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灾前全教会被提()

 

      我们已经看见了,相信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弟兄,他们所持的理由不可恃;他们的主张,缺乏圣经的证据。这是他们的第一个错误。今天我要讲到他们的第二个错误。

 

相信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臆断】相后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弟兄,不只理由太勉强,太算不得理由;并且他们的臆断也太多。我们每一次讲一个圣经的真理,无论是凭据、是背景,都得有圣经的根据才可以。如果过于需要臆断,需要假定的那些说法,就有些靠不住。相信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弟兄,他们所讲的,差不多都是臆断的。我现在把他们所臆断的各点一一提出来:

 

 

      我们的弟兄说,启示录第一至三章是讲到教会;第三章以后,至第十九章,就再没讲到教会了,因为,第四至十九章没有提到教会二字。所以,第一至三章是说到今时代的教会,第四至十九章是说到将来的大灾难。第四至十九章既然没有提到教会,所以,教会必定不在地上。教会既然不在地上,就必定是被提到天上了。

      我们试想,若因没有明明的提起的字眼当理由,就臆断如何如何,这在评论方面合理不合理呢?第四至十九章,虽然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但是,里面仍有教会的事实。例如:

      五章九节:他们唱新歌说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这一班被主的血所买的人不是教会是谁呢?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明说是教会,但能不能说他们不是教会呢?

      六章九节: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耶稣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这一班人不是教会是谁呢?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教会的字眼,但能不能说他们不是教会呢?

七章十四节: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棠洗白净了。这一班人不是教会是谁呢?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教会的字眼,但我们都知道用羔羊的血把衣棠洗白净了,是教会的经历。

      十二章十七节: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这一班的人,不是教会是谁呢?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教会的字眼,但能不能说他们不是教会呢?

      十七章六节:我又看见了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这被杀的一班人,不是教会是谁呢?我们都知道,这里的女人,是指着罗马教说的。在以往,罗马教不知残害了多少的圣徒。在西班牙不知曾杀死了多少的圣徒。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教会的字眼,但能不能说这些被杀的人不是教会呢?

      十九章十一至十六节:是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人白又洁跟随他许多人都承认这是主耶稣与教会一同来到地上的光景。就是相信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弟兄也承认的。请问圣经在这里有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呢?我们能不能因为圣经在这里没有教会二字的字眼,就说没有教会呢?我们的弟兄,既然对于十九章承认有教会在的事实,就为什么对于其余有教会在的事实的各章,却加以否认呢?

      二十二章六节:天使人对我说,这些话(指启示录全书,第四至十九章在内)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仆人。又十六节: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指启示录全书叫载的事,四至十九章在内)向你们证明。这可见第四至十九章,虽然没有教会二字的字眼,但是,所有目的,都是为着教会。就我们怎能说第四至十九章,都没有说到教会呢?

      我们的弟兄这样的臆断,这样的假定,完全错了。我们看见以上所提出的几点,就证明第四至十九章,有许多教会的事实。虽然第四至十九章,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但我们不能说没有教会在内的事实。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的弟兄说,二十一章九节所说羔羊的妻就是教会(虽然我们按着上文看,羔羊的妻是指着新耶路撒冷说的)。就请问在二十一章九节里,有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呢?如果照我们的弟兄所说,凡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的,教会就不在那里。就为什么在二十一章九节里没有教会二字的明文,我们的弟兄又承认其是教会呢?我们的弟兄承认这里有教会,为什么不承认其余各章有教会呢?这样,就可以这样的臆断是怎样站立不住了。

      如果从第四到十九章里还有教会的话,就他们所以为全体教会都在灾难前(即第四章起首的时候)都被提了,就靠不住了。如果在灾难中还有属乎教会的人,就那里能说,教会全体在大灾难前都被提呢?

