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将来必成的事()─大灾难

 

   撒但,敌基督,及假先知

 

     撒但

 

      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他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启十二 3~4)。这次的摔在地上,看前后文,是在教会中的男孩子──得胜者,尚未产生之前,应该是和第九节的那一次有别。似乎是指原为天使长的那一位,因着不顺服神的权柄,背叛神,成为撒但以后,从神的圣山被赶逐,被摔倒在地,(赛十四12~15;结二十八12~17)的那一次。那一次牠虽然被赶逐,不再是侍立神宝座前的天使长,但神还没有执行刑罚,所以牠还可以到天上,控告神的子民(伯一6;二1)。直到教会中的得胜者──男孩子被提到宝座前,因着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胜过了魔鬼的控告,以活出救恩并超凡的义来见证魔鬼的不义,令牠百口莫辩,又被米迦勒同他的使者打败,天上再没有他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十二8~12)。魔鬼这一次被摔下去的时间是发生在第五位天使吹号的时候。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启九1)。那一个星就是撒但。从天落到地上,原文就是从天上被摔到地上。牠被摔下后,就会去逼迫教会中尚留在地上的圣徒及以色列民(启十二13~17)。并且,神容许牠开无底坑(启九1~2),让兽(敌基督)从无底坑里上来(启十七8;九11)。魔鬼气忿忿的兴起灾祸;其实,牠完全在神主宰的手中,不知不觉之中成为神的工具,照着神的计划,执行神审判的任务。

 

   二 从海中上来的兽──敌基督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因为他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他交战呢?又赐给他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他,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祂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凭他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他,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启十三1~8)

      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十三18)

      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启十七7~13)。 

      根据以上的经节,我们可以判断,将来要出现的敌基督,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出身于外邦

 

      一个兽从海中上来(启十三1);按着灵意,海都是指着外邦人说的;另外,海的深处,就是无底坑的出口。兽就是从无底坑里上来(启十七8),也是从海里上来;互不相冲突。海中上来,说出敌基督外面的身分,是外邦人;无底坑里上来,说出有从无底坑上来的邪灵附在敌基督的身上。

 

     (谁的邪灵?

 

      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启十七10~11)。使徒约翰写启示录,是罗马第十二位该撒,多米田在位的时候。前面十一位该撒中,有五位是倾倒﹝不得善终,死于非命之意﹞了。那五位王是: (1)犹留,(2)提庇留,(3)克提鸠来,(4)革老丢,(5)尼罗。他们的结局不是自杀就是被人杀死。一位还在,就是多米田,在约翰写启示录时还在,他也和前五位一样,以神自命,结果,他也是被人杀死。一位还没有来到的第七位,在那时候还没有来到。但他也是会被人杀。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着写启示录的时候而言,一定是前面五位该撒中之一。当第七位王被杀之后,前面五位该撒中之一的灵魂会藉第七位的尸体还魂复活,成为第八位。而第八位就是从海中上来的兽,也是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的敌基督。

      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启十三3),就是藉尸还魂的情形。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十三18)。前五位罗马该撒中,只有第五位该撒尼罗名字的数目正好是六百六十六。因此,我们可以判断,将来从海中上来的兽,就是该撒尼罗的灵魂从无底坑上来,藉第七位的尸体还魂,而成为第八位,也就是敌基督。

 

   三 从地中上来的兽──假先知

 

      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他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他因赐给牠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又有权柄赐给他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启十三11~17)

 

     (出身是以色列国

 

      与海相对,地是表征以色列国;这个兽既然说,是从地中上来,那么他一定是以色列人。另一面阴间是在地底下,所以从地中上来,就是死人复活。

 

     (谁是从地中上来的兽?

 

      从这一个兽所作的事来判断:(1)叫人拜头一个兽;(2)给头一个兽作个像,叫人拜兽像;(3) 叫人受头一个兽的印记。我们知道,头一个兽是敌基督;而第二个兽是替第一个兽说话,替他行事迷惑人,叫人作错误的敬拜。这样的行为是假先知的表现。启示录中三次称他为假先知(十六13;十九20;二十10)。假先知的所作所为,表示他们是完全被撒但得着,成为撒但的发表。以色列民中最符合这个条件的,就是卖主的犹大。主耶稣称呼他作灭亡之子(约十七12)。以色列民死的时候,通常都说,归到他列祖那里(创二十五 8;三十五29;四十九33),与他列祖同睡(王上二10;十一43;十四2031;十六28;二十二40等等)。全本圣经中只有犹大的死说是,往自己的地方去了(徒一25)。把犹大特别放在一处,是留他在末日要用。所以这一个从地中上来的兽,非他莫属。

   

       三而一的撒但

 

      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本是鬼魔的灵(启十六13~14)

      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启十二3)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启十三1)

      在末世要出现的敌基督、假先知,其实都是撒但替身;他们的源头是撒但。从他们口中出来的污秽的灵,就可以看出,和撒但的灵完全是一模一样。狡猾的撒但,永远都是躲在替身的背后兴风作浪。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启十三2),说出,敌基督的所作所为,都是出自撒但。他们是在舞台上表演的人物,但在幕后操纵他们的却是撒但。而论到假先知,则说,他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启十三12);很显然的,他也是被撒但操纵,作牠替身,在舞台上表演的人物之一。假先知一切权柄,和敌基督一模一样,是出自撒但。撒但是导演,敌基督是主角,假先知是副主角;他们虽有三个形态,却有相同污秽的灵。他们以三而一的撒但形态与三一神作对,共享撒但的能力、座位、权柄作最后的挣扎。

 

      他们会演什么?

