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得救的方法──不是信而行律法,不是信而有行为

 

      在过去这几天中,我们看见人所作的不过就是罪。我们也看见,一切所有的都是神作的,爱我们的是神,给我们恩典的是神,成功祂的义的是神,叫主耶稣为我们死,为我们复活的是神,使圣灵来责备我们,光照我们,叫我们有力量接受,有力量得着神所作的,也是神。今天晚上,我们就顶自然的要问一个问题说,神的工作既然已经成功了,那人怎样才能得救呢?神的方面都已经作好了;今天神已经将祂所预备的工作,好像拿出来摆在人面前,那我们得救的条件是什么呢?神已经成功了救赎的工作,人怎样才能得着救恩呢?救赎怎样才能变成救恩呢?赎罪怎样才能变成代替呢?神在祂儿子里所给我们的,怎样才能在圣灵里流通到我们身上呢?这就是我们所说得救的条件。我们这一边该作什么,才能叫神那一边的流通到我们身上?

 

得救的条件乃是信】凡读圣经的人都知道,圣经里告诉我们,得救的条件就是信,除了信之外没有别的。今天因为人堕落败坏了,因为人思想弯曲了,因为人的肉体都是属乎律法的,所以都是想说人应当作什么才能得救。但是圣经里给我们看见,得救的条件只有信,除了信之外没有别的。在新约里,清清楚楚有一百一十五次告诉我们说,人信就能得救,人信就能得永生,人信就能得称义,人信就能得着。除了这一百一十五次之外,还有三十五次对我们说,人藉着信心就能得称义,人藉着信心就能成为义。刚才所说的信是动词,现在说的信心是名词。一共有一百一十五次用信的动词:人一信就得救,人一信就得永生,人一信就得称义。另外有三十五次用信的名词:人藉着信心就得救,人藉着信心就得永生,人藉着信心就得称义。所以在全部新约圣经里,最少有一百五十次对我们说,人得救、人得称义、人得永生只是因着信,并不是因着自己是什么,作什么,会什么。所有的问题都是在信,所有的问题都是在信心。

      有一件事要特别注意的,就是在这一百五十次提到信或信心的话里,没有别的话夹在里面。不是说,人必须信而怎样才能得永生;不是说,人必须信而怎样才能称义;也不是说,人必须信而怎样才能得救。主的话只干干净净的提到信,清清楚楚的提到信,并没有提到一个东西与信心调和、联合在这条件里。所以在圣经里顶清楚的给我们看见,人得救的条件,从神的眼光看来,除了信之外没有别的。

      有一卷书在新约里是人所最喜爱读的,人所最宝贝的,就是约翰福音。你如果注意的来读它,你看见约翰写这一卷福音书,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我们说,人怎样才能得着生命,人怎样才能得救,人怎样才不被定罪。在约翰福音里,有八十六次对我们说,人在神面前得生命,人在神面前得称义,人在神面前不被定罪,是因着信,不是因着别的。所以我们在圣经里,已经够多、够清楚、够简单的看见,得救不是因人是什么,也不是因人有什么,也不是因人作什么。圣经是给我们看见说,人因着信就能得着,人凭着信心就能得着。

      我们曾说过,救恩、救赎是神作的,祂救我们的一切方法、计划,都是祂定规的。我们也看过,恩典是神藉主耶稣成功的。我们要记得,在神那里如果是恩典,在我们这边就必须是信。袁弟兄,我伸出手来,把茶杯送给你,你不能举起脚来接受。人用什么方法给你,你就用什么方法接受。接受的方法就是送的方法。人打电话给你,你就得拿起电话的听筒来接受。人写信给你,你就得把信接受过来。人送你的方法是什么,你收的方法也就是什么。

      神藉着主耶稣所给我们的,圣经说是恩典,是恩典的原则。神那一边既然是恩典的原则,我们这一边就是信心的原则。信心和恩典是两个分不开的原则,不过恩典是神给我们的,信心是我们从神接受的。信心不是别的,就是我们在灵里接受神所给我们的,这绝对是与行为分开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接受神的恩典。我们如果用其它的东西,就没有法子接受神的恩典。

      圣经虽给我们看见,我们接受神的恩典是藉着信心,但人因着许多的误解,就造出许多道理来。人根据他自己的思想,随着他黑暗的心思,造出一个说法来说,人必须怎样怎样才能得救。人怎样随着他弯曲的心造出许多偶像来,以为那些是神,照样,人今天凭着他弯曲的心,随着他黑暗的思想,也造出许多得救的条件来。所以我们今天晚上不能不说,人所说得救的条件是什么,这些得救的方法靠得住,或者靠不住。人加果没有看见神的真理,不明白神的话,他就看不见得救的条件是信。但是人既得着神的光,明白了神的真理,他自然不能推翻在新约里得救的条件是因着信。但今天的难处是人知道了信是得救的条件,自己在信的下面又加上别的。神和人所争的,不是信和不信的问题,而是人是不是因信而悔改,因信而行律法,因信而受浸,因信而作见证,然后才得救?神的话是告诉我们说,一信就得救;但是今天人加上而字,随着自己黑暗的思想说,信而才得救。所以今晚我们要查考的,不是信能不能得救,这已经解决了。今天的问题是光信够不够?要不要加上而字,要信而才得救?

