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主再来的时期和兆头

 

  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

 

      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亲口告诉门徒们说: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二十四36;可十三32);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一7)。既是如此,我们是绝不可能知道的。若有人说,他知道主再来的日子,那等于否定主所说的话,也等于宣告他自己就是神,这是很亵渎神、大大得罪神的一件事。一个渺小的人,怎么可能测度、定规创造者的行动?历代以来,有许多假基督,假先知,起来说假预言,迷惑神的选民和世人,但无一得着应验。最近的一次,就是韩国的末世教会教主,他曾预言,主后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就是世界末日。上万的选民入了迷惑,被骗了钱财。有的辞掉职业,清理家财,变卖田地和房屋,奉献给教主。有的妇女,因为经上说: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太二十四19;可十三17),所以就去堕胎,等候那日子的来临。当漫长的一天渡过了之后,他们所换得来的乃是无限的失望、失业、失财、家破、人亡,灰心、丧志,以致失去了信心,甚至精神崩溃。罪魁祸首的教主,虽然被判徒刑入狱,但也于事无补。他固然可恶,罪恶滔天,害人匪浅。但是,受害者何尝不是咎有应得。因为我们是活在恩典、自由的时代,里面有真理的圣灵,外面有圣经,本来不应受骗才对。只因懒惰,不肯自己好好的读圣经,也不肯儆醒、祷告,随从恩膏的教训,才换得这样惨痛的教训。

 

  必须应验的经节

 

      主耶稣说:神阿,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来十7;诗四十7~8)。又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二十四44)。圣经中满了有关基督的预言。诸如:祂必须是出自犹大支派(创四十九10),成为大卫的后裔(赛七13~14;九6~7;十一110),由童女怀孕而生(赛七14),生在犹大的伯利恒(弥五2),且因此使在附近的婴孩惨遭屠杀(耶三十一15),祂要逃往埃及避祸之后回犹大(何十一1),成为像摩西一样的先知(申十八15~19),骑驴驹子进耶路撒冷受居民的称颂(亚九9;赛六十二11),洁净圣殿(赛五十六7;耶七11),被同祂吃晚餐的门徒出卖(诗四十一9),估价是三十块钱(亚十一12~13),被列在罪犯之中,担当世人的罪(赛五十三12),在十字架上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诗二十二1),兵丁分祂的外衣,为祂的里衣拈阄(诗二十二18),死的年(但九25~26),死的日子(出十二6),都早已被指定,且死后三日内要复活(拿一17;太十二40;创二十二章;来十一17~19)。这些事,既然都一一应验了;所以有关祂再来,经上所记载的条件,都必须完全得着应验;然后,才是日期满足的时候,基督就要再来。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必须要应验的经节是什么:

 

       福音要传遍天下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十四14)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

      我们都知道圣灵浇灌了教会,一次在五旬节,圣徒们在耶路撒冷聚集的时候(徒二1~4),是为着犹太人的信徒;另一次是彼得在外邦人哥尼流家里讲道的时候(徒十44~48),是为着外邦人的信徒。就着客观的事实而言,全教会可以说,已经得到了所应许圣灵的浇灌,满带着能力,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无论是文明人,或是未开化的野蛮人、城市人、山野海角的人,民主自由的国家、独裁极权的国家,五大洲及诸海岛,凡是人迹所到之处,都可以听到福音,并且,到处都有人相信主耶稣基督。所以这个条件,可以算是已经应验了。

 

       外邦人的日期要满足

 

      有人谈论圣殿...耶稣就说,论到你们所看见的这一切,将来日子到了,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有震怒临到这百姓。他们要倒在刀下,又被掳到各国去,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路二十一5~24)

      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遭遇灾祸,在我赶逐他们到的各处,成为凌辱、笑谈、讥刺、咒诅。我必使刀剑、饥荒、瘟疫,临到他们(耶二十四9~10)

