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得救是永远的──正面的理由()

 

      上一章我们已经看过神所作的几件事。当我们得救的时候,神就将祂的圣灵赐给我们作印记。不是说圣灵在我们身上盖一个印,而是说圣灵在我们身上就是印,圣灵在我们身上就是神的印记。这一个印记要一直留到我们得赎的日子。所以没有一个基督徒会失去他的救恩。本章我们还要继续的来看,圣灵不只是神赐给我们的印记,并且圣灵还是神赐给我们,作我们必定得着之永远基业的质(弗一14)。圣灵是我们得产业的凭据。

      我们在这里看见,圣灵在我们身上有两方面:一方面,圣灵在我们身上作印记,证明我们是属神的;另一方面,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质,叫我们知道神所要给我们的,都是必定给的。你看见这两方面是不同的,一方面是叫神知道我们是属乎祂的;另一方面是叫我们知道我们是属乎神的。我们已经看过圣灵作印记,今天要看圣灵作质。

 

有圣灵作我们的质】请看以弗所书一章十四节: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当我们信主耶稣的时候,神应许我们说,祂要将天上永不衰残的基业给我们(彼前一4;弗一11)。我们怎么知道,将来神不会赖掉不给我们呢?我们所以知道神将来必定会给我们,是因为神将圣灵赐给我们作凭据,或者说作质。质在原文里就是等于商场上的定钱。本来你应当给他二万元,现在先给二百元作定钱。定钱就是今天先给你一点,将来还有一大笔要给你。你作买卖的时候,有没有付过定钱?你租房子的时候,有没有付过定钱?本来一个月你该付房东三十元,现在先给他五元,把房子定下来。你给房东五元的时候,就是对他说,还有二十五元将来定规给他。神说祂要将天上永不衰残的产业给你,你怎么知道将来必定得着,不会失掉呢?就是因为有圣灵赐给我们。圣灵就是神给我们的当头、押金、凭据、定钱。神把圣灵先给你,就是对你说,将来所有天上的产业定规都要给你。

      朋友们,问题就是在这里,如果一个人信了主耶稣会失去他的救恩,那他对于神的押金怎么办?比方我有一栋房子出租,每一个月租金五十元,袁弟兄来租,先给我五元,还差四十五元;他说那四十五元以后定规给我。后来若是他不把四十五元给我,怎么办?我就把他的五元充公了。这件事在神是不可能的,因为第一,神对于祂所给我们的应许无法交待。不要说神给我们定钱,就是没有给定钱,神说了,祂就必定给我们。所以就是神不给我们凭据,神不给我们定钱,只要神说,祂将来要给我们产业,祂定规不会不给我们的。神是因为我们的头脑充满律法的缘故,所以给我们圣灵作凭据,叫我们知道,神已经把定钱都给我们了,难道会不给我们产业么?

      我常常想,在旧约里有一件事顶美。在创世记二十四章,亚伯拉罕打发他的一个老仆人,去为以撒寻求一个妻子。这一个仆人带了许多财物,带了亚伯拉罕家里许多宝贝的东西;当他找到利百加,利百加答应嫁给以撒作妻子之后,他就把这许多东西给利百加,作为定亲的礼物(34~48)。一方面,老仆人送给利百加这许多礼物,是叫利百加的鼻子上、指头上、头上、颈项上、手上,都满了装饰。另一方面,老仆人有一个用意,是叫利百加知道,现在所得的不过是个凭据,将来以撒一切所有的都是她的。

      我们蒙恩之后,因着小信的缘故,也许会想,神如果没有意思给我们救恩,救恩如果不过是神给我们的玩意儿,那过几年,或者过几十年,也许会失掉,我们又不得救了,那怎么办?神就是怕我们心里起疑惑,所以把圣灵摆在我们里面作凭据,对我们说,我定规给你们。朋友们,当你看看里面的圣灵,你就知道你将来必定要得着永远的产业。神如果将来不把产业给我们,神今天为何把圣灵给我们?神如果将来不把产业给我们,圣灵的质就没有意义了。圣灵的质既然给了我们,我们的救恩就没有法子失去。圣灵一天在我们身上,我们一天就是得救的。圣经说,祂要一直在我们身上,直到得赎的日子。所以我们能顶有把握的说,我们是满有凭据得着将来的产业的。