 

     ()   逼迫教会和以色列人,三年半

 

      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土(启十二 13~17)

      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启十三5)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七25)

      并且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他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但八11~12)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太二十四15;可十三14)

      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

      他因赐给他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又有权柄赐给他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启十三14~15)

      以上的经节告诉我们,因着撒但从天上被摔下来,牠就开始露出凶恶的真面目,逼迫以色列人,及遗下的基督徒;这段期间有三年半之久,就是公称的世界末期三年半的的大灾难。大灾难开始于敌基督出现在圣殿时(这圣殿要到一七之前半,才会被犹太人重建在耶路撒冷);也就是但以理及主耶稣曾预言,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时。他会自高自大,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并且设立自己的像,强迫人敬拜他。并且禁止以色列人在耶和华的殿中敬拜神、向祂献燔祭,也要改变以色列人的节期和律法。他所设立的偶像,因有邪灵作祟,所以会说话,迷惑许多人。凡不敬拜兽和兽像的人,都会被杀害。除了向兽妥协、受印记表示臣伏于他的人之外,都不得作买卖,断绝他们的生计。就着撒但的作为来说,是迫害;就着神的主宰来说,藉此显明、圣别,谁是祂忠心的子民。

 

     ()   毁灭大妓女──宗教的巴比伦

 

      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妓女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妓女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的希奇。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希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那十角,与兽,必恨这妓女,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十七1~16原文)

      在这段经文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妓女,奥秘的大巴比伦及七头十角的兽。

 

       1.    究竟,谁是大妓女?

 

      圣经常常把肉身上的淫乱,和拜偶像摆在一起讲论。因为在神的眼中,神的选民拜偶像,就是对神的不忠贞,是犯了属灵的淫乱,所以就是淫妇(参阅何一2;二2~5;三1~3;耶三189;结二十三4~46)。神在这里说她是妓女(原文),而不说她是淫妇,乃因神根本就不承认她是妻子。教会是基督的妻子(弗五25~32),我们都该是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林后十一2)才对。但是竟然有称为教会,却是与政治发生密切的关系,派大使驻世界各国,完全与世界调和的;这样的行为岂不是大妓女的行为么?众水(启十七2),在十五节就明说,那妓女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所以很显然的,这一个大妓女,是指罗马天主教说的。

 

       为什么说她是奥秘的大巴比伦?

 

      巴比伦这个字的来源是巴别。巴别就是混乱,也是偶像之地。所以巴比伦是偶像、混乱和淫乱的代名称。在使徒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曾经盛极一世的巴比伦已经灭亡了。但将来要出现的,却是具有巴比伦的性质,是承继它的。可憎之物之母,就是指里面满了偶像说的。罗马天主教是以拜偶像闻名的,她拜圣母马利亚、圣天使、圣使徒等等,梵帝冈城到处都是偶像,到处都是可憎之物。那里有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启二20);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启二24);那里很显然的,就是使徒约翰所说的奥秘哉,大巴比伦(启十七5)

 

       和兽的关系如何?

 

      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又是七位王(启十七9~10),说出那大妓女所骑的兽,至少代表地方和人物的两面。按地方说,七座山可能指着罗马。全世界诸城之中,只有罗马是建立在七山之上的。所以罗马被公称为七山之城。大妓女骑在七头之上,说出罗马天主教与罗马帝国的关系。自从康斯坦丁王以来,罗马的政治一直是天主教的后盾。两者互相利用而并存。至于有关人物──敌基督,已经在第二中项,(敌基督项)中说明过,不在此重述。

 

       .   为什么要受刑罚?

 

      因为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十七2)。天主教要迎合地上的君王,不照基督的教训行事,只要他们肯受浸,不管他们是否相信,是否重生、得救,一律给他们施浸,混乱了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可十六16原文)的原则,藐视了救恩。把面酵藏在三斗面里,使全团都发起来。本来该像菜种满了生命,在世上应当保持微小的教会,竟然变成大树,与恶者、世界、政治混乱在一起。天主教把教会和国家弄成一样大,变成国教,和政治联合,用异端的道理,使地上的人民作胡里胡涂的宗教徒,得不到救恩的实际。

      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启十七6)。我们在第二章第参大项的第五印──殉道者的呼声,那一段的记述中已经说过,天主教所杀害的圣徒,比罗马帝国十次大逼迫所杀的还要多。不过不是亲手杀人,而是藉罗马政权的刀杀人。所以经上记载说是喝醉了血,并非说流了血。约翰所希奇的,乃是公开称为教会,和自称是神的使徒、代言者的人,竟然迫害真正爱主、信靠主的基督徒,作出一些藉刀杀人的事。这样的行为怎么不惹起神的忿怒,不遭受祂的刑罚呢?

 

       5.  由谁来执行刑罚呢?