      主亲口说的预言,后来很奇妙地应验了。主后七十年,罗马该撒维士帕仙在位的时候,提多太子率领他十万精兵进攻耶路撒冷,以色列人守城顽强抵抗。提多本来盼望能够保存圣殿和里面的一切文化财。但是有一个兵丁,未经许可抛入一枝火把在圣殿朝北的门里,适遇一阵大风将这火吹开。于是产生了无可抗拒的猛烈火势。许多被困守的以色列人和围困他们的罗马兵丁都在挣扎中同归于尽。美丽堂皇,堪称为全世界最荣耀,最具历史价值的圣殿就这样在一场大火中烧成废墟。圣殿的金器,因为大火的高温而熔化,流入石头和石头之缝隙。罗马的兵丁为要寻找金子,把所有的石头搬开,到处找金。因而应验了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的预言。据说,那一次的战争,约有二百万的犹太人被屠杀。再过五十年之后,犹太人因着反抗罗马又被杀死五十万人,因此有很多人逃往或是被掳到各国去,应验了他们要倒在刀下,又被掳到各国去的预言。主耶稣也曾说: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言下之意,这圣殿的重建,应等到被外邦人统治的日期满了,以色列复国之后才得实现。在主后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三年作罗马王的朱理安是背经离道者,他是反对圣经最激烈的王,想尽办法打倒基督教,企图使异教死灰复燃。当他读到路加福音第二十一章二十四节这段记载时,他就决定用皇帝的财富、权势,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企图以罗马统治下,外邦人的日期尚未满足之前就得以重建圣殿的事实为借口,否定圣经的权威,进而否定基督教。他命令一位名叫阿力匹阿斯的大臣,负责建造圣殿的工程。除他以外尚有巴勒斯坦总督也很热心赞助工程,再加上反对基督教之犹太教徒的合作,势如破竹,工程的进展颇为迅速、顺利。朱理安皇帝建殿计划的实现,似乎指日可待。但是,人力究竟无法抗拒神的旨意。当工程进行中,忽然有可怕的火球,由圣殿基地邻近之处喷射出来,不容任何人靠近工地,顽强阻碍施工,直到工程被迫取消为止。这件事很明显地证明,圣经的预言确实是出于神,不容任何人加以推翻,甚至地上最具有权势的君王也无能为力。至于有关先知耶利米的预言,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的预言是如何得着应验呢?

      以色列人居住的迦南地(就是现今的巴勒斯坦地),虽然果如主耶稣及旧约众先知们的预言,不断地遭遇兵灾,刀剑不离开他们,但若不是其它因素的配合,以色列人也不至于完全抛弃家园,飘流他乡,以至使那地变成荒场,全然荒凉。他们也不至于被赶散到世界各国,到处不受欢迎,被抛来抛去,饱尝辛酸、苦辣。因为若仅是兵灾,可以作短暂的躲避,俟乱定,还可以回老家重建家园。这就是所谓的国破山河在。当元朝得势,横扫欧亚两大洲建立跨洲之大汗国时,不只中原汉民族,被蒙古骑兵蹂躏,连俄国、中东、东欧,许多国家民族也曾经被其淫威摧残过。但也未见任何民族被抛散在世界各国中。以色列人背乡离井,最主要乃因自从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城被罗马毁灭之后,那地受了咒诅,约有一千八百多年,神停止使正常的秋雨、春雨降在那里,以致本为肥沃的田野,因缺水变为干旱不毛之地,不适宜人居住,而为世界著名之废墟。

 

       以色列复国

 

      将以色列人赶到各国,日后我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出来,领他们回到此地,使他们安然居住(耶三十二37)

      祂必向列国竖立大旗,招回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又从地的四方聚集分散的犹大人(赛十一12)

      你当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万民中招聚你们,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又要将以色列地赐给你们(结十一17)

      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掳的归回,他们必重修荒废的城邑居住,栽种葡萄园,喝其中所出的酒;修造果木园,吃其中的果子。我要将他们栽于本地,他们不再从我所赐给他们的地上拔出来;这是耶和华你的神说的(摩九14~15)    

      我要坚固犹大家,拯救约瑟家,要领他们归回;...我要发嘶声,聚集他们;...我虽然播散他们在列国中,他们必在远方记念我;他们与儿女都必存活,且得归回(亚十6~9)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阿,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一6~7)

      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路二十一24)