 

得救不是因信而行律法】第一个问题,人是不是因信而守律法才得救。人的方法是因信加上守律法,然后才得救。律法的问题,我们已经提过了,但今天我们还要再说。在圣经里花了最多的工夫来对付这问题,所以讲道的人也要用最多的工夫来对付这问题。人因为重看律法,所以圣经就用两卷书来对付这问题。我们要知道,神把律法赐下来是作什么用的。神所以赐律法给以色列人,不是要以色列人遵守,乃是要显明以色列人的罪。以色列人本来就是有罪的,但他们还没有过犯。从亚当到摩西,人就有罪,但是人还没有过犯。神所以将律法赐下来,就是要把人的罪变成过犯。怎么叫人的罪变成过犯呢?

      举一个比方,假定有一个人,他的脾气,他的性情,天天都喜欢在会所门墙旁边,走过去再走过来。他喜欢这样作,他天天都要这样走。他每一礼拜、每一月、每一年,都得这样作。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在他的脾气里,在他的性情里,在他的生命里,有这个东西,叫他非在文德里会所后面走过去,再走过来。虽然他有这个东西,但是我们不能说他有过犯。你看见他这样作不喜欢,你看见他这样作不对,但是他自己还不知道是错的。那他到什么时候才知道是错的呢?你去买两条顶红的丝带来,把这一条绑在这里,把那一条绑在那里。第二天他来了,看见这两条丝带拦在那里,叫他走不过去。他的习惯从来就是要这样走的,在他的里面是非走不可的,但是他看见这两条带子,颜色顶好看,是丝的,绑得也顶好。他看一看,就把这两条丝带都拉断了,然后走过去。那么你就看见,他今天的走和昨天的走两样了。昨天的走,不是说没有罪,可是没有过犯。今天也是走,不过有了过犯。

      神说律法是完全的,是良善的,是公义的,是圣洁的,是非常好的。但是人充满了罪恶,人里面所是的和外面所作的都是罪。不过从亚当一直到摩西,人虽然都有罪,但远没有过犯。神设立了律法,不是叫人不犯罪,乃是要把人的罪显明出来,变作过犯。今天有律法在那里,你把律法干犯一下,你才知道有罪。所以我们可以说,神把律法赐给人,不是要人不犯罪,不过是叫人看见自己有罪而已。本来没有律法,他不知道有罪,现在知道了。

      但是顶希奇,人就是要将证明人有罪的律法,拿来证明自己是义的。我们刚好把律法颠倒过来。神要藉着律法叫我们知道自己有罪,但是人竟然要藉着律法知道自己是义的。神要藉着律法叫我们看见我们是沉沦的,但是我们竟然要藉着律法看见自己是得救的。人看不见自己,人的思想充满了律法,人没有看见自己里面是败坏了的,是不能守律法的。人的肉体是不能守神的律法,是不服神的律法;可是人反而想从律法找出义来,叫自己得生命。神是要用律法给人看见,人是无依无靠的,需要接受救恩。可是人看见这些规条,反而盼望从这些规条得一点义来得生命,来得救。所以,罗马书三章十九节说: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这里说律法赐给人,目的就是要塞住人的口,叫人不说话,叫人在神审判之下。下面就是神对我们的断案: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20)。你看见律法的本意,是叫人知罪,不是叫人得称义。这是顶清楚的,神律法的目的是要将我们的罪显出来,不是要成功我们的义。

      在旧约的时候,神不只给人律法,也给人许多预表,就是仪文方面的律法,叫人怎样献祭,怎样献赎罪银;这些事就是预表新约里主耶稣怎样来替我们成功救赎,叫我们能得着救恩。这是神所给我们看见的。但是顶希奇,人不只要凭律法立自己的义,并且人想要凭这些预表来立自己的义,想要在这些仪文上立自己的义。所以,竟然有一个法利赛人能祷告说,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献上十分之一(路十八11~12)。他以为这些是他的义,使他能藉以得救。人没有看见神设立律法的目的,人把神的目的弄错了。人想说,要得救那里能这样便当呢?人得救是因着信主耶稣,这是不错,我们是基督徒,怎能说不信呢?信是要信,但是也要守律法。今天人不是说,守律法得救不得救;今天人乃是说,信耶稣也得守律法,才能得救。信耶稣是圣经里不可磨灭的道理,但是也要加上守律法。人没有看见,信耶稣和守律法是两件绝对冲突的事,永远不能调和的事。信耶稣和守律法的分别,就像天堂和地狱的分别。天堂和地狱怎样有大的分别,信耶稣和守律法也怎样有大的分别。

