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赎愆祭的另一方面

 

读经:利未记六章一至七节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华,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或者在交易上行了诡诈,式是抢夺人的财物,或是欺压邻舍,或是在捡了遗失的物上行了诡诈,说谎起誓,在这一切的事上犯了什么罪;他既犯了罪,有了过犯,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或是因欺压所得的,或是人交付他的,或是人遗失他所捡的物,或是他因什么物起了假誓,就要如数归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要交还本主。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把赎愆祭牲,就是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牵到耶和莘面前,给祭司为赎愆祭。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他无论行了什么事,使他有了罪,都必蒙赦免。

 

      我们今天在神的面前,要好好读这一段圣经。在这段圣经里,是讲到赎愆祭的事。赎愆祭,在圣经中是很紧要的。利未记一至六章,一共讲到五个祭。这五个祭,是预表我们主耶稣把自己献为祭的五方面。耶稣基督是一个祭,但是,从我们这方面来看,是有五方面的。有这五方面,才能完全。如果只以一个来预表主,就不完全;所以,要用五个祭来预表主。所以,这五个祭,都是紧要的。

 

赎愆祭与前四祭的关系】赎愆祭与以前四祭有什么关系呢?要知道这个,我们就得把以前四个祭讲一讲,然后来讲赎愆祭。我门必须把一个一个祭都明白了,才不致把赎愆祭的地立弄得太大。

      一、燔祭。这个祭是预表我们的主,把全人献给神。这是紧要的问题。这个祭,并非赎罪。乃是主若不完全把自己献给神,就不能为我们赎罪。

      二、素祭。这个祭并没有血。这个祭是预表主的生活。主在世上的生活是顶清洁的。面粉是能作人粮食的。主顶清洁,顶柔细活在神的面前。这个祭最注重的是祂的完全。可以说,祂是一个完全的人。

      三、平安祭。这个祭是预表主在神和人中间,成功了和平。不只叫神能与我们和平,也是叫我们和神和平了。

      四、赎罪祭。这个祭,是预表主为我们赎罪,叫我们能同神和好。主为我们赎罪,叫我们能够靠祂的血得救。

      五、赎愆祭。也许有人要问,赎罪祭和赎愆祭有什么分别呢?罪,是指我们拢总的罪,就是在神面前的罪。愆,是我们一天一天的罪,就是能算得出的。可以说,赎罪祭,为着我们全部的罪,一起的罪;赎愆祭是为着我们局部的罪,能算得出的罪。

 

赎愆祭分两部分】赎愆祭是分两部分的:一部分是利未记第五章所记的,一部分是第六章所记的。五章是说我们一天过一天,在神的面前,如果得罪了神,该怎么作。六章是说我们一天过一天,在人的面前,如果得罪了人,该怎么作。今天,我不是要讲第五章,乃是要讲第六章。就是说,我们得救以后,如果有得罪了人的地方,该怎么作。

 

赎愆祭的紧要】我不是说这个祭会叫人得救。我们有了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我们就得救得生命了。五章六章所说的赎愆祭,是讲到和神的交通的。得生命是一件事,和神交通又是一件事。你相信基督替你死了,你接受主作你的救主,你就有生命了,这并不是说你从今以后,和神永不会失去交通。你得救了,你就与神有交通,这是不错的。不过你得救后,过了些日子,若是再犯罪,不肯悔改,你就要与神失去交通,觉得神离你很远,觉得祷告很难,读经很苦了。这并非说你不得救了。你一信,你就得救了,这是永不能更改的。但是,你与神的交通,是常常会更改的。如果你有了罪不除去,你就要与神失去交通。许多的人是得救的,但是,祷告不自由,读经不容易,也许是因他一天过一天的罪没有对付好。

      我们一得救,必有一种的快乐,就是得救的快乐。我们巴不得告诉每一个人说,我得救了,这是何等的快乐。可惜,这快乐并不甚久。这快乐为什么丢掉了呢?也许是因为你说了一句不好的话,得罪了什么人。你不好意思见神的面。你得罪的是人,但是,失去快乐的是你自己。你得罪的是人,但是,你和神也失去了交通。

      今天,我们要学一个功课,就是不只得救,还要学习一天过一天好好祷告,好好读经,好好作见证,天天保守与神活泼的交通。人能丢交通,人不能丢得救。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这是我们的主说的。永生是永不会丢的,生命是不会失去的。但是,有一样会丢去的,也许一天丢十几次都会的,就是和神的交通。