 

      罗马天主教如此的变质、淫乱、杀害,引发了神的愤怒;所以神曾警告,看哪,我要叫她病卧在床,那些与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我又要杀死她的党类(启二22 ~23);也借着天使宣告说,叫万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第一个倾倒了,是指宗教的巴比伦),倾倒了(第二个倾倒了,是指政治及物质的巴比伦)(启十四8)。又有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对使徒约翰说,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妓女,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十七16原文)

      综合以上的经节得知,虽然是神审判了对罗马天主教的刑罚;但实际执行刑罚的却是她过去的盟友──敌基督。兽就是敌基督,十角是受敌基督支配的十个王。他们可能就是但以理所预言的第四兽的十个脚指头(但二41~42),及后来兴起的十王(但七24;启十七12)。十角和兽,所以恨妓女是因罗马天主教在名义上还是信基督,属乎基督的。他们使她冷落──就是使梵帝冈变为荒凉之所。使她赤身揭露天主教的隐秘,使她在物质上损失,或是抢夺她的财物。又要吃她的肉──杀死罗马天主教的教皇、主教及信徒。用火将她烧尽──由于战争引起大火灾,以致整个梵帝冈变成灰尘瓦砾。

 

       什么时候受刑罚?

 

      虽然神对巴比伦刑罚的宣告(启十四8),是发布在初熟的果子被提,及天使在空中传永远的福音不久之后,很可能是第六印尚未揭开之前的事。但是宗教的巴比伦──罗马天主教受刑罚是发生在三年半大灾难的初期。

      根据启示录第九章第一节,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撒但)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接着说,他开了无底坑(启九2),有无底坑的使者作他们的王;按着希伯来话,名叫亚巴顿(灭亡),希利尼话,名叫亚玻伦(灭命者)(启九11)。我们信,那个从无底坑出来的灭命者,就是从海中上来的兽(启十三1),也就是从无底坑上来的兽(启十七8),他就是敌基督。他的灵魂借着第七位的尸身还魂复活,成为第八位(启十七11)。很可能他就是尼罗该撒;名字的数目刚好六百六十六,符合经上预言的数目。尼罗该撒是最残暴、逼迫基督徒最厉害的人。他从前如何逼迫、杀害神的选民,藉尸还魂、复活之后更加如此。这就是本来以温和的姿态,在一七之内,与许多人(包括以色列,罗马天主教在内)坚定盟约的他,在一七之半(后三年半),忽然变为凶暴,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但九27)的原因。他出现后马上作的就是:(1) 逼害以色列人,停止祭祀与供献(但九27)(2) 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3) 让假先知替他作个像,且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启十三14~15)(4) 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启十三16~17)(5) 叫十角,就是他属下的十王毁灭罗马天主教。这些事,都是敌基督一出现就立刻作的事。

      根据马太福音第十三章二十四至三十节,主告诉我们,福音所撒的种子是麦子,应该长出真基督徒、真教会;但是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结果有假基督徒、假教会出现在真的当中,混乱真理。但是主容让这两样一齐长,等到世界末期,大批圣徒被提之前,才来对付这些假的。我们知道麦子的收割,是在第七号筒吹响之时(林前十五51~54;帖前四15~17;启十一15),而那些反对神、逼迫信徒的世人,被神惩罚是在圣徒被提之后;所以稗子所表征的很显然是指假基督徒,假的宗教。这就是宗教的大巴比伦在大灾难的初期就先被毁灭的原因。

                                                                                                               7.   基督徒应该注意的事

 

      罗马天主教的被刑罚、毁灭,并不表示在天主教中没有真正得救的信徒。就着个人而言,天主教徒中,有许多爱主、属灵、忠心的信。盖恩夫人、叨勒尔、芬乃伦等都是天主教徒;无可否认的,他们都是很爱主,肯为主摆上的属灵人、好信徒。他们在个人方面,对主的救恩都有很深的认识和经历。但是他们因为处在错误的地方,看不清神永远的计划,尤其是关于教会方面的计划。他们的帕子很厚,绑得很紧,无法揭去。神要毁灭巴比伦,祂呼叫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其中出去,各人拯救自己,躲避耶和华的烈怒(耶五十一45)。但愿神的儿女们都听见神的警告,从那错误的团体中出来,免得遭殃。

 

    两位见证人

 

      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预言)一千二百六十天。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若有人想要害他们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启十一3~6)

      我看见了一个纯金的灯台,顶上有灯盏;灯台上有七盏灯,每盏有七个管子。旁边有两棵橄榄树,一棵在灯盏的右边,一棵在灯盏的左边...我又问天使说,这灯台左右的两棵橄榄树,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两个受膏者(另译:油儿子),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亚四2~14)

 

       谁是那两位见证人?

 

      我那两个见证人这个说词,好像人人应该知道是谁似的。所以必定凡是读经的人都会连想到的有名人物。

      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根据撒迦利亚四章十四节,两棵橄榄树就是两个油儿子。油在圣经中是表征圣灵,所以油儿子的意思就是,被圣灵充满的人。

      穿着毛衣,传预言,说出他们不是传福音,而是传出神的审判。

      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说出这两个人至今尚活着。

      根据以上的分析,经上所记知悉人物中,现今仍活着,而他们在地上时充满了圣灵、替神说预言的人,只有以诺,及以利亚两位是最符合这个条件的。另外,有人根据,叫天闭塞不下雨是以利亚曾经作过的,叫水变为血是摩西作过的,所以主张二位见证人是,以利亚和摩西。不过我个人觉得,不必太注重他们行过什么神迹。因为神迹并不是出于人,乃是神所使然的。若有需要,神会借着任何人,行神迹奇事。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雅五16~17)。何况,摩西和以利亚也未曾行过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启十一5)那样的神迹。

 

       他们的任务是什么?