 

我们是神所送给主耶稣的礼物】第七,我们不会失去我们所得的救恩,还有一个原因。在圣经里有一件事,就是主耶稣对于神的关系,和对于我们的关系。有许多基督徒没有看清楚,神、主耶稣和我们罪人这三方面的关系是如何,所以心里就误会说,我们也许会失去救恩。但是,圣经里有一个顶希奇的说法,我们这些基督徒,我们这些得救的罪人,乃是神送给主耶稣的礼物。你看见父在这里,子在这里,父将得救的人送给主耶稣作礼物。如果神是将我们送给主耶稣作礼物;试想我们有没有失去救恩的可能?这件事我们要从两方面来看。

      一方面,神把我们送给主耶稣,如果我们会沉沦、灭亡、失去救恩,如果我们的救恩不是永久的,那神就是寻主耶稣的开心。这就像母亲送一个肥皂泡给儿子。你有没有玩过肥皂泡?用一根管子沾一点肥皂沫,吹一吹就有泡出来。你知道那是两分钟就要过去的。但是你儿子看见了就喜欢得很,以为是皮球,非常好玩。岂知玩两下子就破了。

      如果神不是无所不知的,我们可能沉沦;因为神不知道我们的得救是暂时或者永久。但神是无所不知的,神知道我们到底是永久得救或者是暂时得救。神如果不是无所不知的,神把我们当作肥皂泡送给主耶稣,还有话可说。神如果是无所不知的,祂知道过了三年、五年之后,那个肥皂泡是要破的,祂这样作,就是把空气送给主耶稣,不是把礼物送给主耶稣。但神是永远的神,神所作的事也是永远的事,神如果将人送给主耶稣,祂就不是把人当作空的人情。

      第二方面,这样作对主耶稣也发生问题。如果神把我们赐给主耶稣,过了三年、五年,我们灭亡了,我们把救恩丢掉了;在我们看来,是丢了,是失去了,但是这要怪谁?一面要怪神所送的东西是破烂的,一面要怪主耶稣不会保守。许多次人送我很好的东西,我出门的时候把它遗失了,或者弄坏了,我要就怪他送我的东西不好,要就怪自己不小心,不会保守。神对主耶稣说,我送给你这些人,如果有一天这些人丢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就不能光怪神作了一个空的人情,也要怪主耶稣没有能力保守神所赐给祂的人。

      在约翰福音十七章六节,主耶稣对父说:你从世上赐给我的人,我已将你的名显明与他们;他们本是你的,你将他们赐给我。你看见所有的基督徒,所有得救的人,都是神赐给主耶稣,赏给主死耶稣的。九节:我为他们祈求;不为世人祈求。主耶稣不是为世界上的人祷告;主耶稣却为你所赐给我的人祈求,因他们本是你的。所以我们基督徒是神赐给主耶稣的礼物。再看十二节:我与他们同在的时候,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了他们,我也护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主耶稣祷告说,神所赐给祂的人,每一个祂都保守了。只有一个是灭亡之子,就是犹大。犹大根本就没有信,他从起头就是仇敌之子,从起头就没有得救。除了犹大之外,主耶稣说,父所赐给祂的人,没有一个是灭亡的。

      朋友,你要知道神已经将你送给主耶稣了,你已经被送出了,好像一个女子已经出嫁了。当我们得救的时候,神已将我们赐给主耶稣了。所以所有神所赐给主耶稣的人,所有信主耶稣的人,主耶稣都得保守。主耶稣说:我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了他们。那有可能一个基督徒会失去他的救恩呢?那有可能神把你送给主耶稣以后,救恩就没有了呢?圣经说,神所送给主耶稣的人,没有一个灭亡的。