      主再来之前,必须要应验的预言之一,就是以色列复国。

      关于以色列人要在国外漂流多久,何时才算耶路撒冷被外邦人践踏的日期满了呢?在过去漫长的岁月(约一千八百七十八年)当中,这个应许得以应验的日子似乎很渺茫,遥遥无期。在以色列人飘流期间,耶路撒冷曾经几度易主,先后落在罗马人、叙利亚人、土耳其人、埃及人、拉丁基督徒、土耳其人等之管辖后,又再次落在埃及人、土耳其人、英人手中。当以色列人尚散居在世界各国时,神把少数清心爱主的以色列人分别出来。他们从圣经中看到了神将来要让以色列复国的应许,就抓住神这个应许,进行了郇山运动,一心一意要归回他们的祖国。那是十九世纪末的事。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人先回到巴勒斯坦地后,在约但河边挖井寻水,住在那里昼夜祷告,呼求神早日成全复国的应许。初发起时,不但未得外邦人的同情,连以色列人也加以嘲笑。不过后来这种运动渐渐引起了共鸣。但却遭遇了阻碍,就是土耳其政府禁止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置产。直到土耳其闹革命,政权落入青年派之手。这时土耳其王因财政困难,出售土地以资弥补财政,才允许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置产。巴勒斯坦多年以来因着缺水,果树毁坏,田地荒芜,荆棘遍地,路无行人,懒惰的土耳其人不肯与恶劣的气候所产生的困难奋斗,只有少数人在那里从事游牧,逐草迁移,促成该地容易被以色列人购回。以色列人回祖国的移民运动,就从那时成为热潮。海口渐次扩大,船舶将日用品运到以色列海岸去,人口骤增。一八二七年时,人口已增至二万四千;其中以色列人占四千人,到了一九一○年耶路撒冷邻近一带又增加了大约十万人,其中五分之四,就是大约八万人是以色列人。这个运动,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因受阻碍,才暂时停顿了。但正如经上所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神利用世界局势开了一个敞开的门,以成就祂的旨意,叫以色列人回国运动得了益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土耳其人加入德国方面作战,企图控制波斯湾一带的油田及经由苏彝士运河而攻埃及。英国不得已,才派兵远征米所波大米确保油田利益,并进攻巴勒斯坦使其脱离土耳其势力。当时,以色列人有数十万青年帮助协约国作战。结果,协约国方面战胜了德国及土耳其的联盟。战后巴勒斯坦地就脱离了土耳其的管辖,成为英国的托管地。英国政府为了酬谢以色列人在大战期间的贡献,决定大力扶植以色列人回巴勒斯坦地,准许他们购买土地。当时阿拉伯人曾抵制犹太人,多方阻挠。以色列人即使有钱想买回祖国的地,也不容易;须经过许多辗转买卖的手续,故地价甚贵。但比较战前有钱不能买的情形,则已远胜矣。

      虽然战后,以色列国并未立即得着复国,但和约已将巴勒斯坦划由英国暂时托管,等日后准许以色列人建国时才归还给他们。且于主后一九二九年在国际同盟里成立了犹太局。神也听了以色列人的祷告,兴起了环境,印证他们的信心已蒙悦纳,从十九世纪末逐渐改善雨量,战后更是按时赐下春雨、秋雨,解除了那地历经一千八百余年的旱灾,使地再转肥沃,适合居住条件。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地的回国运动也恢复了。一九四○年罗斯福和丘吉尔的会谈作成以色列复国的决议。这些环境上的配合,引起了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以色列人热烈的响应,特别是获得移居在美国,拥有雄厚经济能力的以色列人支持。他们捐资争购巴勒斯坦各地的土地,且有组织的大量移民,配合高科技、精明的经营方式,使本为荒凉之漠野,再度转变为适宜居住之地,奠定了复国的基础。

      主后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动荡的世界暂时又恢复了和平。主后一九四八年五月,联合国达成了协议,正式宣布,准许以色列国复国,就在当月,美国率先承认她的存在;再过三天,苏联也承认了。以色列人因有雄厚财力作后盾,又有全国民众齐心努力、埋头苦干的精神,复国后不久就建立了现代化的国防系统,不分男女,全民皆兵,成为很强盛的国家。所以,基督再来之前该应验的第三个预言,以色列的复国,也已经应验了。并且是应验在现代世人眼前,不容任何反对者对圣经预言的真实性有置疑之余地。从亡国算起将近二千六百年;从他们背乡飘流世界各国算起,约有一千九百年之久;以色列人历尽了沧桑,被人凌辱、讥刺、逼迫、屠杀、赶逐,然而他们终于实现了复国的美梦。一度曾经枯干了的无花果树(就是以色列的国徽,它的枯干表征以色列的灭亡;参阅太二十一19;可十一20),树枝发嫩长叶(表征以色列复国)的时候到了,我们就知道夏天近了(太二十四32;可十三28;路二十一30)。这样我们看见这一切的事,也该知道基督再来的日子近了,正在门口了。