 

     (作见证,传审判

 

      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启十一3),及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启十一7),告诉我们,他们的任务就是见证神的公义,预言神公义的审判。

 

     (扶助软弱的选民

 

      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毫无疑问,在末世三年半的大灾难中,撒但对于神子民的试探是空前的,是过于人所能受的。但是感谢神,祂是信实的,祂既然应许,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祂的子民开一条出路,叫我们忍受得住;祂就不会任凭祂的子民,受撒但的试探,受他的摧残。那两个见证人,就是神给祂的子民开的一条出路;叫他们来扶助大灾难时,尚存在地上的以色列民及基督徒,让祂的子民忍受得住,直到祂公开的降临。

      两个见证人对于神子民的帮助,可分为攻击性的及防御性的两方面:           

 

       1.   对敌人──攻击性的能力 

 

      若有人想要害他们,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种样的灾殃攻击世界(启十一5~6)

      他们的攻击阻住了敌基督的军队快速的行军,叫以色列民有时间逃难。

 

       . 对神的子民──扶持的能力

 

      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启十一4)

      两棵橄榄树...这是两个油儿子(亚四11~14原文)

      到卖油的那里去买罢(太二十五9)

      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但十一34)

      这些比较软弱,魂里缺少额外的油,就是心思更新而变化比较少的子民,因着这两个被圣灵充满的见证人的供应,得着扶持而在大难中忍受得住。

 

       见证的任期

 

      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启十一2~3)

      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启十一7)

      殿外的院子是指地上的殿。真正的殿,自公元七十年被罗马提多太子毁坏之后,已不存在于地上,而是在天上(参阅启十五8;十六1)。虽然神为要管教尚不认识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以色列人,容许外邦人践踏圣城耶路撒冷四十二个月。但是,神又不忍祂的子民,因被过分摧残而忍受不住,所以就差遣两个见证人扶持他们,抵挡外邦人一千二百六十天(就是四十二个月)。所以他们的任期刚好就是四十二个月,也就是三年半的大灾难期间。这个期限一过,主就要公开降临了。所以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以色列人,能及时躲进约沙法谷。但以色列余民都躲进约沙法谷的时候,就是他们作完见证、完成使命的时候。所以,神就允许敌基督得胜,把他们杀了。从前我每一次读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总感觉得不太以为然。为何神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难道神不能赐给两个见证人更大的权柄,好叫他们把敌基督打败么?后来我读到哈米吉多顿大战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神容许他们被打败,为要引进所有敌基督的军队都到齐,以便一网打尽,彻底消灭他们。哈利路亚!一切都在神主宰的手中。为着成全祂的旨意,两个见证人,先杀败想害他们的仇敌;又为着祂的旨意,容让他们作完见证后被敌基督杀败。

 

       复活

 

      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从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有人观看他们的尸首三天半,又不许把尸首放在坟墓里。住在地上的人就为他们欢喜快乐,互相馈送礼物;因这两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过了这三天半,有生气从神那里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看见他们的人甚是害怕。两位先知听见有大声音从天上来,对他们说,上到这里来。他们就驾着云上了天;他们的仇敌也看见了。正在那时候,地大震动,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个有名望的人(原文)(启十一8~13)

      两个见证人殉道的时候,耶路撒冷已被反对基督的外邦人占据了。耶路撒冷城已成了犯罪作恶的城,如古时的所多玛城,也成了反对真神,而接受世界的神作王的地方,如埃及一样。但就着两个殉道者而言,他们是跟随主死在各各他,就是他们的主被钉在十字架之处。这时,那些反对神的人,从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聚集在耶路撒冷来观看他们的尸首,庆祝他们的胜利。他们正在筹划如何一举歼灭以色列民;但过了三天半,惊天动地的事竟然发生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惊奇的发现,尸首又有了生气。因为生命的灵,就是使死人复活的圣灵进入他们的里面。这个向那信神的两个见证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的浩大,就是照神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祂从死人中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神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胜过了(弗一19~21)。他们得到了所应许杰出的复活(腓三11);更美的复活(来十一35)。主满意他们忠心到底,完成了所托付给他们的使命;所以从天上召呼他们上去得着赏赐,就是与主一同作王,显现在荣耀里。他们的复活、升天,见证惟有神是主。连仇敌和万国的民都看见了。他们的被提升天,引起了天上的呼应,于是地上发生了非常强烈的地震,耶路撒冷的城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仅是有名望的人就有七千人,其它无名氏(因从世界各地聚集了无数的军兵),则一定无从计算。厉害的程度,由此可想而知。他们因恐惧,归荣耀给天上的神。但这并不表示世人因此而悔改;只不过承认这是神的作为而已。

 

  灾中被提

 

      宝座前好像一个玻璃海如同水晶(启四6)

      我看见彷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他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启十五2)