      神把我们这许多人送给主耶稣,你想会不会因为我们不好,过了三年、五年之后,就灭亡了呢?请你听主耶稣怎么说。六章三十七节: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裹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你为什么会相信主耶稣?你为什么会到主耶稣面前来?你所以会到主耶稣面前来,接受主耶稣,就是因为神将你送给主耶稣: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掉一个头来说,凡到我这里来的,都是父所赐给我的。你所以会到主耶稣那里去,接受主耶稣作主,信靠祂赎罪的工作,相信祂的复活作你称义的凭据;没有别的缘故,就是因为神已经将你赐给主耶稣了。神在天上将你赐给主耶稣,你在地上就相信主耶稣,到主耶稣面前来。神在那里把你送出去,你在这里就到主耶稣面前来。下面接着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所以我们没有法子失去救恩,因为神已经将我们送给主耶稣了。

      不只这样,圣经里还有一个地方,就是约翰福音十章二十九节:我父把羊赐给我。谁是主耶稣的羊呢?就是我们。约翰福音多次给我们看见,我们是神送给主耶稣的礼物,所以神不能把我们当作空的人情,把我们送过去之后就没有了。主耶稣也不能把我们接过去之后就丢了。你不能以为得救是小可的事;你不能以为你自己是这样那样得救的,所以你这样那样也就不得救了。

      我感谢神,我本来是个罪人,我倪柝声本来不盼望得救,我本来拒绝祂,反对祂,但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神把我举了过来,叫我接受本来所不要的道。神把我拿过来送给主耶稣,给祂这样一送,我就没有法子逃了。给祂一送,我就接受主耶稣作救主了。从那一天起,我就在主手里了。你既是从神送出来,从主耶稣收进去的,你能从那里走出去呢?如果是你自己在那里作,是你自己在那里救自己,花工夫叫自己得救,那你只要作得稍微疏忽一点,随便一点,就完了。但是你要知道,是神将你送给主耶稣,使你得救的。

      让我引一个不完全的比喻。最近四川闹饥荒,闹得顶厉害,我也读过很多报告,在那里有些孩子只有两岁,话还不会说,也伸出一只小小的手,在街上讨饭。他们在街上讨饭吃,讨衣服穿,乞求着来维持生活,他们没有办法。若这里有一个人,是顶有钱的,家里有吃的,有穿的,丰富得很。我把这样一个小孩抱来送绐那个人,从物质生活来说,可以说他得救了。我一送,他就得救了。照样,我们本来是罪人,是死在罪中的,是要灭亡的,神把我们一送给主耶稣,我们也就得救了。得救就是我被神送出去。当我死在罪中的时候,当我在审判之下等候刑罚的时候,神把我一送,我就得救了。这与你自己不发生关系。既是主收留你,祂就不能又丢掉你。你是一个失丧的人,你没有吃的,也没有穿的,神把你送给主耶稣,主耶稣接收了,现今你怎会再掉出去?没有可能。神已经送了,主耶稣已经收了。主耶稣说,凡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凡神所赐给我的,我总不丢弃他。所以你没有法子沉沦。你如果沉沦,除非没有起头,或者没有结尾;现在神已经送了,主耶稣也已经收了,你怎么会沉沦?如果沉沦,那就是神迹了。所以我对神说,神,我感谢你,我是个罪人,我是死在罪中的人,当我作罪人的时候,我并不想得救,但是你把我送你爱子,主耶稣也把我收了。给你送了,给祂收了,我就没有办法不得救了。

      主耶稣说,凡到我面前来的,我总不丢弃他:总不一辞,在原文里是顶重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不管怎样都不。在中文里,总不一辞已经够重了,但是因为太熟的缘故,我们就不看重。这里的意思,就是主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总不能丢弃他。绝对没有一个基督徒,是主所丢弃。你得救是因着主耶稣,你能继续得救,你能保守你的得救,也是因着主耶稣。你如果想,你得救是因着主耶稣,保守得救是因着自己,你就一天也保守不住。我把人摆在一边,我承认我轻看人;我高举救主,一切都是祂作的。这是恩赐,这是礼物,你绝对不能被丢弃。

 

