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章 寄居的生活

 

        经文:希伯来书十一章816

 

第一节 亚伯拉罕在迦南,一生只住帐棚

 

 

        我要讲亚伯拉罕和他一家的事。亚伯拉罕是神拣选的,神将他从迦勒底的吾珥召出来,对他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十二1)神就引领他到迦南地,并且应许他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为业"。亚伯拉罕到迦南地;是年七十五岁,他活了一百七十五岁,在迦南地共住了一百年,在这一百年中,他的生活蒙神大大赐福,牛群羊群很多,仆婢也很多。当他的侄子罗得被 掳去时,他曾率领了三百多个家人去追杀敌人。然而他家里的人却很少,一百岁才生以撒,连他儿子一共只有三人。亚伯拉罕虽然有这许多牛羊仆婢,但希奇的,迦南本地的人都住房屋,罗得离开他叔父到所多玛后,也一面住房屋,一面做买卖,惟独亚伯拉罕一直不盖房屋,只住帐棚。他并不是没有钱盖房子,也不是买不到地,迦南地很多族长都与他结盟,可见本地的人都很喜欢他,当他妻子死后,他向迦南人买一块坟地,虽然他们要的地价很高,但是他们却很愿意他随意选择,所以买地在亚伯拉罕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盖房子也不困难,但亚伯拉罕却一直住帐棚,这是为什么缘故?因为他知道:虽然神应许他的后裔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那末多,并且神也应许将这地赐给他、但他更知道一件事:这乃是属地的,神不过是用这个来作一个预表,祂为我所预备的是在天上。所以"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象是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9)"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13),所以他一直在地上作客旅、作寄居的,他心里有一个意念说:"我与我的子孙一定要住在怅棚里,因为我的家是在天上,不是在地上,我在这里不过是作客旅、作寄民的。"神看见亚伯拉罕存这样的心,神的心实在欢喜得很。"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1415),神也确是为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16)

第二节 我们是被神召出来的

 

 

        一、我们在这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现在,我要说到一些教训。"教会"两个字在中文里并没有什么意思,但在原文中却实在有意思, 教会乃是指"召出来的一班人"我们都住在这世界,神用恩召将我们一个一个召出来,这召出来的一班人就是教会。当时亚伯拉罕以及他的家人所走的就是这条路:"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6),这就是教会 。我们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是从我们各人所在的地方被召出来,一直往神为我们所预备的天家去,因此我们在这世上是作客旅、作寄居的,我们不再是这世界的人,虽然按肉体说,我们的家是在上海,但按属灵说,我们在这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这是我们所蒙的大恩典。

 

 

        二、该隐的子孙,无论活多大,都是虚度

 

        我要大家注意《创世纪》第四、第五两章《圣经》:第四章是记载亚当的大儿子该隐的子孙,一共记了七代,《圣经》只记载他们的名字,并没有记载他们活多少年岁;第五章是记载亚当第二个儿子塞特的子孙,一共说了十代,圣经不但记载了他们的名字,也记载了他们的年岁。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教训,就是该隐的子孙,也包括这世代千万的人,无论他们活多大,他们所活的在神的眼中,神并不喜欢。中国有一句客套,见了老先生问:"老先生高寿?"老先生说:"虚度七十。"这句话是实在的,究竟活了七十,八十活了些什么?人在世上所做的工作究竟有什么价值?能存到永远吗?无非是为了嘴忙碌而已,实在是虚度了,所以《圣经》里不记载他们的年岁。但是塞特的子孙却不然,他活着是与神同行,做神所喜悦的事,亲近神,他一生所做的功效是存到永远的。

 

 

        三、神的儿女在世上,主要是看他否行完程途

 

        到了《新约》时代,《圣经》又不记载年岁了,除了西面与亚拿以外,《圣经》再也没有记载信徒活多少年岁,马利亚活多久?保罗、约翰活多大?都没有人知道,甚至连主耶稣活多大《圣经》都没有记载,难道这也是虚度吗?不,神在《新约》时代,祂的心意、计划完全改变了。在古时,神造人的目的是叫人在地上居住,"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8)。但自从人败坏,神用洪水灭世以后,神的计划就不同了,世界成了犯罪、放纵肉体、施行邪恶的地方,所以神就从世界召出一般人来,叫他们不再享受这地上的福气,另外给他们预备一个属天的冢,享受属灵的福气,这就是《启示录》廿一章1节所写:"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这一个世代要受审判、受咒咀,要被毁灭,正如《天路历程》里所写的,这世果是"将亡城",到了一天,这整个的世界要被神毁灭,所以虽然我们今天活在世上仍然吃、穿,但是神的目的,却是要我们享受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我们将来在天上的家是有根有基的城。是存到永远的。

 