      你知道律法是给谁的么?律法是给犹太人的。但是为什么在新约里,那么多次说到行律法呢?在新约里,使徒们或者说圣灵,明明知道读新约的人不一定都是犹太人,并且当初信耶稣的犹太人不过是少数。有一个人问我说:犹太人接受律法,犹太人到底是谁呢?我说:用比方来说,犹太人就像是天竺鼠。研究医药的人,不知道一种针药好不好用,他不能就打在人的身上,他必须先打在天竺鼠身上,如果一打就死了,这一种药就不能打在人身上。如果打后有效,也就可以打在人身上。一种内服药能不能吃,也是这样,先给天竺鼠吃。如果行,这药就行;如果不行,这药就不行。试验一种病症的病菌也是这样,牠如果会好,人就也会;牠如果不会好,人就也不会好。我顶恭敬的说,犹太人就是这些天竺鼠,神把律法给犹太人试一试,犹太人若是行就行,若是不行就不行。神把律法试了一下,犹太人不行,意思就是世界上的人都不行。犹太人是神特地从世界拿出来作试验的。犹太人是全世界人的代表。所以你看见,神的律法正式的说是给犹太人的,但律法的原则是给所有的人,给所有在血气里,在肉体里的人的。神给人律法,就是预先告诉人说,我们人是在肉体里的,我们人是属乎肉礼的。

      朋友,什么是基督教?基督教不是叫亚当,叫亚当的子孙,叫亚当的族类作好。这不是基督教。基督教是说,藉着主耶稣的十字架,把亚当杀死,把亚当除去,把亚当的族类消灭,叫人在基督里得着新的生命,成为新的族类。律法对于新的族类是没有用的,因为在新的族类里根本就没有这东西。律法是神给亚当的子孙来显出他们的罪的。所以你如果说,要藉着遵守律法得救,你知道遵守律法这四个字,下面的结局有多大?人一遵守律法,就有义,这义是本乎肉体的义。这就是说,在亚当里的子孙,在亚当里的族类,可以不必死。这就是说,人在亚当里凭着肉体还能得着神的喜悦。也许你说,不是要完全守律法,要守全律法是不能的;乃是要信耶稣,也要守律法。但是,如果遵守律法在神面前有万分之一的地位,这就告诉我们,亚当是不必死的。这就根本推翻基督教的性质。基督教不是建立亚当的地位,不是维持旧造,基督教乃是叫我们在新造里。我们人是属乎肉礼的,不能得着因遵守律法而得的义。

      从人堕落以后,伊甸园的生命树前就有基路伯和发火焰的剑看守着。为什么有基路伯和发火焰的剑看守着呢?就是要拦阻人去得生命树。人既然是罪人,人既然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要进去得着生命树的果子,非经过基路伯的审判和发火焰的剑的杀死,就没有可能。神是给我们看见说,人不能把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吃了,又吃生命树的果子。人不能两样都吃。人不能一面接受犯罪的种子,同时又得着主的救恩。

      基督教和犹太教不同的地方就是,犹太教是对有肉体的人说,你守律法就可以活;基督教是说,你不能活,你不能遵行律法。基督教顶明显的断定说,你不能,根本上你就不能遵守律法。所以在旧约里你看见,神给人律法是要人守;在新约里就给我们看见,人根本上不能守,也不必守。这是圣经中一个最大的真理。现在危险的就是,如果我们把信心和律法调和在一起,我们就把圣经的原则推翻了。这样,亚当立刻就有地位,肉体的人还能活。神断定说,人必定死。神藉着耶稣基督把人挪开,神并不盼望肉体的人拿出什么来。今天人如果还想从肉体中拿出什么来,他就根本违反了新约的原则。如果律法有地位,你就知道肉体也就有地位。神是说,肉体没有地泣,那一个地位根本已经取消了。

      你也许说,这样不是把律法废了么?请你记得,在圣经里,律法对我们要求两件东西。第一,律法是说,作这个的,就必因此活着。律法对我们要求作,对我们要求守。你守就有义。你如果有义,你就得着奖赏,就是生命。但是还有第二,律法对我们说,你如果吃,就必定死。律法一面要求人守,一面刑罚不守的人,要他们死。凡不守律法的人就必得着不守律法的结局。所以,在旧约的时候,我们看见在原则上,律法对人的要求是守,是要人有义;对不守的人是定罪,叫他们受刑罚。