有主耶稣作我们的大祭司】现在来看第八。在圣经里有一件事顶宝贝,就是主耶稣作我们的祭物。但在圣经里有一件更宝贝的事,就是主耶稣作我们的大祭司。我在各地常常问弟兄姊妹,如果主耶稣不作我们的救主怎么办?许多人都说,那没有办法。如果主耶稣不作救主,我们就完了,我们没有法子得救。我又问,如果主耶稣不作大祭司怎么办?许多人说,这没有多大关系。主耶稣作不作我们的大祭司,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我们要知道,没有这回事。我们所以能保守我们的救恩,就是因为今天在神面前有主耶稣作大祭司。不要说从前的罪,不要说昨天的罪,就是今天所犯的罪,就已经够叫我们沉沦了。我们所以能继续得享救恩,就是因为主耶稣在替我们祷告。主耶稣的代祷保守我们的得救。希伯来书七章二十五节说: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来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为什么缘故呢?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圣经顶明显的对我们说,凡靠着主耶稣来到神面前的人,主耶稣定规能救他到底。有的人对我们说,也许我们会失去我们的救恩,也许我们还会沉沦。假若加此,你把主耶稣的祷告摆在什么地方?神说,主耶稣是长远活着替我们祷告,祂是一直活着替我们祷告。

      谁能领略得透,主耶稣替我们祷告的效力有多大?如果你有一个朋友没有得救,你替他祷告,神还会救他,何况主耶稣在神面前长远替你祷告,难道不能保守你长远得救么?如果你有一个朋友信了耶稣,堕落了,你为他祷告,你也写信给他,盼望他作一个好基督徒;神听了你的祷告,过了一些日子,他复兴起来了。难道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神面前继续的、长远的、一直的祷告,不发生效力么?因为主耶稣是大祭司,在神面前长远活着,替我们祷告的缘故,所以我们必定蒙祂拯救到底。

有一件事我常常觉得喜乐的,就是人可以忘记为我祷告,但我还是一个被祷告的人。人可以不替我祷告,但我还是一个被祷告的人,因为主耶稣一直为我祷告。有一位在神面前作大祭司,人可以忘记我,但是祂绝不会忘记,总是继续长远的替我祷告。

      主耶稣对我们说,祂祷告是为着所有信的人,为着所有属乎祂的人,不是为着世人。刚才我们所读的约翰福音十七章是够清楚的。九节:我为他们祈求;不为世人祈求。他们就是上文所说,父所赐给祂的人。不为世人祈求,却为你所赐给我的人祈求。你在这里看见,主耶稣祷告的范围是为着相信祂的人,不是为着世人。有一件事,我们在这里顺带提起。父是对于世人的,子是对于教会的。在新约里,你从来没有看见基督爱世人,你只看见神爱世人。但是另一面,你看见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顶希奇,父的范围是为世界,子的范围是为教会。祂说,祂不是为世人祈求。祂工作的效力是叫世人得救,但是祂祷告,祂作祭司,光是为着基督徒,不是为着外人。

      祂为我们祷告,祂的目的是什么呢?祂祷告是求神保守我们,保护我们,叫我们像祂一样,叫我们与世界分别,叫我们合而为一。所以,不管世界的引诱多厉害,撒但的试探多厉害,人的肉体多厉害,主耶稣的祷告所发出的力量,必能保守我们。如果神不是听祷告的神,就没有事情。但神是听祷告的。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一章说,父阿,我感谢你,你常听我的祷告(41-42)。如果神是继续不断的听祷告,我们就没有不得救的可能。弟兄姊妹们,在你沉沦之先,你必须先从主耶稣的祷告里跳出去。主耶稣的祷告乃是地狱的栏杆。你要到地狱里去,你必须先跳过这栏杆。在你没有把主耶稣的祷告推开之先,在你没有把祷告的拦阻去掉之先,你没有法子沉沦。感谢神,主耶稣的祷告靠得住。

      举一个顶清楚的例,当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彼得顶骄傲,对主说,什么人都可以不认你,我总不能不认你(可十四29-31)。后来彼得跌倒了。主耶稣曾预先对他说,彼得,撒但定规要得着你,但是我已经为你祷告,叫你不至于失去信心。我已经为你祷告,你必定会回头。你在回头之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廿二31-32)。因此,后来彼得虽然跌倒了,他还爬起来;他不只爬起来,他还帮助了许多人。今天许多人爬起来,还是因着彼得。彼得的回头,并不是彼得自己要的,乃是主耶稣祷告的力量一直抓住了他。等一等,当他记起主耶稣的话时,他就流泪、悔改。这都是主耶稣祷告工作的力量。神听主耶稣的祷告。

