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打断人的话

 

读经:

二人正要和耶稣分离的时候,彼得对耶稣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他却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有一朵云彩来遮盖他们;他们进入云彩里就惧怕。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儿子,我所拣选的,你们要听祂。(路九33-35

到了迦百农,有收丁税的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么?彼得说,纳。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但恐怕触犯他们,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牠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太十七24-27

彼得就开口说,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来各国中,那敬畏主行我的人,都为主所悦纳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因听见他们说方言,称赞神为大。(徒十34-3544-46

神是说了话的神。全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都是神所直接说的话。全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虽然不是神所直接说的话,但也是神说的,所以圣经也说那些地方是神的话。世界上会说话的是人,但是人说话不能与神比较。神是最会说话的。你看见在圣经里几乎都是神说话,都是神一直的说,一直的说。

有一件事是顶希奇的,就是神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祂不只是一位最会说话的神,也是一位最会听话的神。许多时候人说话,神在那里听。在旧约里有几个人在一起说话,说得顶不好听,一点没有意思,连我听了,也觉得麻烦极了,但是神在那里听,一直的在那里听。

最会说话的书和人

我请问你们,全部圣经六十六卷,人说话最多的是那一卷,你知道么?在全部圣经里,有一卷书是人说话最多的,就是约伯记。约伯记四十二章之中,有三十五章是人说的话。你看见约伯在那里说话,你看见约伯的三个朋友在那里说话,你看见以利户在那里说话。一个接一个的一直在那里说。我们读到约伯记末了的时候,我们看见,那些话是顶不好听的话。到末了,神进来说,你们议论我,你们说得不对,你们在那里瞎说、瞎猜。约伯的朋友在那里说,约伯就在那里驳。你们看见一章过一章,约伯的一个朋友讲一篇道,约伯接上去也讲一篇道。约伯的第二个朋友讲一篇道,约伯接上去再讲一篇道。约伯第三个朋友讲一篇道,约伯接上去又讲一篇道。我们一连听了十六篇道。约伯的三个朋友讲八篇,约伯自己讲八篇。神在那里怎样?神一直不说话。以利户听得冒火了!以利户是认识神的人。认识神的人急起来了!你们这些人在那里瞎说,你们说得不对。以利户急起来了!禁不住自己了!要说话了!但是神还不急!等到以利户说完了之后,到三十八章神才说话。从约伯记这一本书里,我们看见神是最会听话的神,神是不急的。他们在那里瞎说瞎猜,神还是在那里听。如果是我们这些人,只要听见人说一句两句不对的话,我们立刻就要停止他,立刻就要用话来打断他。我们不能听。但是我们在约伯记里看见,神是能听的神,神能够一直的在那里听。

旧约里有一卷书──约伯记──是最会说话的。新约里没有这样的一卷书,但是新约里却有这样的一个人。旧约里有一卷多说话的书,就是约伯记。新约里有一个多说话的人。那一个多说话的人是谁呢?我想,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不必介绍。新约里有一个人是顶会说话的,只要有机会就说。这个人是谁呢?我们大家都知道,就是我们的弟兄使徒彼得。他是最会说话的。一碰就要说,一有机会就要说。我刚才读了三个地方的圣经,就是路加福音九章、马太福音十七章,和使徒行传十章。这三个地方给我们看见,是彼得三次在那里多说话。在这三次说话的里面,都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神没有让他说完话。三次彼得说话,三次神没有让彼得说完。彼得说了几句话,或者彼得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或者彼得说了一大堆的话,神都没有让他说完,神都把他的话打断了。所以,今天我的题目就是神打断人的话。

神必须打断彼得的话

这三个故事是我们大家所顶熟的,或者我再说一说。彼得在变化山上的时候,看见主耶稣的荣耀。主耶稣在那个时候,好像是把祂自己的肉体放在一边,显在神的荣耀里。摩西和以利亚也来。在摩西和以利亚立刻要走的时候,彼得就说,夫子(或者说拉比),我们在这里真好,你们三个,我们三个,我们在这里真好。好不好让我们这几个人为你们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圣经怎么说?当彼得正说这话的时候,意思就是在彼得正说这句话的时候。彼得下面还要说什么话,我们不知道。当彼得正在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我们可以为你们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的时候;神立刻就从天上说,这是我的儿子,你们要听祂。彼得第一次说话,神就打断他。他下面还要说什么话,我们不知道。神进来打断他,不让他说下去。你们要听祂!你们要听祂!今天你所要用的是耳朵,不是口。在神的儿子面前,不是用口的时候,不是要用口对祂说,你该怎么作的时候。在神的儿子面前是要用耳朵来听祂有什么意见。现在不是说的时候,现在乃是听和看的时候。所以当彼得说话的时候,神就从天上说话来打断他。

有一次,几个收丁税的人,不是为该撒收税的人,乃是圣殿里收丁税的人。他们来找彼得。他们不找别人,就是找彼得。好像新闻记者专门找政府里的发言人一样。别的人不找,总是去找发言人,因为从他们口中总可以知道一点消息。别的人是不肯说的,这个人总可有一点消息漏出来。问别的门徒,也许不能得着什么,但是问彼得,总可以得着一点。所以他们就去问彼得。彼得不进去问问主。下面说,他进了屋子,这句话就是证明彼得和主耶稣是在两间屋子里,或者一个是在屋子外面,一个是在屋子里面,他们是在两个地方。彼得没有进屋子里面去问耶稣,就说纳,纳,纳。但是他回头想一想,如果不纳怎么办。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再进去问一下,到底纳不纳。事情顶希奇,马太福音十七章告诉我们,当彼得进屋子里去的时候,主耶稣先问他,请注意这先字。耶稣先向他说。意思就是彼得要问,主比他先问了。两个人,这个人要说话,那个人也要说话;这个人比那个人说得快,这就叫作先。主先向他说,意思就是这一次的打断,比在变化山上打断得更快。在变化山上是说了几句话,神进来打断的;在这里是话还没有说出来,话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把他打断了。主耶稣问他,世上的君王收关税、丁税,是向儿子收呢,还是向外人收呢?彼得说是向外人收。耶稣就说,既然这样,儿子就可以不纳了。主耶稣对他说不纳。这句话就把彼得在屋子外面,或者在天井里面所说的话驳了。后来我们看见主耶稣说,为着恐怕触犯他们(原文是恐怕绊跌他们)的缘故,所以你去钓鱼,就能够得着一块钱,就给他们。这里是说,第二次彼得说话又被打断了。会说话的彼得,第二次又被神打断了。