      我们在上海,工部局有许多规章,像交通的规章。比方晚上骑脚踏车要点灯,如果灯不点亮,就要罚六角钱。这条规章要求两件事:要人点灯,并且要罚不点灯的人。所以什么是废掉律法呢?废掉律法就是说,我不必点灯,也不必受罚。什么是遵守律法呢?遵守律法就是答应这两个要求中间的一个。有的人点灯,他就是守律法;还有的人没有点灯,愿意出六角钱,他也是守律法。

      今天的问题是我们人不能守律法。神的律法要求我们有义,如果没有义就不行。你作这个才能活。但是没有一个属乎肉体的人能守律法。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因行律法在神面前有义。神的律法,人只要碰一碰就没有办法守。像保罗在罗马书七章说,神的律法只要有一条,你就没有办法守。保罗在那里不是把律法都犯光了,他不过提起一条:不要起贪心。在原文里,贪心就是欲念。保罗说,我没有办法,欲念一下子又来了,一下子又来了,我不能没有欲念。我的灯怎么都点不着,但是我又得在马路上走。有的人不是不能点灯,根本上他就不要点灯。这样的人,连要点的心也没有。所以什么是废律法的呢?就是有人对神说:神阿,我今天不能守律法,求求你因着主耶稣宽容我;我总算尽了力,求求你不要罚我。凡求主耶稣宽容的人,凡想求神可怜他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废律法的。因为他一面不守律法,一面又不要受律法的刑罚。一面灯不点,一面又想免罚这六角钱。那么我们今天是怎样呢?我们今天点了灯没有?如果点了灯,那就可以在马路上大大方方的走。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能点灯的,所以只好出六角钱。这就是主耶稣所替我们作的,这就是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受的审判。我们要说,感谢赞美神,我在基督里已经受了审判,我在基督里已经受了刑罚,神在祂儿子里已经刑罚了我。因为主耶稣已经死了,复活了,升天了,所以我们所得着的救恩,与我们守了律法所得着的是一样的;点灯的人是自由的,受了罚的人也是自由的。今天人如果全守了律法,他就能称义,就能得救,与我们相信耶稣所得着的是一样的。当然,我们相信耶稣,不只能得救;主耶稣救我们,在律法之外还加给我们许多东西。

      保罗在罗马书三章三十一节又说: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么?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所以我们因信耶稣的缘故得救,并没有把律法废了。今天因为律法在我们身上得着了要求,所以律法没有话说。千万不要想说,我信,同时再加上行律法。我们信,就像是出了六角钱;守律法,就像是点灯。全世界从来没有出了六角钱,又点灯的事,没有这道理。为什么出了六角钱,又要点灯呢?如果能点灯,就用不着出六角钱。如果有信心的道,就没有律法。如果有律法,就没有信心的道。没有一个人能信而守律法,因为这样作乃是轻看主耶稣,并且根本没有看见自己是软弱污秽到极点的。

      请再看,加拉太书二章十六、十七节:

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我们若求在基督裹称义,却仍旧是罪人,难道基督是叫人犯罪的么?断乎不是。

      加拉太书给我们看见,有的人在加拉太这样说,人得称义是因信主耶稣,但是不够,也还得行律法。他们不是不要信,他们是要在基督里称义,但是他们说还得守律法。保罗在这里说很重的话。他说,我如果求在基督里称义,却仍旧是罪人;这意思就是说,我信了主耶稣,如果还没有称义,还是一个罪人,还必须守律法才能得救,这就如我生病,请一个医生看了十天,又去请一个医生来,因为病还没有痊愈。我如果求在基督里称义,还应当守律法,就是说我还是罪人,还没有得救。我如果不是罪人了,就不必再守律法;但我如果还是罪人,难道基督是叫我犯罪的么?保罗说,我信主耶稣,如果还没有称义,难道主耶稣是叫我犯罪的么?断乎不是。在新约里,保罗曾多次说,断乎不是。这在希腊文里是一句成语,翻成英文是God forbid,意思就是古书里说的天厌之。这是顶重的话。天厌之,天都弃绝,连天理都没有。所以你看见,人不能信耶稣,再加上守律法。

      现在我们再回到罗马书三章,在这里我们保罗弟兄再说一句清清楚楚的话。请看二十八节: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这是下断案了。现在是信的问题,根本上与律法没有关系。感谢神,有耶稣就够了。圣经注重信,就是注重神的恩典。这就是给人看见,什么都是接受的。有的人传福音喜欢高举人,但如果你懂得圣经,你就知道,除了神作之外,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请你记得这两句话:人得救不是因行律法,也不是因信而行律法。这是第一样顶普通、顶普遍的错误,人将行律法调在信里面。