      启示录一共有二次提到玻璃海;第一次的经节让我们看到,这个玻璃海,是在天上神的宝座前。那时玻璃海上没有人,因为是得胜者被提之前的景象。但是,第二次提的时候,却说其中有火搀杂,那意思是说,玻璃海的下面(就是地上)已经有了神的审判。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像,并他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说出这些被提到天上神宝座前的得胜者是经过大灾难的基督徒。因为兽的出现是第五号筒之后;而那些灾前就被提的得胜者根本未曾受过兽的迫害,不能说他们是胜了兽和兽的像,并他名字数目的人。另一面,大灾难末期才被提的基督徒,是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7),未曾被提到天上神的宝座前。可见启示录第十五章是说到灾中被提到天上宝座的得胜者之情景。

 

   第五号筒──第一灾祸

 

      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他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他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并且吩咐他们说,不可伤害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惟独要伤害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但不许蝗虫害死他们,只叫他们受痛苦五个月;这痛苦就像蝎子螫人的痛苦一样。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决不得死;愿意死,死却远避他们。蝗虫的形状,好像预备出战的马一样,头上戴的好像金冠冕,脸面好像男人的脸面。头发像女人的头发,牙齿像狮子的牙齿。胸前有甲,好像铁甲;他们翅膀的声音,好像许多车马奔跑上阵的声音。有尾巴像蝎子;尾巴上的毒钩能伤人五个月。有无底坑的使者作他们的王;按着希伯来话,名叫亚巴顿;希利尼话,名叫亚玻伦(启九1~11)

      第五号筒吹响,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撒但从天上被摔下来。第二,神利用撒但要执行刑罚住在地上的人,所以把开启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因着撒但开启无底坑,释放敌基督及被鬼附的蝗虫出来,世界末期三年半的大灾难,正式开幕。敌基督(参阅本章第壹大项,第二中项敌基督)就是那灭命者(亚玻伦);他从无底坑,灭亡之地(亚巴顿)出来,作蝗虫之王,开始他毁坏全地的工作。

      圣经上记载,神曾用蝗虫之灾,审判埃及地(出十12~19);也曾预言,若不听从神的话,会遭遇蝗虫之灾(申二十八3842;王上八37);但那些蝗虫都是吃菜蔬、花草、树木的普通蝗虫。然而,末世将要从无底坑出来的蝗虫,并不吃花草、树木,却专门咬人。它们的能力像蝎子,形状好像战马,尾巴则像蝎子和毒钩。它们因有鬼魔附身,有超自然的知识,不但能接受敌基督的命令,且服在神权能的命令约束之下,不敢咬额上有神印记的人(参阅启七2~8)。它们虽然咬人,却不准咬死人,只叫人受痛苦。被咬的人经不起痛苦,想一死了了,但都不得如愿。那种痛不欲生的情况,似乎类似癌症末期的患者,或是麻药上瘾,却得不到止瘾者的征状。痛苦的期限是五个月。这就是第一样的灾祸。

      和第一样灾祸同时进行的,就是该撒尼罗的灵魂,藉第七位王(与以色列坚定盟约的那个)的尸体还魂复活,成为敌基督。先知但以理预言这人态度会变卦而说,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但九27)。敌基督会忽然出现在耶路撒冷,他会改变友善的政策,成为辖制、迫害;禁止以色列人在耶和华的殿中向祂献祭敬拜。他会自称是神,正如生前的该撒尼罗一样。随他同行的有假先知,就是从地中上来的兽,卖主的犹大还魂复活。假先知会造敌基督的像,放在圣殿中,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启十三14~17)

      敌基督,不但迫害以色列人,也会迫害其它的基督徒。并且先向罗马天主教开刀。在大灾难的初期,神允许,敌基督及其附庸的十王,毁灭她(详情请参阅本章第壹大项第五中项)

 

伍 第六号筒──第二灾祸

 

      第六位天使吹号,我就听见有声音,从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吩咐那吹号的第六位天使,说,把那捆绑在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那四个使者就被释放;他们原是预备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要杀人的三分之一。马军有二万万;他们的数目我听见了。我在异像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骑马的胸前有甲如火,与紫玛瑙,并硫磺;马的头好像狮子头,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口中所出来的火,与烟,并硫磺,这三样灾杀了人的三分之一。这马的能力,是在口里,和尾巴上;因这尾巴像蛇,并且有头用以害人。其余未曾被这些灾所杀的人,仍旧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还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启九13~21)

      有声音,从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表示因为世人一再地拒绝福音,不接受主耶稣付出血价的救赎;所以神就根据否定救赎的罪,来对世人施行审判。为着这个目的,释放了在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犯罪堕落的天使),叫他们去执行惩罚的工作。经上说,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箴十六4)。神从前把这四个恶者捆在伯拉大河的目的,正是为着世界末期祸患的日子效力。这四个邪恶的使者的本性是好杀的,他们一被释放,立刻就着手杀人。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杀了三分之一的人。并且鼓动东方的人,编成强大的马军,准备到哈米吉多顿去歼灭以色列人。俄国的哥萨克族是以擅长骑马,慓悍、好杀而出名。苏联政府一度加以压制,以致委靡不振;据说,自从苏联瓦解之后,哥萨克族逐渐抬头,有重整雄风之势。也许将来会出现的二万万马军是以他们为主力。其它如蒙古族也擅长骑马,曾经征服东欧,就是靠马军的快速行军。他们被鬼魔所附,归敌基督指挥,残杀反对势力。但受伯拉大河的拦阻,不得快速推行,直到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启十六12)时,这批马军才得以涌进哈米吉多顿,参加大会战。