第三次到使徒行传十章,彼得本来不打算到该撒利亚哥尼流家里去的。彼得这一次去,是因为看见了异象,是因为看见从天上有一个大包袱坠下来,所以他就到该撒利亚去。到了该撒利亚之后,彼得就讲道。圣经说彼得讲了一篇很长的道,讲到神怎样不偏待人,讲到神怎样差遣祂的儿子耶稣来。你如果读那一篇道,你就觉得他讲得真是不完全,可以说大头小尾,上头大得很,下头顶小,到了下头就没有了。刚刚说到那实在的情形,就不说了。你看见他才起头讲到耶稣,神怎样立祂,人怎样弃绝祂,神怎样叫祂复活,成功救赎,神就进来把他打断了。十章四十四节说得顶希奇: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请注意这还字。意思就是彼得不是要停止在那里,他还要说下去。他还预备要说,他的心里面还要说,他的头脑里面还预备要说,他还要说下去,但是圣灵就进来,把他的话打断了。圣灵的浇灌,众人说起方言,称赞神为大,就把彼得的话打断了。

顶希奇,彼得在圣经里三次说话,三次都被打断了。第一次是父神从天上把他的话打断了;第二次是子神在地上把他的话打断了;第三次是灵神在该撒利亚把尥的话打断了。第一次是父神从天上把他的话打断了:第二次是子神在屋里把他的话打断了:第三次是灵神在外邦人中把他的话打断了。神不让他说下去,把他打断了。有一次是说了一两句话,把他打断了;有一次是没有说出来,就把他打断了;有一次是说了很长的话,也把他打断了。说一句打断,一句不说也打断,说了很长也打断。三说话,三次都打断。你把这三件事拿起来,去与旧约约伯记的事比较,你就看见一件顶希奇的事。在那里神能够听人说话,人一直的说,神都不抗议。在那里,神肯让人说话,神肯让人说那么多的话。如果神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在新约里,彼得三次说话,神三次都把他打断了呢?你如果看约伯记,你就要看见,神不是不能听话的神,神是能忍耐着听话的。神能够听话,神能够顶忍耐的听话。那为什么神不让彼得说话?为什么神不让他说下去?为什么神不让他说完呢?你知道神是能够听话的神,你知道神是能忍耐着听话的神,但是神来把彼得的话打断。这就叫我们知道,那些话是必须打断的。如果神不让他说下去,你就知道那些话是不能再说下去的,那些话是不能再听下去的,那些话是不能算为宝贝的,是必须打断的。如果这样能够听话的一位神,把人的话打断,那就是说,那些话是必须打断,是不可再继续下去的。

如果我们肯花一点工夫,把那三段圣经看一看,我们就要看见,彼得那三次的话,是非打断不可的,因为与基督教发生大关系。如果把这三次的话继续下去,就没有基督教了。如果把这三次的话继续下去,就可以把基督教推翻了。这三次的话,神都把它打断了,你就看见基督教是一件顶特别的东西。我们看见,必须凭着神的眼光来看,不能凭着人的眼光来看。如果我们凭着人的眼光来看,神就必须进来打断你的话。我们现在把这三个地方看一看,为看什么神打断彼得的话。

基督教的内容

第一个地方是在变化山上。在变化山上,我们知道那是什么事。我们知道是主在那里显出祂自己的尊贵和荣耀来,给人看见祂怎样是基督。祂是穿上了肉体来到人中间的。如果用几个字来说的话,就是说,从伯利恒起头的耶稣,是化装的基督。因为祂穿上了人的身体,所以人不知道祂怎样是基督。所以在变化山上就是祂暂时脱去祂的化装,叫三个门徒看见祂怎样是一位基督。把祂本来有的情形,叫他们看见。许多人都是祂的门徒,但是很少人认识祂的自己。许多人都知道祂是拿撒勒人耶稣,但是很少人看见祂是神的儿子,祂是基督。到底祂是怎么一回事,你不知道。你的眼睛还没有打开。说什么基督,我的耳朵曾听见过祂,我的手也曾摸过祂。祂所说的话,我曾听见过,祂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也曾看见过,但是还有一点,是我所没有知道的。听是听见了,看是看见了,但是还有一点,是我所没有看见的,是我所没有知道的。在变化山上,没有别的,就是打开所化装的,有一个新的启示显给门徒,叫他们看见到底基督是什么。