 

得救不是因信而有好行为】行律法是读圣经的人说出来的名称,这一个我们已经看过了。比这一个普通一点,人所说的得救条件,就是因着信,也因着行为。人得救是因着信,这是圣经的道理,是人不敢驳的。可是人说,也因着行为。我们现在来看,圣经里怎样说这件事。我们说话总是会客气,留一点地步,但是圣经里说话不客气,它坚定得很。以弗所书二章八、九节: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也不是出于行为,危得有人自夸。这里告诉我们,得救根本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因字不是十分好,最好是翻由字。人得救是本乎恩,也由于信。由就是经过的意思,就像电灯发光是本乎电,而由于线。也像自来水龙头所以有水,是本乎水厂的储水池,也是由于水管。人的得救是因着恩典,但是那通到我们身上的管子乃是信。那根管子绝对不是行为,乃是信心。是由于信,与行为毫无关系。不是要有行为,再加上信心。你要知道,行为和信心根本上是冲突的。主耶稣的恩典,是因着神的爱。我们信,恩典和爱就通到我们身上来,我们就得救了,我们就有生命了,我们就称义了。这并不是由行为通到我们身上来的。

      感谢神,不是因着行为。你知道这是为什么?这里告诉我们说,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一章就是对我们说,神因为要得着所有的荣耀,所以神作所有的事。袁弟兄,比方说你事情作得顶好,学问也顶好,你为主的缘故吃了许多苦。但是饶弟兄到我这里来说:倪弟兄,我赞美你,我荣耀你,因为袁弟兄事情作得不错。你听见饶弟兄这样说,你必定说,饶弟兄的头脑必定有病,荣耀只能给作事情的人。全世界上,不能一个人作事情,另一个人得荣耀。作工的人拿工钱,谁作工谁得荣耀。神为什么把救我们的工作都作了呢?就是要得着一切的荣耀。神所以给我们恩典,目的就是要得着所有的荣耀。祂不要你有行为,免得你自夸。自夸就是荣耀自己。你如果作了可荣耀的事,你在神面前就不会感谢赞美祂。你立刻会在神面前说:不错,救恩是你给我的,是你的工作,但是总得我自己加上一点。如果没有我加上一分,我总不能像今天。人总是喜欢过分看自己的长处,过分看自己的特点。如果神说,得救的工作我替你作九十九分,你加上一分。你能看见,如果不是一百分,是九十九分的话,天上就都是安静的,天使也不会赞美,石头也一点声音都没有。不是石头变成亚伯拉罕的子孙,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变成石头。因为在百分之中,我有一分,所以个个都要述说自己奇妙的作为。我那一次,是这样这样过来的,你是怎样过来的?你是怎样加上去的?个个都夸自己的行为,神就没有得着荣耀的可能。

      感谢赞美神,因为祂要得着所有的荣耀,祂没有留下一点给你作。所以当我们到天上去的时候,我们要说:我是个无依无靠的人,今天所以能到这里来,是因着白白的恩典。这一个白白要叫天上没有祷告的声音,却要充满感谢和赞美的声音。都是感谢和赞美的声音,因为所有的都是神作的。哦!你看见这是圣经的真理,人的行为与神的恩典根本上是不能合的。人一有行为,就与荣耀发生问题。所以我自己在路上也好,在家里也好,在擘饼时也好,我能从心里说:神阿,我感谢你!我赞美你!因为我得救与我自己没有丝毫关系,我得救百分之百是你作的,所以除了赞美之外,能作什么呢?神喜欢赞美。圣经里曾提起有一种祷告是可憎恶的祷告;但是圣经里从来没有说,有一种赞美是可憎恶的赞美。有的祷告是神所拒绝的,但是神不拒绝赞美。神要得着所有的荣耀,因为祂作了所有的事。

      那是不是说,我们可以随便,可以不必作好呢?十节就给我们解释: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裹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八、九节给我们看见在客观方面神替我们作的,到十节立时就给我们看见主观方面的事。神救我们不是胡涂的救,祂在我们里面给我们新的生命,给我们新的性情,给我们新的灵。主耶稣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就叫我们能预备行善。请记得,神并没有把这个包括在上面两节里面。不管你作基督徒之后有多少好行为,但是救恩还是恩典。不管你得救之后,灵性长进多少,得救还是因主耶稣白白的恩典。尽管你得救之后有保罗那样的工作,有彼得那样的结果,有约翰那样的爱心,有雅各那样的受苦,这四个你全有,但是你能得救,还是因着主白白的恩典。将来的行为,固然表明你的得救,但永远不是你得救的条件。我的信算不得什么,我的信不过是领取神所作的。