 

 

      我们的弟兄说,全教会一被提,地上就要有许多人得救,就是所谓的灾难的圣徒。他们说,这些人是在大灾难的时候得救的。他们所根据的圣经,是启示录七章九至十七节。他们说,这里说: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所以,这些人是在大灾难时得救的。我们的弟兄,若说这一班人是经过灾难的信徒,他们自己的主张,就不攻自破了。所以,他们只好说,这一班人是在大灾难时得救的,这样,才能自圆其说。

我不是说,大灾难时没有人得救。我乃是说,第七章九至十七节的人,不是在大灾难时才得救的。我不是凭空这样武断,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

      ()从数目方面看来,说这班人是在大灾难时得救的,恐怕是不可能的。请问在大灾难时,那里能有数不过来的人得救呢?在大灾难时,最大的数目是多少呢?启示录第九章十六节告诉我们是二万万。第七章的数目,既然是没有人能数过来的数目,最少也得比二万万大才可以。照世界人口的统计,今天全世界一共只有十七万万的人。启示录六章八节说: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就大约死了四万万多人,还剩下十二万万多人。九章十五节说:要杀人的三分之一,就大约又死了四万万多人,还剩下八万万多人。八章十一节说:死了许多人。十一章十三节说: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名。意即名人死了七千,其它无名者,更不知其数了。第十五至十六章还不知要死多少人,因为那是实在的大灾难。九章十六节,马军有二万万之多。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说主再到地上时,还有许多山羊和绵羊。把这些人一除外,就能剩下多少人昵?所以说,按数目看来,说这数不过来的人,是在大灾难时得救的人,是不可能的。

      ()从历史方面看来,说这班人是在大灾难时得救,也是不可能的。使徒在地上所作的见证,历代圣徒在地上所作的见证,二千年来教会在地上所作的见证,一起合起来的结果,难道还赶不上临走时所作的那么多么?能不能说二千年来所有得救的人,还不及在灾难时得救的人多呢?像他们所说的灾难的信徒,圣经中并没有此道理。所以从实在的情形看来,说这一班是在大灾难时得救的,这是不可能的。

      ()从环境方面看来,这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神所降下来的刑罚,是分为印、号与碗的。不过印和号的刑罚,和碗的刑罚是有分别的。印和号,是神补救的刑罚,盼望人因受刑罚而悔改。至于碗,却单纯是神的刑罚,没有人因受刑罚要悔改的盼望了。所以,在九章二十节二十一节在印和号之后,就有人仍不悔改、又不悔改的话语,但在碗之后,却一点不提起人悔改的事了。

      所以,在大灾难的时候,圣经是明明的给我们看见,世人有的是被灾难所灭,其余的是依旧不悔改的,那里有数不过来的人在灾难中得救呢?何况那时又有三而一的撒但,在地上那样的欺哄硬迫呢?

如果这一班数不过来的人,不是在大灾难里得救的,就他们必定是在大灾难前得救的教会。他们如果是教会,就那里能说,全教会在大灾难前都被提呢?(至于这一班人的详细解释,要在我的《默想启示录》发表。主若愿意。)

 

 

      我们的弟兄说,在大灾难时,地上没有圣灵了。因为主耶稣把教会提到天上的时候,也把圣灵提到天上去了,地上就再没有圣灵了。他们所以这样说,是根据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六至八节:现在你们也知连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他们说,在这里有一个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就是我们普通所说的敌基督。这一个拦阻者就是圣灵。是当圣灵被除去了,这不法的人才显露出来。圣灵怎样被除去呢?圣灵的被除去,就是圣灵的被提。此后,敌基督才显露,大灾难才起头。也们说,圣灵既然不在地上了,教会怎能还在地上呢?所以,全教会必定是在灾难前就被提了。

      这样的臆断,能站得住么?不能。我们有许多圣经的凭据,证明这样的臆断是错的。

      ()我们第一要问的,这拦阻者是不是指圣灵呢?圣经称圣灵,有许多的名称,例如:灵、智慧的灵、启示的灵等等。另外还有许多的称法,末后总有一个灵字的。不错,圣经也称圣灵是安慰师,或者保惠师,但是,圣经在下文立刻告诉我们说,这就是真理的灵。圣经曾有那一节说,圣灵就是这里的拦阻者呢?没有一节圣经说圣灵是拦阻者。说这里的拦阻者,就是圣灵,明明是一种的臆断了。