      主耶稣从来没有替犹大祷告;因为犹大根本是沉沦的,是不得救的。他从起头就是灭亡的,他从来没有信主耶稣,从来没有称主耶稣作主,都是称主耶稣作夫子。犹大是沉沦的人,主耶稣不替他祷告。彼得是一值得救的人,他得救最迟是在马太福音十六章的时候,当时他承认主耶稣是永生神的儿子(16)。定规是已经得救了。

      请你不要相信自己的祷告,你该相信主耶稣的祷告。不是你天天热心祷告的问题,不是你这雨天祷告多少次的问题,请记得,你祷告多少次都没有用处。不是你的祷告能保守你得救到底,是主耶稣的祷告能保守你得救到底。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多少人相信主耶稣祷告的能力,你能不能无依无靠的把自己托给主耶稣的祷告?你说,撒但的试探多厉害,世界的试探多厉害,肉体的鼓动多厉害,撒但的攻击多厉害。但是我不承认你的话。你如果看自己,许多时候你觉得说,我完了。你给撒但多试探几下,肉体就没有力量了。许多时候,你觉得灰心,你觉得祷告不下去,这时候你要仰望主耶稣,祂是你的大祭司。你要仰起头来看祂。你要说我没有能力,我祷告不来;但我信靠祂,祂是我的大祭司,凡靠着祂到神面前来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我们祈求。我们有这样的一位大祭司,替我们祈求,你想我们有没有法子失去救恩?

 

是神保守我们】我不是说,我们不必理会圣经里许多难解的地方。下一章我们要说到那些地方。但是从正面来看,有许多的事,是没有办法取消的。不只有主耶稣的祷告,不只有主耶稣作大祭司,在圣经里还有许多别的东西。得救不只是因着我们的相信,并且是因着神能力的保守。不是我们保守自己,是神的能力保守我们。你用什么样的条件得着救恩,你也是用什么样的条件保守救恩。得着的条件,就是保守的条件。不能得着是一个条件,保守是另一个条件。你是因恩典得着神的救恩,你也是因恩典得着神的保守。如果你说得救是因着恩典,蒙保守是因着行为,那你是从来没有读过加拉太书。

      罗马书和加拉太书,我们曾读过好几次。罗马书是专门讲罪人,加拉太书是专门讲信徒。罗马书说,人不能因行为称义;加拉太书说,人不能因行为保守他的称义。罗马书告诉我们,罪人不能靠行为;加拉太书告诉我们,信徒不能靠行为。罗马书告诉我们,罪人在神面前的称义,与律法和行为不发生关系;加拉太书告诉我们,信徒保守恩典的方法,也不能靠着律法。你们是因着圣灵入门,难道要靠着肉体成全么?你们是因着信心入门,难道要靠着律法成全么?所以你看见,罗马书是对不信的人说的,是从不信的人的角度看过来的。加拉太书是对信徒说的,是从信徒的角度看过来的。如果你在神面前蒙受救恩是白白的,那你在神面前得到救恩的保守也是白白的。圣经给我们看得顶清楚,是神来保守,不是我们自己来保守。

      彼得前书一章五节说: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救恩最末了的一步,就是在主耶稣来的时候得赎。救恩分作三部分,这里是指着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我们将要得赎说的。我们是因着信蒙神能力保守而得赎的。今天是我们将神拉牢呢,或者是神将我们拉牢?是我们保守呢,或者是神保守?圣经说是神保守。这里的蒙神能力保守,意思就是如果我失落,责任不在我身上,是在神身上。我顶敬虔的说,我们如果失落,责任在神身上的多,在我们身上的少。可是千万不要以为,基督徒可以随便。我们在以后几章要说到这问题。今天的问题是得救。得救完全是神的事。

