,他没有法子有甜密的交通,他知道在里面有隔阂。

      恢复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我到神面前去承认我的罪,并且也相信主耶稣基督已经作了我的包案者,已经包去了我一切的罪。我所犯的这一切的罪,已经包括在主耶稣基督的救赎里,祂的灰能够对付我在将来的罪。我在这里,要在神面前,谦卑承认我的失败,我的不行。仰望主叫我下一次走在路上的时候能够不骄傲、不随便。能够学习在那里看见说,任何的地方,都有跌倒的可能,我不比任何人好,我求神怜悯我,叫我一步一步的往前面去。你求神赦免你的罪,你的交通能够恢复,你一认罪,你立刻在神面前,恢复了你所有的交通。

      盼望初信的弟兄们能够知道,如果我们犯了罪,我们必须承认,也要相信主耶稣救赎的工作,在神面前,把我们的罪担当去了。总是要仰望主耶稣,祂是你包案的人,承认你所有的行为,祂都包了案。我在神面前一切的案子,全给祂包去了。如果是这样,交通能够恢复。我赞美神,因为我在神面前,有一个辩护人!

 

祷告:

      主阿!我们求你教导我们。如果可能的话,叫这些话,对于初信的弟兄姊妹能够有用处、有帮助。主阿!我们实在在这里替他们担心。我们真是愿意说,在各处那么多初信的弟兄姊妹,能够个个往前去,个个荣耀你的名。真是愿意他们个个都能够摆在路上。真是盼望在最近的一两年之中,就有几百位在福音上学了真的功课,而为着你用。求你真是让我们知道,如何对待他们,如何带领他们。不只今天有一班人出去,能够传福音。求求你,在将来也能够有人继续下去。我们承认说,这些话都是零零碎碎的,没有多大用处的,只有求你施恩,求你怜悯。你如果怜悯我们,我们就有办法帮助他们。我们这些人是比死狗还不如的,我们求你怜悯。我们靠着主耶稣的名。阿们。―― 倪柝声《初信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