      ()被除去能不能当被提解呢?是除去不是提去。除去是不是对圣灵的口气呢?能不能说被除去就是被提呢?圣经没有许我们这么说。可见说被除去就是被提,又是一种的臆断了。

      ()圣经有没有说,在大灾难时,圣灵不在地上呢?我们的弟兄说,在大灾难时,地上没有圣灵。父说,在大灾难时,有数不过来的人得救。这个如何可以调合起来呢?圣灵不在地上了,反而得救的人,比圣灵在地上的时候还多些,这是什么道理呢?我相信,在大灾难时,如果有一个人得救,还是圣灵在地上所作的工。因为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呢。

      ()启示录四章五节说:又有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这七灯就是神的七灵。五章六节说:我人看见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可见圣经是告诉我们说,圣灵在大灾难时是作工的。因圣经说祂是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

      ()圣经不只说圣灵没有在大灾难前被提上天;并且说圣灵在大灾难时,还要大大降下像春两一样。关于这个,我们可以读以下两段的圣经。

      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至三十二节: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作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在天上地下,我要显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烟柱;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

      使徒行传二章十五至二十一节: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已初;这正是先知约耳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在天上我要显出今事,在地上我要显出神迹,有血、有人,有烟雾;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在这里我要请大家注意,就是彼得是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彼得并不是说,五旬节是应验了约珥所说的。五旬节并没有按字面应验约珥所说的。因为约珥书二章三十至三十一节的:有血,有火、有烟柱,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五样特别的光景,在五旬节时并没有。五旬节的时候,没有这些特别光景。那么,约珥所说的,到什么时候应验呢?乃是到大灾难时,才应验。我们可以凭着这五样特别的光景,到启示录里去找。

      六章十二节: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这里所说日月的特别光景,正与约珥所说的相合。

      八章七至十节:吹第一号第二号的时候,都有火、有血。吹第三号的时候也有火。这与约珥所说有火、有血的特别光景正相合。

      第九章二节吹第五号的时候,便有烟从无底坑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堙。这与约珥所说有烟柱的光景正相合。

      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些事要在大灾难的时候才大应验。圣灵要在那时大大降临,五旬节的时候,不过是一种的尝试而已。所以彼得不说这是应验约珥所说的。他不过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意即这一次的情形,有些类乎约珥所说的而已,意即这一次的光景,就像约珥所说的那么一回事。

      所以凭约珥书来看,在大灾难的时候,圣灵要作空前的工作。这个时候,若没有圣灵的能力,许多的逼迫难处,人真要受不住。凭约珥所说,圣灵不只在灾难的时候没有被提,并且在这时候要空前的降下,作非常的工作呢。

      如果在大灾难的时候,圣灵还是在地上的,就我们的弟兄,以为圣灵如果被提了,教会也必须被提的理由,是没有圣经的根据的。

 

 

      我们的弟兄说,所有福音书里的门徒,都是指犹太的门徒,不是指教会,因为教会是在五旬节的时候才成功的。门徒是指犹太的门徒,我们是基督人,所以主在四福音叫说的,与我们基督人没有关系。只有书信,并且只有保罗在监牢里所写的书信才与我们有关系。

      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主在四福音一直说要儆醒预备等候主回来。不然,当主来时,他们就要被留下。他们既主张全教会都要在灾难前被提,所以就只好把主在四福音警告门徒的话,推到所谓的犹太的门徒身上。因为在四福音里,主从来没有说,得救者都要一次被提的话,主都是说,惟有儆醒预备的人才能被提;地们知道,全礼教酓都是得救的,不过不都是儆醒预备的。叫以,如果要说,全体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话;他们就必须证明这些儆醒预备的命令不是对教会说的。才不会把教会分为儆醒与不儆醒,预备与不预备的两种人。不然,这一个大难关,他们就没法过去。我们可以证明说,他们说门徒不是基督人,也不过是一种臆断。请问十二门徒到底是不是基督人呢,我们说,是的。有以下的几个理由。