      比方说,因为我有一点事情要办,所以我把图章摆在马弟兄那里。如果马弟兄把图章丢了,责任是在我呢,或者是在马弟兄?不错,我也有一部分不对,我为什么相信马弟兄;但是直接的责任是在马弟兄,因为我把图章交给了他。如果我交给了神,后来我的得救丢了,固然我也有错,我为什么这样相信神?但是,直接的错是在神身上,是神错。你能蒙保守是因着神的能力。不认识神的人要说,神的能力恐怕不够保守我们。但是认识神的人,每一个都要低下头来说,我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定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所显现的救恩。彼得是顶有把握的说,我们必定要得着,我们无论如何要完全得救。

      为什么我们会完全得救?提摩太后书一章十二节说: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保罗所交付给主的,主要保守,一直到祂来的那一天。所以一直到那一天,我们都是得救的。我常常想,我倪某人有一天如果到地狱里去,我灭亡不是大事情,但是神的荣耀受了亏是大事情。我倪某人下地狱、沉沦,算不得什么,但是神的荣耀失去了,则算不来。我沉沦不要累,但是我的沉沦定规不荣耀神,叫神的荣耀受亏损,因为显得神保守不好,神不能保全。为着神荣耀的缘故,所有认识神、认识祂保守能力的人都要说,我有什么方法能失去神的救恩呢?阿利路?亚,我没有方法。神的话在这里是够大,够清楚的。

      关于保守的圣经节,我最喜欢的就是犹太书二十四节。它比其它的圣经更特别,告诉我们神的名字叫什么: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神的名字是什么呢?神的名字就是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的,神的名字就是那能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的,神的名字就是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这就是我们的神。什么叫作不失脚呢?不是说神保守我们永不跌倒,是说神保守我们永不失脚。跌倒是卧在地上,失脚不过是颠一下。它说,神能保守我们不颠一下。神不只叫我们不跌倒,神甚至叫我们不失脚。

      请你记得,圣经里所有的道理都不能以罪人作出发点,而要以主耶稣作出发点。如果以罪人作出发点,那就糟了;如果以主耶稣作出发点,那才清楚。如果以罪人作出发点,罪的问题就会看不清楚。有许多事情,我们不以为是罪;有许多东西是顶污秽的,我们把它当作顶清洁的;有许多事情是顶软弱的,我们把它当作顶刚强的;有许多事情是顶羞辱的,我们把它当作顶荣耀的。就是我们作了基督徒之后,有许多犯罪的事,我们还以为是荣耀的。就是认识神的人,还有许多没有审判的罪。当他作基督徒的时候,他还有许多罪,以为是有荣光的。如果信主的人对于罪还看不清楚,何况罪人呢!有许多的罪,神在主耶稣身上早已审判过了,但是我们作罪人的时候看不见那是罪,一直到信主耶稣之后才清楚那是罪。罪人不清楚,信主耶稣的人才清楚。但是基督徒也靠不住,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看见。

      所以一个人会不会失去救恩,如果凭着人自己来看,就永远看不见。如果从你来看圣经的真理,那整个就给你弄乱了。你以为这一个是大的,那一个是小的。等你从主耶稣那里看过来的时候,你才清楚。问题不是你能不能保守救恩,问题是主能不能保守救恩。

      正当的眼光都是从主那里发出来的。如果要我们保守,不要说雨天,就是两个钟头也不行。如果是主保守,义人虽然一天七次跌倒,还要爬起来。问题不是你能,问题乃是神能。你的眼睛如果看自己,根本就看错了。圣经是说,要仰望那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十二2)。保守的能力是主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可以靠神,因为保守的是神。

      今天的问题,是神用什么方法来保守我们。我们今天把生命交给神了,神用什么方法保守我们到主耶稣来的日子呢?没有别的,神是把我们的生命与主耶稣的生命一同藏在祂里面(西三3)。我读这一节圣经,喜乐得笑起来,这节圣经再好也没有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基督徒知道这节圣经的好处。神所赐给我们的生命是没有法子丢的,因为神已经将我们的生命和基督的生命一同藏在神里面了。