律法和先知

在那个时候,摩西来了,以利亚也来了。有一件事是我们大家所共同知道的,就是摩西是代表律法的,以利亚是代表先知的。律法和先知都在山上。旧约的特点是律法和先知,新约的特点是基督。律法和先知按着神的定命说,是影儿,是要过去的。当实在的东西来到的时候,影儿就要过去了。彼得看见有摩西和以利亚,有旧约的特点,也有基督,也有新约的特点,就说,我们在这里真好;当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进来打断他的话。神打断他的话,就是说律法和先知,与耶稣基督,是不能调在一起的。神的话是说──在前几章的地方──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到约翰为止,从此神的国就起头了。你看见律法和先知,与神的国是衔接的,不是平行的。彼得的意思是说,律法和先知与基督是平行的,不是衔接的。彼得的意思,就是摩西和以利亚与基督是平行的,不是衔接的。神进来打断他的话,就是给他看见,律法和先知与基督不是平行的,乃是衔接的。他们有结束,祂就有起头;他们完了,祂就开始了,不能二者在一起。摩西和以利亚在旧约里的地位,是没有比他们再高的了,但是他们不能与耶稣基督站在一起。彼得说,我们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彼得的意思就是说,主耶稣虽然是站在第一的地位上,但是第二和第三的地位,还可以留给律法和先知。神在天上是说,律法和先知不只要退居在第二和第三的地位,并且律法和先知在基督教里,在新约里,连一点地位都没有。在基督教里,在新约里,在教会里,如果不是主耶稣作,律法和先知就必须完全出去。所以请你们听天上的话。彼得是说,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但是天上的声音是说,这是我的儿子,我所拣选的,你们要听祂。

只要听祂

在这里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今天不是你说话的时候,今天乃是你听话的时候。今天不是你说基督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今天乃是你听的时候。你们要听祂,意思就是说,彼得,你别说,你没有说话的地位,你乃是该听的。第二个意思,就是你说有基督,有摩西,有以利亚,但是你们要听祂!不是你们要听他们,乃是你们要听祂。彼得说了三个人,天上只说一个人。彼得所说的有三个人,但是神只赞成一个人。换一句话说,彼得选举了三个人,神只接受一个人。

说到这里,还都是墙,没有门。没有律法,没有先知;摩西走了,以利亚走了。不错,只有耶稣。但是问题是摩西和以利亚代表什么?摩西是代表律法,以利亚是代表先知。那律法是什么?先知是什么?现在我们要花一点工夫来看什么是律法,什么是先知。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都是很熟的。可是为着许多人还不知道的缘故,再说一说。什么是律法和先知?什么是基督?律法、先知和基督的问题,是基督教,是新约,是教会的根基。律法是什么?律法就是在神之外的那一个死的是非。律法就是在神之外的那一个死的道德标准,那一个就是律法。律法就是引人离开神的。律法就是叫人在神之外知道什么是是,什么是非的。律法就是叫人在神之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的。律法就是离开神,在神之外有一堆、有几条规条告诉人说,到底你该怎么作。什么是律法?律法就是告诉你说,什么是是的,什么是非的。因为你知道律法的缘故,你就不必去问神。

举一个例,就是我们中国前二十多年的小学制度。不过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的小学校。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读私塾的──私人开的小学塾,在里面读一点书。在那里只有一个先生教七八个小学生。那个时候,你根本上找不出章程。那个时候,印刷的事也很少。那个时候也没有几时上课,几时下课,或者应该这样作,或者应该那样作。那个时候,只是先生在上面,小学生在下面。上课的时候不是七点或者八点,乃是先生来了。下课的时候也不是一点或者三点,或者四点,乃是先生去了。章程是在先生身上。你比先生到得晚,先生已经到了,你还没有来,就是迟到。先生如果还在,你走了,就是早退。他就是章程。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呢?先生觉得喜欢的,就是对的;先生觉得不喜欢的,就是不对的。不是规条里面第一条说,该这样作;第二条说,该这样作;第三条说,该这样作;第四条说,该这样作。乃是先生喜欢的,就该作;先生不喜欢的,就不该作。不是什么节期,什么日子,是放假日,乃是先生不来的日子,就是放假日。什么都是在一个人身上。他的喜欢就是道德的标准,他的行为就是事情的标准,他的举动就是时间的标准。当你读四书的时候,怎么样?你的两个眼睛必须看他。如果你不看他,没有他,你就不知道什么是规条,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好作的,什么是不好作的。你天天必须与他发生关系。他喜欢怎样,就怎样,他喜欢你来,你就来,他喜欢你去,你就去。你必须与他发生关系。今天的学校就不同了,有一个东西在那里,三十条或者五十条写在那里。如果校长头脑仔细的话,也许写一百条放在那里。某时候上课,某时候下课,某种书是要读的。某种衣服是可穿的,某种衣服是不可穿的;某种事情是可作的,某种事情是不可作的。写这些章程的先生、校长,或者董事,就是定律法的人,你可以一辈子都不看见他们的脸,但是你可以作一个好学生。因为在墙上、在书上,有章程。你如果与书上、墙上的章程弄得好,你就可以作一个好学生了。你只要与墙上、书上的章程发生关系就够了。你与先生、校长、董事,一切定律法的人,可以不发生关系。只要有章程、律法拿在手里,你就可以把先生藏起来。你如果遵守章程,你就可以作一个好学生。

律法和新约

这就是旧约和新约的分别。旧约就像今天的学校,神定规了好几条律法,放在那里。旧约的时候,人不必亲近神。旧约的时侯,人如果能够守住那几条律法,什么事情该作就作,什么事情不该作就不作,就能够作一个好犹太教徒了。不必亲近神,就可以作一个义人。撒迦利亚在旧约里是一个很好的义人,或者说是一个很好的犹太教徒,或者在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这样好的一个义人──撒迦利亚──竟然未曾蒙神听他的祷告过。在律法上是一个义人,在规条上是一个完全人,但是他对于神的自己不认识,对于神的脸不认识。所以律法是什么?在神之外的规条,就是律法。律法就是在神之外的道德标准,律法就是在神之外的是非标准。律法就是在神之外的。在神之外的就是律法。在神之外的规条就是律法。所以旧约里面的人不必来到神的面前与神发生关系。他们尽一生之力所作的,就是守那呆板的律法。