        《新约》不再记载年岁,是因为神不再注意我们活多大,而是注意我们的路走完了没了,《使徙行传》十三章25节论到施洗约翰说:"将行尽他的程途。"《圣经》里不提他活多大, 而是说他的路走完了。好象你在大学念书老留级,有人一年就念完了四年的课程,你却总也不能毕业一样。约翰虽然活得很少,但他的路已经走完了。当保罗第二次入监时,他写信给腓立比教会说:"我既然这样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间。"(腓一25)到了给提摩太写信时,他就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既然他的路已经跑尽了,自然就可以回家了。所以《新约》里不再论我们活多久,因为我们都是高寿、都是永生,万岁还嫌太少。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在这世界上活着,都是在"上学",神叫我们活三十、四十、五十、六十、甚至七十,是叫我们学习,学习永远的事:学习圣洁、信心、诚实、爱心,像神一样,当我们这段功课学好之后,神就要接受我们回到天家去,升人大学,再继续学习,如果你现在学不好,你到天上一定要吃亏,如同你小学的算学不好,你到中学一定要吃大亏一样,所以基督徒在这世上的生活积极得很,你若浪费一分钟,你就是得罪神。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对世界却是客旅、是寄居的,这就是基督徒的人生,弟兄姊妹,你若清楚这一点,你就不会再下工夫在这世界上的事了。大卫为神的殿预备了多少村料,所罗门造神的圣殿花了多少时间、人工,如今都到哪里去了?这么大的圣殿,何以只存留了几百年,神就容许它被仇敌毁坏了呢?因为神的眼不看重那物质的东西,当人爱神的时候,神就看重那殿,当人悖逆神时,神就让它被仇敌焚烧了,虽然殿被焚烧了,但大卫爱神的心却仍然存在。寡妇投入两个小钱,虽然那钱早己没有了,但寡妇的爱心却存到永远;这礼拜堂的全景房子十年以后,不知道还能否存在,但是在这礼拜堂里圣徒们爱神的心,以及所有的奉献,这个价值是存到永远的。所以我们当明白,神为我们所预备的,是存到水远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我们不但应当清楚明白这个道理,我们更要求主使我们

第三节 在生活上表现出来

 

 

        弟兄,你回去看看你的房子,是像客旅、像寄居的呢,还是像要预备住一百年的呢?姊妹,你回去看看妳的箱子里,是像客旅、像寄居的呢?还是像要长久住在这地上的呢?我们应当在我们的生活上表现出一个寄居的生活,这才够得上是一个基督徒,如果你的态度是预备住几十年的,你就不配上天堂!如果你的态度是寄居的、是客族,你就不配在这世界上,你就是一世界不配有的人。《启示录》有一个道理,六章10节:"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到几时呢?"这里,"住在地上的人"在原文的意思是一些完全以地为家的人,他的心,他的一切依靠、福气、都是在地上,这是神所不喜悦的人,而且住在地上的人是逼迫基督徒的,所以神要为我们伸冤。八章13节:"你们住在地上的民祸哉!祸哉!"将来地上所遭遇的就是这些事,要有大灾难临到,那时鹰要在天上说:"祸哉!祸哉!"启十三章6节又说:"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的生命册上的。"你能看见:有一班人是住在天上的,另有一班人是住在地上的。我们是住在天上的人,但我们现在在地上。

第四节 我们当如何度这客旅的生活

 

 

        我请弟兄妹妹回去祷告,省察你多年信主的生活是否像寄居的生活?你的家是否像客旅的家?你的心在这世界是作客的心,还是预备长久住在地上的心?你是否已经天天准备着主来接你回去?我常对内人说:"要检点我们的行李。"我从山西搬家到北京时,带九件行李;从北京到天津,带九件行李;从北方到上海来,仍带九件行李;现在我仍要检点。我们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所以我们的生活就当表现出寄居的生活来。也许你的职业是做生意的,你的朋友看见你的生活行为,说你笨吧,不像,你做买卖顶嫌钱;说你聪明吧,也不像,遇到不诚实的买卖,你就宁愿牺牲不做;说你懒吧,平日做事十分殷勤努力;说你不懒吧,到了星期曰,正是好赚钱、该出力的时候,你却歇业不做生意、去做礼拜。遇到教会有事,不做买卖,你的心似乎不在这生意上,你的朋友看见一定觉得希奇,但你的生活却作出了见证。这不是说我们不应当有钱,但是我们不应贪钱,并为此而怠慢属灵的追求。我们是作客旅、作寄居的,你平日应当对用度很俭省,但遇到了神的事,就当将大量的钱拿出来,你常存这样的心,神就会将更多的钱给你,如果你这样行,你就荣耀了主的名。

 

        如果有人说:"某某传道人发了财",那实在是传道人的羞辱!彼得、保罗都没有发财:"金银我都没有,"(徒三6)"似乎是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林后六10)我们的心不在这里。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将客旅寄居的生活见证出来,这样才是好的教会,才是神的好儿女。── 杨绍唐 田雅各《生命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