      我记得我在学挍里还没有得救的时候,有一天我写好一张顶要紧的东西,我对我的同学说,这个东西顶要紧,五千块钱都不卖;我有事情要出去,你好好的给我看守着。我把那一张纸给了他就出去了。后来我回来,我问他要那张纸,他说,我交不出来了。你说得那么要紧,所以我就用开水泡了,吞在肚子里。他拍拍肚子说,在这里,永远不会丢了。那一天我父气又好笑,那张纸装在他肚子里,永远不会丢,也永远拿不出来,稳当得很。今天神作事情更稳当,神将我们的生命和基督的生命一同藏在祂里面。我问你,你从那里找?你用什么方法丢?什么时候你会把神丢了,什么时候你才会把神所给你的生命丢了。感谢神,神永远不会丢,神所摆在基督徒里的生命也永远不会丢。你们要看见,基督徒的那一个生命是藏得牢牢的,是藏在神里面的。

 

神的应许】除了前面所提的九件事之外,还有一件。前面这九件,不要说你自己,就是神也不能推翻。无论什么方法都不能推翻。一个人蒙神恩典得救了,就谁都没有法子叫他丢掉。但是主耶稣还以为不够,怕我们疑惑祂的工作,所以还特意给我们应许,叫我们看见,我们怎样都不会失掉。我想我们大家都记得约翰福音十章,那一段圣经够清楚的给我们看见,我们的命运是挂在那里。我们的命运不是挂在我们身上,我们的命运是挂在主耶稣和父身上。

      约翰福音十章二十八至三十节: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裹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裹把他们夺去。我与父原为一。主的话再清楚不过了: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有了这句话,就是没有别的话,就已经够了。这里主是多郑重、多肯定的说,永不灭亡。就像刚才说的永不丢弃一样,也像约翰福音五章二十四节所说,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人生了,这些都是绝对的字眼:我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神是永远的神。不认识神的人不知道神作了什么。如果人认识神,就知道神所作的事都是永远的,神从来不作暂时的事。神从来不三翻四覆,神作了就作了。神不会过两天变一变,神一次作了就永远作了。神不会今天叫你得救,明天叫你下地狱,后天再叫你得救,再后天再叫你下地狱。如果神这样作,生命册必定不大好看,一下子堕一坠,一下子改一改。神是永远的,所以神所赐给我们的是永生,我们是永不灭亡。你必须看见,神所作的是永远的事,神从来不肯一下子改一改。人可以随便改变,神不肯随便改变。祂一次救了你,就永远救了你,叫你永不灭亡。

      这事有什么凭据呢?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谁这一个字,在原文里是有意思的,就是任何受造之物。主说,任同受造之物都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是好牧人,我给我的羊生命,我的羊永不灭亡。父将羊交给我,任何受造之物,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二十八节是说牧人,二十九节转一个弯说到父: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二十八节的手是主的手,二十九节的手是父的手。父是谁呢?祂说,我父比万有都大。一切所有的都包括在这万有里面。所有的受造之物,所有的天使,所有的邪灵,所有的人,所有世界上的造物,连你,连我,都包括在里面。祂说,我父比万有都大,没有一个人能从祂手中把我们夺去。在这里有一只大手,保守着祂的羊,你想他们怎么会丢呢?只有比那比万有都大者还要大的,才能把他们夺去。

      有人说,不错,别人不能夺去,但我自己总能出去吧?这就是证明你不认识神的话,也不认识你自己。一个人得救了,如果还会沉沦,难道是他自己要沉沦么?他不是因为受世界的引诱、仇敌的迷惑,和撒但的攻击么?所以如果一个基督徒沉沦,那就是说,情欲能把人从神手里夺出去,魇鬼能把人从神手里夺出去,世界能把人从神手里夺出去。人下地狱,不是自己定规要下的。不要说基督徒,就是罪人,也不是自己要下的。你顶明显的看见,人死在罪中,是邪灵将他捆绑住的。世界上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被鬼附的,所有的罪人都有鬼在他身上作工。如果信徒能从父的手中出来,这就是说,邪灵比万有的父都大。这一只羊在万有的父手中,如果没有东西比万有的父更大,他就没有被夺去的可能。不只如此,你必须承认,就是你自己要出来也不能,因为连你自己也包括在万有里面。主耶稣说,我父比万有都大,你不能把自己摆在万有外面。