 

       中东的和约

 

      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城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即弥赛亚)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但九24~27)

      主前五三八年,就是玛代、波斯的联合军灭巴比伦王朝的那一年,天使加百列奉命把七十个七的异象和预言指教但以理,叫他明白将来必成的事。虽然但以理所得异象的范围,只限于关乎以色列民的将来;不像使徒约翰所得的启示是关乎整个来世和永世,对教会,对以色列民,和对列国的关系等等,范围极其广泛;但这个预言却也成了基督再来之前必须应验不可或缺之条件。

 

     ()   六十九个七

 

      但以理九章的七十个七当中,六十九个七是已过的,且已经得着应验了。从亚达薛西王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受膏者耶稣基督被钉死于十字架刚好是四百八十三年,就是六十九个七年。这段预言既然如此奇妙地得着应验,那么尚未来的第七十个七,也必须照着字面,得着应验。

 

     ()    间隙时期

 

      现今是第六十九个七与第七十个七之间的间隙期间。这个间隙期间究竟有多长,没有人知道,但我们相信所留下的一个七,就是世界末期的七年。并且在这间隙期间,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基督死后,以色列人因受神的刑罚,曾被罗马人毁灭耶路撒冷和圣所。但根据预言,这情形将来还要重演。现在以色列复国了。耶路撒冷也重归以色列人的手中。将来圣殿重建之后,那将来必来的王的民就要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这王就是将来必来的敌基督。

 

     ()   第七十个七

 

      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但九27;参阅太二十四15;可十三14;帖后二4)

      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他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并且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他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八9~14)

      究竟什么叫做一七?一七之半?行毁坏可憎的到底是谁?为什么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被洁净?现在让我们来看第四个必须应验的将来必成的事。

      以色列复国,附带产生了巴勒斯坦难民的大难题。在以色列人亡国之前,阿拉伯人只是一个弱小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居所,到处游牧。后来这民族的人口渐渐增加繁多,遍布于中东一带各国;他们的信仰是从犹太教旧约圣经演变而成的回教。其中一部分阿拉伯人于以色列人亡国飘流世界各地时,趁虚在巴勒斯坦游牧,因回教兴自阿拉伯,回教徒占据圣地甚久,故巴勒斯坦的土人,也渐渐被同化而统称为阿拉伯人。其实他们是迦南地十族,就是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亚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耶布斯人之遗民。今日在巴勒斯坦不再有这些民族的名称。连古时(士师时代、扫罗、大卫时代)最强盛的非利士人也消失了。他们都被统称为阿拉伯人。他们因为过的是游牧生活,缺少购置不动产、生活于固定居所的观念,土地的大部分是属于国王或国有的。后来,巴勒斯坦的土地,逐渐被资本雄厚的以色列人购回。他们仍然懵懂无知,直到以色列复国,施行大规模且有规划的土地改革、屯垦计划,兴建土木、设置工厂之后,那些游牧民族始发觉事态严重,能让他们生存的空间已剩不多。为了生存竞争,只好诉诸武力,常和以色列人冲突火并。在主后一九四八年的以阿战争中,阿拉伯人战败,有几十万的巴勒斯坦难民涌进约但寻求庇护;也有很多难民流亡于黎巴嫩,成了他们沉重的包袱。主后一九六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巴解在耶路撒冷成立(当时尚在约但管辖下),并受那些敌视以色列的回教国家的支持。他们基于共同的信仰──回教,及三千多年来的世仇背景,把以色列视为共同敌人,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援助巴解,虎视眈眈,拟伺机摧毁以色列国。另一面,从以色列这边而言,他们的首都耶路撒冷,在复国当初,只取得西区,至于,东区还沦落在敌国之一──约但的手中。基于历史及宗教渊源,以色列人对耶路撒冷的态度是势在必得,他们必须收回耶路撒冷,在旧殿的地基上重建耶和华的圣殿。重建圣殿是以色列人举国一致的誓愿,也是神的应许,更是基督再来之前必须应验的条件之一,没有圣殿,以色列人的生活就会失去了重心。阿拉伯人及回教国家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要摧毁以色列国;而以色列人必须从他们的手中夺回耶路撒冷,这就是导致爆发数次中东战争,至今尚动荡不已的因素。主后一九六七年,以埃及、叙利亚为首的回教国家发动了战争。而以色列人在那一次被公称为六日战争中,竟然打败了十倍以上的敌人,不但把耶路撒冷从阿拉伯人手中夺回,同时也占领了戈兰高原、约但河西、迦萨走廊、西奈半岛等地区,巩固了国防。