什么是新约?新约就是回到私塾去。我们有一个绝对的先生。私塾的失败,并不是制度不好,乃是师资败坏,先生不好。如果有一个圣人来作先生,就要比今天的学校更好。什么是新约?新约就是把律法拿开,让基督自己作主,不是律法作主。今天不是到圣经里去看,到旧约里去看,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乃是神的儿子得着荣耀。神的儿子今天得着荣耀,不只是坐在天上的宝座上,也是坐在我们的心里。在变化山上,祂已经得着尊贵和荣耀了。彼得告诉我们,他亲眼看见主耶稣的尊贵和荣耀(彼后一16)。神是已经把尊贵和荣耀给了主耶稣。问题是一个帐棚呢,或者两个帐棚、三个帐棚?帐棚是人造的。换一句话说,帐棚就是我们的心。在天上的宝座上是只有基督,但是在我们心里的地位上是有了三个──摩西、以利亚和基督呢,或者只有基督?神的要求,就是要我们接受基督。可是在我们里面不只有基督,并且还把律法和先知,这些外面的东西,也放在里面。(先知慢一点说)。换一句话说,今天我们所得着的引导和指示,都该是从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来的,不该是从外面死的规条、死的律法来的。我告诉你们,我不轻看这一本书(圣经)。有许多人在这里与我们在一起已经多年了,知道我们注重这一本书。但是我说,我们也能够把这一本书当作规条、律法来看。今天我不敢说,今天我不说,它不是;今天我乃是说它不只是。今天的问题,不只是圣经怎么说,今天的问题,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怎么说。今天的问题,不只是基督写下来的律法怎么说,今天的问题,乃是住在你里面的基督怎么说。旧约和新约的分别,就是在这里。旧约是去找圣经,看律法怎么说,新约就不同了。今天的问题,是除了圣经之外,主耶稣在你里面怎么说。如果只有在外面的,神要打断你的话。问题是到底你里面有没有?

惟独基督

许多时候,弟兄来问我,倪先生,按着你看,这件事能作不能作?我问他,你为什么要问我?他说,因为我读圣经的时候,我看见这个人这样解说,那个人那样解说,我给他们弄得胡涂了。你看见么?你生活的原则是随从律法。所以人把律法的解说摆在那里,你就胡涂了。我们今天所注重的,是不是光是外面的律法呢?如果我们所注重的,光是外面的律法,我们里面的引导就该胡涂,因为外面的律法你已经得着了。许多时候,我拉着弟兄的手,指着他的心说,现在不管你头脑里所有的是什么,不管你耳朵里所听的是什么,现在是在这里(心)告诉你什么?许多时候,圣经知识顶好的神学家、学问顶好的神学家所说的断案,还不如乡下人、不识字的人、不读圣经的人、一点圣经知识都没有的人的断案好。他们说,我这里不平安,我真心不平安。乡下人、没有圣经知识的人的断案,比顶有名、圣经知识顶好、顶有学问的神学家的断案更好。今天的问题不是外面的问题,不是人怎么说。请你们注意,不只是圣经怎么说,今天绝对是基督在我里面怎么说。基督教如果不是这样,就聪明的人有福了。基督教如果不是这愫,就识字的人有福了。基督教如果不是这样,就所有有圣经知识的人有福了。感谢神,今天基督教不是建造在知识上,不是建造在识字上,基督教是建造在基督住在我们里面这一件事上。所以聪明的人,如果肯听里面的话,就能够得着神的引导;愚笨的人,如果肯听里面的话,也能够得着神的引导。我这一次在一个地方踫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个字都不认识,圣经也没有读过。但是我没有碰着一个人得着神的引导像她一样。她信主才只有四个月,一个字都不识、一点圣经知识都没有,如果讲起律法来,她一点都不知道,一条诫命都不会背。但是她里面知道,她里面会告诉她。是非是从里面来的,是非不是从外面来的。

但是人喜欢律法。因为跟从律法不必与基督发生关系,因为跟从律法不必见先生的面。那一个不必出代价,那一个可以随便,与基督发生不发生关系不要紧,只要在外表方面、知识方面,有了就可以了。但是在新约里,如果不常常等候在智慧的门口,看智慧者的面的话,就不知道,就不能走。许多弟兄到我家里来问我,圣经怎么说,一个基督徒该怎么作,这件事可不可以作,那件事可不可以作。朋友,你根本不知道基督教。基督教的启示是从这本书来的,但是个人的启示不是从这本书来的,个人的启示乃是从你里面来的。如果要知道普通的启示,从这一本书里面,你就可以知道。但是你如果没有个人的启示,只有普通的启示,那你不懂得基督教,你是在旧约里。基督教不是圣经、律法怎么说,基督教乃是你里面怎么说。有一天有一个弟兄来对我说,有的人说,一个人的灵和魂是没有分别的,我读圣经,也看不见人的灵和魂是有分别的,好像灵和魂是分不开的,不知道这到底对不对?我就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今天的问题,不是圣经里怎么分;今天的问题,乃是在你身上有没有分别。许多人所说的基督教,是只有圣经,而没有基督的。许多人所有的,只是一部圣经,没有活的基督。我们是有一位活的基督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作我们的是非。祂作我们道德的标准。祂所喜欢的,就是对的;祂所不喜欢的,就是不对的。祂说是的,就是是的;祂说不是的,就是不是的。里面的引导,是所有的问题。

但是彼得,和今天许多彼得,都是同样的以为要有律法加在基督身上。他说,要有三座棚,其中有一座要为着摩西;所以神立刻就来把他打断。意思就是说,今天的问题,是基督的问题,不是律法的问题。我今天不是说,这本书没有用处,将来有机会,我要对你们说,这本书多有用处。我说基督教,不只是这本书;基督教绝对是基督──就是活在我们里面的。