      因着第六号筒──第二灾祸,虽然众多的人被杀,但世人仍然不肯悔改、归向神,反而会犯罪作恶,大大得罪神。

 

    第七号筒──第三灾祸

 

       从死人中复活及灾末的被提

 

      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神的奥秘,就成全了(启十7)

      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林前十五52~53)

      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5~17)

      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但十二2)

      你且去等候结局,因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但十二13)

      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神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他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二十4~6)

      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又有一位天使从殿中出来,向那坐在云上的大声喊着说,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因为收割的时候已经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了。那坐在云上的,就把镰刀扔在地上;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启十四14~16)

      以上几处的经节,很清楚的告诉我们 ,在第七号筒刚吹响,第三灾祸就是神忿怒的七碗还没有倒在地上之前,先会发生从死人中的复活,及灾难末期还活着存留在地上的圣徒被提的事。

 

     (头一次的复活

   

      包括杰出的复活,更美的复活(就是有分于男孩子,初熟的果子,站在玻璃海上唱凯歌,那些得胜者)等在内,凡是在千年国度前复活的,叫做头一次复活,从死人中复活。凡是在头一次的复活有分的人,他们都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八23);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林前十五53);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二十6);被请赴羔羊之婚筵(启十九9);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祂(启十九14);他们都是白马师的成员,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4)

 

     (灾末的被提

 

      因为收割的时期已经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了说出,那些本来不太长进,生命不够成熟,以致未能在灾前或是灾中被提的大多数圣徒们,经过了大灾难的管教,看淡了地上的福乐,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人的罪,存心忍耐,行完了神的旨意,都长进了,他们的生命都成熟了,所以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就是被提,并且身体得赎。不过灾末被提的大批圣徒,不是被提到天上神的宝座前,而是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虽然不是被提到天上,但是这些晚期的得胜者,和早期或中期被提的得胜者一样,所有必朽坏、必死的身体,在被提的一霎时,眨眼之间,都得赎了,都改变为不朽坏、不死的荣耀身体,并且都免去了第三灾祸,就是神忿怒的七碗。

      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启十六15)。这句话是第六位天使把第六碗倒下之后说的;可能在第七号筒吹响,大体的圣徒被提之后,尚有被留下的基督徒,到这个时候才被提。

 

      基督台前的审判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四8)

      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个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五10)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

      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林前三14~15)

      当基督徒被提到空中,在云里与主相遇之后,各人就要站在基督的台前受审判。不过这个审判,不是审判罪恶,决定得永生或永远沉沦的审判。而是评定赏赐等级的审判。到那日,众人真实光景都会显露出来。今天人人都凭外貌判断,看不见那隐情;但在那日公义的日头出现,都要赤露敞开。今天群众都喜欢外貌、名声、伟大、兴隆;很多忠心爱主的人,反而被藐视、逼迫、受苦;但那真正爱主的人,情愿卑微事主,仰望审判台前亮光,好叫他们所有生活、工作,到那日都能耐火。日有日的荣光,月有月的荣光,星有星的荣光;这星和那星的荣光,也有分别(林前十五41)说出,即使在千年国度里与主作王、得荣耀,荣耀的程度也有分别;有的有权柄管十座城(路十九17),有的可以管五座城(路十九19)。千年国度是公义的国,奖赏也是公义的奖赏。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十四17)。今世的一举一动,都是决定那日奖赏的因素。但愿主保守我们的心,叫我们得以忍耐,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来十36)

 

       第一碗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启十六2)

      盛满了神忿怒的七碗,就是第七号筒的内容。这些灾害和忿怒是针对着敌基督和跟随他逼迫神子民的世人而发的。当摩西的时候,那些逼害以色列人的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这疮(出九11),在末世,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都会生恶而且毒的疮,叫他们痛苦。也许,因着这个惩罚,使敌基督的军队,行动不便,好叫以色列人能及时逃走,避免被赶尽杀绝。

 

        第二碗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启十六3)

      这个灾祸,逼使航海受阻碍,鱼因腥臭,干渴而死(赛五十2),在挪亚洪水时,逃过审判的海中活物,这时才受了审判。靠海生活的人,完全失业,世人因缺少海产的补给,粮食会极度缺乏。

 

      第三碗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源里,水就变成血了。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阿,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我又听见祭坛中有声音说,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断义哉,诚哉(启十六4~7)

      水是维持生命必需的元素,仅次于空气,现在赖于维生的水源全部变成血了。可能为着活下去,世人还得勉强喝血;神如此报应他们杀害基督徒与神的众先知。

  

      第四碗

 

      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叫日头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的神之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神(启十六8~9)

      神用大能主宰的手,改变了天象、气候,用太阳的热度烤人;然而人被魔鬼败坏到一个地步,完全失去了反省的心;不思考遭受这样的惩罚,是因为得罪了神;他们不但不悔改认罪,反而亵渎神。

 

       第五碗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座位上,兽的国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神;并不悔改所行的(启十六10~11)

      世人因第一碗至第四碗的灾祸,已经痛苦不堪,又因第五碗的灾,变成黑暗,无法治伤,更加疼痛。然而他们还是顽梗不悔改,求神赦免。

 