      住在这个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大约有二百万人。很多人逃至约但、黎巴嫩等邻近国家。主后一九六九年二月三日,阿拉法特当选为巴解领袖。主后一九七一年把总部移至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回教国家与以色列国发生了数次冲突,皆被打败,因此以禁止输出石油为武器,企图迫使以色列放弃占领地。但以色列国虽在其它占领地可以有商榷之余地,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耶路撒冷。因为重建圣殿与以色列复国并重。以色列人早已将建殿的材料准备好了。旧殿根基的正确位置也已完成勘察测量。他们现在所等待的,就是为着重建圣殿所必需的和平时期。如果没有达成和约,阿拉伯人的阻挠是显而易见的。现在武器的破坏力甚大,一个飞弹就足够摧毁圣殿,而使重建的努力归于徒劳。所以第三次中东战争获胜后,以色列国就经由美国的中介开始与回教众国家寻求和平共处的途径。神也兴起环境,响应了以色列的努力。首先软化态度的乃是在几次中东战争中扮演回教集团领袖角色的埃及。由于好战的纳瑟已经身故,继任的埃及总统沙达特对以色列采取了比较开明的态度,他接受美国的提议,主后一九七九年三月在美国大卫营与以色列签订了和平协议。当时大部分的阿拉伯国家,尤其是波斯湾国家,私下里都承认沙达特的作法是对的,但是碍于特殊的环境,他们都不得不有另外一套公开的说词。签定后,以色列在美国的安全保证下将西奈半岛占领地归返给埃及。当初大卫营协议时,巴勒斯坦人一致反对,多方阻挠。主后一九八二年八月三十一日,以军包围贝鲁特,阿拉法特被迫放弃自主后一九七一年起在当地建立的巴解总部,迁往突尼斯。主后一九八五年十月一日,以军突袭巴解位于突尼斯之总部,一百七十余名巴人和突尼西亚人伤亡,阿拉法特办公室全毁,但他本人侥幸得以逃生。主后一九九零年伊拉克总统胡辛下令侵占科威特,引起了阿拉伯集团的分裂。那时阿拉法特作了错误的选择,宣布与胡辛站在一起。因此失去了温和的阿拉伯国家集团的支持。波斯湾战争的结果,伊拉克军惨败,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巴解陷入极度的财政危机,阿拉法特在巴解中的领导地位,也愈来愈受到极端派的挑战。因而促使阿拉法特放弃强硬的主张,和温和的以色列拉宾首相暗中进行和解交涉,终于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共识,主后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三日在美国白宫以巴双方签和约,互相承认。巴解的要点为:(1) 放弃恐怖主义,(2)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利,(3)宣布巴解章程中要毁灭以色列的文字不再有效。以色列的要点为:(1) 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的代表,(2) 同意与巴解组织就更广泛的中东和平问题开始谈判。以巴互相承认为历史性的重大突破,不但以巴多年仇视和冲突,从此可以开始逐步化解,并且也打开了以阿长期对抗的僵局,为整个中东和平铺了平坦的道路。渴望已久的中东和平,终于露出了曙光。

 

       1     一七

 

