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将来必成的事()─头五印

 

   揭开书卷

 

      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刚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祂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启五6~9原文)

      但以理阿,你要隐藏这话,封闭这书;直到末时,必有多人切心研究,知识就必增长(但十二4)

      他说,但以理阿,你只管去,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直到末时。必有许多人使自己清净洁白,且被熬炼;但恶人仍必行恶,一切恶人都不明白,惟独智慧人能明白(但十二9~10)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启六1)

      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最大的区别,乃是当但以理在世的时候,那一位唯一配得揭开书卷的主耶稣基督,祂尚未道成肉身,来到世间成功救赎,尚未有人配得揭开书卷。所以但以理虽然是大蒙眷爱的人(但十1119),也只能窥视其中的一部分,其它的大部分仍然是隐藏封闭的,无法知晓。直到主耶稣──神的羔羊,被杀、舍命、流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成功了救赎之后,祂配揭开七印,于是祂才让使徒约翰有福地看到了被揭开的书卷。因此使徒约翰所写的启示录,是一本揭开奥秘的书卷;像但以理书,是一本封闭的书。约翰蒙启示之后,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一2~3)。我们活在这末世,能有机会念这书上的预言,听见书上所记载的话,实在是蒙福的人。然而光是念和听是不够的,还要遵守其中所记载的话,才是真正的蒙福者。主耶稣曾告诉我们,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十四21)。我们若是爱祂就要遵守祂的话,这样祂就愈喜欢向我们显现,向我们说话,倾心吐意,好叫我们更清楚祂将要成就的事。正如亚伯拉罕相信神,遵守祂的话,所以,耶和华说,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创十八17)。启示录虽然是一本启示的书,拉开幔幕,让我们看见幕后的舞台;但是,我们的心若不对,就如同但以理书上所说的,但恶人仍必行恶,一切恶人都不明白(但十二10)。也正应了以赛亚的预言,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太十三14~15;赛六9~10)。不是主不让我们看见、听见、明白,而是我们不愿意看见、听见、明白。哀莫大于心死!

      我们的心若对,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九10),我们就会遵守祂的话,使自己清净洁白,且被熬炼,作智慧人,能明白祂的旨意(但十二10),预备迎见我们的神(摩四12)

 

    第一印到第四印

 

       第一印──白马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来看(原文没有你字)。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启六1~2)

      白马是指着福音,骑在白马上的就是福音的主,也就是基督。祂手上拿着弓,表示箭已发出,伤了魔鬼的头,祂以荣耀、尊贵为冠冕(来二79),从五旬节在耶路撒冷赐下圣灵,开了福音的门,三千人得救起,福音的仗,屡战屡胜,把预定得永生的人,从仇敌的手中拯救出来,使他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他们迁到神爱子的国里。撒但虽然鼓动当时的掌权者,罗马帝国的君王,兴起了十次的大逼迫、大屠杀,但无法胜过福音,信徒愈来愈多,末了连康斯坦丁皇帝也信了福音。二千年来,福音普及了全世界,征服了众仇敌,实在是胜了又胜。

    (注:也有人引用太二十四7;可十三8;路二十一10等几处经节作根据,主张骑白马者是假基督。果真是如此,七印中就无一印是正面的,都是坏消息。并且若无福音的传开在先,那来众多的殉道者。再说,神把冠冕赐给假基督,也不尽合理。虽然如箴言十六章四节所说,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神为要达到祂永远的旨意,有时利用恶人,暂时把权柄赐给恶人。如同曾利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达到管教以色列民的目的。但从未说,把冠冕赐给他,叫他胜了又要胜。根据以上的理由,很难同意是指假基督说的)

 

       第二印──红马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启六3~4)

      红马指战争、流血。骑红马的所领受的权柄,就是掌管战争,使这个地上,遍地流血,失去了太平。民攻打民,国攻打国;有内战、有外患、小规模国际战、大规模的世界大战,战争一直连绵不断。远的不说,仅仅发生在二十世纪的就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主后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年),死亡人数约有一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主后一九三九至一九四五年),死亡人数约有五千万人:其它自二次世界大战后尚有韩战、越战、阿富汗战争、中东战争、波斯湾战争、波斯尼亚战争等,不下一百二十次以上的地区性战争,死了二千万以上的人。