      比方,有一位父亲对他的儿子说,你要作好小孩,你不可以怎样怎样。若是他打开橱子偷了一粒糖吃了,或者把衣服弄脏了,或者同坏小孩一起玩了,等到听见父亲叫他的时候,他就有点不敢见他父亲。他们还是父子的关系,不过只因他作了一件他父亲所不喜悦的事,他就不敢立刻见他父亲的面。他一听见他父亲喊,他的小心就跳了,因为他知道他和父亲出了事。他想,衣服弄脏了,东西弄坏了,怎好见父亲的面呢?他是不敢见面的。他会不会因此就不是他父亲的儿子了呢?我们知道绝对不会。不是父子的关系会改变,乃是父子的交通会改变。我们和神父子方面的关系,生命方面的关系,绝对不会因我们日常生活的关系而失去。但是,有一种会失去的,就是我们一天过一天和神的交通。

      赎愆祭,就是要带领我们回头去和神交通。赎罪祭是带领罪人信主耶稣;赎愆祭,是带领基督人和神来往。赎罪祭是当我们还没有信的时候,除去我们的罪;赎愆祭是除去一天一天拦阻我们与神来往的。一个是叫我们得生命的,一个是叫我们有交通的。

      我已经说了,赎愆祭是分两部分的;一部分是得罪了神应当怎样作,这是第五章所讲的。一部分是得罪了人应当怎样作,这是第六章所讲的。今天,我就是要讲到得罪了人该怎样作。这是第六章所说的。所以,今天的有题目,可说是如果因我们得罪了人,叫我们和神失去了交通,我们就该怎样作。我们要记得,第六章不是讲得救得生命,乃是讲怎样和神交通。

 

几样得罪人的罪】一节:耶和华晓谕摩西说。可见底下是神给我们的,不是摩西给我们的。我们看神说那几样是得罪人的罪。底下好像神替我们开一清单,就是计开:一什么罪,二什么罪,末了一共有几样罪。

      二节: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华。底下的罪,都是得罪人的,怎样又说是干犯耶和华呢?哦,得罪了人,也就得罪了神。神是创造者,所有的人类都是神造的,所以,得罪了人,也就得罪了神。底下我们看有几样罪是得罪人的。

      {\Section:TopicID=138}受人的托付不忠心:二节: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行了诡诈。这一个罪,会叫我们不能与神交通。弟兄们,有没有人把东西托付过你们呢?有一次,我回福州,有人托我带些芒果给我的二姑母。但是,芒果这东西是很容易烂的。虽然我已想法子要叫它不烂,但是仍然不免有变色的,有近烂的。我想,如果等到家,也许都要坏了,不如在船上请人吃了它吧。我就拣了三个顶青的留下,其余的都请人吃了。等快到家了,心里有点不平安。这是在邻舍所托付的事上不忠心。根本这东西不是我的,好也好,烂也好,我总得带给我的二姑母。我觉得去对二姑母说明,又有点难为情,不说明,又不能,因这是不义。后来到底我去作清楚了。

      人托我们五十元,也许我们还会忠心。如果人托我们五千个铜子,也许我们要不够诚实了。因为数目小,我们就要以为不要紧了。但是,这是诡诈,这是一件叫我们和神失去交通的罪。也许有人托我们带一封信,我们纵然不拆看里面,有时也喜欢把外面看一看。偶然无意的看一看,自不要紧,如果存心要刺探人的秘密,就不该。这是能拦阻人与神实在的交通,亲密的交通的。我恐怕顶多的人圣经读不好,就是因为有的罪没有对付好。我们失捡,我们不对付这样的罪,以致我们和神不能有自由的交通。

      在交易上行了诡诈:二节:或是交易上,行了诡诈。刚才那一件是普通的,这一件不是普通的,是有点特别的。这是在买卖上犯了罪。这不是单对作生意的人说的,乃是对每一弟兄姊妹说的。不只作生意的人会犯这罪,每一弟兄姊妹都会犯这罪。我听说在公共汽车上,母子四人坐在车上,在数车钱的时候,母亲叫儿子只数七十个铜子给卖票的人。本来四张票,该付七十二个铜子,他却只付七十个,省两个也是好的。这不是卖票的不诚实,乃是买票的不诚实。有时上电车已过了三站了,是该照已过的站付钱?是该照现在的站付钱呢?我们想,让卖票人揩油,不如我来揩油吧,就少给三站的钱。这就是不义。卖票的人可以揩油,但你是一个基督人,怎能揩油呢?我们是基督人,在这些事上,不能胡涂过去。有时我们买东西,人家多找了我们二角钱,如果我们不还人就不够诚实。如果我们喜欢人多找了这二角钱,我们就是喜欢罪恶。这是顶小的事,但是我们不能随便过去。