      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他就是敌基督。究竟谁是他,目前尚未显明;不过,根据已往的历史来看,他必与以色列人的世仇阿拉伯集团大有关系。因此,当阿拉伯集团和以色列签订中东和约之日子,若不就是敌基督和以色列人所立的政治盟约得着应验的日子,至少也是那日的前兆。已经得应验的六十九个七,如何是六十九个七年。照样,一七就是七年。所以敌基督与以色列人盟约的成立之时,是在最后的七年之内。那意思就是自订定盟约起,至世界末期顶多只有七年。

 

       2     重建圣殿

 

      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八14)

      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

      我们知道现在圣殿尚未重建。然而又知道,在末期圣殿会受敌基督污秽,他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所以毫无疑问,在主再来之前,以色列人会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至于何时他们会开始重建圣殿呢?但以理书八章十四节就是提示。世界末期的七年,按犹太人的日历,一年是三百六十天,所以七年就是二千五百二十天;又从但以理书十二章十一节得悉,大灾难之后至洁净圣殿另需三十天(注:一千二百九十天减掉三年半,即一千二百六天,多出了三十天),合计二千五百五十天,比但以理书八章十四节所提示的二千三百天多出二百五十天。大概以色列人会在中东和约之后,二百五十天之内就会把重建圣殿的工程峻工。重建圣殿是主再来之前必须应验的主要条件之一。但以理书的预言,有的在历史上已经应验,另有一部分要等到将来才会应验。天使所解释的,有许多是指着将来说的。

      从历史方面看,根据犹太史家约瑟弗及马家比书的记载,正如但以理书第八章的预言,安提阿库第四(就是爱比法尼丝),于主前一七五年登基作叙利亚王(就是北方王)。他应验了预言中的四角(预表四王:迦勒底王、希腊王、叙利亚王、埃及王)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的那个王(但八9),也就是但以理书十一章二十一节所说的,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的那一个王。当他哥哥塞琉卡斯四世死时,因故王的长子为赔款的缘故在罗马作人质,因此由次子登基作王,而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所以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就借机用谄媚的手段篡他侄子的王位。他为着要攻打南方王埃及,和犹太人同盟。他先用阿谀的方法去败坏犹太人,然后行起强暴来。改变他们的祭祀礼拜的制度,杀死了大祭司阿尼亚斯(Onias III)。他借着盟约和诈术,霸占了犹太国中极佳美的部分。他两次打败了南方王,把他俘掳来囚禁。埃及王的兄弟多利买六世被立为埃及王。安提阿库找借口去攻打他,末了他们签订和约,但是双方都各怀鬼胎,并没有遵守的诚意。安提阿库在北还之前得到一个情报说,犹太人误以为他死在埃及,大家非常喜乐。于是他北还的时候,就大施报复,屠杀耶路撒冷的男女老幼。另有一次,他兴兵攻打埃及,但因受基提战船(就是罗马的军队)的干涉而作罢,但在他北还的路上,又找犹太人出气,他忿怒之下,停止了犹太人的祭祀,用不洁的母猪污秽祭坛,且将罗马神话中的神朱皮塔的像立在圣殿里,下令拜它。他是将来要出现的敌基督的预表。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行恶的日期,很符合二千三百日的时候,这些日期一满,马家比犹大就洁净了圣所,其时约在主前一百六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所有的解经家都公认,将来要出现的敌基督,必有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同样的邪灵,在世界末日时会作同样的恶行。

      现在让我们回头谈重建圣殿的事。自从以色列国于主后一九四八年复国之后,他们就致力于收回东耶路撒冷。因为圣殿必须重建在旧殿的根基上。主后一九六七年终于收回了完整的耶路撒冷领土。他们知道大概的旧殿废址。目前在废址上有回教的教堂,为要重建圣殿,将来须要迁移回教的教堂。当然将会引发阿拉伯人激烈的反抗。也许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安抚他们才能够取得同意。这就是以色列人虽取得旧殿废址已经二十七年,尚不能着手重建圣殿的原因。虽然如此,他们先行勘查工作,以便将来能盖在正确的地基上。主后一九七四年,他们找到了正确的旧殿地基位置。报纸曾将此消息刊出,有一阵子曾引起了极大的兴奋和骚动。有些轻率的传道人,立刻大讲特讲说,耶路撒冷的圣殿重建了!主就要回来了!自从他们讲道之后将近二十年,始终未见开工。人们的兴奋过去了,有许多大唱大跳的人恢复了平静,甚至把这事忘得一乾二净。因为有许多人,并不是真正预备好了迎见主的再来。他们好像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顾别的事,只将新闻说说听听(徒十七21)。并且他们也忘记了尚未应验的先决条件,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但九27)。目前尚未完成盟约,敌基督也还未显明出来。但以巴的和解已经露出曙光。相信我们不久将可以看到,圣殿重建在旧基上。