       第六碗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启十六12~16)

      伯拉大河又名幼发拉底河,发源于亚拉腊山脉(也就是亚美尼亚)流入波斯湾,从东方至迦南地必经该河。伯拉大河的河面宽广,急流,渡河不易;在第六碗之前,二万万马军,可能被此河阻挡,不得快速行军。神为要把敌基督的军队聚集在哈米吉多顿,以便一网打尽,所以使河水干涸,促进马军行军速度。三个污秽的灵,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是无意中为神的旨意效力,免得各别击溃,浪费时间。哈米吉多顿就是旧约所说的耶斯列,位于耶路撒冷城北方的平原。

 

       第七碗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利害的地震。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约一百十四英磅)。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启十六17~21)

      第七碗倒下后,会发生下列的几件事。

 

     (两位见证人的复活被提

    

      在本章第二大项已经说过,三年半的大灾难期间,二位见证人作神选民的保护者,抵挡敌基督的攻势。他们的任期是一千二百六十天。他们作见证的时候,神容许敌基督杀害他们;过了三天半,生气从神那里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两位先知听见有大声音从天上来,对他们说,上到这里来。他们就驾着云上了天。他们是最后一批的被提者。该被提的人都已经被提了。

 

     (羔羊的婚筵

 

      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启十九6~9)

 

       1.    羔羊婚筵的时刻

 

      当第七号吹响之后,那些在主里已经睡了,而未能有分于杰出的复活圣徒,要先从死人中复活(帖前四16),接着,那些还活着,经历三年半的大灾难,尚存留在地上的圣徒(帖前四17),他们在大灾难中看破世上的福乐,一心向着主,也都成熟了(启十四14~16),所以也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于主相遇。然后各人就要站在基督审判台前受审判(林后五10;彼前四17;林前三14~15;提后四8)。之后,在基督公开降临之前,在天上举行羔羊的婚筵。

 

       2.   有分于羔羊婚筵的新妇

 

      虽然所有得救的圣徒都有分于新天新地时的圣城新耶路撒冷,都是新妇(启二十一2);但是只有忠心爱主的得胜者(启三20),魂里被圣灵充满的聪明童女(太二十五1~10),活出超凡的义,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启十九6~9)的圣徒,才得有分于羔羊婚筵的福分。因信称义,是披戴基督,可蒙父称义;但圣徒所行的义,是活出基督,蒙主称义,得着公义的奖赏所必备的条件。

 

       .   地点

   

      婚筵的地点是仍留在天上的圣城新耶路撒冷。这个圣城要等到新天新地时,才会从天而降(启二十一2)在新地上;在此以前,这座圣城是在天上(来十一16),尚未向所有圣徒敞开;当新妇进去之后,门就关了(太二十五10),其余的圣徒会被关在门外,等到一千年之后,才有分于那城的荣耀。

 

     (主公开的降临在橄榄山上

 

      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祂怎样往天上去,祂还要怎样来(徒一11)

      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亚十四4~5)

      当两位见证人在世作见证时,他们抵挡了敌基督军队凶猛的攻势;以色列民在大难中稍得扶持;但是,现在两位见证人被提升天之后,以色列民就挡不住敌人的攻击,纷纷逃进约沙法谷,前面是绝璧,后有追兵,进退维谷,束手待毙。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主公开降临,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以色列民得以从山谷中逃跑。经过这样的教训之后,以色列民都醒悟过来了。因为神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主,就是他们所扎的(亚十二10)。以色列民现在都认识,那位被他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就是他们素来所仰望等候的救主弥赛亚;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一26)

 

     (耶路撒冷城裂为三段

 

      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启十六19)

      正在那时候,地大震动,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原文是有名望的人)其余的都恐惧,归荣耀给天上的神(启十一13)

      主的公开降临,引起了大地震,不但叫橄榄山裂为两半,也叫耶路撒冷裂为三段,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那些占据耶路撒冷城的敌基督军队中,死伤众多,难以计数,光是有名望的人就死了七千人。邻近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

 

     (哈米吉多顿战争

 

      又有一位天使从天上的殿中出来,他也拿着快镰刀。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着快镰刀的大声喊着说,伸出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树的果子,因为葡萄熟透了。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神忿怒的大酒醡中。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醡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原文是一千六百后隆。注:一后隆等于八分之一英里)(启十四17~20)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祂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祂的眼睛如火焰,祂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没有人知道。祂穿着溅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祂。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祂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祂的军兵争战。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启十九11~21)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因为报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我仰望,见无人帮助;我诧异,没有人扶持;所以我自己的膀臂为我施行拯救;我的烈怒将我扶持;我发怒,踹下众民,发烈怒,使他们沉醉,又将他们的血倒在地上。(赛六十三1~6)

      列国阿,要近前来听;众民哪,要侧耳而听;地和其上所充满的,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都应当听。因为耶和华向万国发忿恨,向他们的全军发烈怒,将他们灭尽,交出他们受杀戮。被杀的必然抛弃,尸首臭气上腾;诸山被他们的血融化。天上的万象都要消没,天被卷起,好像书卷;其上的万象要残败,像葡萄树的叶子残败,又像无花果树的叶子残败一样。因为我的刀在天上已经喝足;这刀必临到以东,和我所咒诅的民,要施行审判。耶和华的刀满了血,用脂油和羊羔公山羊的血,并公绵羊腰子的脂油滋润的;因为耶和华在波斯拉有献祭的事,在以东地大行杀戮。野牛、牛犊和公牛,要一同下来;他们的地喝醉了血,他们的尘土因脂油肥润。因耶和华有报仇之日,为锡安的争辩,有报应之年(赛三十四1~8)