      有的弟兄说,作生意,不说谎,买卖就作不成功。我告诉你们,就该这样诚实作买卖。起头虽然有点吃亏,后来要居在人上的。这是许多弟兄所告诉我的。我们不必说谎,也是不该说谎。在交易上,如果故意说谎,是要失去和神的交通的,这是我们应该对付的。

      抢夺人的财物:二节:或是抢夺人的财物。抢夺,霸占是同样的罪。用武力得来的,用不正当的方法得来的,就是抢夺人的财物。例如人托你作遗嘱的执行人。人死了,你是执行他所遗嘱的呢?你是从其中留些为你自己呢?人死了,东西一起在你手里,如果你任意更改,这就是抢夺人的财物。我们中间也许有人曾当过兵,也许有人曾在税关作过事,我们若曾用不正当的法子得了财物,这就是抢夺。

      信主得生命是事实。每一个靠主血得救的人,他的罪在神的面前都得赦免了,这是事实。但是,你得罪了人,神不能代替人赦免你。比方:我得罪了王弟兄,我在神面前认罪,但是,神不能代替王弟兄赦免我。你得罪了人,若没有弄好,这罪不会叫你失去生命,但是,会叫你失去交通。

      欺压邻舍:二节:或是欺压邻舍。邻舍,在旧约都是指别人,并非说你隔壁的人才是你的邻舍。这种说法是犹太人的一种语气,这里的邻舍就是指别人说的。多少的婆婆,欺负她的媳妇;多少的父母,欺负他的儿女;多少的先生,欺负他的学生;多少地位高的人,欺负他底下的人。这些都是欺压邻舍,是神所不喜悦的事。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胡涂行事,可以胡涂过日子。这些事我们都得对付。许多人作凶恶的丈夫,许多人作凶恶的妻子,许多人作凶恶的母亲。顶多的母亲,用不正当的方法压迫她的儿女。不只这样,平常我们欺负人的地方也顶多。多少时候,我们在路上有欺负人的声音。多少时候,我们对车夫用武。多少时候,我们待佣人太凶。这都是欺压邻舍。佣人、车夫,他们都是受造者,你不能这样待他们。顶多的时候,他们是有错,是无道理,但是,他们有没有你这样的环境,有没有你这样的地位,有没有你这样的教育呢?你的环境,你的地位,你所受的教育,他们都没有,你怎能盼望他像你一样的明理呢?他们就是不对,但是,用不着你欺压他们。基督人对人不义是不该的。基督人欺压人是神所不喜欢的。

      拾人遗物:三节:或是在捡了遗失的物上行了诡诈。这件事,也许我们觉得不顶要紧,但是,这是行诡诈。也许我们想,拾得的东西并非不义。但是,神说,这是行诡诈。没有一个基督人能把别人遗下的东西当为自己的。例如我们坐电车,看见别人行诡诈,那不是我们的事,我们不能管他。我们没有法子改良社会的风气,主来要管理他们。顶多人怕钱落到别人的口袋,就宁可放到自己的口袋。这是不义。有一次,在电车上,我看见人数铜子,落下一个。另一人用脚把那一枚铜子踏住,叫那人怎样找也找不着。等到那人下车,他也下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要得一枚铜子,反而多出了两站的车钱?

      或者是一条手巾,或者是一顶帽子,或者是一支自来水笔,或者是别人的一封信,如果是遗在路上的,我们永远不能拾起来当作自己的东西。因为这是不义。在以往,或者我们曾拾过别人的东西。但是,无论是钱,是东西,是大的,是小的,只要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都不能据为己有。我们在可能的范围内,该归还这一切。在路上遇见人遗下东西,我们应当等那人取去,或者把他所遗下的东西交给地方上负责的人。不然,神说这是罪。

      说谎起誓:三节:说谎起誓。这里的说谎,原文是有两方面的,一是承上而言,一是独立的。承上文而言,就是说,拾了人家的东西,被人家抓住质问时,却说谎起誓说,我并没有拾,如果拾了的话,我就怎样怎样。如果你是拾了人的东西,你却说谎起誓的说没有,这是不该的,这是神所定罪的。我们永远不能用说谎的法子来逃避难处。