      ()如果十二门徒不是基督人,就圣经为什么这么注意过渡的事呢?马太福音就有二十八章,马可福音还有十六章。如果说四福音是为着所谓的犹太的门徒的,就圣经为什么用这么多的章,记载过渡的事,对于我们基督人反而只有寥寥几本,而且每本不过短短几章呢?

      ()不错,当时的门徒是犹太人。但是,五旬节的时候,不仍是这一班人么?称为教会的柱石的,不仍是这一班人么?名称虽有分别,人岂不是一样呢?当五旬节还没有到,教会还没有被建立以前,主不是已拣选他们么?主岂不是栽培这几个作种子,作根基呢?主岂不是特别要他们在教会里负责呢?有人打算开一个百货商店,在还没有开张的时候,就预先训练一班人,把商业的常识教这一班人。等到商店开张了,这一班人能不能说,以前所受的训练,不是为着此时用的呢?不错,教会还没有建立,但能不能说,在此以前所受的教训都用不着,保罗所写的才有用处呢?能不能把主所嘱咐、所警告的那些话,都摔在一边呢?(自然我们也承认,福音书中主耶稣对门徒所说的话中,有许多时候是把他们当作犹太人的。这个要等到我们出(默想马太福音)的时候,才能详说。目前,只这样的分别一句够了:凡关乎环境上的事,主是把祂的门徒当作犹太人,凡是关乎灵性上的事,主是把祂的门徒当作教会。)

      ()圣经有没有明文说门徒就是基督人呢?使徒行传十一章二十六节:门徒称为基督人,是从安提阿起首。门徒岂不就是基督入座?并且基督这名称,是当时的人,讥笑门徒的一个名称,他们把这名称加在门徒身上,不过是讥笑他们像基督。我们能不能因一个人有两个名字,就说他是两个人呢?能不能门徒称为基督人,就说凡与门徒有关的,都与基督人无关呢?门徒就是基督人,就是教会。

      ()还有一个凭据,就是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节: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这里是说,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可见在这世界中,所有得救的人都是门徒,并非光是犹太人才是门徒,这万民二字,原文和外邦人完全一样的。马太福音所说的万民,就是外邦人。人们说,门徒是犹太人;但是,圣经说,主说,门徒中有外邦人,不光是犹太人,所以,主在四福音书里对犹太门徒说的话,也是对外邦门徒说的。因为外邦人是一样的同犹太人作主耶稣的门徒。

      这样看起来,主耶稣向门徒所说儆醒预备的那些话语,乃是对所有的基督人说的。所以,凡不儆醒、不预备像主所命令的,就在主来的时候,都有损失的可能。如此就教会那里能全体不管其儆醒不儆醒,预备不预备,都在灾难前被提呢?

 

 

      我们的弟兄说,主在四福音叫说的话,就是所有的教训,都是对犹太人说的(司可福弟兄说,马太福音五至七章,就是把律法抬到一个最可怕的地位)

      我们现在要来看,主所说的,到底是对律法以下的人说的呢?还是对基督人说的呢?

      ()看主自己如何说。马太福音二十八章二十节: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这一句话,是主活在世上的时候对众门徒说的。祂吩咐门徒去,使万民作祂的门徒,祂也嘱咐门徒,要把祂的教训都教训他们遵守。所以福音书的教训都是对基督人说的,不是对犹太人说的。主的命令,不只是给当时的门徒的,并且也是给那些听见使徒的教训而相信的人。

      ()看圣灵对这件事如何说。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六节: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一切的话,就是无论那一句话,圣灵要叫我们记得。换一句话,圣灵就是要我们回头到主耶稣的话里面。

