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六题

 

基督如何成全了律法和先知(太五17)

      我们要答复这个问题,就得仔细读马太福音五章十七至二十节。

      我们要先读两个字──莫想(17)。主为什么说莫想呢?就是因为有想的可能,也许有人要这样想呢。主在山上讲了九福之后,又讲了两件事,就是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当人听了这个之后,也许要想,主今天所讲的福和旧约完全不同。在旧约里,神是叫以色列人作大,吃最好的,应当灭他的仇敌。今天主是讲人应当谦卑、温柔、受逼迫等等,这与旧约完全不同,莫非主来是要废掉律法么?从前神是把以色列人放在地上作见证。今天是说你们是盐是光,神已经把祂的见证从以色列人拿出来给几个人,莫非主来是要废掉律法么?所以,主一讲完了你们是盐是光之后,接着就说莫想。主说祂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废掉,在原文的意思是好像拆墙那样的一块一块拆下来:成全在原文是充而满之的意思。

      论到主耶稣对律法的态度,在古时代有两种说法。有一派的说法顶不好。他们说,主耶稣成全律法,就是破坏律法。他们说,明明主在此所说的与摩西所说的有许多的不同──摩西是说,人若休妻,只要写一张休书就可以;主却说,凡休妻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就不可以。他们的意思就是说主反对摩西。另一派人,就是复元教的人。他们说摩西的律法传到一千五百年,不知被犹太人加上了多少,主来是要把律法的真相保全,把人所加上的废掉。但我们看主所说的成全,是充而满之的意思,是补充的意思,并不像以上两派人所说的。我们现在来看主对律法的态度。

      第一,主承认律法和先知是从神来的。主在马太福音五章十二节说: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可见主承认先知的事。五章二十三节,主说到在祭坛上献礼物的事,可见主并没有反对祭坛。山上的教训一讲完,主下山时,遇见一个长大痳疯的,主医好了他,就吩咐他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太八1~4),可见主承认摩西所吩咐的是应当照着作的。

      第二,主虽然承认律法和先知是从神而来的,可是同时也告诉我们,律法是不完全的。在马太福音第五章,我们一再读到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这两句话。主的意思是,摩西说不可杀人、不可奸淫是不错的,但我告诉你们,这个并不完全,乃是连动怒都不可,连一点淫念都不可。可是我们要注意,不完全并不是坏的。比方:一个小孩才学二加二等于四,按知识说,他所学的是不完全的,但这并不是说他所学的二加二等于四是坏的。

      第三,主来是补充律法所不及的。成全的意思,是指主作教师的成全,不是指主作救主的成全。乃是说,律法所不及的地方,主把它补充使它满了。律法是教导我们以眼远眼,以牙还牙,这是公平的原则。主是教导我们要爱仇敌,要为那逼迫我们的祷告,这是恩典的原则。律法是表明神作事的法子,是用公平来支配一切。恩惠、怜悯是表明神本身的的性情,照着主的恩典,是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约翰福音一章十七节说: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摩西是把神办事的手续告诉人,主是把神本身的性情告诉人。

      主已经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了律法的咒诅,我们说接受主在十字架上的工作而得生命,就我们在世上的生活,也当照着主在山上所吩咐我们的而行。有人说,主在山上所讲的,都是律法,不是恩典,所以山上的教训是对犹太人说的。有两个凭据,可以证明这种说法的错误。第一,讲理,我们不能把难的都推给犹太人,把容易的都留给自己。试问,神能不能给犹太人能力、恩典少,却向他们要求更多?给我们能力、恩典多,向我们的要求反而少?第二,马太福音五章一至二节明说主是对门徒说的。如果有人说,这里的门徒是指着犹太人说的,那么圣经至少有一节说门徒就是基督徒(徒十一26),圣经却没有一节说门徒就是犹太人,也没有犹太门徒这个名词。一作门徒就不再有犹太人、外邦人的分别了。第三,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至二十节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本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们传福音,同时也得教训人遵守主的教训──包括主在山上的教训。不错,山上的教训是难,但我们不能把难的都推到犹太人身上。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六节说: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我们要注意末了的一句话。主所说的一切话,不只是信主耶稣得永生而已,主的命令也在内。圣灵来作的工作,是叫人遵行主所吩咐的。使徒不只受命传福音,使徒也是受命吩咐人遵守主的教训。

      马太福音五章十八节,照中文很难读,若照原文直译就容易明白:我实在告诉你们,直到天地都过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过去,直到都完成。一点是指希伯来文字母中的最小的字母,一昼是指希伯来文字母上的分音符号。一点一画,是指文字中顶小的地方。一点一昼都成全,就是说一切都成全了。天地是等到律法一点一画都成全了才会过去。

      十七节是说律法和先知,十八节只说律法。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律法只说到千年国度为止,先知有说到永世的(以赛亚曾说到新天新地)。如果说先知所说的都成全了天地才废去,那就岂不要把启示录所说的颠倒过来么?我们的主说话真有分寸,一点不多说,也一点不少说。主说,天地都要等到律法的一点一画成全了才能过去,可见律法是何等的尊严了。