      人得救不是因着行为,这是没有法子驳的。但是人顶可怜的,因着人的心是黑暗的,是充满罪的,人的肉体是诡诈的,是充满律法的,所以虽然承认信不是行为,但是却以为信了还得有行为。人根本没有看见,人是在信而得救之后,才有行为。得救与他的行为没有关系。我不是说,我们不要行为;我们一直注重行为,但这不是得救的条件,乃是另一个问题。你记得圣经里说,如果我们稍微注重行为,结果神的恩典就给我们弄坏了。因为是恩典,就必须是信,不能有行为。

      罗马书四章四、五节说: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我们看清楚了,行为如果能得救,救恩就变成工价,不是恩典,乃是该得的。如果是该得的,就不是白白的。圣经里所说白白的(罗三24),在原文里就是无缘无故的,就是一点理由都没有的。当日主耶稣在约翰福音里说:他们无故的恨我(约十五25)。在原文里,就是他们白白的恨我。我从来没有出什么来买,但是他们恨我。什么理由都没有,是白白的。神的恩典,在那三年半中间,是白白的给我们作成功的。

      我们就像路加福音十五章里的那个小儿子,有一天到神面前说,神,你将我所该得的家产给我,神就把我所应得的给我。我把家产拿到了,就与不好的人花尽了一切所有的。今天我又回到父的家里,现在我身上的袍子、戒指、鞋子,还有吃的那肥牛犊,都不是我所当得的。我所当得的分,以前都花尽了。那个戒指不是我所当得的,那件袍子不是我所当穿的,那只牛犊不是我所当吃的,那双鞋子不是我所当穿的。所以什么是恩典呢?是不当得救的人得救了,那才叫作恩典。不当得的得了,那才是恩典。小儿子第一次带出去的,不能说是恩典,他把它花尽了;第二次所得的,就都是恩典。你自己的分,老早都花光了。今天你在家里再吃一顿饭,这不是你所当得的,这是父的恩典。

      所以你如果有行为,就有工价的问题,就不是恩典,因为恩典是与当得的发生冲突的。如果是信心,怎么得呢?惟有不是行为,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这就是信心与恩典的关系。如果是行为,就不是恩典;如果是恩典,就只要信。信就是接受神所作的,不是我作了多少。我要看重的说,我们在神面前,不是作了得称义,乃是信了得称义。今天我们是因信称义。所以朋友,行为的问题永远过去了。

      与我素常有来往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好酱油。没有什么菜不要紧,只要有好酱油就好了。有一次我的用人看见我的酱油快完了,就到街上买一点酱油回来,把它搀在好酱油里。我尝一尝,味道不一样,怎么今天的酱油不同了?我把用人喊来,问他这酱油是不是从那个瓶子里倒出来的?他说,是的。我想,难道我的口味不对么?不会吧!我就问他,有没有把什么东西搀进去了?他说,有。今天人对于神的工作,对于神的恩典,也是想把一些东西搀进去。我们这样一搀,就叫恩典不是恩典了。所以神这样说,如果是恩典,就不是行为;如果是行为,就不是恩典。行为根本上是与恩典调不在一起的。所以不只说,得救是因着信;并且说,得救是单因着信。

      我顶喜欢罗马书三章二十七节,我们慢慢的来读一读:既是这样,这话是根据二十五、二十六节所说的。那里是说到,主耶稣怎样来作挽回祭,神怎样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神这样作,祂自己并没有不义。所以到了二十七节就说:既是这样,那裹能夸口呢?根本我们是夸不起来的。没有可夸的了,没有夸口的可能了。下面一句是顶要紧的:用何法没有的呢?这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没有可夸的,这是用什么方法没有的呢?是凭什么原则没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么?不是,乃用信主之法。立功和行为在原文是一个字。信主之法,原文没有主字。保罗说,人怎样才能不夸口呢?怎样才能把夸口挪去呢?他说,是用信的原则。凡在信的原则里的,就不在行为的原则里。如果是凭着行为的原则,那就不能没有夸口。但是,感谢神,今天是信的原则,所以我们不能夸口,我们要赞美。