      以上诸处经节告诉我们,神早已计划好了,在世界的末期,把那些坚决反对神,执迷不悟的众敌军,都引诱到波斯拉至哈米吉多顿一带,一举戮灭,扫除障碍,以便在地上建立千年国度。为了这个计划,敌基督(启九11;十三1~8)、假先知(启十三11~17)、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启九14~15)、三个污秽的灵(启十六13~14),都在不知不觉之中,被神摆布,为神效力;他们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启十六14),也从东方召集了马军二万万(启九16),他们是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启十六12)。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荣美之地(但十一40~41)。敌基督属下的十王,除灭了宗教的大巴比伦之后(启十七16~18),也必从西方来会集。世界各国的野心家拥集于中东的原因,可能是以东的河水变为石油(赛三十四9),为利不顾道义,各怀鬼胎,纷纷出兵进攻。漫山遍野都是人马。人类史上未曾有过这样众多的军队,集中在一地的大会战。几乎是等于历代以来所有参加战争人数的总和。从耶路撒冷北方的哈米吉多顿到东南方的波斯拉一带,布置大军压境。他们把以色列国团团包围,水泄不通,企图一举歼灭所有的以色列人。就在这个时候,公义的神,荣耀的基督,骑着白马,率领着由得胜者编成的白马师,从天而降,击杀列国,践踏尸首,如同踹葡萄,变成酒醡一样,血流成河,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大约等于三百二十公里),相当于自哈米吉多顿至波斯拉的距离,到处都是血浆;全军覆灭,无一幸免。然后擒拿贼首,兽和假先知;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 物质的大巴比伦(罗马城)灭亡

 

      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她(启十六19)

      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祂的荣耀发光。祂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的报应她;...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她又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启十八1~21)

      物质的巴比伦城,是神来毁灭的城。宗教的巴比伦(罗马天主教),在大灾难的初期就先藉兽和十角(敌基督和他附属的十个王)已经毁灭了。现在神自己要来毁灭罗马城。那一位有大权的天使从天而降,地就有因祂的荣耀发光的,不是指一般的天使,而是基督自己奉神的差遣亲自来执行刑罚。因为过去政治的罗马城和宗教的大巴比伦(罗马天主教)有极密切的关系,不但与地上的列国,君王有淫行,误导人崇拜偶像,且成为刀手,杀害诚心爱主的基督徒;贩卖毒品,换得豪华奢侈、罪中取乐的生活。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严重的触犯了公义的神,不能不除灭。但是那城里尚有一些失败的义人,属于主的基督徒;所以神作最后的警告,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至于神到底怎样刑罚物质的大巴比伦城呢?我们从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她(启十六19),可以推想,当神用地震倾倒诸城的时候,也想起该用地震倾倒巴比伦大城来。又从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大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启十八21)推想,这个地震一定非同小可,正如古时神审判可拉党的时候,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和一切属于他们的都吞下去(民十六30~33),照样在末时神可能也叫地开了口,把整个城市吞灭。或许也像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创十九24~28),将硫磺与火,从天上神那里,降与罗马城,所以说,被火烧尽了(启十八8);又说,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看见烧她的烟;...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启十八17~19)

 

     () 撒但被捆绑监禁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后必须暂时释放他(启二十1~3)

      这世界所以满了罪恶,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狂傲、侮慢、怨恨、背叛神,究其根源,都是来自撒但。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八20~21)。现在神的众子显出来,主要叫这个曾经受过咒诅的地,及万物得着复兴;所以就必须先把祸根凶手之撒但捆绑监禁起来,好叫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基督荣耀宝座前的审判

 

      当人子在祂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二十五31~41)

      四围的列国阿,你们要速速的来,一同聚集;耶和华阿,求你使你的大能者降临。万民都当兴起,上到约沙法谷;因为我必坐在那里,审判四围的列国(珥三11~12)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赛二2~4)

      基督荣耀宝座前的审判,是在大灾难结束后,千年国度尚未开始之前,对那些尚活着的外邦人施行审判。这个审判的目的,不是决定谁得永生与否,而是决定谁该灭亡,谁有资格在人子的国里作百姓。他们虽然不像信徒重生,得着永生,却是得以进入永生的范围,享受其中属地的福乐。

 

        1.  绵羊──善待主的子民

 

      王要向那右边的说,...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太二十五34~4046)

      基督徒因着神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得蒙重生(彼前一3),得称为神的儿女(约壹三1),成为主的弟兄;所以凡是善待基督徒的,无形中就是作在主的身上。好心得好报,得以进入弥赛亚国,作百姓,享受属地的福乐。

 

        2. 山羊──恶待主的子民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太二十五41~46)。凡不善待基督徒的,在来世尚且都要受到刑罚,往永刑里去,就是被扔到火湖里,更何况那些直接迫害基督徒的世人,将会有何等的结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