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得胜者的经历

 

      神的得胜者是谁呢?得胜者乃是一班让己站在死的地位上,而让别人得着生命的人。这班人就像抬着约价过约但河的祭司一样,他们自己站在死的地位上,而让神的百姓渡过去。死在这里说出怎么一回事?什么叫作站在死的地位上呢?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它关系到神的百姓往前的问题。这一件事,乃是神今天所最关注的,故此也该是我们所最注意的。

      圣经中的真理,并非零零落落地合并成的;在每一个真理的背后,都有一个活的东西。真理的字句是死的,并没有生命;要真理是活的,必须有活泼的灵。圣经里面有许多的真理,被人阅读,被人传讲,被人相信。但是,这些真理必须先被一班人经验过,对付过,被化为生命,然后才有能力。许多人以为天赋高的人,就可以多得着圣经中的真理,或者多明白神的事,这是完全错误的。属灵的真理是不受限制的,它并不受我们天然的智慧所限。许多人以为按着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智慧,得来一些东西传给别人,就能帮助别人;但事实上,这些并不能叫人得生命。

      约翰福音第一章说,主是生命的光。许多人以为明白了这一个道理,再把这个真理传出去就好了,他们以为真理是真理,并不需要与我本身发生任何关系。但这不是神的路。神的路乃是先将真理组织在人的里面,让这真理成为人组织里的一部分,然后他才能把这真理传给别人。人必须被一个真理深深的对付、割开、浸透,然后才能传与他人。若是这真理根本未被神组织过,则在人身上不会显出效果来。让我拿几件事来作例子:

 

信心】第一是信心。何谓信心呢?不是说,你礼拜六知道什么是信心,主日就立刻可以传出去了。虽然你已经有了那字句,但你还未看见那件东西。这就如同对乡下人谈电灯一样,他虽然明白了这个名词,却尚未见过那个东西。所以他虽然好像懂了,实际上并不知道那是怎么一个东西。

      故此,神必须先用一些事来对付你,使你自己先在信心上受过对付,叫神的信心组织在你身上,然后,你将这组织在你身上的东西传与他人,才能帮助别人。只有当死在你身上发动的时候,生才能在别人身上发动。

 

祷告】其次,我们来看祷告。教导人如何祷告,并不在乎预备或编制出一些关乎祷告的道理。神必须先给你许许多多的环境,叫你学祷告的功课。经过多次这种的经历后,你才能告诉别人如何祷告。在一切事上,你自己需要先作为神的一个试验品。

      真正祷告所需要的气力,比我在这里讲道所需要的力量更大。我们常以为,只要把一篇道传得清楚就够了,但是我们要看见,只有当我们透彻的祷告之后,我们的道才能流通到他人身上。

以上所提的,乃是神的一个原则。这原则就是:自己先受过苦,先出过代价,先有了经历,然后再传给别人,这样的人才是神心意中的得胜者。

 

奉献】我们再以奉献一事为例。什么是完全的奉献?圣经中有这件事,人也讲论这件事,但是光有这字句,并没有见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如同一个人读字典,知道字典上的字,却不知道这字所指明的东西。神的教会也是如此。有一天神把你的家庭、工作、财产、事业、爱人等拿来与基督相比,那时候你就知道何谓为主活着了。你到底选那一个呢?是选基督呢,还是选别的?你是否与神讨价还价呢?没有一种真理是不必出代价就可以得来的。我怕有许多人真理是学过了,但是经历却一点也没有。

 

真理必须先组织在工人身上】请问在你身上有多少真理,是未曾经过组织的呢?有多少你所认识的,是从未实化在你身上的呢?从这里我们可以看见,人今天根本不知道何谓顺服?何谓祷告?何谓信心?学习神的真理,是没有快捷方式的。一粒种子如何,生长出来的植物就如何。作工的人如何,被作的人也就如何。你是一个轻浮的人,你结出来的果子自然也就是轻浮的。你是一个稳重的人,你结出来的果子也必然是稳重的。什么人就结什么果子。我看见人在讲同死、同活、同升天等道理,只是那个人却不是那种属灵之事的人。

      我曾经问何受恩教士,如何能叫人产生生命的需要,如何能叫人产生饥饿来?她回答说:这件事固然在乎神的工作,但也有工人这一方面的讲究。神的一面且不说,从工人这一面来看,他能否叫人产生属灵的饥渴,不在于他讲什么,而在于他是什么。当一个进步的人与一个不进步的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不进步的人很自然就会发觉到自己的落后。一个顺服的人与一个不顺服的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不顺服的人也很自然地看见他的不顺服。同样,一个圣洁的人与一个不圣洁的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不圣洁的人也很自然会看见自己的不圣洁。你本身若不是那种人,你就不能在别人身上产生出那种的饥渴来。

      我们藉重生所得着的性情,是最有模仿性的。你将它摆在圣洁面前,它就自然的会倾向圣洁。你将它摆在顺服前面,它也会很自然的学习顺服。我们需要在神面前作一班领先长进的人。今天神要藉着一班得胜者的生命,在经历十字架,接受苦难上吸引别人到岸上来;先下水的乃是祭司,他们要领先进到死水中。得胜者就是一班开路者,他们在黑暗中先开出一条路来,在死亡的事上领先进入,如此,才能帮助别人过去。

      以前的信徒,他们多半是自己去摸出路来。但今天的信徒,则有人将那摸出来的路告诉他们了,他们只需要顺服,只需要将那释放出来的真理组织在他们的生机里就好了。他们是一班肩上抬着约柜,脚下踏着泥土,站稳在死的地位上的人。我们需要如此把基督背在我们肩头上,方能作神的得胜者。假若神不能得着你我作这样一班得胜者,那么祂就必须另找别人了。

      当每次十字架临到你身上的时候,或者说每次神对付你的时候,你愿不愿意好好的接受对付呢?或者总是逃避呢?这是今天主要的问题。―― 倪柝声《神的得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