      腓立比书二章十二节说: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眼的,不但我在你们那裹,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某,更是顺眼的,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许多人对我们说,保罗在腓立比书明明告诉我们说,我们要作成得救的工夫。如果我们要作成得救的工夫,这岂不是说,我们应当要作事情么?不错,是主耶稣作,但我们人也要作。好像祂出材料,我们花人工,这样才能把我们得救的工夫作成了。人说这话,因为他不领会圣经的话。如果我们要作成得救的工夫,那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作了什么事?祂在十字架上成功了什么?一件事情,如果已经成功了,就不能再成功。你如果是神的儿女,你不能再成功作神的儿女。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清清楚楚的说,成了。主耶稣的十字架成功了拯救的工作,成功了赎罪的工作。拯救的工作、赎罪的工作,既已成功了,我们就没有法子再去作成这得救的工作。我们如果还要作成得救的工夫,我们就必须推翻主耶稣十字架的工作。我们必须说,主耶稣的工作没有成功,主耶稣的工作没有完全,所以我们得去作成。

      许多时候你不知道什么叫作羞辱人,但你碰着一次就知道了。比方说,你这一位姊妹,有人托你洗手巾,你把手巾洗好了,晒在那里。但是那人来把手巾拿下来。你问他,为什么拿下来?他说,我要拿下来把它洗好。他这样作,就是明明的羞辱你。因为这等于他不相信你洗好了,等于他认为你撒谎。照样,你说我们要作成得救的工夫,这不是荣耀基督,这乃是羞辱基督。圣经里明明的说,基督已经作成了一切的工作。

      那腓立比书二章十二节为什么说,要作成得救的工夫呢?原来这里有一个字翻错了。成字在原文里根本是没有的。所以作成一辞,应当改为作出。这辞在原文里有出来的意思。这里的意思是说,你们应当恐惧战兢,作出你们得救的工夫。在原文里,也没有工夫这辞,却要加上自己。所以是:你们应当恐惧战兢,作出你们自己的得救。保罗的话说到这里,结束了没有?如果说到这里就结束了,那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它还有下文,就是十三节: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裹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神在你里面作了,所以你要作出来。神如果没有作进来,我们就没有法子作出去。神既然作了进来,我们就得作出去。神已经在里面拯救我们,给了我们生命,我们就不可不让它出去。神不是要我去作,神乃是要我把它作出来。所以这不是得救沉沦、永生永死的问题;这乃是得救之后,能不能得赏赐的问题。神已经在你里面作工,叫你立志行事都是神在里面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那你就得把它作出来。这是基督徒所当有的情形;换句话说,这是我们得救之后的工作。人如果没有得救,就不能作出得救。人如果没有生命,就不能活出生命。人已经得救了,才能作出得救来。所以你看见,人要凭着作好得救,绝对没有这件事。

 

永生和国度是不同的】有一件事我们必须清楚,就是得永生和进天国是不同的。凡在圣经里看不见永生和天国的分别的,他对于得救的方法和保守的方法,就无论如何也弄不清楚。主耶稣说,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太十一12-13)。在这里有人根据这话就说,我们必须努力才能得救,如果不努力就不能得救。人说这样的话,就是因为不能分别永生和天国。永生和天国是大有分别的。

      第一个分别,永生和天国的时间不是一样的。永生是永远的,但是天国不是永远的。新天新地一来,天国立刻就停止了。天国代表神掌权,神掌权的时期就是天国的时期。神的主权在地上彰显出来,神在地上掌权,不过是一千年。天国一辞,原文是诸天的国。什么叫诸天呢?但以理书里给我们看见,诸天掌权了。所以天国就是诸天掌权的范围。当主耶稣到地上来掌权的时候,那就是诸天掌权的时候。今天在地上掌权的是魔鬼,是撒但,今天属地的政治、属地的权柄,是属乎撒但的。主耶稣掌权的时候,是在天国的时候。但是天的权柄实现的时候短得很。你记得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二十四节说:再后未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国要交与父神,所以国是有时间限制的,但永生是永远的。所有读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的人都知道,新天新地起头的时候,就是一千年完了的时候,这时候国度就要交出去。所以永生和天国在时间上不一样。

      第二个分别,人进天国的方法,和人得永生的方法完全两样。得永生,是全部约翰福音专门讲的题目。得永生的方法就是信,信就得着。我们从来没有读到第二个方法。但是进天国没有这么简单。整卷马太福音有三十二次说到天国,没有一次告诉我们说天国是用信得着的。什么人能得着天国?马太福音七章二十一节说: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可见进天国是行为的问题,不是信心的问题。马太福音五章也给我们看见,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这里不是永生,乃是天国。天国需要灵里贫穷。主又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你不必受逼迫就能得永生,但是国度却是为义受逼迫的人所有的。人就是有了永生,如果今天没有为义受逼迫,没有在灵里贫穷,也许国度与他一点都没有分。

      还有第三个分别,基督徒对于永生和天国该有的态度,也完全两样。对于永生,神从来不叫我们去寻找,并且每一次都是给我们看见,我们已经有了。但是对于国度,圣经的话是说应当寻求,应当努力的追求。国度在今天是在追求中,不是已经得着的。对于国度,我们必须花工夫去追求、寻求来得着。