先知和新约

那么什么是先知?律法只能够规定一件事,律法不能够规定所有的事。律法只能够规定许多事情的是和非,律法不能够规定所有事情的是和非。律法能够对你说,不可贪婪,不可偷盗,不可奸淫,但是律法不能够告诉你,去不去南京。律法不能够告诉你,今天晚上回家去吃什么东西。律法只能够告诉你,什么东西是可吃的,什么东西是不可吃的。像利未记十一章告诉我们,什么东西是洁净的,什么东西是不洁净的。但是律法不能够告诉你说,你今天晚上回家去吃什么东西。律法只能够说,你病了,应该怎么作。律法不能够说,某某人生病要好,某某人生病要死。所以在旧约里有先知。所以在旧约里不只有律法,也有先知;不只有摩西,也有以利亚。先知是什么呢?先知就是补律法的不及的。律法是死的,先知是活的。律法是写在那里的,先知是告诉你、指示你前面所当走的路。律法和先知有一个大不相同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律法是告诉我们神是非的原则王先知是告诉我们神是非的细则。律法是原则上的是非,先知是某种事情的是非。先知是告诉我们个人的引导和道路。什么是先知?先知就是说,这一次你生病会好不会好,这一次你生病要死不要死;神将来要怎样刑罚你,神将来要怎样祝福你。换一句话说,律法是抽象的引导,先知是具体的引导。我想这样说是对的。一个是抽象的,一个是具体的。律法不过是给你看见,在神的面前道德的原则是什么。先知是给你看见,你今天该怎么样,你今天该到那里去,这完全是具体的问题、个人的问题。这就是先知。我要知道神差不差我去传福音,这我可以到圣经里去找凭据,找原则,这很容易,这是在律法方面的。还有先知方面的,个人的道路方面的,具体方面的。到底神是要我去云南呢,或者是要我去安南?到底神是要我进西藏呢,或者是要我进西康?要怎么走?要什么时候走?这是具体的问题,这不是原则的,这不是抽象的。所以在旧约里,不只有律法,也有先知,这样才能引导神的儿女好好的走路。所以什么是先知?先知是一种特别阶级的人,他们是特别替别人知道神旨意的人。你千万不要以为说,先知是专门说预言的。先知在旧约里,就是有一种人是能够替别人知道神的旨意的人。

彼得觉得,摩西非常要紧,以利亚也非常要紧。以利亚,也得给他搭一座棚。他觉得先知非常要紧,还得给先知一个地位。他觉得需要先知。神在那里就打断他的话。神看不行,不能有先知的存在。什么是新约?我们都知道,新约是说,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遍满全地,要遍满海洋。什么是新约?新约是各人不必教导自己的乡邻和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换一句话说,乡邻和弟兄的阶级,今天已经取消了,你在新约里用不着这种阶级。有一个弟兄来对我说,请你为我祷告,求神叫你知道,神对我有什么旨意。如果有,就请你告诉我。人以为我不只是一个先生,我也是一个先知。所以对我说,请你为我祷告,神如果告诉你,对于我有什么旨意,就请你告诉我。请你记得,这根本上就推翻了新约,新约不只律法要除去,先知也要除去。不只规条没有,人也没有。没有人告诉你说,什么是是的,什么是非的。没有人对你说,神要我告诉你,神的旨意是要你明天到南京去,或者是到苏州去。这不能,这是越过了主耶稣的工作。这该是主在我们里面的工作。今天是主在我们的里面给我们看见,这是是的,或者这是非的。是主在你里面给你看见,到南京去或者是到苏州去。所以到这里,我们才明白,那一次保罗为着什么到耶路撒冷去,保罗为什么不听那几个人的话。保罗所以去耶路撒冷,是因为那几个人愿意作保罗的先知。问题不是是不是出于神的,或者对不对,问题乃是保罗自己里面怎么样。一个人自己的道路,不能看人怎么说。今天在教会里,没有先知阶级的存在。这已经过去了,这永远已经过去了。这是主耶稣的事。今天不是去问人的时候。今天不是去问人说,我家里有某一件事情,该怎么作。不错,教圣经的人能够把原则告诉你。原则的教训,我们可以说,但是对于某件事情该作不该作,我们要小心,不要把手伸进去。这样的阶级没有。每一个人必须神自己在里面引导,不能让死的律法和活的人来代替基督。所以什么是基督教?你们知道基督教乃是基督活在我们里面,来告诉我们,是或者非。基督住在我们里面,这就是基督教。其余的那些事,都不能算。

但是彼得,他的错就是在这里。彼得的错,就是有摩西、以利亚和基督。神是说,在这里只有基督,摩西和以利亚必须过去。今天我问你,今天你所有的,是什么基督教?今天如果要你说,用不着基督,你不会说,因那是不信的人说的。你是说要基督,但是你说有的时候也用得着律法和先知。这是彼得。彼得不是说不要基督,彼得是要基督的。彼得把基督放在第一的地位上,但是律法和先知也要。我怕我们没有看见这一个,我们必须要看清楚。我怕我们看见,不错,基督是要的,但是律法和先知也是需要的。你要有三座棚。这样的人,需要天上有声音来说,这是我的儿子,你们要听祂。今天不是听基督和律法和先知的时候,今天是听祂的时候。

基督教的根基

现在我们快一点看下去。我们看见在马太福音十七章里有一件事发生。彼得在那里答复丁税的问题。我们大家都知道,犹太人要纳丁税。这里所说的,不是我们中国的丁口税。我们今天的问题,不只是主耶稣纳不纳。我们今天的问题,也是主耶稣可以不可以纳。有的读圣经的人,告诉我们说,这丁税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纳丁口税;第二个意思,就是与旧约里赎命银一样,是赎命钱,好像是买他自己的命的。我们知道,这在出埃及记和民数记里,是数次说过的。现在的问题,不是主耶稣纳不纳的问题,乃是主耶稣可以纳、不可以纳的问题。在这里两个问题就发生了。丁税是向外人收的,不是向儿子收的。主耶稣如果纳,那祂就是外人,不是儿子了。主耶稣如果纳,就是否认祂是儿子。但是基督教的根基,乃是在拿撒勒人耶稣是人呢,或者是神的儿子呢?如果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就有基督教。如果拿撒勒人耶稣不是神的儿子,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把这个房子退了,我们可以去作别的事情。今天的问题乃是拿撒勒人耶稣,是不是神的儿子。