 

   三 第三印──黑马

 

      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

,见有一匹黑马;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我听见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蹧蹋(启六5~6)

      黑马是指着饥荒,而骑在黑马上的,就是掌管饥荒者。一钱银子是古时候一日的工资(太二十2)。辛辛苦苦赚了一天的工资仅仅够买一升的小麦,或是三升的大麦,可见,因着饥荒和通货膨胀,购不到粮食,非洲、东欧、俄国国协,到处都缺粮食,饥民遍地。主再来的日子愈接近,战争、饥荒就越发生,灾情也越过越大。据主后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三十日报载:世界银行说,全世界有十亿人口陷身贫困,难以餬口,还有二十亿人患了营养不良症。可见,饥荒之程度,越来越严重。

 

   四 第四印──灰马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启六7~8)

      灰色是死亡的颜色,所以那骑在灰马上的名字叫作死。死是消极事物的总结。战争、饥荒,不仅带给人痛苦,更是把死带给人,骑在灰马上者,藉红马的刀、黑马的饥荒及灰马的瘟疫,加上野兽,杀害了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当然,这些都是神借着环境施行于今世的审判。因为人人都犯了罪(罗五12),而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

      第一印到第四印是同时进行的,并无先后之分。自从主耶稣被钉死之后(六十九个七的结束),福音、战争、饥荒、死亡,不断的进行。神愿意万人得救,所以自五旬节,圣灵浇灌下来,三千人得救以来,福音的工作从未停止过。但是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所以,战争、饥荒、死亡,也是不断地发生,直到末日。

 

参 第五印──殉道者的呼声

 

      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启六9~11)

      第五印说出,二千年来许多清心爱主的基督徒,因不肯向恶者低头、妥协、变节而殉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十二11)。第一个为主殉道的是司提反(徒七章);他用自己的生命,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宝座上的主,被他的忠心感动到一个地步,站起来观看(徒七55)。十二使徒当中,第一个殉道的,是约翰的哥哥雅各(徒十二2)。据教会历史的记载,十二使徒除了约翰之外,个个都是为主殉道。约翰则由于另有使命,需要他补网及写启示录,蒙主特别保守,据教父特土林说,他曾被该撒多米田下令投入沸油中,却未受害;后改用流放的刑罚,把他贬逐到拔摩海岛上;就在那岛上蒙启示,写了启示录。

      主后一百年至三百十三年之间,教会受到罗马帝国的十次大逼迫,有许多圣徒们殉道。但是,感谢主,祂率领教会得胜,罗马帝国灭亡了,教会依然屹立。但是狡猾的仇敌,竟然渗透到教会中,企图使教会变质。于是芥菜长成大树,成了魔鬼的住处,主后八七○年至一○五○年是公认的教会最黑暗时期,被教皇杀害的信徒,比被异教徒杀害的更多。很多忠诚于主的信徒,因不肯变节而殉道。教皇假藉圣洁任务,设立异教徒裁判所,处决改教分子。据报自主后一五四○年至一五七○年三十年之中,更正教徒被处死刑者不下九十万人。其它死于国教的清教徒为数也不少。甚至在二十世纪,也有许多清心爱主的圣徒死于共产极权的政府迫害下。这些殉道者都被安置在阴间的乐园里。祭坛底下就是在地底下,就是阴间的乐园。他们从那里发出呼声,呼求主的再来早日实现。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这里的白衣,不是因信称义的白衣,乃是启示录第十九章七节至八节,所说的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这白衣是新妇参加羔羊婚筵的礼服。感谢主,神没有忘记他们的忠诚。神以白衣保证他们有分于国度的荣耀。赤身露体的都不能见神。现在他们都有白衣了。他们可以安息片时,等候光明的早晨了。那日一到,他们将与主耶稣一同作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