      感谢神,二十八节是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手,二十九节是给我们看见父的手,二十八节是说到牧人的手,这不是律法的问题,也不是咒诅的问题,也不是怜悯的问题,这是主手保护的问题。二十九节说,父的手比万有都大,是最有能力的。你该想一只是父的手,一只是牧人的手,有这两只手把我们抱住,我们必定是稳固的。

      我刚信主后不久,和王载弟兄去江湾听道,讲道的人说,我们基督徒要热心,要传福音,要服事主,不然要被漏掉。听完之后,我问王载弟兄说:你想你什么时候会漏掉?我怕我今天晚上就要漏掉。他说:是阿,我怕我也要漏掉。如果漏了,就要下地狱了。我说:如果会漏掉,我们还劝人信耶稣作什么?他说:那我今天晚上晚饭都不必吃了。我说:不只晚饭不能吃,今天晚上觉也不能睡了。世界上的人不知道永生永死的危险,所以还能吃,还能睡。我们是知道永生永死的危险的,我们知道我们是像风前的糠一样,那我们怎能不担心呢?这是我末认识这方面真理之前的故事。

      感谢神,是我的父替我保守我的救恩,是我的主替我保守我的救恩。所以我知道我顶稳固。十二年前,我到南洋去,我骑自行车经过一个大森林去传福音,在森林里面看见一只大母猴,背上背了许多小猴子,一只一只的迭起来,像运动会里的迭罗汉一样。母猴背着牠们在树上跑,有的时候要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两棵树隔得稍微远一点,母猴跳过去抓住了那棵树上的枝子,牠背上的小猴子却都落下去了。等一等母猴就跳下去,再让牠们爬在背上。那天我在那里看了两、三个钟头,觉得顶有趣。

      前两个月我在昆明,有一位林先生,家里有一只猫,生了三只小猫。有一天我到林先生家里去,刚好林先生和林师母不在,我就去看那几只猫。我和牠们玩,我用手拉牠们,母猫用口衔了小猫就跑,小猫都不掉下来。神把我们救来,并不是像背猴子,要我们用力量抓住祂。如果碰着树枝软一点,荡一荡,就掉下来了。神把我们救来,是像猫用口衔住我们,所以怎么跑都不会掉。这是神的保守。你如果要拉住神,那太吃力了。不要说三、五年,老早就丢了。感谢神,是神抓住了我们。

      最末了,请读罗马书八章。前章信息我们读过八章三十节,看到五个连环,这五个连环没有大小之分。我们看见,所有得称义的人都要得荣耀。这里的得荣耀,在原文里是过去式。神是永远的神,从神的眼光看,所有称义的人都已经得荣耀了。你得荣耀的事,在你身上也许还要等一千年;但是在神那一边,在神的旨意里,在神的计划里,是已经成为历史了。所以它说: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神已经荣耀了他们,他们已经得着了荣耀,阿利路亚!历史都已经写好了,还会错么?你将来的历史都已经写好了,你没有推翻的可能。神肯将你将来的历史,将来的事情都写好了,祂就定规要给你成就。

      为此,三十一节起头就说:既是这样。如果所有被称义的人定规得着荣耀,那还有什么说的呢?没有什么说的了。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神已经定规了,人怎么能抵挡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保罗在这里问,他在这里向全世界的人呼喊,谁能?在这里他四次问,谁能?谁能敌挡我们呢?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谁能定他们的罪呢?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保罗知道,不能,没有那个可能。

      保罗不是说,谁能叫我们不爱基督呢?我们常常不爱基督。许多时候我们的爱会摇动,因为我们的爱常常会被世界吸引去。我们能不爱基督,但是谁能叫基督不爱我们呢?不管是患难、困苦、逼迫、饥饿、赤身露体、危险、刀剑,都不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

      三十七节: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不是靠着我们爱主,是靠着主爱我们。如果是靠着我们爱祂,这就没有盼望了。如果是靠着祂爱我们,如果是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就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们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主耶稣基督里的(罗八38~39)。这是够清楚、够稳当的给我们看见,神一次给了我们救恩,就永远给了,谁也不能推翻。这些话太高了、太阔了,也太深了。

      求神给我们看见,神所作的事是有头有尾的,神是阿拉法,神是俄梅戛,若是事情没有作完全,祂从来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