耶稣是神的儿子

也许有的弟兄姊妹,没有看见自己的信心何等特别。我自己常常觉得,全世界的基督人,都有一个特别的信心。我自己常常觉得,我们基督人真是一个信心的家,真是在信徒的家中,有一个特别的信仰。什么叫作特别的信仰?什么叫作真道?真道到底是什么?你在全世界、中国、外国,古时、今时,这么多人中间,挑出一个人来说,这一个人不是人,这一个人乃是神。这就是基督教。这就是我们的信仰。神不只是神。在这里也不只有书,并且有神的启示。神的启示是什么?就是神因为要启示给人的缘故,所以来到世界。我们不只是相信神,并且是相信神的启示。不只相信有神,并且相信有神的启示。许多人是相信天上有一位摸不着的神,许多人相信神是一位莫名其妙的神,神是一位我们所不知道的神。许多人相信的神,就是像雅典人所相信的一位不认识的神,未识之神,或者说是不可识之神(徒十七23,在原文里也有这样的意思)。你今天问世界上的人,你相信神,是怎么相信的。他说神就是一位不可知、不可摸的。这绝对不是基督教,这绝对不是新约。我们相信有神,并且相信神是一位可知的神,相信神是一位显明的神,不是一位在天上莫名其妙的神。神乃是在人间显明出来的神。今天的问题,就是我们人用什么方法来认识这一位可知的神。所以神就来成功作人,像你和我一样。神成功作人之后,就叫我们能够认识祂,就叫我们能够认识神是怎么一回事。神穿上人,来到人的中间,显明神是怎样的。这就是神的独生子,在神怀里的独生子,将神表明出来。这就是基督教。因为有神到地上来显明出来的缘故,所以我们到全世界所有的人中去找,有一个人是神,所以我们到全世界里去找出一个人来,说祂是神。现在我们找到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祂与我们一样一式,但是我们找出来,祂与我们有一点不一样。基督教是什么?基督教,就是建造在这一个根基上。马太福音十七章给我们看见纳丁税的事;十六章给我们看见彼得的宣告。主耶稣什么都不管,所有的问题祂都不管,祂所管的,所注意的,是你们说,我是谁?祂不管人说祂好或者不好;祂不管人与祂好感或者不好感。这都不在乎。但是主耶稣所一直注重的一件事,所一直问的一件事,就是你们说,我是谁?有基督教,或者没有基督教,就是在你说拿撒勒人耶稣是谁。这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我们一点根基都没有。主耶稣是谁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我们一点根基都没有。如果主耶稣不过是以利亚,如果主耶稣不过是耶利米,如果主耶稣不过是先知中的一泣,就没有基督教。但是彼得在十六章里宣告说,你是永生神的儿子。主耶稣怎么说?主耶稣说,彼得,你是彼得,我就是要在这个盘石上建造我的教会。彼得说,你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说我要在这个石上建造教会。教会是在那里建造的?教会是建在你是永生神的儿子的根基上。祂下面说得顶好。主耶稣接下去就说,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教会。因为什么?因为教会是建造在这一个盘石上,因为教会是建造在你是永生神的儿子上。我常常问我自己,拿撒勒人耶稣是谁?今天在这么许多人之中,我不会拉着你的手,对你说,你是神的儿子;我也不会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你是神的儿子;我也不会拉着那一个人,或者那一个人的手说,你是神的儿子。但是我拉着拿撒勒人耶稣的手说,你是永生神的儿子。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喜乐。我不是以发现、看见拿撒勒人耶稣是救主为希奇的事,我是以看见拿撒勒人耶稣是永生神的儿子为最希奇的事。如果拿撒勒人耶稣是一个人,是一个外国人,教会就倒了,基督教就倒了,新约就倒了。所有的问题,就是到底拿撒勒人耶稣是人呢,或者是神?

好,彼得看见纳丁税的人来问他,他自己就定规好了说,纳,纳,我敢担保一定纳。我与祂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知道,祂必定纳。所以主耶稣不让他说话。这是没有理由可以再说的,因为如果再说,基督教的根基就有摇动的可能。刚才所说的,是基督教内容的争执,现在所说的,是基督教根基的争执。在变化山上,是说到基督教的内容是什么。在屋子里面,在家里面,是说基督教的根基是什么。我是永生神的儿子,这一件事,是不能推翻的。

耶稣没有罪

纳丁税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如果需要纳丁税,就是说,基督也是需要救赎的。所以在这里不只是纳不纳的问题,也是可以纳不可以纳的问题。如果主耶稣纳的话,就是说神的儿子也是需要赎罪的,像你和我一样。我碰着一个天主教里的人,对我说,你没有意思,因为你不拜马利亚。我说,我不拜马利亚。他说为什么?我说因为马利亚和我一样,因为她也用得着救主。有什么凭据?有!她说什么?当她怀孕的时候说,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路一47)她也需要一位救主。但是主耶稣不需要,因为祂没有罪。主耶稣如果说需要救主的话,不是谦卑,乃是撒谎。主耶稣是最谦卑的,但是祂不能谦卑到一个地步说,祂有罪。如果主耶稣纳丁税的话,就是说,主耶稣也是需要救赎的。什么是基督教?基督教就是建造在两个根基上。一个就是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一个就是拿撒勒人耶稣没有罪。拿撒勒人耶稣不只是神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也是神的爱子。神的儿子是祂的地位,神的爱子是祂的道德。所以在这里主耶稣不让他说下去,他没有说话的可能,他没有开口的可能。他没有地位说话。主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感谢神,祂不能纳。连彼得也知道是不能纳的。