      ()看保罗对这件事如何说:歌罗西书三章十六节: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话(原文)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这是保罗嘱咐在歌罗西的基督人的。

      但是今天呢?相信全教会都在灾难前被提的朋友们却说,四福音的教训是对犹太人说的,不是对基督人说的。但这并不是主,并不是圣灵,并不是保罗所告诉我们的。圣灵和保罗,都是带领我们回头到主耶稣在四福音的教训。

      我们的弟兄为什么要说,四福音的教训,与教会无关呢?这是因为四福音有多少地方说,不儆醒祷告、不预备等候的人,当主来的时候,就要被留下。所以,你若在福音书里引一节说,被提是有条件的,是要儆醒预备的;他们就可以回答说,这些话是对犹太人说的,不是对基督人说的。所以,不管儆醒不儆醒,预备不预备,只要我们是教会中人就必定被提。这是人们的说法。主没有这样说,圣灵没有这样说,保罗也没有这样说。所以,这样的臆断是站不住的。

      如果基督在世的教训,乃是对我们教会说的,我们就知道,光是重生是不够的,我们还得好好的儆醒预备。全体教会(重生的)都在灾难前被提是没有的事,因为全体教会不都是儆醒预备的阿。

 

 

      我们的弟兄说,马上福音二十四章十四节说:这国度(原文)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未期才来到。这国度的福音,与恩典的福音是不同的。教会是靠恩典的福音得救的;国度的福音是为犹太人的。他们说,国度的幅音,有两个时期的传扬,一是主活在地上的时候,一是在大灾难的时候。教会是传恩典的福音,不是传国度的福音。

      他们为什么要说,恩典的福音是对于教会的,国度的福音是对于犹太人的呢?这是因为他们的主张是我们一切都是靠着恩典,连被提也是靠着恩典的。儆醒预备乃是行为,不是恩典。四福音里所讲的是国度,所以其中的预备儆醒都是对犹太人说的。与我们基督人是无关的。他们顶注意来分别恩典的福音和国度的福音。岂知神的福音只有一个。恩典的福音和国度的福音,在字眼上固有其所特别注重的点,而其实,国度的福音是包括了恩典的福音。所以国度的真理,都是对我们说的,我们不该因其高深,对我们有了要求,就将其推到犹太人身上。不只福音是讲国度,就是最讲教会的使徒行传,也是讲国度的。我们看使徒行传对于这个怎么说,就知道国度与我们的关系了。

      ()主耶稣所传的。使徒行传一章三节:祂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的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神国的事。主复活后,四十天之久,讲什么呢?讲说国度的事。

      ()腓利所传的。使徒行传八章十二节: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这里说腓利所传的福音,是神国的福音。

      ()保罗所传的。使陡行传十四章二十二节: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连;又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这是保罗和巴拿巴所勉励门徒的。这里何尝说,国度的福音,不是恩典的福音呢?

      使徒行传十九章八节: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神国的事,劝化众人。这里说,保罗一连三个月,都是辩论神国的事,这不是讲恩典,是讲什么呢?

      使徒行传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我却不以性命为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保罗说他所传的是什么福音呢?上文说证明神恩惠的福音,下文说传神国的道,这可见神国的道,就等于神恩惠的福音。一面说神恩惠的福音;一面说神恩惠的福音,就是神国的道,谁说恩典的福音与国度的福音有分别呢?保罗是说国度的福音,等于恩典的福音阿。

      使徒行传二十八章三十一节说: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这是使徒行为的结局。使徒一直注意的是神国的道。

      圣经那里说国度的福音与我们基督人无关呢?圣经并没有这样说。圣经反而说,神国的道,就是恩惠的福音。可见这样的臆断是靠不住的。这个就是给我们看见,福音书的儆醒预备的教训,乃是对我们基督人说的。

 

 