      第四个分别,神对于支配国度和支配永生的方法也大不一样。神支配永生是把它当作恩赐来送给我们。你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到主面前去追求得着永生的。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因为这是白白的恩典,是因着主耶稣赐给一切相信主的人的。所以根本上没有追求和不追求的分别。但是国度就不一样。你记得西庇太两个儿子的母亲到主耶稣面前说,愿主叫她的两个儿子在主的国里,一个坐在主右边,一个坐在主左边(太廿21)。但是主耶稣说,在祂国里坐在祂的左右,不是祂可以赐的,乃是父为谁预备的,就赐给谁。恩典是求告一下就可以得着的,但是国度要看你能不能受主所受的洗,喝主所喝的杯。他们两个都说,我们能。但是主耶稣再说,虽然你们都答应了,都说能,但这也不是我所能给的,还是父给的。

      不只如此,你还记得,那一个与主同钉的强盗对主说:耶稣阿,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路廿三42)主耶稣有没有听他的祷告?听是听了,但是没有答应他。强盗是说,当你得国的时候,求你记念我。主耶稣并没有答应说,你能同我在国度里,而是答应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国度的问题主没有答应,但是乐园的问题能够说。进乐园,只要求告一下就够了;但是进国度,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在这里有一个大的不同:对于永生和天国,神的态度不一样,一个是神的恩赐,一个是神的赏赐。

      说到天国和永生的不同,在圣经里还有许多地方是顶希奇的。第五个分别,启示录二十章给我们看见,国度是殉道者所得着的(虽然不是惟有殉道者才能得着的),但是圣经里没有给我们看见,人必须殉道才能得永生。如果是这样的话,基督教是一个死教,因为人非死不可。你没有看见有这样的事。但是国度就不同,国度必须要费力气,甚至必须要殉道才能得着。比方说,贫穷是得天国的必需,人要得天国需要失去财富。圣经里清楚的给我们看见,没有一个随着自己在地上作财主的人是能进天国的。但是能不能说,没有一个财主是能得救的?能不能说,没有一个不失去他财富的人是能得永生的?骆驼进针的眼是何等的难,财主进天国也是何等的难。但是你有没有听见说,骆驼怎样不能进针的眼,财主也怎样不能得救,得永生?感谢神,贫穷的人能得救,财主也能得救。贫穷的人能得永生,财主也能得永生。但是如果要进天国,财主就发生问题。如果我们在地上积攒财富,我们就不能进天国。当然,我不是说,你们今天要把所有的钱都分光。我是说:你们要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主。你们不过是家宰,你们不是家主。神在圣经里从来不承认,一个基督徒是钱财的主。所有的人都不过是替主管钱的人,都不过是主的家宰。要进国度,有这样一个条件。

      还有一件事顶希奇。你从来没有看见婚姻的问题、嫁娶的间题、家庭的问题与得永生发生关系。但是马太福音说,有的人为着天国的缘故不嫁不娶,有的人为着天国的缘故自阉(十九12)。有许多人因为要进天国的缘故,有许多人因为要在天国里得着地位的缘故,所以守童身。你没有看见婚嫁的人不能得永生。如果这样,彼得第一个就发生问题,因为他有岳母。你看见永生的问题,与家庭、与婚娶不发生关系。但是国度的问题却与家庭、与婚娶发生大的关系。所以圣经说,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的;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的;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林前七29)。这与我们在天国里的地位发生大的关系。

      最末了,还要提一个不同的地方。在国度里,绝对有高低的分别。人就是能进国度,在国度里的地位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得十座城,有的人得五座城;有的人仅慬得赏赐,有的人所得的赏赐是大的;有的人是丰丰富富的进入国度,有的人是不丰富的进入国度。所以在国度里,是有等级的问题的。但是永生从来没有等级的问题。永生是完全一样的,不会你多得十年,我少得十年。永生没有两样,但是国度有分别。

      你稍微看一看,就能看见国度和永生在圣经里根本上是两件事。人得救的条件是信主。除了信之外,没有其它的条件。因为所有的条件,神的儿子都已经履行了。祂儿子的死已经满足了神所有的要求。但是进天国是另一个问题,是需要行为的。今天一个人得救是因着神的义。但是我们如果要进天国,主说,你们的义如果不胜于文士与法利赛人的义,就不能进去。你在生活中的义,你所作出来的义,必须比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更好,才能进天国。所以你看见,永生的问题完全是因着主耶稣,国度,的问题却是因着人的行为。我不是说,国度比永生更好;不过,神还是保守了那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