耶稣放下权利

后来主说了另外一个道理,这是很帮助我们的。恐怕他们不喜欢,恐怕他们跌倒,恐怕触犯他们,所以你就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开起牠的口来,就能够得着一块钱,作为你和我的税银。主耶稣要说明丁税的所以纳,不是因为自己是外人。祂纳丁税乃是因为怕他们跌倒,怕他们不舒服,怕他们不快活。彼得不知道这个,彼得只知道纳就是了。主耶稣看见,所有的根基乃是在祂是谁上。嗳!你千万不要以为说,我们的根基是我们作什么。那一个是跌了跤的基督教,那一个是下流的基督教。基督教不是我们作什么的一个宗教,基督教不是我们作,基督教乃是说祂是谁。到底祂是人呢,或者是神?有人问,我们该作什么,才能够得救?使徒回答说,当信主耶稣。祂是主,你要看见祂是主。人的眼睛是瞎的,所以说,我该作什么?我该作什么?这不是问题,问题乃是祂。那一位在前二千年的时候,生在伯利恒,长在拿撒勒,像一个木匠的人,你说,祂是谁?犹太人说,祂是私生子;有的人说,祂是以利亚,是先知中的一位;你说,祂是谁?如果神给你光,如果神给你一点点光,叫你看见拿撒勒人耶稣,是神叫祂到地上来,把神表显出来的,问题就解决了。凡相信祂是神的,问题就都解决了。只要承认祂是神,作的问题,也就解决了。这是大问题。但是,今天虽然祂是神的儿子,但是为着不要叫人不快活,但是为着不要叫人不甘心的缘故,所以就纳丁税。

在这里我们学一个功课。许多事情不是你该作的,你去作;许多时候有权利可以不作的,但是你把权利放下;许多事情是能够保证你自己的权利的,但是你不作。因为怕他们跌倒,因为怕触犯他们。你听祂的话,从先钓上来的鱼口中拿出一块钱来,作你和我的税银。怕别人见怪,不是好原则。如果我们是因为怕人见怪而作的话,那我们的道路太宽了,就不窄了。但是为着保守自己的权利的缘故,为着要叫我自己少出一些钱的缘故,就不该。在这里不是普通的怕人见怪。你很有权利可以不作,你很有理由可以保守自己,但是为着这样作,会叫人见怪,会叫人跌倒的缘故,所以不作。是为着对方,不是为着自己,不是为着要保守自己的权利的缘故。我可以不保守我自己的权利。所以我们要学习背十字架,摆下自己的权利。

基督教的范围

最末了,彼得过了许多时候,到了五旬节之后,恐怕又过了半年,他到该撒利亚去。在他没有去之先,他对于外邦人有一种成见。他是一个基督人,但是他还是一个犹太人的基督人,就像你还是一个中国人。彼得是一个基督人,但是他还是一个犹太人。所以神就从天上坠下一个大包袱来对他说,你如果是一个基督人,你就必须在基督里不分犹太人和外邦人。在基督里是不分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是一个教会,大家都是基督人。所以主就给他看见一个异象,在那一个大包袱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洁净的。彼得是想,犹太人是享受特权特利的人。他们是特别能得着神的恩典的。外邦人好像是难以接受神的恩典的。神就给他看见,接受神的恩典,只要是在里面的人就可以了,不分犹太人和外邦人。所以神就叫他到哥尼流家里去。他就在哥尼流家里讲起道来。但是在他的思想里,还有一个东西是没有法子除去的。那一个隔断的墙是不能打通的。他看外邦人像狗一样。他以为我们犹太人是神给特别权利的人,是有特别权利的人。他总不能相信,我们有特权的犹太人与外邦人,是一样领受恩典的。虽然原则是看见了,异象也看见了,口里也说了神不偏待人,但在实行上还有问题。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我们口里是说不管中国人、外国人,都是一样的。原则是知道了,异象是看见了,但是到你实行出来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结果,当彼得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当彼得正说这话的时候,当彼得还想讲下去的时候,当彼得还在讲道的时候,圣灵就进来,降在他们身上。在那里外邦人没有一个不说──每一个都说──起方言来,用言来打断彼得的话,到后来彼得就领会了,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与我们一样。他下面就说,我们犹太人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他们外邦人也有圣灵降在他们身上,我们只得也给他们施浸,让他们作基督人了。

{\Section:TopicID=158}救恩给所有人

所以你看见在这里是三个问题:在变化山上是基督教内容的问题,在屋子里面是基督教根基的问题,在该撒利亚是基督教范围的问题。拿撒勒人耶稣是作根基;基督教里面的东西是只有基督,没有摩西,没有以利亚。这些东西给谁呢?这些东西乃是给所有的人的,这些东西乃是给全世界的人的。我们常常有一种的思想说,某人有接受福音的可能,某人没有接受福音的可能。有的人想,这个人这件事得变一变,那一件事该改一改之后,才能够作基督人;那个人必须经过相当的改变之后,才能够作得救的候选人。感谢神,祂给我们看见一件事,不必外邦人改变作犹太人之后,才能够作基督人;每一个外邦人立刻就能够作基督人。今天外邦人不必先作犹太人,立刻就可以作基督人。许多人想,人必须先进犹太教,而后才能够作基督人,不能从外邦人跳到基督人。但是感谢神,恩典都是给所有在下面的人的,只要你是在下面的,就是给你的。阿利路亚!只要在下面,就能够得着。感谢神,我们每一个人能够照着我们的本相来到神的面前。犹太人和外邦人没有什么两样。不必改得好一点,变得对一点,不必先作犹太人之后,才作基督人。今天就可以来。所以现在彼得回头看见,每一个人只要是罪人,就可以得救,并没有特别蒙恩的人。彼得本来是想,有一班人是特别优待的人,有一班人是被放在一边的人。犹太人是罪人,外邦人也是罪人。罗马书三章说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是罪人,并没有分别。世人都犯了罪。本来犹太人想他们是优待的罪人,外邦人是不优待的罪人。感谢神,优待的罪人也好,不优待的罪人也好,圣灵都降在他们身上。他们都得着圣灵,没有分别。感谢神。所以今天早上在这里,如果有人还没有得救,你想,你要进步到什么地步,你想,你要改变到什么地步之后,才可以得着救恩,这是千错万错。一点不必改变,什么都不必进步,只要照着你现在的情形,就好了,就够了。这是一件优待的事。