      我们的弟兄说,主在地上所作的工,根本就是对于犹太人的。主是作受割礼的职事,可见主是专门服事犹太人的。换一句话,福音的时代,是主死了以后才起头的。

      他们这样说靠得住么?靠不住。我不是说,主在地上的时候,没有犹太人的背景。犹太人是有以往的律法、盟约、应许的。律法也是到主死的时候终止的。但是,按圣经看来,福音时代,并非到主死的时候才起头,乃是当主在地上作工的时候,就起头了。这有顶多的凭据呢。他们偏要把基督所作的工,放在律法底下;他们说,教会是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所以,基督在福音书里所有的命令警戒,与教会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圣经不许他们这样臆断。我们可以看以下各处的话,看圣经告诉我们说,律法是到什么时候为止,福音是在什么时候起头。

      ()马太福音十一章十三节: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的预言,到约翰为止。又路加福音十六章十六节: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圣经告诉我们说,津法是到约翰出来传道为止了。从此,就是从约翰出来传道起。从约翰起,神国的福音就传开了。圣经没有说律法是到十字袈为止,圣经没有说律法是到五甸筇为止,圣径没有说庠法是判司提眨为止,圣径没有说庠法是到保罗慱道时弓止,圣经没有说律法到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为止。圣经是说律法到约翰为止。虽然这个时候两边还交代不清,虽然是到了十字袈才是交待清楚的时候,但是,福音的时代,却已经起头了。

      ()使陡行传十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神藉着耶稣基督传和平的福音,将这道赐给以色列人。这话在约翰宣传洗礼以后,从加利利起,传遍了犹太。什么时候施洗约翰宣传洗礼,什么时候福音时代就起头了。

      ()使陡行传十三章二十三至二十六节:从这人的后裔中,神已经照着所应许的,为以色列人立了一位救主,就是耶稣。在祂没有出来以先,约翰向以色列众民宣讲悔改的洗礼。约翰将行尽他的程途说:你们以为我是谁,我不是基督,只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我解祂脚上的鞋带,也是不配的。弟兄们,亚伯拉罕的子孙,和你们中间敬畏神的人哪,这救世的道,是传给我们的。我们要注意,这救世的道是什么时候起头的,就福音时代也是什么时候杠头的。救世的道是什么时候起头的呢?是从施洗约翰起头的,那么福音时代也是这个时候起头的了。

      ()马可福音一章一节: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若从第一节一直读到第十五节,就知道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是从施洗约翰宣传悔改的洗礼就起头的。这是顶清楚。圣经并没有说到基督死,福音才起头。

      ()路加福音四章十七至十九节:有人把先知以赛亚的书交给祂,祂就打开,找到一处写着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走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这里所记戴的事,我们说这是恩典的福音。主说是什么时候起头的呢?二十一节说:耶稣对他们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主说:今天。就是今天应验。福音时代那天就起头了,不是死了才起头的。

      ()约翰福音四章二十三节: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人的拜祂。律法时代的人,是凭着什么敬拜神呢?什么都是凭肉体,凭仪文。洁净是凭着肉体,污秽也是凭着肉体。但是,主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什么时候用心灵和诐实拜祂呢?是恩典的时候。主说,如今就是了,可见那一天就是恩典的时候了。主说,如今就是了。

      ()约翰福音五章二十五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这是律法呢?这是福音呢?我们都知道这是福音。主说,如今就是了。这样,福音时代,不是就起头了么?不是等将来,乃是如今就是了。

      凭着以上各处的圣经,我们就可以断定说,当基督活在地上的时候,福音的时代就已经起头了。不是等到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才起头,不是等到使徒行传第二章才起头,不是等到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才起头。是当主耶稣出来作工的时候,福音时代就已经起头了。如果这样,就四福音所有的话都是对基督人说的。如果这样,就四福音所说要儆醒祈求,预备等候的人才先被提的话,也都是对基督人说的。如果这样,就被提这件事,不是所有基督人都能在灾难前被提。所以,被提不是把重生当条件,乃是把儆醒当条件。既然如此,就怎能说全教会都会在灾难前被提呢?──  倪柝声《四种被提》