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五题

 

什么叫作从恩典中坠落(加五4)?从恩典中坠落的人能不能得救?

      新约中有好几卷书,读起来总好像差不多;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好像差不多,加拉太书和罗马书好像差不多。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一个是从正面立论,一个是从反面证明。以弗所书是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歌罗西书是掉一个头来说基督是教会的元首。罗马书是从正面说人称义是本乎神的恩,是靠着神的义,是藉着人的信;加拉太书是从反面说人不能靠律法得救,人不能靠行为称义。罗马书是说什么是真理,加拉太书是说什么不是真理。知道什么不是真理,就更能知道什么是真理了。

      在加拉太的信徒,起头是起得不错的,是因信得救的。但是,中间发生一种危险,就是有人说,人得救的起头是因信基督,是因圣灵的感动,是因神的恩典,可是得救以后,都得靠遵守神的律法,都得靠自己尽力的去作好,才能得神的喜悦。有的人,你问他怎样得救的,他说,因着信。你问他怎样能得神的喜悦,他说,要靠自己作好。这就是在加拉太的信徒的光景。他们想,得救是因着信,但保守这救恩是应当靠遵行律法。所以他们想,第一件是应当受割礼,其次,旧约的许多仪文也当守。因此,保罗就告诉这样的人说: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什么叫作从恩典中坠落呢?我们从加拉太书五章一节,知道他们是已经进入恩典的。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这里说,基督已经释放了他们,他们是已经自由了,现在他们是应当站在这自由里,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从这里读下去,我们就懂得什么叫作从恩典中坠落了。原来是站立在自由的地位里,现在从这自由的地位里挪出去了,自己作一个轭给自己负,这就叫作从恩典中坠落了。这根本不是指能不能得救的问题:恰恰相反,只有已经得救的人才有从恩典中坠落的可能。

      每一个得救的基督徒,在得救的那一天,就得了一个新地位,并且在神的面前有作儿女的自由。自由,不是放纵,乃是有一个自由的灵来到神的面前。我们不必作苦工,我们不必作一个守日子的人,我们更不必受割礼。

      一个没有自由的基督徒,和一个有自由的基督徒,在神的面前有什么分别呢?一个有自由的基督徒来到神的面前,他所记得的是:他得蒙神的悦纳,乃是因着主耶稣。他忘了他的自己,他不看他的自己,他只记得他到神的面前是因主耶稣的血,所以他能坦然无惧的进入至圣所。一个没有自由的基督徒,他以为从早到晚都得顶小心。今天如果待人好,读经有味,祷告很长,到聚会的地方就好像胆量大些,说阿们的声音都要比平常响些。如果有一天他作得不大好,他就想神不会喜悦他了。这一等的基督徒,他的眼睛是往自己里面看,他忘了看基督所已经成功的。他以为他作得好,神就喜悦他,他作得不好,神就不喜悦他。他一天到晚作一个铁轭给自己负,定些顶严的律法给自己守。

      我们要知道,保罗所说的自由,不是指地位说的,不是指得救的事说的,乃是指每一个基督徒一天过一天怎样能享受神所给我们恩典中的自由说的。自由,并下是放纵,并不是任同事都可作。这里的自由,是指我们在神面前的那种自由,是因着耶稣基督所给我们的自由。如果你到神面前,你忘记了血,你只看你自己,你就犯了一个最大的罪;因为神所看重的血,你却轻看了。希伯来书十章二十九节说到将那使人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乃是一个大罪。血是这样被神重看,所以圣经就说宝血。你如果不看在神面前的宝血,你就要失去你在今生所能享受的恩典。

      与基督隔绝的意思就是说,今生的福气他都没有。他得救了,他自然有来生的福气;只因他现在不知道一天过一天靠基督所成功的而活,所以他一天过一天都不能享受基督所给他的福气。不自由的基督徒,就是自己作轭给自己负,在神的面前作一个奴仆,不作一个儿子。

圣经里顶注重的事,就是基督的工作。圣经告诉我们,神悦纳我们,是因基督的工作,不是因我们自己的行为。我们每一次来到神的面前,是因基督在神面前是如何,不是因我们在神面前是如何。神所看重的是基督,不是我们。你就是作得比彼得、约翰、保罗都好些,但你来到神的面前,还是因着基督;是基督带你来到神的面前,不是你的好行为带你来到神的面前。

      到神的面前,是靠基督所成功的,那么,到人的面前,应当如同呢?能不能说,我到神的面前是靠基督所成功的,所以我的行为不好不要紧呢?我们应当知道,我们的光是应当照在人面前的。我们的光如果照在人面前,人就要因我们的好行为,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如果我们的行为不好,人就不能承认你是一个基督徒。

      在神的面前,基督所给我们的地位,是再牢靠也没有了。你每天每次来到神的面前,都应当有一个无亏的良心。有的基督徒来到神的面前,一直觉得有罪,但希伯来书十章二节是说:既一次被洁净,就不再有罪的良心了(直译)。因良心是一次被血洗净的,所以我们在神的面前是永远自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