      十九节:所以,是承上文说的。十九节的诫命是指着什么说的呢?这里的诫命,是指着上文的律法,不是指着山上的教训。因为这诫命的这字,明明是指上文的律法而言。

律法有两种,一种是仪礼的律法,一种是道德的律法。例如:应当怎样献祭,是属于仪礼的;应当怎样待人接物,是属于道德的。道德的律法是比仪礼的律法更紧要。主在世,对这两种的律法都有祂的办法。

      马太福音二十二章三十七至四十节: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走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九章十三节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主给我们看见,道德的律法是比任何的律法都紧要。二十三章二十三节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守,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走不可不行的。主给我们看见律法上有更重的与次要的之别。有人在仪礼的方面作得很完全了,主还责备他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羊毛不与细麻织在一起,不能用羊奶煮羊羔等等,这些都是诫命中次要的。

      马太福音五章十九节: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这叫我们看见,传神的话的人有多大的责任。无论何人,他自己在行为方面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也教训人废掉(不是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这叫我们知道,许多错误的教训,常是从错误的行为生出来的。例如:有人看受浸是无关紧要的,何必受浸呢,他自己就定规不受浸。后来有人问到他受浸的事,他就要说出一套不受浸的道理来。因他有了这样一个错误的行为,所以他也就有了这样一个错误的教训。主说,这样的人,在天国里要称为最小的。

      我们基督徒也要守律法么?不。因为基督徒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六14)。使徒的时候,有几个人教训弟兄们说,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就不能得救。彼得回答他们说:现在为什么试探神,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呢?所以,他们后来写信给弟兄们,不过要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并没有要门徒受割礼(徒十五1~29)

      另一方面,主在地上的时候,还没有死,也没有复活,主是一切仪礼的律法的表明,所以门徒在当时还得照律法行,例如主与彼得当时都纳丁税。直到主死了,律法才停止。因为主死了,所有仪礼的律法就都应验了,都算过去了。在这里是有时代的关系的。

      等到圣灵已经降临,教会已经成立了,彼得还遵守仪礼的律法,不吃利未记第十一章所说的不洁之物,神怎样教训他呢?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徒十9~19)。新约有了改变了。加拉太书告诉我们,犹太人有一个最紧要的律法,就是割礼,但保罗顶严重的对他们说: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的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加五2~3)。保罗在此给我们看见,你只要受一次割礼,你就得遵行全律法。你对于律法不是全有,就是全无。你不能要你所要的,拒绝你所不要的。在此,我们看得顶清楚,我们不是在律法之下。

      马太福音五章十九节的天国,不是指着教会说的,乃是指主再来时,要在千年国里作王说的。

      说到这里,或者有人想,基督徒不必遵守仪礼的律法,也许还要遵守道德的律法。人因信得救了,就有能力可以靠行为靠律法成圣。可是我们要知道,行律法不是得救的条件,行律法也不是我们一生生活的原则。

      马太福音五章二十节: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一个法利赛人有义,就是说一个法利赛人遵行了道德的律法。一个基督徒就是有了法利赛人的义,能不能进天国呢?主说,断不能。主在这一段圣经里(17~20)说了两次我告诉你们。十八节是告诉门徒说,律法不能废去,乃是都要成全;二十节是告诉门徒说,祂来是要补充律法所不及的。十七节说律法在消极方面是不废去,在积极方面是要成全。十八至十九节就是给我们看见,主对律法的态度,在消极方面是不废去;二十节就是给我们看见,主对律法的态度,在积极力面是成全(充而满之)。因为有这两方面的不同,所以主两次说我告诉你们。

      二十节的你们的义,与律法的称义有别。神的称义,是神所给我们的,是因信得着的。你们的义,是自己的行为,是因圣灵作工而有的。如果说是称义,那就是对罪人说的。这里是对门徒说的,所以这里的义并非神所给的义,乃是门徒自己所行的义。

      文士和法利赛人,就是作到顶好,也不过是行律法的义。但你们(门徒们)不在律法之下,就应当有超过律法的义,你们的程度是应当高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因遵行律法得以进入天国。基督徒已有马太福音五至七章的教训,如果你不遵守,你就不能进入天国。

      在这里我们还要清楚一点。永生是每一个信徒都有的,天国却不是每一个信徒都能进的。得永生,是因神所给的义;进天国,是因自己所行的义。永生,一信就得着,永不会失去;天国,是要得胜的人才能进去。永生,是今生就有的;天国,是主再来时才设立的。约翰福音这一卷书,就有九次说到信就有永生;马太福音十一章十二节却是说: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得永生,是一信就有的;进天国,是天天要追求的。得永生,是神将人从世界中拣选出来;进天国,是神从得永生的人中拣选些人出来。得永生,无大小之别;进天国,是有大小之别的。所以,我们已经得了救的,如果盼望主再来时作王,就当靠着圣灵有自己所行的义。主说的话,我们岂可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