在基督里已合而为一

第二件事,教会里没有国界的分别,说,犹太人、外邦人。但是今天人一直要创造一个中华基督教会。我在一个地方碰着一个好得很的人,他对我说,我们现在在这里组织了一个中华基督教会;我说你这一个是一个古物。他说那里是古物,我们才起头办的。我说你这一个还不只是古物,是应该摆在博物馆里去的故物。如果是中华就没有基督教会,如果是基督教会,就没有中华。中华基督教会岂不是怪物么?如果是在基督里面,就没有中华,如果是中华,就不是基督教会。怎么会是中华基督教会呢?教会如果是建造在耶稣基督身上,根本就没有中华的基督教会。在基督里根本就没有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分别。今天你来到神的面前,你是怎么来的?你是怎么得救的?你所以能够到神的面前来,没有别的,乃是因为你有分于主耶稣的生命。你接受主耶稣的生命,所以你在神的面前作神的儿女。不管你是外邦人也好,你是因着主耶稣的生命作神的儿女。不管你是犹太人也好,你也是因着主耶稣的生命作神的儿女。所有的人,不管你的血是么颜色,不管你的皮是什么颜色,每一个人来到神的面前,都是凭着主耶稣的生命。每一个人都是凭着主耶稣的血洗净罪,每一个人都是凭着主耶稣的生命来到神的面前。你蒙恩,不是因为你是中国人,所以蒙恩。你蒙恩,也不是因为你是外国人,所以蒙恩。我们蒙恩,都是因着基督。所以说,在基督里没有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分别。如果你来到神的面前,是碰着一个外国人来到神的面前的,或者是碰着一个中国人来到神的面前的,那也许你应该要分一分。但是圣经里面是说,都是因着一个主,在那里只有一个主。所以今天教会里面的东西,并不是那一天教会里面的东西了。

所以什么是教会?从前我已经说过了,古利奈人是黑人,马念是与王同养的,还有一个好人巴拿巴,或者说还有一个保罗,是顶有学问的人,他们都在教会里,没有分别了。如果你和我,如果今天神的儿女,在地上看见一件事,就是我们在基督里的合一,就好了。今天我们说合一、联合,是你听从我呢,或者是我听从你呢?是你对呢,或者是我对呢?如果要我们去作,我们没有法子合一。感谢神,我们在基督里面是合一的。这一个是字,我要说一千遍、一万遍。我们在基督里是合一的。我们在基督里老早已经合一了。你在神的面前是与基督发生关系的,我在神的面前也是与基督发生关系的,所以我们是已经合一了。所以圣经里从来没有劝基督人该合一。你觉得希奇么?全部圣经没有一个地方说,要合一。乃是说,要保守合一。不是去合一,我们合一不来。今天我们感谢神,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所得着的生命,是同样的生命,所以是已经合一了。

朋友们!今天的问题不光是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分别,今天的问题也是有钱者的和没有钱者的分别,自主者和为奴者的分别,聪明者和愚笨者的分别。如果教会里有了这些分别,那就不叫教会了。我巴不得在我们中间,不管是有钱的、没有钱的、聪明的、愚笨的、自主的、为奴的都能够说,这是我的弟兄,我们都有主的生命,这就叫教会。前些日子,我在一个地方作工之后,有一班政界里的人在一起谈,他们说,普通的教会我们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他们说,他们是平民,我们是政界里的人。我说,那你们打算怎么作?他们说,我们打算捐五六千块钱,造一个聚会的地方,请一个牧师。我说,那你们礼拜堂的牌子挂什么?他们说,这我们还没有想哩。我说,我给你们起一个名字好不好?他们说,好。我说,我给她起一个名字叫官绅礼拜堂。他们说,这有一点不妥。我说,牌子如果不妥,里面的人也都不妥。今天所有在基督里的,都是同的,不能够因为肉体的不同,而有了分别。感谢神,在圣经里只有在犹太的教会,而没有犹太人的教会。这一个教会是在犹太地的,但是这一个教会不是犹太人的。感谢神,有在中国的教会,没有中国的教会。感谢神,有在英国的教会,有在美国的教会。感谢神,没有英国人的教会,没有美国人的教会。如果是这样,基督教的范围就被你弄坏了。

我们感谢神,基督教的根基,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如果没有这一个,就不能成为基督教。我们感谢神,基督教的内容,是基督自己作我们个人的启示和领导。如果没有这一个,就不能成为基督教。我们感谢神,基督教的范围,是包括所有重生的人,得救的人。如果我们今天晚上弟兄姊妹在这里擘饼,你如果只看见你自己的一班人,你的手就没有资格摸那块饼。因为你所与之发生关系的,乃是整个教会。如果你只看见你自己的一班人,你就没有资格摸这块饼。我们的心该放大,包括神所有的儿女。并且我们该宣告他们都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绝对不能有阶级的思想、种族的思想、贫富的思想、智愚的思想。在我们的聚会中间,根本上就没有这些东西。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也降在他们身上,绝对不能有分别。分别都是在亚当里的。绝对不能说,我这个人是什么,你这个人是什么。在亚当里的东西,求你不要带到教会里来。亚当里的东西,你如果带进来,教会不会得着你的帮助,教会定规要受你的害。愿意主祝福我们。──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