 

           一七之半

 

      一七之半,就是七年的一半,也是三年半,四十二个月的大灾难,以色列人因为至今还不肯承认那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就是他们素来所仰望的弥赛亚,他们不肯悔改认罪,所以会遭受惩治。以色列人会遭遇空前的大灾难,虽然兵灾是集中在中东,但是天灾、地变,会普及整个世界的各角落。是普天下人受试炼(启三10)。无人能置诸度外,都要郑重此事。

 

  应有的预兆

 

      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的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十四3~14)

 

        假基督,假先知

 

      这里所说的假基督、假先知,和启示录第十三章所记载,于末期将要出现的敌基督(从海中上来的兽)、假先知(从地中上来的兽),是有分别的。这里所说的是末期未到以前,是多数、多次、多方的出现;后者是出现在末期,专有所指,是撒但的替身。

      假基督、假先知的特点就是撒谎!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约贰9),凡灵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约壹四3),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的,他们定规是假的。主要我们谨慎、儆醒、祈祷(可十三33),免得入了迷惑。我们需要殷勤读圣经,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话,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西三16),借着你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诗一百十九104),因为神的话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

 

       战争

 

      民要攻打民:是国家内战,像乔治亚、波斯尼亚、中国、寮国等都有内战。国要攻打国:是国际战争。国际战争也有小规模的两国对战,如中日战争、日俄战争;也有中规模的地区性战争,如韩战、越战、中东战争、波斯湾战争;更有大规模的全世界性战争,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些战争都在证实末期快到了。

 

       饥荒,地震,灾难

 

      多处必有饥荒:因着不断地有内战和对外战争,不但环境受了破坏,人民也无安定的时间可以耕种,所以世界各地都闹饥荒。衣索比亚、索马利亚等国是典型的例子。虽然有联合国的援助,但那些援助的粮食,遭遇游击队的破坏、抢夺,不容易送到饥民的口中,饿死者简直无法计数。非洲、波斯尼亚、中东、东欧、俄国、中南半岛、蒙古、西藏、海地、中美洲、南美洲到处都闹饥荒。连一向丰收的日本,也发生了稻作普遍欠收的情形(主后一九九三年),迫使日本政府不得不向外国紧急采购,补足缺粮。

      地震:近年来频传地震,仅仅一九九三年下半就发生了几次严重的地震:七月间发生在日本北海道南端七点八级地震引起海啸,奥尻岛死了将近二百人;九月底发生在印度孟买东南部的地震,还不到七级,却引起了上万人死伤的严重灾情。还有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发生在加州洛杉矶附近的大地震,虽然只有六六级,却使六十一人丧生和数千人受伤。

      灾难:这个世界满了灾难。从前的暂且不说,仅仅近二、三年来,就再三地发生了多次、多方的天灾地变。北吕宋岛及日本的岛原,接连发生了严重的火山爆发。据目击者的形容,整个天空满了火山灰尘,日头变黑像毛布,恐怖至极。中国大陆及美国中西部(一九九三年六月至七月)都发生了空前的大水灾。密苏里河、密西西比河、伊利诺河沿岸的数州皆被淹没,范围之广泛,期间之长久,都是未曾有的。当美国东南部佛罗里达的风灾,余悸犹存,南加州又发生了空前大火灾(主后一九九三年十月),十天之中二十六件火灾范围普及数县市,从洛杉矶一直到墨西哥边境,赤焰吞吐,黑烟弥漫,飞灰扬散,如同人间炼狱,一口气烧毁了二十二万英亩,堪称地狱之火。打开电视机或报纸,骇人听闻的灾难,几乎连绵不断地发生。加上艾滋病、瘟疫的猖獗,环境污染,天空臭氧层有了破洞,多人患皮肤癌等等,许许多多的预兆,都在警告世人,世界末日将要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