      说谎,按普通的说法,就是用一种方法来逃避罪。我曾说,说谎有三个大原因:一是因为骄傲。说谎可以保持他的骄傲。一件事作错了,人去问他,他为保持面子的缘故,不是说不是他作的,就是说些别的话来遮掩。一是因为对方太严。太严的母亲,必定有说谎的儿女;太严的先生,必定有说谎的学生;太严的主人,必定有说谎的佣人。太严,会叫人说谎。人错了,如果你会宽容的话,人还肯告诉你。如果你手里拿着鞭子,对于顶小的事都不能原谅的话,人就不能不说谎,因为说谎可以逃避难处,说谎可以拯救自己。第三个原因,就是今天所讲的,为着得一点利益而说谎。只要我肯骗两句,就可以得一百元,为什么不说谎呢?说谎能得着利益,说谎可以赚钱。有的人因为骄傲而说谎,有的人因为对方太严而说谎。这还是减等的罪。为着利益而说谎,这真是加等的罪。用说谎的方法去得利益,是神所定罪的。本来说谎是被定罪的,用说谎的法子得利益,是更被定罪的。

      例如:有人作护士,在医院拿些棉花,拿一点药,本来是预备拿到自己的家里去的,但是,当管药品的人问你作什么,你也许要说是拿给病人用的。东西是被你拿去了,但这是用说谎的法子得利益。我们对于公家的东西,顶容易用说谎的法子去得着。这是不该的。因我是一个基督人,我不能这样作。如果人许你,或者人送你,我并不反对。如果有权柄的人送你什么,我不反对。

      又如有人在机关作事,各人有派定的信纸、信封、笔尖等。如果你省下一点给你自己的孩子用,那没有问题,因为是你的分。如果你特意的对派你的纸笔的人说这不够用,再要一点,这就是罪恶。因为你是用不正当的方法得利益,这是神所不喜悦的。

 

对付的方法】如果我们犯了这些罪,应当怎样作呢?底下就告诉我们实行的方法。知道有罪了,就应当对付。

      四节:他既犯了罪,有了过犯犯罪是行为,过犯是在神面前的,是在神那里有了罪案。有了罪案该怎样作呢?我们可看下面所说的。

      四至五节: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或是因欺压所得的,或是人交付他的,式是人遗失他所捡的物,式是因什么物起了假誓,就要如数归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要交还本主。顶要紧的命令,第一,就是把东西拿去还人。凡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不能再留在你家里。如果基督人不洁净,就不能怪社会不洁净。如果基督人舍不得别人的东西,就不能怪许多官吏舍不得别人的东西。如果基督人舍不得已经得着的东西,就不能怪许多人舍不得他还没有得着的东西。每一基督人都必须洁净。在可能的范围里,我们必须还人,必须向人承认。

      赎罪祭与赎愆祭,有一主要的字不同。赎罪祭是挽,赎愆祭是还。我们不能因得罪了神而还神什么,我们也不能因得罪了人而挽回什么。我们有罪,只能靠主的血向神挽回。我们得罪了人,就不是挽,是应当还了。我这个人,如果不忠心于人所托付的,用不正当的方法得了什么,我就必须归还人。如果我们不肯归还人,我们就不能献赎愆祭。靠主耶稣的血能蒙神赦罪,这是真理。但如果你得罪了人,你不肯对付,你和神就要失去交通。一想起,就要不自由;一想起,良心就要感觉不安,因此就不能与神来往。

      英国开西聚会,是在五十一年前发起的,有一次请梅尔先生领会。梅尔先生头一次讲什么道呢?他说:我们若盼望神祝福我们,复兴我们,就有一件事要先作清楚。就是,如果有什么账单还压在你家里,你还没有还清,你就不要想得着祝福,不要想得着复兴。人家有十几元的帐,老压在你家里,去告你呢,犯不着;不告你呢,你就又老把它压着。梅尔先生这样说了以后,顶有效力。第二天,开西邮局的汇票都卖光了。哦,从这一件事看起来,就知道不义的基督人有多少。

      许多人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放火,但是,我告诉你说,一点的亏欠人,就能叫你和神失去交通。基督的血只洗净我们的罪,洗净我们的良心;基督的血,并不洗我们的心。惟独当我们把和地上有关系的一切弄清楚了。我们的心才洗净了。

