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守望的人

 

经文以赛亚廿一章十一节

  上面的经文说:有人声从西珥呼问我说,守望的阿,夜里如何?守望的阿,夜里如何?所谓守望的人是指谁?教会牧师及宣教师自然是守望的人,但教会里的长老执事,和教会学校的校长教员,教会医院的院长职员,及一切在社会机关服务作工的信徒,都是属守望的人。

  凡为守望的人,夜里是不能睡觉的,当周围视察。守望的人,有在上半夜守望的,有在下半夜守望的。在上半夜守望不易,在下半夜守望更不易,在四更时守望更难,为那时候,天色深黑,人皆入睡,守望的人最感觉寂寞,黑暗,孤单。我们这个时代,正是在下半夜四更的时候,故当格外当心,因为太黑暗,深恐仇敌袭来,不易看得清楚。我们看几节经文,也许能助我们当如何为一守望的人。马太廿四章虽多预言大灾难时的光景,但在这大灾难的前夕,也可藉这经文唤起我们的警醒。廿四节: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因此耶稣嘱咐我们说: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廿五,六节)这时候,看有这样情形,许多新兴道理出来,派别纷岐,信仰复杂。在屋中,在旷野,大概预言两个绝不相同的派别。守望的人不易看得清楚,因而受迷惑的多了。

  假基督或假先知来要行大异迹,唆使许多人跟从他,那些跟从他的满以为他是圣灵处来的。前年我到过北方,见那里许多教会确有这种光景,他们说是被圣灵充满,他们唱灵歌,跳灵舞。许多人如醉如痴的要见异象,看奇事。这真是圣灵充满么?耶稣早就告诉我们说:撒但亦能行此,选民要受迷惑,好像特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而说的,我们当十二分当心,使我们不在爱迷惑人中有分。

  九章十节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深望我们不可因患难而跌倒。一九二六年时在湖南有反基督教的不幸事情发生,有些信徒竟害怕起来,登报表示与教会脱离关系。也有做传道的人公然声明此后不再传道。这是很小的患难,已有这种不好的光景显出,若有更大的患难,则将若何?主预言必有许多人跌倒,求主保守我们,使不在这多人跌倒之列。

  欲不跌倒,当有预备好受苦的心,有这种的准备,则无论何时有患难来,都不惧怕,也不跌倒,如殿中的柱石,牢靠非常。

  十二节说: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在平安时,人易爱主,也肯奉献给主,作主之工,但如遇非常时期,即因环境不好,生意失败,逼迫沓来,便把爱主的心冷淡下去了。尝见有些在教会里服务的人,因见教会经济困难,裁员减薪,遂以为教会靠不住了,竟图别业而去,把爱主的心完全丢弃了。诸君,时势无论多么险恶,我们也当保存这爱主的心,因为非如此,我们现在称为基督的门徒,有什么意思呢?愿我们不是渐渐冷淡之一。

  但以理十一章三十五节预言在伪基督来时,有些有智慧的也要跌倒。今日这件已微露其端。邪灵往往模仿圣灵的工作,虽很有智慧的人,也易为其所感。然有智慧的人受迷惑,也有别的原因,是因他们亦有毛病,故这里说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有毛病,故说藉以熬炼其余的人。

  我认识北方有一人,很喜欢到各处地方领会,并且有许多著作,不失为一爱主的人。深得听众的满意和赞许。可是同工之中,有一位很嫉妒他的成功,常思驾乎其上,因而此他更努力地追求圣灵的能力。这样,那人已有了毛病,存着不洁的思想,一方面妒人,一方面为己,故结果大大跌倒,而至于承认自己心里有邪灵。我由于这件,得知邪灵在人心里作工,常破坏智慧人的成功。

  所以,我们在追求爱主的事上,不应该存一点不洁的意念,无论想得名,得利,得地位,得权柄,都属不洁的,当屏绝之我们当追求爱主,有能力,有灵恩,清净洁白,直到主再来!不做一个智慧仆倒的人。

  在马太廿五章一至十三节主设童女的比喻,我们常注意那五位愚拙的童女的失败,却少注意那智慧的,也有失败的可能。无论智慧的,愚拙的,都同一打盹,在最黑暗的时候打盹,她们为什么打盹?是因她们在灵里疲倦,肉体和魂包围着她们的心灵,心灵虽很愿爱主,但因肉体与魂不能和她(心灵)合作,故终至疲倦不堪而睡去。肉体与魂是很有力量的,许多时心想爱主,惜为肉体所阻,不能如愿以偿,正如耶稣对打盹门徒说的话: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我们不要做个打盹的智慧的童女,尤其是不可做个打盹的愚拙的童女。

  我们不要热情如狂,想为一奇特的基督徒,而至东奔西跑,没有宁静,须知这不是主所最喜悦的,主最喜悦的是我们顺服圣灵结出圣灵果子,将基督生命活出来,因为超奇常会不稳健,稳健却不必超奇。

  罗马十三章十二节十四节说: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情欲。为守望的人,在这黑暗顶深的时候,很易对各方面都看不清楚。然而要万分审慎,不要为一个冷淡的人,被迷惑的人,或为智慧仆倒的一个,或为聪明打盹的一个。

  四更时候,也是顶冷静的时候,我们现在这里多人聚集,很觉热闹,但若回家去,或到工场去,有人不同情你,或误会你,以为你是神经错乱,守旧,迷信,思想倒退,则转觉在天路上行走,太孤单了,太冷静了,然而不要灰心,也不要惊奇。大众都睡觉,我们何妨独醒?黑暗,冷静,确令人守望的人难堪,然而有一个大的盼望,即晨星不久出现,在晨星灿烂的出现之时,所有打盹的人都看不见,只有我们守望的人,得以先为快。主说,我是明亮的晨星他快再来这是神赐给守望者一个特殊的恩典,诚足以安慰守望者一向的冷静,孤单。

  时候到了,不久就是了,在这时候,凡为守望的,想得最大的快乐和收获,就当格外的殷懃,儆醒。── 何守瑛《守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