      有更难的事,就是有好多人的家道是建立在不义的上面,如果不弄清楚,就不能与神有好好的交通。这压住他,叫他不能进步。若有谁的家业是建立在不义的上面的,就今天在可能的范围里,要将这一切都还人,在可能的范围里,要将这一切都弄好。如果是不可能的,神要接受你的心。有一位弟兄欠人好几万,他是用不正当的法子把人的钱弄来,后来差不多都花光了,现在只剩下三四千了。他还有孩子,他问我怎样办。我就对他说,假定今天你有五万存款在那里,你怎样办?如果有五万也不愿还,就无话可说了,因为并非没有,乃是有也不还。但是,神不能让你过去。如果你的良心有控告,你就不能有平安。所以还应该把剩下的钱先还给人。我们宁可穷一点,让良心平安。不然,我们的精液都要耗尽,因为我们没有把罪对付清楚。

 

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五节:就要如数归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比方说,你亏负人的是五元,你就要还他六元。这多给的一元算是利息。所有得罪人的,所有用不正当的方法得来的钱财对象,赔还时都得加上五分之一。这加上的五分之一,是补偿人家所受的损失。也是说,在我们赔偿人的时候,不妨多出一点。当你归还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归还得刚刚好。总得多一点,免得亏负人。这是一个顶要紧的法则。比方我同王弟兄吵闹,后来我又向王弟兄道歉。如果我对王弟兄说,今天我同你吵是不该的,不像一个基督人。但是,你也不该吵。不错,我认罪是认了,但是,这是如数归还,算得清楚。这种认罪,并没有加上五分之一。我们认罪,不妨多认一点,不只当如数归还,还当另外加上五分之一。这是一个原则。我们要把边际放宽一点。我们认罪的时候,如果还说人的不对,就是还有恨人之心。我们只应当认自己的罪,不应当在认罪的时候,还把别人扫一扫。要按神所定规的,另外加上五分之一。认五分之五是不够的,必须认五分之六。我们要认,就要把边际放宽一点。

 

赔还的时候】五节: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要交还本主。这告诉我们说,一查出有罪的日子就当还,不必等待。一知道了,不必说还要等圣灵感动的话了,因为圣灵已经感动你,叫你知道罪了。不必等,今天就该赔还。不能迟延。若迟延不还,就有两个顶不好的结局。第一,就是良心越过越没有声音。一次一次良心有声音,还是顶宝贝,若是没有,就糟了。第二,就是良心越过越厉害,叫你在人的面前不能开口,不能讲道,叫你一点平安都没有。我们知道了罪,若再迟延等待,就必有这两个结局。

      所以,我们得罪了人,就得同他说清楚。我们亏负了人,用不正当的方法得了什么东西,就当还人,就当向人作清楚。我们千万不要受欺,听人说,得罪了人的,只要向神认,不必向人认。这是万不可以的。神可以因着主的血赦免你,但是,神不能替人赦免你。要当日还。什么时候知道,什么时候就作。等一天,等两天,就越过越没有能力作。这是需要能力作的。今天就是顶有力的时候。

 

献赎愆祭】六节: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把赎愆祭牲,就是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牵到耶和华面前,给祭司为赎愆祭。这是第二件向作的事。你虽然赔还人了,但是,还有一件事当作。因为你虽然向人赔还了,但是,这并不会叫你在神面前得赦免。我们还得献上赎愆祭。世界没有一个人能靠认罪得着赦免的。如果得罪了神,就必须靠主的血才能得着赦免。我们得罪了人,一面要同人作清楚,这个要先作。一面要对神说,神阿,我知道我在某件事上得罪了人,我已向人作清楚了,现在求你因主耶稣的血赦免我这个罪。你今天向人作清楚,今天向神承认这罪,神就必定因主耶稣的血赦免你的罪。

      七节: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他无论行了什么事,使他有了罪,都必蒙赦免。世界上没有一个太大的罪是神所不能赦免的。所有问题是在乎我们认不认。但是,另一方面,主耶稣的血不能放在一边,我们是靠主的血与神交通。

      我今天要大家从圣经中看一看认罪的地位。有人说,不必认罪,就得赦免,这是不及。有人说,是靠认罪得着赦免,这是太过。圣经是说,一得罪了人,你一方面向人作清楚,一方面向神认清楚,神就要因主耶稣的血赦免你。你若不向人先作清楚,不过只向神承认,你的良心就要不安,你就没有力量相信主的血能够叫你得着赦免。我们如果不靠主的血,罪就不能得赦免;但是,我们如果不向人认罪,就不能靠主的血得赦免。

      今天我没有别的盼望。我只盼望我们就在神的面前,就在今天,把得罪了人的地方,都对付清楚。不然我们就要神失去交通。―― 倪柝声《主耶稣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